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青年旅店:桂姜之性,老而弥辣

2017/11/14
撰文:Lichtzwang
万能青年旅店 “渤海洗雷音”上海特别专场
时间:2017年11月11日
地点:Modern Sky Lab 上海

上海市虹口区瑞虹路188号瑞虹天地月亮湾3F

2016上海简单生活节,我和身旁一起坚守大地舞台第一排的朋友开玩笑说,万青再不出新专辑就要脱粉了。同名专辑《万能青年旅店》2010年发行,七年的时间里,等待又等待。不过说归说,每一次万青的现场,总是忍不住踏进去,更何况,这次终于等来了新歌。

11月11日,下午五点过后的 Modern Sky Lab,门口已经排起了队伍。恰好饭点,解决晚餐成了当务之急,于是会看到有外卖送到队伍中去,也有人托朋友带饭快速在排队过程中胡吃海塞起来。大抵是工作人员对这次演出有所预判,原本公告上的八点入场提前到了六点半,存好包大家便涌向舞台。七点半,二层喷干冰,发出了拧开了一瓶气泡水般的声音,让等待得有点焦躁的观众顿感凉爽。场地放起了 Neil Young 当背景音乐,清澈透亮的嗓音在场地响起,场子也渐渐满了起来。舞台上摆放着的大提琴、萨克斯、小号和吉他贝斯清晰可见,摇滚、民谣、爵士混搭并不是新鲜事,但万青却能用几件简单的乐器成为独树一帜的一个。

开场前的队伍(摄影:Calvin_储)

史立的小号一响起,点燃了人群的第一次欢呼。蓝紫色灯光贴地放射出,灯光球洒下星星点点仿佛海港渔光,迎面若吹来大海风。21:01,主唱二千在昏暗的光线中出现,依然是熟悉的衬衫习惯性地挽着袖口。伴随着洪亮的号角,大灯从下方直直照亮天空,再现荒岛迎接黎明的景象,一首《秦皇岛》唱罢,“我们在上海的专场演出非常少,希望以后能多来。”二千声音微微颤抖,不唱歌的时候紧张感秋毫毕现,腼腆话少得像个社恐青年。

小号像是万青演出的发令枪(摄影:Lichtzwang)

《十万嬉皮》开唱,如同漂浮在波澜不惊的海面上。因为知道二千不喜欢大合唱,所以大家的合唱反而像伴唱和声般温存。《不万能的喜剧》来自早年的《废人们都在忙什么?》EP,大屏幕上逐渐出现了反战标志。在直射台下的灯光中,《大石碎胸口》的电光火石则让人一阵头皮发麻,身体不由自主地摆动。

最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来临,二千说:“下面我们将会演一首新歌,标题‘冀西南林路行’,有三个部分,既是独立的又有联系。”身旁歌迷激动地插嘴:“这个是主题。”

二千从下方拿出一个深色保温杯,快速地灌了口水,观众不禁露出意会的神色。史立不知从哪儿掏出长笛,此时贝斯手姬赓嘴里已经不嚼口香糖了,台下观众屏气凝神,随即《泥河》、《采石》和《山雀》接踵而至。

姬赓的词太厉害,首专或许是“所有青春都是万能的,只是没人能永远年轻”的喟叹,是垮掉的一代在时代面前的无力感,不过现在看,那些都是过去时了。青春已经撒手人寰,带着近不惑的年岁,开始直面当下与未来的所有。当二千不再温柔,提高音量稍显尖锐地喊出“大雾重重”和“火光汹汹”,笛声随即跳跃其中,几乎能把心扉穿透。一阵现世的悲凉和隐忧灌入我的喉咙,难过到不能自已。与此同时又涌来的是惊喜,万青还是万青,用“桂姜之性,老而弥辣”形容再贴切不过,一次次在歌迷心中展开暴雨惊雷。

绿色养生摇滚(摄影:Lichtzwang)

如果我能颁发“最佳作词人奖”,一定会颁给姬赓(摄影:Lichtzwang)

一边竖着耳朵听一边记录,新歌让人手忙脚乱(摄影:Calvin_储)

演完新歌,二千平和地说:“大家好,这个我们还没有发表的作品,如果录了的话不要传到网上。”演完才说简直可爱至极,大家纷纷恳切答应下来。紧接着的《在这颗行星所有的酒馆》,相比于专辑,现场的磅礴 solo 和实验噪音更加震撼人心。

压轴《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前奏一响,几乎所有人都无法淡定,我一回头,印着万青首张专辑《万能青年旅店》封面的旗帜正在人群后方招摇。每一次只一句“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泪腺就肿胀不已,泪水快要决堤。2015年上海草莓音乐节的滂沱大雨,2016年杭州酒球会的放浪灯光,2017年武汉草莓音乐节的红色冷焰,回忆都交织在一起。嘴上说着再不出新歌不再看万青了,最后还是跑得勤,每次还总能看到进步,编曲一点一点在改,特别是二千变得松弛舒展了许多。

旗帜大幅度挥舞,怎么抓拍都是模糊的(摄影:Calvin_储)

安可曲《揪心的玩笑和漫长的白日梦》,二千抱着一把吉他,和吕聪的大提琴、史立的笛子组成铁三角,简单真挚动人。最后一句“握紧我矛盾密布的手”,二千没有出声,倒是歌迷们难抑制激动大声唱出。

“谢谢!”姬赓、杨友耕、杨旭和苏雷上台,和大家一起鞠躬致谢,贴心男歌迷更是冲着二千大喊了一句“保护嗓子。”

现场也宛如一场漫长的白日梦(摄影:Calvin_储)

看万能青年旅店,总是还没尽兴就已收场。走出 Modern Sky Lab,晚风吹得有些凉意,没来的朋友发消息询问:“新歌怎么样呢?”我回:“初见平实,余味绵长。”把共享单车骑出月亮湾的时候,我已经可以哼唱“可听到雷声隐隐,可感到未知来临”了。伴着脑内无限循环的万青,我似乎已经骑得快到可以就这么离开这个肥胖的城市,然而明天依旧是复杂的漫游。

(图片来源:Lichtzwang)

点击这里,试听万能青年旅店《不万能的喜剧(不插电版)》

相关消息

2024/01/03

旅行团2023-2024跨年特别专场:和你,此刻是唯一的意义

2023/12/29

Tizzy Bac 北京专场:因为我们能感到疼痛

2023/12/12

yourboyfriendsucks! 巡演北京站:再给你讲个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