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静:有的事,只要我跟赵雷明白就够了

2017/02/24

撰文:陆小维

这个春天,一个现象级的音乐事件已经引爆,并且还在持续燃烧 ——

2017年2月4日,独立音乐人赵雷在《歌手》以一曲《成都》刷爆朋友圈, 话题热度一度盖过了春晚吐槽,连爱乐之城都渐渐退烧了,可赵雷的多米诺骨牌还在滚动……

一些人会把赵雷爆红看成某种偶然,还有一些人就民谣命题大做文章。但无论如何,这个2017第一现象级音乐 IP 是独立音乐的胜利,也密布着多年来中国音乐产业的变革纹理。

街声大事编辑部将从今天起,推送“赵雷现象背后”系列报道,让我们看看赵雷“偶然”爆红的背后,有哪些必然因素。

确实,赵雷乐迷早年就发出了“赵雷不红,天理难容”的心声,而事实上,从音乐产业看,没有哪个现象级音乐事件,凑巧那么偶然地就发生了。

难道不是吗?

有一次,赵雷接受媒体采访,经纪人齐静旁听,赵雷说希望去一些没去过的地方,因为新鲜的人事物会带来灵感。

齐静就开始琢磨,怎么多创造一些机会,去一些更远更有趣的地方,说不定能刺激他的创作。

一直以来,这些脑子里的小念头,齐静不一定告诉赵雷,但都会记在心里。

一次路边摊的彻夜长谈

齐静跟赵雷第一次见面,是2014年底,鼓楼一家苍蝇馆子里的羊蝎子饭局上。她跟朋友去蹭饭,进到楼上小包间,看见满桌子人,正对面就是赵雷。眼前这位阳光大男孩,正是2010年“快男”中“脸很紧绷”唱原创的那个少年,齐静对上了号。

2015年春节后,赵雷接了一场苏州的演出,却苦于没有经纪人帮忙对接。此时齐静离开痛仰乐队不久,正在家休养。赵雷的混音师、制作人姜北生是两人的共同好友,看到这个情况,“撮合”了一下,让齐静帮赵雷处理苏州演出对接事务,这也成了齐静跟赵雷第一次合作。

“是朋友的话就该帮个忙,反正做经纪人相关的工作,就是我的本行。”齐静话语间带着豪爽。

苏州演出结束当晚,主办方举办庆功宴,赵雷乐队成员和齐静偷偷溜了,跑去路边馆子吃羊肉。涮肉、吃菜、喝酒,蒸腾的雾气中,他们聊了整整一宿。

聊着聊着就说起要不要正式合作,齐静认真问赵雷:“你是想做有好作品的音乐人,还是要先挣到钱?”赵雷回答,希望在音乐上越走越远,而不愿做走穴歌手。

这不禁让齐静有些“窃喜”,毕竟她六岁开始苦练手风琴,当过电台 DJ ,玩过乐队,“我是独立音乐经纪人,或许也有清高和艺术家的东西在心里。”这次彻夜长谈,用齐静的话说,是她“跟赵雷决定合作的基石”。从此,音乐,成了他们共同的人生方向。

六岁开始学手风琴,一直到初中二年级,在妈妈的督促下,齐静每年只有大年初一一天不用练琴

遇到天大的事,也不要一下就“啪”地炸掉

苏州演出后,齐静做了一些其它的工作,其中包括跟李志团队进行“看见”全国剧院巡演执行。2015年7月,齐静结束李志巡演工作,赵雷也在一趟美国之行后回到北京,两边无缝对接,二人团队的工作正式开展。

直到现在,他们的分工都很明确:作为艺人,赵雷只负责创作和好好演出,剩下所有事都交给经纪人齐静打理。“艺术家跟正常人有点不一样,琐事一多,他原本应该包起来的世界就会被打扰,创作时间也会少,我不希望这样。”齐静解释。

齐静从不干涉赵雷的创作,最多是赵雷写了一首新歌,唱一遍给她听,她轻松地讲讲自己的感受

问起齐静每天的日常工作都有什么,她“噗嗤”笑出声,觉得事情繁多到一下子理不出头绪,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2016年开始,每天平均工作时间是十五个小时。

这么多个十五小时,赵雷团队一直在进行“打破和重建”的工作,逐步完善内部资料,确立团队包括乐队的各项规章制度,努力让一切都正规起来。简单来说,就是齐静和赵雷在改各自身上的“毛病”,而且过程很痛苦。比如赵雷其实心特别软,朋友找上门,说你来帮忙演个出吧,但这场演出真的不适合他。私人感情跟制定的接演出标准发生冲突,赵雷再难受,也得拒绝朋友。而齐静以前是个急性子,每天事情一多,就会很快做出决定。可她逐渐意识到,“快”不代表“对”,遇到天大的事,不要一下就“啪”地炸掉,得先稳住,再冷静思考解决方案。

重建过程中,棘手的事情不少,齐静的态度很坚定:“我们虽然没有公司,团队就两个人,但一切都得正规严谨,希望毛病越来越少,良性循环的东西越来越多,路才能走得更长。”

到现在,齐静觉得“打破和重建”工作已经完成60%,一切捋顺之后,接下来就能轻松一些,只需按照制度去工作。她还打了个比方:“刚开始肯定累,你这边在做模子,那边不停遇到新的情况,相当于你在建立生产线的同时还在生产。”

这两年,赵雷推掉的演出远比接的多

赵雷在2015年展开“我们的时光”全国剧院巡演,这是他第一次从 Livehouse 进入剧院,总共十三站演出,“心里太没底”,齐静回忆起当时的心态。

开票之后,齐静每天都很担心,不停询问相关工作人员票房情况,有些站已经卖出八、九成了,她还是紧张。每场演出前,她都在场馆门口转悠,看观众进场情况。开演前马上关场灯了,齐静就转移到舞台侧面幕布后往下偷看,如果人不够满,她就一边寻思着“买了票还不来是去干嘛了呢”,一边担心乐队上台看到空位太多会失落。

到了2016年“无法长大”全国巡演,齐静已经不再那么担心票房了,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方面。她和巡演总导演一起,把控除乐队外的所有演出呈现效果。比如舞台 VJ 部分,齐静会和导演杨子一起根据每首歌的特质,找来各种素材,包括图片、视频甚至文字描述,把运用的想法全写下来,再交给 VJ 去实现。

“无法长大”首站天津,齐静在台下边看演出边记录每首歌的问题,写了一大篇。演出第二天,退房后,齐静、导演、灯光师和 VJ 在酒店一楼咖啡厅坐了一下午,过了好几遍演出视频,提出每首歌的调整方案。由于演出前乐队密集排练时,灯光没有条件同步配合,所以巡演过程中,多首歌的灯光一直在反复优化。

“这其实还是重建,大家彼此磨合,一、二轮辛苦,以后就会顺利。而且,“无法长大”巡演团队每位成员的付出,都看到了回报,我们都特别欣慰。”齐静强调。

“无法长大”成都站的炫目光效,赵雷还在成都电子科大体育馆首次使用升降台

“无法长大”巡演中,VJ 运用到很多暖心的小细节,比如唱起《少年锦时》时,屏幕上出现一休、大力水手等怀旧动画

在受邀参演音乐节时,赵雷团队非常看重硬件,为保证180分钟的调音时间,赵雷跟乐队会提前一天到音乐节场地试音。音乐节大都集中在“五一”、“十一”,为了确保调音、走台时间,不得不拒绝很多演出,齐静和赵雷对此有着共识——一定要确保现场演出的高品质。

这两年,赵雷推掉的演出远比接的多。因为两个人有共同的理念——不看眼前利益,不过度消费自己,做质量好的演出。很多人甚至很多朋友都不很理解,齐静也不想过多解释:“世界上只需要两个人明白就够了,就是我跟赵雷。”

担任赵雷经纪人以来,让齐静最感动的一次现场是“无法长大”天津站,虽然演出前没能“一比一”彩排,所有成员还是出色地完成了演出

版权问题不是赵雷一个人的事

“如果版权能正规起来该多好。”

七、八年前,还是痛仰乐队经纪人时,齐静就很想弄清版权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当时的整个大环境没有那么重视版权,齐静找不到合适的人商量,这个诉求就只能放在心里。

2015年跟李志巡演时,齐静抓住机会,询问李志和迟斌是如何一步步经营起自己的版权。李志讲起六、七年来的维权之路,律师帮他打了一轮轮官司,有时胜诉后获得的赔偿还不如支付的律师费多。齐静听完之后特别绝望,觉得自己太不了解版权,却越发希望能让赵雷的版权正规起来。于是她开始四处打听版权代理公司,也跟多家公司有过接触。“公司不少,合心意的真不多。因为我工作起来相当较真儿,不确定这些公司是不是跟我一样较真儿,或者愿意帮我较真儿。”出于这样的考量,齐静没有很快做出选择。

2016年3月,赵雷参加由街声主办的《大事发声》,齐静也因此认识了街声版权部门的负责人梁淑美。那之后,齐静成了街声办公室的常客,咨询梁淑美各种版权相关问题。

“只有淑美姐不会迫切要求跟我们合作,遇到所有问题都耐心跟我讲,我能从她那学到很多东西。”派歌用这三点打动了齐静,历时半年多,赵雷跟派歌在2016年9月中旬正式签署数字版权代理合约,所有作品由派歌代理全球数字发行。

赵雷在新专辑《无法长大》首次尝试数字专辑付费发行,上线不到三个月,截至发稿前,全网销量已逼近三十五万张。齐静觉得这是赵雷团队、派歌和各音乐平台共同努力得来的成绩,“版权一定要正规起来,这不是赵雷一个人的事,大家都努力,才有可能推动原创音乐版权往前跨几步。整个行业都规矩了,所有音乐人付出的努力才能得到回报。”

粉丝运营:重权益,做朋友

除了音乐人权益,赵雷团队还相当在乎乐迷的权益。

拿巡演购票举例,售票前,赵雷和齐静会再三提醒票务网站和主办方,一旦确定准确开票时间,马上告诉她,她才能保证至少在开票前24小时发微博通知所有乐迷,以便大家做好抢票准备。之所以这样做,是考虑到赵雷的很多乐迷是学生,承担不起剧院演出中的高价票,低价票的数量也不多,希望能尽量提升他们的购票体验。但是齐静坦言,这个过程相当痛苦,到现在也没有做到及格。一场大型演出,牵扯到的部门和协作公司、机构很多,过程中出现一点点问题就会直接影响到歌迷的权益,同时也会影响艺人形象。售票网站没有经过艺人方和主办方同意就提前开票,黄牛票贩子猖獗等状况,都是作为经纪人无力改变的痛楚。

近年来,赵雷逐渐受到更多关注,“赵雷百度贴吧”“赵雷 Free 唱团”等粉丝群体也初具规模,这些粉丝群体由乐迷独立运作。有时会配合齐静完成一些宣传工作,及时分享赵雷的最新消息。齐静也会不时通过各粉丝群体联络人,发放巡演赠票之类的福利。私底下,齐静跟这些乐迷更像是朋友,除了工作,也会聊聊各自的生活。

“周全”和“权衡”,在齐静看来,是一位经纪人必备的特质。艺人、经纪人、团队每位成员甚至乐队成员,每说出去一句话,都会或多或少对艺人形象产生影响。工作中,齐静在做任何决定前都会再三权衡,哪怕只是很小的决定,连助理对外发出的每条工作微信,她都会尽量抽空确认无误后再发出去。

“经纪人有时候会像八爪鱼,拼命触及各个细小之处,因为细节决定命运。经纪人是为别人做嫁衣的工作,让艺人呈现所有好的方面,如果遇到事情需要一个人唱黑脸,那一定是经纪人。”齐静说。

“如果你总是害羞或是害怕做坏人,没有担当,那最好还是不要当经纪人了,有可能会害了艺人。”齐静说

齐静还着重强调了“经理人”和“经纪人”的区别,经理人是帮艺人做大方向规划,进行大型商务谈判,而经纪人大多是做具体执行。不过,目前在国内,尤其是独立音乐行业,很多人不明确两者的区别,工作都混在一起,这个状况暂时无法改变。

但接下来,齐静还是希望通过努力,建立起专业化团队,每位成员各司其职,团队的力量远大于个人的力量。至于赵雷,齐静希望2017年是“清零”的一年,多给他留出时间空间,为第四张专辑做准备,沉着淡定地继续走自己的路。

齐静仍然执拗地坚信:从心所欲不逾矩。

(本文图片由齐静提供)

回顾赵雷在《大事发声》演唱《成都》。

相关消息

2020/03/16

手记 | 韦伟:让独立音乐出圈,让流行音乐个性

2020/03/13

音乐记录当代生活,本就天经地义丨冯翔、大飞、张尕怂创作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