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Island:他们的音乐里有麻将阿婆的恋爱心事

2017/10/21

撰文:冻梨

街声大登陆音乐人系列专访

如你所知,街声大登陆于2017年10月27日晚八点在成都 Nu Space 正式开始原创音乐新长征。

演出阵容是17组评审仔细聆听了参选的每首作品,慎重投票选出的。

可以肯定的是,大多数乐迷都不一定听过这些音乐人的作品。但我们相信,音乐的终极热爱在于发现——发现那些有梦想的年轻人,发现那些有独特原创力的声音。

街声大事也从今天起,陆续对参加大登陆的音乐人进行专访。让我们看看这些崭新的名字背后的音乐故事。

今天打头阵的音乐人是来自成都的民谣组合 Black Island。或许,你可以滑到文末,点击阅读原文,先听听他们的音乐,再来看这篇文章。

Black Island,成都双主唱小乐团,男生大卫来自广州,女生笑笑来自成都,2015年两人在成都成团。乐团名字看似沉重,音乐实则清新可爱。

10月27日街声大登陆成都站,第二天 Black Island 还会和成都民谣音乐人珂澜一起举办屋顶音乐会,这段时间,大卫和笑笑一有空就会为这两场演出做准备。

木吉他和男女声合唱,是 Black Island 目前最主要的表演形式。虽然自称能力有限,但在这次的现场,他们会加入口风琴、卡祖笛、摇铃等小乐器,努力让表演更丰富。

“是别人都不去了,才找的我们吗?”

当街声编辑告诉 Black Island 可以在大登陆成都站演出时,大卫和笑笑有点懵,不太敢相信。但说起 Black Island 和大登陆的缘分,可以追溯到2013年。

2012年,街声开始在台湾地区各大高校举办 The Big Landing 大登陆校园演唱会,原创音乐大面积“侵入”校园。2013年底,还是建筑专业大学生的大卫来到高雄大学交换,正好赶上了大登陆高雄大学场,现场听到了杨乃文、那我懂你意思了、枪击泼辣等音乐人。大卫因此知道了街声的存在:一个纯粹的原创音乐网站。

当晚演出,不知哪个乐队的乐手扔了片 pick 到台下,被大卫的台湾朋友捡到。那时大卫刚刚开始接触吉他,在他离开台湾时,朋友将这片 pick 送给他:“你比较需要它。”

从高雄回来,大卫一直关注街声。四年过去了, 2017年9月的一天,他打开街声网站,发现正在举行大登陆线上征选,立刻以 Black Island 的名义报了名。

陈绮贞演唱会是18岁成人式

在两人还没有相识的时候,广州的大卫从小听粤语流行歌,成都的笑笑跟着周围的人听周杰伦,到了初高中,两人突然各自开了窍,觉得自己要和别人不一样,纷纷在豆瓣上找起冷门小众的音乐:Frente!、旺福、雀斑、卢广仲、Tizzy Bac,还有两人都爱的陈绮贞。

陈绮贞2009年太阳巡回演唱会来到成都,演出前在文轩书店举办签售,笑笑也去了。排队到她时,陈绮贞主动和她握手,笑笑立刻就哭了。当时她还是大学生,攒了很久钱买了1280元的前排票。一个人挤公交到场馆,路上相机却被偷了,笑笑差点又哭出来,但想到马上要开始的演出,硬生生把悲痛的情绪压了回去。那一整场,笑笑一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脸都僵了,“那就好像是我18岁的成人仪式一样。”

2013年初,大卫和笑笑通过朋友认识,两个网友聊陈绮贞聊音乐,渐渐关系密切。

这一年,大卫临近毕业,打算年底先去高雄大学交换一学期,毕业后再出国念书,没想到,去了高雄,计划被打乱了。

交换前,大卫刚刚买了吉他自己摸索,到了高雄,第一次被台湾地区大面积的原创音乐包围。不仅在学校里看了大登陆,还特意跑到台北看陈绮贞演唱会,陈绮贞走下舞台绕观众席一周,大卫就盯着她看,也如愿握到了手。

2013年10月,大彩虹音乐节在高雄驳二艺术区开演,众多舞台中,有一个“小勇气”舞台为想唱歌的观众而准备,大卫刚学会吉他,歌也不会弹几首,但依旧“蠢蠢欲动”,跑上台唱了卢广仲的《早安,晨之美》,旁边几个当地男生看他弹得磕磕绊绊,还主动担当起了伴奏。

“我也要做音乐,我也要用音乐改变世界。”有点好笑又荒谬的想法就这样浮现,也是从这时开始,大卫慢慢尝试自己写歌。

Black Island 在朋友婚礼上唱歌

大卫2014年从大学毕业,因为台湾的那段经历,他没有按原计划出去念书。在建筑设计院实习时,心里仍然惦记着音乐,放弃建筑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几个月后,大卫辞了职。

笑笑2015年也离开校园,本就喜欢在家里研究自制甜点,一年后索性直接报班学习,当起了职业甜点师。

2015年初,“前路未卜”的大卫前往成都和笑笑一起生活,某天聊起音乐来,不知谁先提出“来组个团吧”,两人一拍即合:把脑海里的东西写进歌里,试着找到和他们相互吸引的人。

笑笑喜欢岛,团名就先有了“Island”,在前面加上“Black”,是为了营造一种反差感:外表看是座黑色的小岛,但走近才发现,黑色只是底色,上面可以涂上任何色彩。

每个平静的夜晚,内心反而激动

大卫和笑笑在成都共同经营起甜点工作室,在网络上售卖手工甜点,有时间就琢磨音乐。大卫陆续把写的歌改成两人版本,和笑笑商量怎么编排,笑笑捡起高中学过一点的吉他,也钻研起口风琴、摇铃。

2016年,Black Island 通过朋友介绍去成都35号民谣酒馆驻唱,每次演完,他们都会留下来继续看演出。老板梁子是来自兰州的音乐人,每晚会唱开场和结束。Black Island 和台下的观众一起静静听梁子唱完最后一首歌,每一个氛围平静的夜晚,大卫的内心反而有说不出的激动。

2015年,Black Island就参与过在成都35号民谣酒馆举办的“为爱发声”尼泊尔义演

某次 Black Island 和鱼尾纹乐队的主唱施颖一起吃饭,在研究院工作的施老师就给他们讲如何平衡工作和音乐,演出时不懂器材调音,施颖也会给他们解答。去看吉克皓的演出,大卫和笑笑在演出后被吉克皓留下,介绍给观众,也介绍给其他同行。珂澜、季秋洋、聂禹……在不同场合结识了当地不同的音乐人,虽然只在音乐上有交集,甚至有时只有一面之缘,可一旦谁有了什么机会都会互通有无。

在马赛克乐队鼓手高欣的引荐下,Black Island 在2016年10月第一次参加了音乐节——成都峨眉山佛光花海音乐节。

成都峨眉山佛光花海音乐节现场

大卫和笑笑一到场地,发现入口处还堆着施工用的水泥,一切还是未完成的样子,演出当天还下小雨,就在略显混乱的情况下,Black Island 第一次在音乐节唱了歌。

预计没什么人看自己,最后人却越聚越多,有大学生过来找他们合影,甚至有阿姨在他们唱到《Ain't Got No Time》时,在人群后跟着节奏甩起丝巾,跳起了舞。

相较于音乐节,笑笑更喜欢类似35号民谣酒馆的氛围,没有什么舞台感,可以从台下人的表情得到反馈。而害羞如大卫,不管距离远近,都不太想抬头看……

“小姑娘带一串串手链是不会讨人厌的”

大卫和笑笑目前生活在成都的肖家河,那是个老社区,很多老年人住在那,街边总能看到很多打麻将的阿公阿婆们,场面颇为壮观。“然后我就写了首歌,《肖家河阿婆之恋爱心事》。”笑笑每天看着打牌的场景,想象某位阿婆一直输钱,其实是为了同桌的某位阿公不要走,能一直陪她打下去,“就想透露点少女心思啊家庭美满啊老年人生活的乐趣啊……”

无论主题轻松或沉重,Black Island 的作品通常从生活细节出发。大卫负责创作,笑笑把控整体,同样一个段落,大卫给出很多旋律,定不下来时,笑笑就会立刻做出选择。两人也经常用手机录下生活里的声音,录过打嗝的声音,也录过沿街叫卖的声音。

不管听不听得懂,两人有时会用粤语和四川话交流

某天两人下楼,笑笑“啪”地从楼梯上摔下去,崴了脚,大卫第一反应不是去扶她起来,而是大笑加录像。《仆街少女》开头的采样重现了当时的窘状,主题也定为了笑笑从小到大经久不衰的遭遇:仆街,学校操场,客厅走廊,到处都是笑笑摔跤的回忆。

伴着类似乌鸦叫的音效,笑笑唱:“每天都仆一次街活着到底为了什么,这世界上的人有天上的星星那么多,为什么不是一个个的你们呢,偏偏是我”,大卫就像平时一样,用粤语安慰她:“唔该你别再这样的丧气,连个天都中意你,其实你运气都几 ok。”生活里的小霉运被他们唱得趣味横生,达人黄佳诗在街声网站推荐他们时说:“加了各种零零碎碎的音效却也并没有觉得很繁杂,就像看到小姑娘带一串串手链是不会讨人厌的。”

发现被达人推荐时,Black Island 的反应如上图

《胜利者的飞翔》也来自一个很小的生活场景。2014年冬天,大卫在北京朋友的民宿帮忙,曾经在水池里发现过一只溺水的小鸟,寒冷的冬天人都觉得难熬,看着池中的小鸟,他不禁内心难过,于是写下一首英文歌《You Should've Stayed》,讲小鸟想飞到它本不能到达的世界,挑战后却溺水。来到成都后,大卫将它改为中文歌,原本悲伤的情绪也逆转,小鸟已经成功挑战,它是胜利者,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将这首歌上传街声时,大卫觉得还是应该有个中文名字,想到陈绮贞的《失败者的飞翔》,对应着起了《胜利者的飞翔》。

不能经常回广州,大卫总是惦记家里人,姐姐家的小孩出生一年后,大卫写了首《Mason》给宝宝,“小小脸颊无暇,都说你像我呀,我想听你说话,多多指教,好吗……”姐姐一听前两句就哭了。宝宝还不懂听歌,但当中录下了大卫叫他小名的声音,每次听到,宝宝都会茫然地看向妈妈:有人在叫我?

之后的现场,Black Island 会把同名歌《Black Island》当作引子。充满童趣的歌词由笑笑所写,灵感来自小时候看过的小说《柑橘与柠檬啊》:童年是人们唯一可以公开见面的地方。成年人的生活有很多说不出的苦,笑笑希望每当唱起这首歌,两人可以大大方方地和大家见面、分享轻松的情绪。

云在飘风在笑 太阳出来了
树在摇兔在跑 鸟儿在祈祷
海在闹浪在跳 鱼儿好逍遥

你和我一只猫 这是我们的岛

大登陆问答

SV:现在最希望得到什么帮助?

笑笑:推广吧。媒体帮听众筛选了一遍,那些认真在做的人不太被听到,可能需要媒体的推广。

SV:不限制任何条件,最想在哪里演出?

笑笑:寂静的没有野兽的森林(大卫:拍照会显得她比较好看)。

大卫:爆发的山洪里,在比较极限的状态下(笑笑:你自己去吧我不去)。

SV:最想找谁当你们的制作人?

笑笑:陈建骐

大卫:我……并不知道。

SV:最想在现场和那位/组音乐人合作?

笑笑:The xx。

大卫:丹麦乐团 Green Pitch。

SV:大卫觉得 Black Island 的作品是什么样的建筑?

大卫:森林里的一间湖边小屋,有光有影,不一定每时每刻都很温暖,到了晚上可能会有点恐怖。

SV:笑笑以 Black Island 为主题做一道甜点的话,会做什么呢?

笑笑:流心蛋糕,外面看起来很平凡,里面有很柔软很丰富的内在。

(本文图片来源:Black Island)

点击这里,试听 Black Island 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9/11

头烧:今夜的第一杯 Shot ,和他们一样上头

2019/09/10

二区六楼:第一次排练是《你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