蜉蝣海粟:不抽烟不喝酒,还不能搞摇滚了?

2018/03/24

作者:琉球 

蜉蝣海粟是一支有着浓厚理工科背景的校园乐队,成员横跨厦门华侨大学的化工、建筑、机电、土木工程,平时写歌排练严谨有序,自己研究录音器材,还会拆装效果器。

同时他们也是上进好学、三观超正的谦逊后辈,玩着带一些Funk元素的清新独立摇滚,唱着生活中的小心情。成立这一年来最常听见的一句话是:“不抽烟不喝酒,还玩什么摇滚乐队?!”主唱小明很是委屈,就爱喝奶茶怎么了?

2017首届华大造Young音乐节,前身是2016年的高校摇滚音乐节,当时参加演出的蜉蝣海粟和热键被杀手,都是将要在街声大登陆表演的乐队。

从琴行走出来的乐队

蜉蝣海粟的主唱兼队长叫小明,这个名字常用于小学初中习题和各种冷笑话,不过这次,这位小明是从琴行里走出来的。

小明从小厮混于老家福建宁德的琴行,在琴行老大哥的撺掇下,初中就组建起了自己的乐队,参加校园比赛,翻唱Green Day等流行朋克。不久后,他跟着父母移居香港,从福建小城到国际大都市,小明受到了很大的冲击,特别是音乐方面。

在宁德时,年轻人很少能从主流平台上真正了解摇滚乐,通常是国外什么类型火了,这里也跟风火一段时间。到了香港后,小明的音乐世界重新洗牌,开始真正线性地了解摇滚乐,从根源的布鲁斯听起,到Jimi Hendrix、Eric Clapton等吉他大师,系统而广泛地涉猎,最终对金属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心中仿佛有团火被点燃了。”

小明解释什么叫做及时行乐:一个你很想看的乐队来厦门了,门票120,但我口袋里只有30块,怎么办?我就会去问朋友借90块,就要去看!

在香港,小明依然爱跑琴行,而且一下子升级成了通利琴行。通利琴行是香港最大的连锁乐器专卖店,除了二十多家门店、五间维修服务部外还有二十多家音乐艺术中心。吉他手来到这儿都跟进了宝库一般,看到喜爱的琴,还可以一把把取下来试。通利琴行也做吉他教学,费用高,但是严格遵循着国际标准,和内地遍地的吉他速成班,有着天壤之别。那一刻,小明真正发现了差距。

高中毕业,小明以境外生的身份考进华侨大学。时隔数年回到厦门,眼界已经大不一样,正想大展身手一番,却发现周围的独立音乐环境并不太好。华侨大学位于厦门集美区,那里分布着许多大学,但几乎没有原创乐队。幸好还有一家叫泓声乐器的琴行,小明迅速攻克了下来,和里面的两位老大哥成为了忘年之交,一块喝茶聊天,讨教琴技,出入如自己家般轻松随意。

有了壮大队伍的根据地,接着,他就开始向同学和学弟“下手”了。

从左起:键盘手阿搞、鼓手琪亮、主唱小明、吉他手张添、贝斯手石头

鼓手琪亮,来自河北,也是乐队唯一的北方人,虽然看起来高高壮壮还爱怼人,内心却是个粉红色的狂热二次元爱好者。大一时,小明还在玩Cover乐队,鼓手退团,便找到了琪亮。

吉他手张添,齐刘海、戴眼镜,非常冷静理性,绝对的技术型选手。张添和小明同在华侨大学吉他社,小明看他指弹玩得很溜,就拉他来做了主音吉他手。“毫不夸张,小添绝对是集美区最强的吉他手了。”小明夸起自家吉他手颇为自豪。

除了自己下手,他还四处安插“眼线”。

大四刚开学,校艺术团的学弟就跑来找他:“今年纳新来了两个学弟,看起来不错。”小明因此联系到了石头,又因为共同喜欢左右乐队,一拍即合,把他拐进了乐队做贝斯手。石头比大家小三岁,一直被当做蜉蝣海粟的团宠和吉祥物,虽然平时看起来乖乖的,老实又有礼貌,其实每场重金属演出都会冲到第一排Pogo,宛若人格分裂。

最后加入的是键盘手阿搞,痴迷于爵士的世外高人。六岁开始学习各类键盘乐器,上学之余还接各种配乐项目,蜉蝣海粟后来的编曲和混音制作,大多仰仗他。

 主唱小明负责歌词与旋律,吉他手张添和鼓手琪亮则主要定节奏,因为他俩酷爱Funk,所以蜉蝣海粟的歌里有不少Funk的元素,后期编曲、混音、录音师则由键盘手阿搞负责

2016年5月,小明初中时的好友来找他,说自己的乐队要上太湖迷笛音乐节,少一个吉他手,问他有没有兴趣帮忙。小明一下子就激动了:“我靠那可是迷笛啊,当然要来!”演出当天苏州下起大雨,台下的观众满身泥泞Pogo、甩头,这个场景深深打动了小明,“那个时候我就决定,一定要组一支自己写歌的乐队。”

自此,Cover乐队也正式转型为做原创的蜉蝣海粟,在泓声乐器长期驻扎了下来。

工科男考察队的泉州偷师之旅

蜉蝣海粟能在音乐平台上听到的歌只有两首,《优雅的痞子》是乐队最先面世的作品,源于一次小明赶早班公交车的经历。小明在始发站上车,一路上看着一个个陌生人上去又下来,男女老幼、高矮胖瘦,神色不同,动作不同,脑中冒出了一句:“过往的人啊,你怎知他的心思。”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想,大半歌词就在公交车上完成了。

因为有着香港的生活经历,小明对于社会现象的思考,比普通内地学生,多了一个角度。“有些人活着,却早已经就死去……有些人死去,却并不算是悲剧。”极像臧克家那句著名的诗:“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不过当我问起他时,小明显得很惊讶:“我没读过这首诗啊,这四句是我一口气写的。”随后又不好意思笑笑:“其实我语文学得不太好哈哈。”

2016年12月,蜉蝣海粟到泉州参加当地厂牌“扛蛮音乐”组织的音乐节,被扛蛮音乐的主理人相中,邀请他们去泉州的录音棚免费录制歌曲。有了这个机会,《优雅的痞子》终于能在网上被大家听到。

头回进录音室本就很兴奋,碰巧又是一群理工科男生,除了录歌最感兴趣的就是研究里面每一项技术和器材。阿搞本来就自学混音,张添甚至还想转学机电专业,研究开发效果器。从泉州偷师回来后,他们立马操刀,一分钱没花,在泓声乐器,自己做了蜉蝣海粟的第二首歌《动物世界》。

蜉蝣海粟的日常排练都在泓声乐器进行,琴行老板伟哥和楠哥还会指点他们的音乐。《动物世界》录制完后,伟哥因为身体原因病倒了,泓声乐器作为集美唯一的琴行无奈关门

《动物世界》更加贴合年轻人的心境,歌词也更清新可爱。想要拥有金鱼的记忆、蚂蚁的身体、海豚的高音、猫头鹰的视力,一个天真又烦恼的男孩儿形象跃然纸上。2016年底,蜉蝣海粟在晋江一场演出上跨年,当唱到第二遍“想要变成动物住进森林”时,小明发现台下已经有观众在轻轻跟着唱了,“那一瞬间觉得特别感动,什么都值了。”

麻雀本来就不想变凤凰

走下舞台,蜉蝣海粟其实就是五个平平凡凡的大学男生:喜欢的乐队来厦门就翘课看演出,漫威电影上映了就结伴一起去,每周约一次排练,但时常会替换成聚餐、桌游或是聊八卦。阿搞和张添正在考研,琪亮和小明已经工作,剩下石头是唯一的在校生,经常被大家劝不要熬夜。

看完《生化危机6》后,只想说漫威牛逼!

虽然到目前为止演出不算很多,但尴尬的时刻却不少。演出后有乐队递烟,他们集体摆手:“哦不会不会……”,聚餐时有乐队敬酒,他们集体摇头:“哦不喝不喝……”成立一年他们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不抽烟不喝酒还玩什么摇滚?!”

“这个刻板印象实在是太严重了!”小明愤愤地说。

“那你们喝茶?”

“我们比较喜欢喝奶茶。”

蜉蝣海粟在微博上的自我介绍是:“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很酷。

”他们将苏轼的赋,化用为自己的团名,还给自己取了个可爱的昵称“小飞虫”。小明觉得,人的一生实在太短暂了,不需要在意那么多,大胆去做眼下最喜欢的事,及时行乐便可,比如玩乐队。

除了乐队主唱,小明还是一名咖啡师,目前已经投身到了餐饮行业中

“2013年刚到集美时,觉得这里独立音乐氛围不好,大家看演出就和看猴子似的。”

小明所在的华侨大学吉他协会,在2016年举办了第一届高校摇滚音乐节,许多同学是在那个时候才知道了什么是音乐节,什么是Pogo、开火车;2017年底,Mao Livehouse落户厦门,加上集美区的复合型空间MUSHROOM,REALLIVE不再形单影只……“这几年厦门的独立音乐氛围真的在慢慢变好,越来越多全国性的比赛都会在厦门设站。”小明笑着说,“这不,街声大登陆不就来了吗?”

小明说自己是处女座,总觉得歌曲还不够完美,即便已经录制发布的《优雅的痞子》和《动物世界》,3月29日到现场,也会演绎不同的版本

3月29日大登陆现场,蜉蝣海粟一共会表演六首歌曲,其中有一首《麻雀》这样写道:“就让我飞,却不想飞得太高,就让我追,追寻简单的美好。”无论蜉蝣还是麻雀,这只乐队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也因为谦卑,每一次的机会都显得格外惊喜。

“很多人会说,你做乐队是不是麻雀想变凤凰,其实小麻雀可能根本没想变凤凰,只是想简单地在树梢上看看天空,就很幸福了。”

快问大登陆

SV:如果选择变成一种动物,你会选择什么?

鼓手琪亮:猫

键盘阿搞:猫

吉他张添:猫

贝斯石头:猫

主唱小明:海豚

SV:不限制任何条件,想在哪里演出?

鼓手琪亮:各大专业歌手现场

键盘阿搞:对演出场地想法不大

吉他张添:人多的现场

贝斯石头:迷笛

主唱小明:在非常官方的场合去演绎摇滚乐

SV:写作业的时候听什么音乐最有效率?

鼓手琪亮:不听

键盘阿搞:听什么都没效率

吉他张添:不听

贝斯石头:核

主唱小明:不听效率最高

SV:用一个词形容你心中“蜉蝣”这种生物

鼓手琪亮:早死早托生

键盘阿搞:虫子

吉他张添:平平无奇

贝斯石头: 朝生暮死

主唱小明:朝生暮死

SV:活到现在最“发神经”的一次行为?

鼓手琪亮:没有

键盘阿搞:无法回答

吉他张添:一直都很理智

贝斯石头: mush的时候摔伤了手和脚

主唱小明:平时滴酒不沾,2017年8月底和苏州的哎呦团队喝了个底朝天

(本文图片来源:蜉蝣海粟)

校对:冻梨

点击试听蜉蝣海粟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9/19

许飞:做音乐,终于不用再和一堆人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