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合作社:在南方温情的夜晚,我们还是没能尽情摇晃

2017/03/27

撰文:巫婆

《南京之声》这首歌我听了无数遍,可在现场我还是被刺到了。

时间:2017年3月25日

地点:南京欧拉艺术空间

春天总是好时光。人们总是蠢蠢欲动,想要走出去,而不是宅在家里。春天也是演出的旺季,三月南京摇滚演出的日程表,已经足够让很多人觉得真是看不过来。比如上周末的欧拉艺术空间,周五是老牌乐队舌头,周六则留给了南京新晋乐队野外合作社。

你很难去形容看完一场好演出后的高兴。那种高兴像是把你烧热了一些,你甚至会渴望和人去聊聊这场演出。你被一种气氛笼罩,你觉得应该去拥抱同类。喜欢的乐队,你还是要去看专场。专场才真正是聚气凝神的,整个Livehouse里都会充满着他们的气息,每一个节奏可能都会触摸到你。

舌头乐队的优秀,其中有一点要归结为主唱吴吞,他本身还是一个诗人。好的歌,音乐与文字一样重要。而在我看来,周六演出的南京乐队野外合作社,它的主唱王海洋,也是一个诗人。我们边听边感慨,王海洋写的歌词真是比现在很多歌手们的词,要好出太多,太多。比如……比起来,野外合作社的现场,肯定是没有舌头乐队成熟的,但却有另一种谜之动人。

主唱王海洋

无疑,王海洋是野外合作社的灵魂人物,主唱,且负责主要的创作。这个北京人,选择了在南京做乐队。这个选择本身,就证明了他与很多北方人不一样,他的身上有一种温吞的气质,不温不火的,总是看上去有些沮丧。那天的现场,他保持着一如既往,这种丧丧的气质,像一个内火很重却又发不出来的人。那种温吞的沮丧,却又是动人的,就像我一直以来对南京的感觉一样,忧伤很绵长,所有回忆都后劲十足。就像那首像是被拉长一样的《148》,他唱着:“她说今夜,就带我走;她说让我忘了,所有的风……”

我特别喜欢他们的那首《南京之声》,虽然里面没有一句是关于南京。第一次听到是在去年的简单生活节,他们唱了几首之后,我正要准备赶去另一个舞台看关淑怡,突然,就唱起了《南京之声》。我背过身听到了那样一句“星星依然挂在远方,我的头皮开始发痒”……真的是突然背部发麻,头皮发痒。这是被好的作品激到触电的感觉。这首歌我自己后来听了无数遍。可是在上周的现场,还是会被刺到。

吉他手刘遥

贝斯手王云龙

鼓手谢斯彦

简直,就想撂下一句狠话:“野合不红,天理难容!”他们有着诗人一样的主唱,写出上等的作品,还自己能写好文案;天才的吉他手刘遥,配合编曲,他的才华还不止是吉他那么突出得好,现场的VJ也是他做的;颜值一流的贝斯手王云龙,他还是欧拉的灯光师;话题性超强的鼓手谢斯彦,他是戴着领结上台的,最终又扯掉了它,他一直在参加各种健美大赛……这样的现场,这样的音乐,不要说在我们二三线的南京,就算是放到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也是拿得出手的。

听完舌头,是一种高兴,是对这么优秀的摇滚乐队的专场Mark过了并且不失望的高兴。而听完野外合作社,我却更高兴,这种高兴就是关乎于你周围的高兴,是你对于这座城市的高兴。我高兴,南京近年能够出这么一支年轻而优秀的乐队。虽然,其实当我看着舞台上,主唱王海洋永远丧丧的,打不起精神的样子,看着他长得有些像岳云鹏的模样,我也是对自己的狠话非常动摇。也许这种丧,阻碍着他在舞台上的爆发,也阻碍着野外合作社走红,可是,这种丧,却又是那么珍贵。 

我朋友说,“丧比酷更酷”。有一首歌,王海洋说也许是民谣,但他还没有起名。他放下了手里的吉他,只是站在那里唱,唱得又孤独又悲凉,唱得我也丧了起来……但是非常好听。

特别喜欢的,还有这次专场,由刘遥担任VJ做的视频,每一首歌都有配得刚刚好的视觉效果,每一首歌的视频都是量身定作。最后一首,他拍的是那些跳广场舞的老人们,他拍出了一种秩序感与荒诞感。你还能在别的歌的现场视频里,看到他们在用自己的视角,拍摄记录着这个城市,那些不美丽却熟悉而温暖的街道,那些我们堵过无数次的立交桥,这个城市的上空俯视……

看完这次专场,我觉得我可以骄傲地告诉世界,我的确就是野外合作社的歌迷……在这样南方温情的夜晚,我同样仍旧是温吞的,还是没能尽情在现场摇晃。人生中的第一次POGO,依然保留在身体里,像是一把内热的火。它终有一天会燃烧。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在别处(in-elsewhere)”,图片摄影:潘老三(欧拉艺术空间) 

点击这里,进入野外合作社的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19/11/13

香料:不止步于微小安全的形式,也不想让大家看一定会成功的表演

2019/11/06

五种方式唱广东的样貌,年轻人的生活就在他们的歌里

2019/10/20

西安周末这样过!你爱的音乐和创意都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