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欲绝”主唱许正泰:那一伙人的台北“楼下联谊”

2017/03/21

撰文:许正泰

台北有一支民谣朋克乐团叫“伤心欲绝”,总是喝酒,总是吵闹,总是在你醉醺醺的脆弱时刻,唱崩溃你的心理防线。

2012年,“伤心欲绝”举办了一场叫“楼下联谊”的拼盘演出,汤汤水水、包子虎、白目等九支乐团参演,还包括一系列小型展览。2016年,“楼下联谊”再次举办,透明杂志等四支乐团参演,地点在台湾师范大学公馆校区的体育馆。

我们请到“伤心欲绝”主唱许正泰,分享两场“楼下联谊”的缘起,独家幕后照片和现场视频,当然,还有“楼下联谊”这个名字的来历。

这是一座懒惰的城市,我是一个懒惰的人,2011年底跟团员刘暐在一座懒惰的公园聊天并且喝醉了。那是“楼下联谊”的开始,其实只是一个随便起的话题,来办场 studio show 吧,很多乐团,很多人,刘暐说,要五花八门,要有讲座,有画展,有影展,艺术人文嘛,还要有咖哩饭,因为没什么比看表演喝酒后还能吃到暖呼呼的米饭还要好的事了,票价,一百块台币。 

就这样,我们糊涂的办了这场活动,当时我们处心积虑地想要反对一种台北式美学——干净整齐明亮乖巧,所以这活动的一切都是那么丑,那么没格调,你不要以为我们真没美感,那是极丑主义,故意的。 

现场人很多,很多箱啤酒,热闹非凡,朋友家里有什么彩灯雕像都带来了,一切都很好,就跟我们想的一样。虽然当天我与刘暐吵了一架,搞了离团,“伤心欲绝”于是取消演出,但那还是一场好活动。

极丑主义 

2012“楼下联谊”的所有演出者 

活动现场与一卷重复曝光的底片,表演者:汤汤水水 

汤汤水水于2012“楼下联谊”演出纪录,影像制作:SHAMELIVE 羞耻工业

我一直生活在台北,都市人,特色是讨厌台北的一切却从没真的离开过。身边一些从小认识到大的乐团,我们交好,但没真的体会到我们是在同一座城市度过同一段岁月,这可能是珍贵的也或许廉价。这地方发生的大部分事情只顾着流逝,我们不是东京,不是纽约,在那再小的事都可能传来成为我们的愿望,我们忙着忘记,好消费更多。但好歹身边也有些人花了许多年在认真把自己过得艺术点,那些人从来都很廉价,没上楼亮相,但这也是他们珍贵的地方,他们活着,别忘了。

我是一直想这样介绍这活动的,把自己说得好像颇具使命感,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不能说谎,这只是另一次随便起的话题罢了,很多事可能是这样开始的。

“深海鱼男”、“猎奇时间”、“社会演说”、“you&me”、“透明杂志”、“汤汤水水”、“非人物种”、“荡在空中”、“落日飞车”、“午夜乒乓”、“Waiting Room”、“Reused”、“长脑筋唱片”、“PAR”、“精装少年坏报”、“SHAMELIVE”,还有太多精彩的人物事情发生在台北。

那天深夜我跟老麦坐在打烊的百货公司前面,望着秋冬季交错时期天上厚重的云听音乐发呆,他说,来办场表演吧,很多乐团,很多人,要有很多摊位,很多插画家的合作,作品、书、漫画,都来参加,还要出一本书,把这活动的一切都放进去。我说,好,办在哪?他说,我有想过,在虎山微远,一块空地,户外可容纳一百个人没问题,不够的话旁边一座怪庙还可以再站五十人,再不够,旁边一块小沼泽,躺十人,万无一失。我说那要不要讲座,要不要画展,要不要影展,他说不然先不用。隔天,他查了预计日期的天气预报说,别办虎山了,雨备压力太大,办 YMCA 活动中心好了,Size 刚好两三百人,我说好,走,去瞧瞧。

2016“楼下联谊”宣传品,插画:Howard Mak(老麦)

2016“楼下联谊” Tee,插画:Ånnie Li

活动票券,插画与设计:Ånnie Li

看了很喜欢,有室内游泳池,室内健身房,室内羽毛球场,青少年的室内乐园。我们不用多想,直接订下日期,问他们说,这地方怕不怕吵,我们搞那种,摇滚乐的,对方说,应该没问题的,这附近没什么住家,除非真的吵到下两条街的人报警,不然你想多大声都好。我们听完就安心了,满意地走出大门后抬头一看,干,正对面就是警察局。

后来我们陆续看了几个场地,越看越大,最后找了一个体育馆。我们俩呆站在空荡荡的场馆中间,阳光透过窗布泄了进来,忽有一种孤独的感觉。老麦看着十几公尺高的天花板唯美地笑着,我说,把这地方塞满吧,这地方塞满吧,塞满吧,这几个字打在墙上从四面八方软趴趴地传回来,听来这么微小,打了一个冷颤,这样刚好,这样刚好。 

活动当天出版的“楼下联谊”特刊,里面刊载了关于本次活动的人事物,访谈、文章、漫画、作品。半彩,68页

小圈子的关系图,人的关系可以非常复杂,这是最简略版本。图像化制作:Amazine

活动当天,影中人物为圈中奇人咨睢麻利,工人,写一手好文章。摄影:陈艺堂

活动当天的后台 摄影:陈艺堂

演出现场 摄影:陈艺堂

由SHAMELIVE羞耻工业制作的活动纪录影像,演出者:透明杂志

由 SHAMELIVE 羞耻工业制作的活动纪录影像,演出者:非人物种

现场巨大投影,制作:邱群

我不知道,我处在的小圈子已经出了好多好家伙,拍影片的,拍照的,搞动画影像的,写字的,画画的,设计的,声音工程的,搞音乐的,搞厂牌的。虽然这城市这么懒惰,却还是缓慢地向前滚动着,终于,有些人硬是从中爬了出来,样子还不错,那就一起玩吧,小圈子就做些小圈子的事了,要尽可能的把这些人记录下来,放进一个橘色的小本子,“楼下联谊”特刊,关于这地方的一小块风景。

2016年3月13号,活动开始了,然后,活动结束了,我们没把地方塞满,七百人,环保局跟警察来热心关切了几次,但一切都很好,跟我们想得一样好,下次这些人聚在一起会是什么时候呢?可能只有这一次,不错,这样刚好。

(图片、视频提供:许正泰) 

点击这里,试听“伤心欲绝”在街声上的作品


「我音乐,我存在」,也是一个街声大事为乐迷们准备的栏目。 

在不同的城市看演出、玩音乐,不知不觉身上就打下了这座城市的烙印。关于独立音乐生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记忆,街声期待你来和大家分享。我们会仔细阅读每一篇来稿,一旦采用支付稿酬。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消息

2019/10/16

西安:这座摇滚之城还摇滚吗?

2019/09/04

街招儿|你注意过自己的音色吗?不插电演出秘籍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