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也终于能“从鼓楼走到MAO”了

2017/02/17

撰文:clouds

「我音乐,我存在」,这是街声开启的一个新栏目。

流连在陌生或熟悉的城市,过着时而快活时而混沌的日子,生活不免有些迷茫。还好有音乐,因为一首歌、一把琴、一支乐队、一个Livehouse,我们变成了现在的自己。街声希望有更多人能分享自己的独立音乐生活,诉说内心充满温度的私房记忆。每一篇稿件,我们都会认真对待,一旦采用支付稿酬,与所有人分享。

投稿信箱:editor@streetvoice.com.cn 期待你的声音。 

今天第一期刊出的是杭州乐迷clouds在杭州看演出的日子,来看一看她记忆中的杭州独立音乐空间,说不定你们还曾在场地边的大排档遇见过呢!

杭州支持独立音乐演出的场地,早期有由老厂房改造成的酷电空间、旅行者酒吧、金枝Bar,后来一度只有酒球会,而现在,MAO Livehouse、Loopy等新生场所的出现聚集起了更多观众。作为一个小小乐迷,不知不觉中倒也见证了杭州独立音乐的一段历史。 

有时候我们珍惜一件东西往往是因为稀少,比如在杭州的时候,想去Livehouse看一场演出,学校在郊区下沙的我,必须坐四五十分钟的地铁,再乘坐差不多时长的公交车,才能到达场地,这还没算上中间走路的时间。如果碰上下雨,简直如临大敌,多了雨伞这个累赘不说,赶到看演出的地方鞋子也差不多要湿一半,偏偏杭州又是个多雨的城市。

大概因为嫌麻烦,错过了不知道多少场演出,遇上演完后没隔多少时日就解散的乐队譬如甜梅号,只能用[捂脸]来表达我的心情了。但正因如此,突破懒癌的阻碍跑去看的每一支乐队,可以说都是真爱了!

当观众多的时候,酒球会演出前排队的人群可以从二楼延伸到到一楼的户外

除了路程远,还要担心晚上住哪儿的问题。经常演出结束,就错过了地铁末班车的时间,偶尔会从Livehouse掐着点离开,但大部分时候这个是做不到的,骨子里觉得看演出就应该待整场甚至包括参加之后的签售,我把这种执拗称为日常生活中的仪式感。

在朋友圈问的最多的是“晚上看完XXX有一起拼房住旅馆或者拼车回下沙的吗”?LINEOUT附近的XX商务酒店、       XX花园酒店,酒球会附近一晚上不到一百块的布丁,都成了我的常驻地。曾经为了省钱住过三四十块没有空调的青年旅社,杭州的夏天十分闷热,看完演出和朋友到附近的KFC坐着,实在困得不行,大家才回青旅躺下,热得辗转反侧,不知何时入眠的,醒来对满身的汗几乎快要麻木。

时间久了,还把Livehouse附近的活动场所或多或少摸透了,演出开始前在酒球会楼上的网咖打游戏、赶稿子,在浙大城院旁的舟山东路吃奶酸菜鱼,演出结束后集结一大帮子人去酒球会旁边的阿三烧烤、LINEOUT附近的胜利河美食街撸串。 

在LINEOUT看完榕树两周年派对,和几个妹子一起去河东路吃烧烤,用筷子出镜合影 

到这里似乎应该感谢一下榕树唱片,不仅是因为它把许多台湾原创音乐人带来演出,更因为我在它建立的微信群上认识了许多有着同样爱好的朋友。认识的同好多了,杭州看演出的地方又少,碰到熟人的机会就大大增加。遇上了也不用什么客套的寒暄,酒精就是最好的交流方式。 

印象中大一大二的时候,早期由老厂房改造成的酷电空间、旅行者酒吧、金枝Bar已经陆续关门了,LINEOUT和MAO都还没开业,想看点正儿八经的乐队现场就只有万塘路的酒球会,然而那里同时又是酒吧又提供打台球,经常会遇到一些烦心事。记得有一次看先知玛莉,在最后面喝酒的客人大声喊着让乐队换一首,惹得我略有不快。

在LINEOUT看落日飞车和Forests,暖场的是杭州本土乐队晕盖,可能跟城市环境有关,这里的音乐人风格多偏实验、先锋和迷幻,大家比较熟知的还有祁紫檀、香料、鬼否……

LINEOUT原本只是演出经纪厂牌,接着在元谷创意园有了固定场地,之后又改名LOOPY,搬到了南宋御街附近的商场,和新开业的MAO在同一层楼;酒球会在前前后后传出多次快歇业的消息后又接受了新的注资,大家也渐渐不再提老板王滌因开包厢用于赌博被抓的事。

一切都在往更好的一面发展,杭州的演出市场被进一步细分,一些国内外的大牌独立音乐人比如痛仰、MONO、Pg.lost等都选择了MAO,剩下一些观众较少的办在酒球会。LOOPY则承办一些知名度没那么高的海外音乐人的演出,以电子乐为主,经常在午夜之后举办派对。身边称不上是独立音乐爱好者的朋友,也纷纷走入Livehouse,看现场演出成为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而我终于有机会像新裤子歌里唱的那样“从鼓楼走到MAO”(误)。

MAO刚开业的时候,在商场门口立了一个特别显眼的指示牌

我们与一座城市产生连结,大部分是因为人,这个道理当我从杭州来到北京的时候才深有感触。鹿先森乐队的《春风十里》中有一句歌词我特别喜欢:“我在二环路的里边想着你”,朴素又真挚。就像我现在也时常思念这座烟雨朦胧的南方城市,因为在那里始终还有人问我:“什么时候再一起看场live”。


乐迷小档案

昵称:clouds

最喜欢的乐队:没有“最”欸

曾经循环最多的歌曲:Brazzavill的《The Clouds in Camarillo》,歌词非常悲伤。

最想去的音乐现场:Tizzy Bac,因为不太可能看的到了:(

最刻骨铭心的一次现场经历:还是2016年年初一个人去台湾看草东没有派对那次吧,喝到焦安溥从台上递下来的酒,醉呼呼地蹦完了整场,第一次在舞台下跌倒。演出结束向旁边的男生要了一根烟(结果没想到后来这个男生成了洪申豪/VOOID乐队的吉他手,世界真小),出门又看到张培仁和焦安溥在聊天,觉得非常奇妙。

72小时

如果只有72小时时间在你的故乡停留,你会怎么给他们独立音乐攻略?

其实是一个不太专业的乐迷,给不了什么攻略,建议可以关注一下MAO Livehouse杭州、酒球会和LOOPY的微博,看看那几天有什么演出吧,LOOPY有很多午夜趴,可以在MAO看完演出后再去同一层楼的LOOPY蹦迪。想去琴行可以逛一下琴庐乐器,杭州许多演出的设备都是它提供的。

相关消息

2021/03/01

卧室音乐人Home Studio的五十种样貌第一辑|卧室爆发力

2021/02/08

线上Live会成为演出行业的大救星吗?2021独立音乐趋势展望(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