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键被杀手:一支没有厦门人的厦门乐队

2018/03/22

撰文:陆小维

街声大登陆音乐人系列专访

厦门乐队里没一个厦门人?

“Lo-Fi 噪响少年”早年翻唱痛仰?

EP “随随便便”就发了?

对他们影响最大的乐队竟然是……

作为一支大学生乐队,热键被杀手既带着直愣愣的可爱,音乐和想法中也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

3月29日晚八点,厦门 REALLIVE,来听热键被杀手裹挟着海浪味儿的歌。

进行这次采访前,出于好奇,我托朋友询问热键被杀手:“你们乐队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没啥意思吧哈哈,我不懂怎么说。”热键被杀手的吉他/主唱韩佳辰模糊地回答。

采访当天,我不死心地又抛出这个问题,这次韩佳辰的答案很肯定:

“意思超秘密,没有人知道!”

“玩朋克好像不太对……”

热键被杀手是一支厦门乐队,四位成员却都不是当地人,几个95后青年从祖国的大江南北聚集到厦门工学院,才“对上眼”玩起了乐队。

吉他/主唱韩佳辰来自西安,音乐口味从陈绮贞跳转到 Guns N' Roses 和 AC/DC,目前稳定在独立摇滚范畴,常常循环北京梦幻流行乐队 Baby Formula 的一首《苏菲的世界》。

另一位吉他手小草是福建泉州人,高中就组过乐队,跟着琴行老师听 Beyond 和丝绒公路。现在钟情后朋,总听海朋森和梅卡德尔,“英文不好所以不喜欢听英文歌。”

鼓手尹颖是乐队里唯一的女生,家在贵阳,听着刺猬乐队入门摇滚乐,而后转听钉鞋以及“非主流的流行歌”。

除了钉鞋和梦幻流行,贝斯手琛元还爱听古典和爵士,也热衷于“跟乐队的朋友们一起玩”,他的家乡是甘肃平凉。

从左至右:吉他手小草、鼓手尹颖、吉他/主唱韩佳辰、贝斯手琛元

2015年,韩佳辰到厦门工学院报到,怀揣一颗想玩乐队的心逛起学校的贴吧,在一则音乐相关的帖子下认识了小草,就顺势加入了小草当时的乐队,尹颖和琛元也是其中的成员。过不多久,乐队稳定成四人阵容,也有了“热键被杀手”这个藏着秘密的名字。

跟大部分校园乐队一样,热键被杀手从翻唱起步,痛仰、反光镜、新裤子都翻过,还专注玩过一阵朋克。“还是不太对,我们性格都比较内敛……后来觉得钉鞋的吉他音色特别好听,能把人吸进去,慢慢往那个方向靠,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其实也不怎么钉鞋。”韩佳辰说。

“既然被选中了,可能我们就没那么垃圾”

《看不清楚》是热键被杀手的第一首原创作品,收录在合辑《年轻的枪Ⅰ》中,2017年1月由超级学校霸王联合京文唱片发行。

超级学校霸王是一个2013年成立的校园&新生乐队演出主办方,坐标北京,常在 School 举办新乐队拼盘演出,出海部、浅川药店、倒刺儿等乐队都曾参演。2016年起,超级学校霸王将演出扩展至上海、武汉、厦门等十座城市,并征集各地新乐队的作品,筹备《年轻的枪》合辑。

《年轻的枪Ⅰ》合辑封面

热键被杀手几位成员都喜欢其中的 Non-Player Character 乐队

韩佳辰原本就是超级学校霸王在厦门的联络人,会协助他们联系演出的乐队和场地,得知合辑招募消息,跟队友一合计,决定录一首歌去报名。

缺乏专业的录音条件,热键被杀手找来朋友帮忙,朋友使用一个声卡,全部内录,也负责调整吉他音色。“特别简单,但他做得很认真,所以现在听来也觉得质量还好。”乐队成员们一致认为。

你说 我感觉很失望
这个城市这个社会 让我感到紧张
衣着光鲜的人群虚伪的 冠冕堂皇
可怜了我 和我可怜的思想

——《看不清楚》

回看2016年写下的歌词,韩佳辰直言“傻傻的”,能看出是乐队从翻唱到原创这一过渡时期的产物,大家在寻找合适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思考。“那会儿的状态很幼稚,歌是好歌,但我不太会再听,受不了,有点尴尬。”

出乎意料的,这首略显青涩的作品一投即中,与 HOWHY號外、对角巷、柠檬头等九支乐队的作品共同收入合辑。

“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肯定和鼓励,我们当时觉得自己特别垃圾,竟然被选中了,那可能我们就没有那么垃圾。(笑)”另一方面,韩佳辰也认为合辑的确能帮助新乐队被更多人听见。

2017年11月,热键被杀手独立发行了一张“不那么正式”的 EP 《游戏结束》,收录《330ml》和《游戏结束》两首作品,封面图是随手选中的。“做得不太用心,随便发一下,之后都会改。”

为什么这么赶?

原来是他们在朋友圈看到街声大登陆第一季的征选消息,首站演出城市就在成都,出于对成都美食和美女的好感,热键被杀手立即决定参加,“选上的话就能去成都演出啦”。

当时,2017年完成的《330ml》和《游戏结束》是他们最满意的两首歌,抓紧在当地一间规模较小的录音棚录完后,眼看征选报名截止日期临近,热键被杀手请来好朋友——厦门独立摇滚乐队 The White Tulips 吉他/主唱陈振超操刀混音,“他没跟我们收钱,特别好。”熬夜赶工后,热键被杀手成功报名,遗憾没能最终入选大登陆第一季成都站演出阵容。2018年,大登陆第二季首站厦门,他们继续报名,最终获得在家门口表演的机会。

你也 有这样的感觉
我好像变成了 这世界上最孤独的人
明明可乐还 在身边
碳酸的气味还很明显

——《游戏结束》

从现实中清醒的太早
只想做梦却不想睡觉
你要的快乐要到哪里寻找
我也不想知道

——《330ml》

与早期的《看不清楚》相比,无论是歌词表达还是器乐编配,热键被杀手都进化得更加内敛耐听,如同他们自我简介中的描述:用忧郁与和煦共存、晦暗和清朗交织的旋律来表达对世界的随心所欲,简单纯粹,在模糊的呢喃中不知疲倦,最后平静,沉醉,共鸣,爆发。被厦门海浪包覆着的“Lo-Fi 噪响少年”之声,足以激起听众们的浪漫想象。

将作品上传至街声、虾米音乐、网易云音乐等音乐平台后,热键被杀手收获了不少“好听”的称赞,“这些是来自陌生人的反馈,跟演完出朋友们夸奖是不一样的,我们很开心。”

《游戏结束》在街声获得很多乐迷的喜爱

热键被杀手也透露,计划在2018年年中正式发行一张 EP,对自己是个检验,也希望能让大家知道,厦门还有一支这样的乐队。

“暖场多有意义啊”

“那场演出人不少吧,将近100人,唔,还是六七十人?”

2017年1月7日,热键被杀手与 The WhiteTulips、MIGO、活人俱乐部三支乐队在厦门 REALLIVE 参演超级学校霸王的四周年庆典演出,这也是热键被杀手首次正式演出。虽然观众人数实际不算多,他们还是心满意足,“感觉好爽”。

从那之后,热键被杀手开始了他们的暖场生涯,法玆乐队、小巫师、鸟撞Birdstriking……许多国内知名独立乐队巡演到厦门,都能看见热键被杀手担任嘉宾。问及印象最深的暖场经历,吉他手小草提起 P.K.14 2017年巡演泉州站,“可能因为他们上了年纪,所以我感触比较深。”韩佳辰接着补充:“说实话从音乐的角度来讲,P.K.14对我们没有特别大的影响,但一直都很敬佩他们的坚持,他们愿意找我们暖场,就是对我们最好的肯定。”

2017年11月25日,演出结束后,热键被杀手和法玆乐队在后台

目前,热键被杀手还没有举办专场的计划,反而有些暖场“上瘾”:“暖场多有意义啊!都跟喜欢的乐队一起演,肯定有人来看,演完还可以看演出,不用买门票,我靠太爽了!”

厦门之外,热键被杀手也受邀到北京、宁波、西安等城市演出,虽说观众都是陌生面孔,从他们口中得到的夸奖也变得更加珍贵。2018年,被他们纳入演出愿望清单的城市还有武汉、成都和台北,因为“武汉的音乐氛围好”、“成都女孩儿都好漂亮呀”、“想跟喜欢的 deca joins、斑斑、河豚子一起演出”。

2018年3月1日,热键被杀手在西安新场地无穹俱乐部演出,“我觉得这是现在西安最适合独立摇滚的场地。”韩佳辰说。

被海风吹拂了几个年头,热键被杀手感叹厦门是个特别浪漫的城市,用曲风来形容就是特别钉鞋,不过就他们了解,现在玩相似风格的乐队其实很少。如果要推荐能代表厦门的乐队给大家,他们会选择 The White Tulips、MIGO、Kirin Trio 和热键被杀手。

而 The White Tulips 可以说是对他们影响最大的一支乐队,这支2012年成立的独立摇滚乐队坚持 DIY 发行作品,曾用几天时间以他们的分轨录音机录制完成 EP《Shonen SPA》。认识吉他/主唱陈振超后,一次次聊天、交流,让热键被杀手改变了对玩乐队这件事的看法:“我们以前觉得一定要签个公司,才能玩乐队、录歌、发专辑,想象不到录音是可以自己录的。现在我们想事情更独立了,有信心可以自己完成这些事。”

对于新乐队出头难这个问题,热键被杀手也以厦门式的轻松来“化解”:

“如果想让很多人都喜欢,想成为明星,就特别难,但如果大家只是喜爱一种玩乐队的状态,一起写歌发歌,就比较轻松,不会考虑难或者不难的问题了。”

快问大登陆

SV:最爱的厦门三大美食是?

吉他/主唱韩佳辰:没有。

吉他小草:没有。

贝斯琛元:没有。

鼓手尹颖:面线糊。啊这好像是泉州的?

SV:最推荐的厦门旅游去处是?

沙坡尾、曾厝垵、厦门大学

SV:在厦门旅游时,最合适的 BGM 是什么?

《Summertime!》- The White Tulips

SV:没有时空限制,最想亲历哪支乐队的哪场演出?

D22 时期的哪吒乐队

SV:如果真的成为“杀手”,最想“消灭”的一种曲风是?

金属

(本文图片来源:热键被杀手)

校对:冻梨

相关消息

2019/09/11

头烧:今夜的第一杯 Shot ,和他们一样上头

2019/09/10

二区六楼:第一次排练是《你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