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童MJ116: 庙会活动与饶舌歌手的生日派对

2017/05/28

撰文:冻梨

2017西湖音乐节街声系列专访

顽童MJ116以“兄弟本色”身份站上台北小巨蛋,4月30日的“日落黑趴”是最后一次,这也是“日落黑趴”世界巡回演唱会的第十八站。那之后,张震岳、热狗MC Hot Dog 和顽童MJ116各自踏上了新的旅途。

热狗在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曾说,兄弟本色像是“季节限定”,他们从何而来,就从何而去。而在顽童眼中,这是“非常棒的一个打破既有体制的音乐经验”。

早期顽童MJ116的音乐偏向美国西岸、东岸的嘻哈风格,大多是夜店 party 曲。在兄弟本色时,瘦子和张震岳合作创作《超大行李》,没什么说唱的部分,单纯的抒情唱歌反倒让顽童创作的音乐种类丰富了许多。

2016年6月的《大事发声》,兄弟本色和20人的弦乐队合作演出,嘻哈音乐因此气势磅薄。现场演出曲目中的电影《魔兽世界》主题曲《We Will Rule》,他们挑战了 Dubstep 曲风。3月,兄弟本色发行单曲《摇落》,尝试了这几年流行起来的 Twerk 和 Trap,编曲人是美国著名的嘻哈音乐人 Yultron。

从兄弟本色毕业,顽童会继续尝试不同新的元素,也会保持他们既有的风格。

在接受街声大事独家专访时,他们对新世代饶舌歌手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2017西湖音乐节设置了全嘻哈舞台,5月29日,顽童MJ116压轴登场。

从左到右:小春、大渊、瘦子

SV:在台北木栅,嘻哈文化是什么样的状态?

可能是因为是台北市的学区的关系,木栅蛮多大学生的,相对的饶舌歌手也多。但是木栅并没有特定的嘻哈文化,硬要说就是顽童的歌词里面写的东西吧。

SV:为什么会决定把饶舌当职业?

因为小时候喜欢的东西并不多,但我们都热爱音乐与嘻哈文化,所以误打误撞的就开启了职业饶舌歌手的生涯。

SV:2004年顽童成立,2008年签约本色音乐,这四年间是怎么发行作品和进行演出活动的?

我们参加过各式大大小小的演出,例如:音乐祭、音乐创作比赛、夜店表演等等。音乐的发表靠的都是网路的社群,或是以 mixtape 混音带的形式发表作品。

加入本色音乐也是因为夜店的老板。当初是一位夜店的老板到朋友的餐厅用餐,当时朋友店内正巧放着我们的歌。他非常喜欢我们的音乐风格,就把我们的音乐推荐给现在我们本色的老板兼经纪人听。

就这样开启了我们与本色签约的契机。

一直到现在我们依旧都还有在校园与夜店演出,大约持续了六、七年的时间了。夜店与校园演出的最大差异,就是在于底下的观众给予你的反馈,通常夜店会比较疯一点。

“日落黑趴”4月30日台北最终场,歌迷在 Facebook 感谢他们带来一场“最好的毕业典礼”

SV:2008年到2012年之间,官网介绍上没有什么演出记录,这段时间在做什么?

其实这段时间我们依旧有参与许多地下嘻哈派对或是公司办的演唱会嘉宾演出。但是也没有现在那么多表演机会,大多时间都跟朋友混在一起,或是聚在一起写歌之类的。

2012年开始,我们在新生高架桥下办活动,2012跨2013那年跨年我们更是挤爆了新生高架桥的周边道路。

SV:2013年你们和管乐、弦乐合作,举办 Swing Your Neck 演唱会,怎么会想到和管弦乐合作?

因为我们本身也很喜欢尝试各种不同的风格,最早开始是我们的制作人梯依恩发想的一个跨界合作,当时我们听了很有趣,也很新鲜!所以我们就着手开始做,没想到效果很不错!

SV:2016年兄弟本色在《大事发声》也和管弦乐队合作了,你们怎么看待嘻哈和管弦乐的跨界碰撞?

其实新旧融合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两个完全搭不上边的乐风撞击在一起,使得整体的表演不论是氛围与画面也变得更有气势,也更具可看性,而且整体的音乐性是非常丰富。

2016《大事发声》顽童MJ116《Just Believe》

SV:2016年,三位回到小春少年时参与阵头的庙宇“松山汝南堂”举办庙会,为什么会再次参与这样的活动?

每个人不一样,小春、大渊基于信仰与兴趣。瘦子虽然信仰不同(基督教),但也是跟着一起参与。

最主要我们还是觉得庙会活动也是华人文化非常值得保留的环节,我们也想借由我们的参与来保存这个文化活动。

SV:小春13岁时就在庙会阵头挑大梁了,庙会文化和嘻哈文化有什么关联吗?

非常有趣的是,我们觉得庙会的宫庙文化有点像是嘻哈社区团伙的概念,那庙会活动就是像饶舌歌手办生日派对一样,不同的是庙会是替神明办生日或是庆典。

SV:这次西湖音乐节设置了全部嘻哈阵容的舞台,你们觉得怎么样?

超兴奋,因为这好像是小时候参加了全嘻哈的派对一样。

SV:假如这些 rapper 举办 Battle 比赛的话,你们觉得谁会赢?

我们不觉得饶舌歌手喜欢用 battle 交流,大家一起出来派对比较实在吧。

“日落黑趴”海外最终场墨尔本站演出前自拍

SV:你们怎么看待现在20几岁的年轻人的嘻哈文化?你们在像他们这么大年纪,或者更年轻的时候,创作上的想法有什么不同吗?

老实说,随着年纪增长、世界观的改变、家庭的组成等等,创作的议题与氛围都会有明显的改变。在我们二十岁左右的时候应该是我们正着迷于嘻哈文化的时候,不论打扮、口条都像是个黑人一般,当时流行的是2000年的西岸 G-funk 与南岸 Crunk 的曲风,所以我们的创作氛围也比较偏向于 life style 或是团伙与 party 的方向。

现今20出头的年轻人接触到的大多是 Trap 曲风,所以创作内容也较偏向这个曲风的内容氛围。

我想这就是每个世代的人文都在改变,嘻哈音乐要传递的东西也不尽相同。

SV:年轻人想要现在开始做饶舌歌手,你们会给出什么建议?

想清楚这是不是你要的!

SV:如果是单纯听嘻哈的话,你们觉得听众从哪里开始比较好?

一开始从你喜欢的角度下手,如果越来越喜欢的话,每个面向都能找到你要的。

SV:请解释一些你们觉得比较有趣的嘻哈黑话。

G 这个字吧!什么东西都可以用这个字代替,哈哈哈哈。

回顾:

兄弟本色在参加《大事发声》时,街声大事曾十问三组音乐人,当时顽童MJ116的瘦子回答了三个问题。

1、美剧《嘻哈帝国》看了吗?看了的话,感觉怎么样,没看的话,为什么没看?

2、看过韩国的rap竞技真人秀吗?如果内地或台湾也有的话,你觉得最应该怎么玩?

3、怎么穿最嘻哈?

图片来源:顽童MJ116Facebook

2017西湖音乐节演出时刻表

点击这里,购买西湖音乐节门票

相关消息

2019/12/23

持修:“宅男最会做的事,就是幻想”

2019/12/17

魏如萱谈《藏着并不等于遗忘》:《彼个所在》是整张专辑最后完成的歌

2019/12/05

魏濛:以交响为体,制造一场纯粹的沉浸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