Nerve Passenger:如果能做成 Oasis,兄弟决裂也甘心

2018/06/25

撰文:琉球

街声大登陆音乐人系列专访

一支乐队全员都是双胞胎的概率有多少?Nerve Passenger 达成了这一点。这是一支由三个97后上海男生组成的迷幻摇滚乐队,二十岁的年纪便已经发行专辑,跑过全国巡演。作为大登陆上海站唯一一支上海本土乐队,育音堂老板张海生说:“ Nerve Passenger 在音乐上的理念和审美,都是上海新乐队当中的领先者。”

去浦东机场上班的地铁上,嘉琦看着来来往往的旅客想,这些行色匆匆的旅人从哪里来,要去向哪呢?Nerve Passenger 就这样诞生了。这是一段从浦东机场地勤组开始的故事,双胞胎兄弟组嘉豪、嘉琦,与另一对双胞胎中的弟弟黄子杰,几次散伙又聚首,最终成为稳定铁三角组合。

6月28日(周四),Nerve Passenger 将作为东道主代表团参加上海大登陆演出,来看这三位小伙子,如何用传统三大件制造迷幻后摇的假象空间。

诞生于浦东机场的“地勤组”乐队

吉他手嘉豪和贝斯手嘉琦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嘉豪是哥哥,比嘉琦早两分钟出生。他们从小在上海郊区南边的三林长大,那是魔都一片不那么繁华,相对 Chill 的地方,加上家庭散养模式,培养了两人散漫的生活作风,踢足球、逃作业、暗恋小姑娘、和男同学胡乱打闹......

兄弟俩的儿时合照

初三的时候,哥俩各有一个 MP3 ,里面多半是周杰伦、王力宏等人的流行歌。一次午休,嘉琦和同班同学跑来找嘉豪玩,塞给他一只耳机,里面是 AC/DC 乐队的《TNT》。“当时觉得特别带劲,和同龄人听的不一样是件很酷的事情,接着慢慢开始了解摇滚,慢慢就听不下去流行乐了。”

从 AC/DC 入门,他们开始听 Oasis、BRMC、Nirvana 。觉得组乐队很酷,就攒下零花钱,偷偷买了一把吉他、一把贝斯,藏在同学家。终于有一天他们鼓足勇气把乐器带回家,爸妈竟然没有生气,只是嘱咐不要影响学习,“我当时心想,我们学习都那么差了,还怎么影响?”

最开始两人都想做吉他手,结果嘉琦受 The Who 乐队的影响,觉得贝斯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转而改行贝斯。他们在家里翻唱 Oasis、Nirvana 和一些简单的朋克摇滚,做着 Rock 'n' Roll Star 的白日梦,希望有天能找到鼓手,成立一支真正的乐队。

鼓手黄子杰也有个双胞胎哥哥,哥哥走的是街舞潮男路线,而黄子杰的打鼓生涯从四岁就开始了。那是他父亲儿时的愿望,因为当时没钱,只能把这个梦想交给了儿子。黄子杰第一次接触摇滚乐是电影《变形金刚》里林肯公园演唱的插曲,但除此外,一直懵懵懂懂,直到遇见了嘉豪和嘉琦。

黄子杰曾尝试过写歌,嘉琦看了一眼直接撕碎扔进了垃圾桶,黄子杰一直“怀恨在心”

三人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初中毕业后觉得学习实在没多大意思,就念了航空学校中专,十六岁便去机场实习。

2015年浦东机场地勤组,嘉豪和嘉琦两兄弟一来上班,主管就带了另一对新进组的双胞胎兄弟黄子俊和黄子杰到他们面前,说,这个弟弟会打鼓。嘉豪和嘉琦立马就兴奋了,把黄子杰拖到吸烟室,门一关,土匪似的抽着烟问:“小杰啊,听说你是鼓手?”黄子杰带着刚出校园不良少年的痞气,眉一挑说,“对啊”。

“那要不要组个乐队啊?”“可以啊!”“那明天排练?”“好啊!”一段愉快的聊天后,16岁的“土匪”和“小流氓”在组乐队这件事上达成了共识,取名 “Middle Age Zebra Ex” 。 

下班后运用职务之便运送乐器……和成员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经常背着乐器去机场上班,工作24小时,天亮直接回市区排练。有时候做完晚班,去公司安排的宾馆休息,三个人硬要挤一间,聊天抽烟听歌,向懵懵懂懂的黄子杰灌输摇滚乐小知识。

“Middle Age Zebra Ex” 乐队没组多久,黄子杰离职去了一家琴行做架子鼓老师,因为时间安排不过来,这支短命的乐队结束了。嘉豪和嘉琦另找了一位鼓手,持续一年,最终在一次意见不合的大吵后散伙。

“怎么第二支乐队也崩了呢?”那时候嘉琦非常难受,给黄子杰打了个电话:“如果叫你回来打鼓……你愿意吗?”黄子杰一秒也没犹豫:“你们要我回来,随时都可以”“好,有你这句话,明天排练!”

嘉琦惟妙惟肖模仿起当时的语气,竟是和他们最初在机场吸烟室的对话如出一辙,兜兜转转,铁三角再次聚首。

“用一句老土的话说,这就是奇妙的化学反应吧。”嘉琦总结道。

 他们将 “MAZE” 迷宫单词拆开,取首字母分别组词,取名 “Middle Age Zebra Ex” ,嘉琦笑说,这已经是他最高文化水平了

拉面成瘾症:巡演八城,吃了十多碗面

Nerve Passenger 坚持三人编制,除了三人关系特别好,还有一层是致敬 BRMC 。在他们看来,吉他、贝斯、鼓的三大件配置,每个乐器的声音都能听得很清晰,相比其他洋气的手法,更能直白展现旋律的优美。

尝试了朋克、金属、英伦、后朋、后摇等多种风格后,嘉豪和嘉琦将迷幻掺入后摇旋律,形成 Nerve Passenger 现在的风格。

嘉琦说自己经常会干一些很神经质的事情,比如任何东西一定要用双数、睡觉前要开灯关掉六遍

嘉琦第一次写歌是在十六岁,他看到一则新闻,一个男孩为了偷五毛钱,砸烂了一台 ATM 机,结果抓到后被判了四年。中二少年嘉琦顿时觉得太酷了,写了一首愤世嫉俗的《I Fuxx the ATM》。

2018年4月,他们三人把之前的年终奖一股脑儿压上,找了朋友音乐人帮忙录音与制作,发行了首张专辑《Addiction》。

歌词大部分由嘉琦负责,他擅长用悲伤隐喻的歌词,不断向自己发问,伴随着如浪潮般的镲片、阴冷诡异的吉他和闷骚的贝斯,进入一个假想空间。

2017年上映的电影《猜火车2》有这样一段情节:Frank 出狱,试图拉着他读大学的儿子一起偷东西,被母子俩拒绝后,爆发了吵架。在歌曲《Numb You》里,嘉琦截取了这段对话作为采样。“别人觉得 Frank ,是个异类,但对于 Frank ,他的‘正常人’儿子才是异类。电影拍出了很多人心中,敢想但不敢为的那一面。”

不过除了《Numb You》,专辑里其他的歌曲,都被他们自嘲为“土味情歌”:《Goodbye to the temple》是嘉琦送前女友回家的途中路过静安寺写下的;《湿冷》则是嘉琦在湿冷的上海冬天,怀念一个已经分手却还在思念的女生……“感情不是那么简单愚蠢的我爱你你不爱我,感情其实是最难琢磨的东西。”

《我对拉面有瘾》是专辑中最“飞”的一首歌曲。前半段歌词,描述了嘉琦在喝醉后出现的幻觉,后半段表达了他们对现代媒体建构女生形象的不满,全曲在黄子杰一句“老板来碗大份的牛肉拉面”中结束。可爱、好笑,又无厘头。如果你仔细看专辑封面,能看到浅浅的拉面底纹,甚至实体专辑的背面,居然是一份面店菜单……

放大仔细看,发现九碗面了吗?

嘉琦最初写歌词,总喜欢用英文,母语太过熟悉,写得不好反而尴尬。直到有一天,脏手指乐队吉他手邴晓海对他说:“为什么你们老写英文?中文大家都能懂,多好。”这样简单一句话改变了嘉琦,他发现中文歌也没有那么难写了。在大登陆将要演出的新歌,也全部都是中文作词。

专辑发行后,他们马不停蹄展开了全国巡演,宗旨就是一个:好吃好玩。三个人坐着绿皮火车开启了这趟旅程,最长23个小时,从上海坐到深圳,一路上遇见了许多奇奇怪怪的旅客。

嘉琦说,吃完抄手在成都的广场上抽上几根上海牌香烟,是最惬意的时候

宁波烧鸭面、武汉热干面、成都担担面、甜水面、火车上各种泡面,到了深圳没钱吃饭,厂牌老板摸出五百块钱说,吃个好的吧,结果他们又去吃了个面。抄手、肠粉、卤煮……嘉琦每报一样食物,都会跟一句:“好好吃啊!超好吃!”三个大男生愣是把巡演做成了美食之旅。

巡演结束回到上海第一件事:吃面!

巡演到广州站时,因为天气太热,嘉琦不停流汗,台下有个小姑娘看不下去,演出间隙递给他一张纸巾;下一站深圳,同样因为太闷热,黄子杰的心脏受不了了,演了一半在台上吃起了保心丸。这些听起来或尴尬或艰苦的片段,在这三个二十岁的小伙子们看来,都只是哈哈一笑。

如果能做成 Oasis,决裂了也甘心

结束“八城旅游”,Nerve Passenger 透露,他们计划2018年底或2019年初,安排一轮台湾地区巡演。有些意外的,相比于大陆的独立音乐,嘉豪和嘉琦对台湾乐队更情有独钟,屋塔、雾虹、甜约翰、茄子蛋、康士坦的变化球……如数家珍。

2018年 Deca Joins 来大陆巡演,在上海作为嘉宾为另一只台湾乐队落日飞车暖场。他们不满无法完整欣赏 Deca Joins,特地买了杭州场的票跑去看。

嘉豪最喜欢的台湾乐队,共同点就是丧。“草东太火都不敢说了,老王是沧桑的丧,Deca Joins 是慵懒的丧,刚好我们也走这个路线哈哈哈。”因为喜欢 Deca Joins 粉红色封面的那张专辑《浴室》,Nerve Passenger 的专辑《Addiction》封面也是粉红色的。

 “生活就是有那么多很惨的事,你不会告诉别人,你只能写歌。”

他们追剧般追看“大团诞生”视频,也是因为这个节目认识了街声,平常还会在街声网站浏览编辑推荐,看看心水的台湾团有没有发新歌。第一季上海大登陆在育音堂举办,他们从老板张海生那里得知第二季后,马上报了名。

育音堂在他们心中近乎圣地,第一次去是跟着脏手指乐队演“周四别理我”的活动,也由此被慢慢带进上海独立音乐圈。

在他们看来,上海的独立音乐人,大多来自外地甚至外国,上海人做的上海好乐队非常稀有。“说句难听的,就是不努力。”张海生一直对他们说,上海乐队还要努力再努力,甚至爱之深责之切地黑过他们。

北京演出完后,他们与丢莱卡乐队在胡同口聊到天亮,北京在他们眼中,更加接地气,也更容易让外来人产生归属感

虽然兄弟俩感情很好,但创作上,常常会出现分歧,结果是要么找到更好的解决方式,要么干脆舍弃,从来没有谁会妥协。对他们来说,Nerve Passenger 最大的优点是稳定,最大的缺点是过于稳定,容易懒散。

至于怕不怕哪天兄弟决裂……

“如果能做到 Oasis 那个水平,决裂了也甘心啊!”嘉琦哈哈大笑起来。

快问大登陆

SV:五秒钟快速辨认嘉豪和嘉琦的小技巧?

NP:看纹身,嘉豪的在左手,嘉琦的在右手。

SV:如果 Nerve Passenger 是一种面,会是什么面?

NP:滋补羊肉烩面,因为我们的歌听起来很补。

SV:你们觉得自己更像历史上哪一只兄弟乐队?

NP:The Cribs ,他们也是三兄弟乐队。

SV:除了面,大家还对什么事情上瘾?

NP:抽烟喝酒打游戏。

SV:推荐你们这次会演出的三首歌曲,并说明理由。

嘉豪:新歌《陈嘉豪最不擅长的歌曲》。这首歌不是四四拍的,我一开始总弹不好,就取了这个名字。

嘉琦:《中环留念》。我家就住中环,这是大登陆首演的新歌。

黄子杰:《Numb You》。整张专辑里最喜欢的一首,氛围很强,最后副歌打得很爽。

街声大登陆音乐人小档案

Nerve Passenger 乐队

20岁的三人

音乐风格:迷幻摇滚 / 器乐摇滚

专辑:《Addiction》

发行时间:2018年4月7日

2018年2月 星团音乐4周年上海站

2018年3月 Pia Fraus 中国巡演上海站嘉宾

2018年4月 《Addiction》专辑首发

2018年4月 草莓音乐节 Warm Up 季

2018年5月 上海草莓音乐节

2018年5-6月 《我对拉面有瘾》全国巡演

2018年6月 Deniz Tek 中国巡演上海站嘉宾

图片来源:Nerve Passenger

校对:马外外

点击试听 Nerve Passenger 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8/08/10

曾翊雄:95后模范校园音乐人

2018/07/30

无妄合作社:遵循正道,不可妄行

2018/07/25

甜约翰:有点儿甜,也有点儿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