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虎藏「龙」茶话会:街声大登陆石家庄篇

2024/05/31

不知不觉,街声大登陆已经告别了春日里舒爽的南方,即将步入北方的炎炎夏日。这个体感燥热黏腻,脑子发烫的季节里,眯眼即可幻视远方涌动的地平线,清凉感出没于呼吸时的片刻,也可能头晕中暑,干燥至皮肤龟裂…… 

如何用创作记录生活中的零碎感受,由点及面地放大还是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不知 阁楼演奏班DreamKiDingding boat叮叮船 有什么见解,欢迎来街声大登陆石家庄站一探究竟。

您「龙」了吗

街声大登陆 石家庄站

2024年6月7日 周六 20:00
石家庄 仙丹Livehouse
阵容
阁楼演奏班
DreamKi

Dingding boat叮叮船

阁楼演奏班:夏季是周围一切进入主观时的自洽

SV:各位对于“龙”最初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喜欢什么样的龙的形象? 

阁楼演奏班:最初印象记不清了,比较喜欢秦汉时期的龙纹图样,觉得很生动,有种图腾一样的神性。

东汉画像石“龙虎衔璧”

SV:上一次见面是2022年街声大登陆五周年的青岛现场,乐队这两年在创作及演出上什么明显的变化吗?

阁楼演奏班在2022街声大登陆青岛站演出现场

阁楼演奏班:2022年后,无论是写歌还是舞台呈现更偏重氛围的营造,会更希望自己是在一个非传统演出场地表演。去年我们在青岛的银沙滩又做过一次户外演出,是在一个白色的救生塔下面,我们从塔上接了根50米长的线用来供电。

阁楼演奏班「春风沉醉的晚上」沙滩演出海报

「春风沉醉的晚上」沙滩演出现场。快到傍晚的时候海边起了挺大的雾,和大家都浸在模糊的场景里。

那天雾气很大,以致我后来想起那天,脑中总是出现电影《湮灭》里的白塔画面,很cult。

电影《淫灭》中的白塔

室内演出时,也会加一些道具,希望能打破舞台和日常的壁垒,来点不一样(的感觉)。 

SV:阁楼演奏班的很多作品都会有“夏日情结”,为什么会痴情于夏季这个季节呢? 

阁楼演奏班:我觉得每个季节都有自己的情绪,夏季让我觉得非常浪漫,浪漫不仅仅是搞对象男欢女爱那些,而是周围的一切进入到自己主观的时候是如此自洽,随便一口呼吸也能让我飘飘然的舒服。

SV:很多人觉得《春天列车》中的唱词发音十分有意思,是特意这么设计的吗? 

阁楼演奏班:也不是特意设计,只是我们需要最后那几句是喊出来的,发音什么的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只要合适就行,毕竟前面两分半的时间都在烘托氛围,肯定不是为了几句英文朗诵。 

SV:《那感觉从哪来》是一首很特别的作品,阁楼演奏班的器乐配上话剧《恋爱的犀牛》念白,这种形式的灵感来自哪里呢?乐队如何看待念白这一个艺术艺术形式呢?

阁楼演奏班:这首歌其实是很私人的一首,我故意把人声加了很大的混响,是不想让人听出来念白的内容是什么,只需要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就行,后来我看到评论区有人写到是《恋爱的犀牛》的念白并写了几句台词,我看到没有写全于是有些强迫症,就把念白的内容加上去了;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和话剧里提到的角色重名,当时看这个剧的时候就觉得,嗯。倍感荣幸。

郝蕾,段奕宏版本《恋爱的犀牛》

SV:之前你们说过“争取每年都出一张专辑”,可以透露一下今年专辑的准备情况吗? 

阁楼演奏班:其实新歌写了好多首了,写一首弃一首,目前总在自我怀疑,所以我打算先不发,等过段时间从头再听,到时候再判断。

DreamKi:流转更迭但不耽误继续做梦 

SV:DreamKi各位对于“龙”最初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喜欢什么样的龙的形象? 

DreamKi:看到这个问题我脑中第一反应并不是传统的龙形象,而是小时候比较喜欢的恐龙,那时候喜欢买各种恐龙的玩具,还去博物馆看恐龙的化石,有一本杂志不知道大家看过没,就叫《恐龙》,里面有霸王龙形状的3D眼镜,可以看书中的立体画,那真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回忆。哈哈哈。

《恐龙》杂志封面

SV:可以分享一下DreamKi乐队的组建过程吗? 

DreamKi:乐队的组建在我们的大学时期,我们三人属于高中就在一起玩乐队,上了大学之后我们和两个学长玩一支流行金属的乐队,后来他们08年毕业走了,在08年的7月我们三个又找了一位好友组建了DreamKi乐队。期间也有人员的更迭风格的变化,到如今又是我们三人走到一起继续做这个“DreamKi的梦”。

2008年8月 DreamKi乐队

现在的DreamKi乐队 

SV:作为一个快“20年高寿”的乐队,可以简单梳理一下乐队作品风格变化的脉络吗?其中有什么变化的动机或者创作的心境呢? 

DreamKi:哈哈哈哈,我们可没那么高寿,还未成年,也一直是一支新乐队。可能玩乐队的这一路太快乐了吧,感觉这段光景过的挺快的,最早的时候我们是属于朋克和车库那种风格,后来逐渐的从设备的更迭和听音乐的变化逐渐加入了很多电子化的元素,作品一直是围绕身边的人或事为主线来创作,我一直认为写歌录歌就是对生活的一个记录,我之前有写日记的习惯,只不过现在换做以音乐为载体来记录生活中的点滴。

2008至今DreamKi的小样、EP及专辑

SV:推荐一首你们心目中DreamKi的代表作,并说说理由吧。

DreamKi:其实不同阶段都有代表不同时期的作品,现阶段的话我推荐《午夜通道》和《忆中人》吧,单纯就是我们几个挺喜欢的,演出时候观众们也挺喜欢的,算是彼此一个心灵的互换吧。 

SV:听说你们跟石家庄非常有缘,可以简单分享一下乐队和石家庄之间的故事吗?

DreamKi:我们乐队第一次“出门”演出就是来的石家庄,一直到现在我们会经常来石家庄演出,在石家庄也结识了很多非常好的朋友,这些朋友也都给予了我们乐队很大的帮助,可以这样说DreamKi的成长离不开石家庄这座城市,无疑这座城市就是我们几人心中的“Rock Home Town”。

Dingding boat叮叮船:752万公顷的麦田就是我们的大海

SV:各位对于“龙”最初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喜欢什么样的龙的形象?

郭伟业:看到龙第一反应是一条龙服务。(?)

曹营:成龙,他的武打电影。还有一些古代的电影,主角都是很有力量的龙。

沛恒:龙的传人哈哈哈!

Dingding boat叮叮船
主唱:周勺(周仕豪)  吉他:曹营

贝斯:郭伟业  鼓手:李沛恒

SV:可以分享一下叮叮船的组建过程吗?“叮叮船”这个队名是怎么来的呢?

Dingding boat叮叮船:其实最早主唱周勺在做一个叫噩梦泡泡的乐队,主要做的就是后朋克,曹营在偶然一次听到周勺的后朋克作品后,一顿酒后加入了,再后来陆陆续续进来了郭伟业(郭伟业给周勺发了一长篇类似于个人简介之类的,有意思的是最喜欢后朋克)。一顿饭后,加入噩梦泡泡,而沛恒,在19年噩梦泡泡组建第一次演出就是担任鼓手,兜兜转转的我们又正式聚集到了一起,在6月1日正式确定风格,成立叮叮船。

周勺:关于“叮叮船”名字的由来是我想起来,小时候好像每天9点,《动漫世界》播放的《花园宝宝》里面有个叮叮车。每次叮叮车出来都感觉很快乐美好,后来女朋友觉得和晕车车(Carsick Cars)太像;还有就是我们生活在中原,从来没有见过大海,对于我们来说752万公顷的麦田就是我们的大海,伫立的风车像是灯塔,在晚霞中,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海。并正式命名为“叮叮船”。 

SV:在《七二零》里你们纪念了2022年郑州那场暴雨,在《自我恐惧》里又记录了一次在低谷中不甘心的情绪,对于你们来说创作意味着什么呢?

Dingding boat叮叮船:创作对于我们来说很奇妙,其实我们更喜欢用特别欢快的乐句来描写一些内容,我们也更希望能用这些去治愈自己的同时治愈到听众。《自我恐惧》是周勺正式写的第一首歌。他一直觉得用一些采样,用一些欢快的去记录看到的感受到的画面是幸福的,再听到这首歌能立即回到那一瞬间的感觉,很奇妙。有首新歌叫《跳雪堆》,很欢快,写的时候他那里正在下大雪,他看到了一个新闻,有个女孩子因为某些事情跳下了大楼。在他面前的是一些小孩子在打雪仗,跳进雪堆里,这感觉很奇妙。如果有机会周勺想推荐大家看一下影视飓风的《浮生一日》。

《浮生一日》视频封面 

SV:目前Dingding boat叮叮船发布的音源都是demo版本,今年会有出录音室版的打算吗?

周勺:今年继续打螺丝赚赚钱,争取发表第一张ep,哈哈哈。

SV:对即将到来的石家庄之行有什么期待?

沛恒:吃板面。

郭伟业:期待能常来。

曹营:石家庄,我从2岁开始变跟父母来到这里,当时家里的生意在这,我爷爷他年轻时候带着自己的兄弟们打拼混的很好。所以就在石家庄定居了,一呆就是16年。随着家里生意破产,初中毕业就回到老家河南新乡了,石家庄对我来说算是第二个故乡。(这次来)跟回家一样。

更多站次

您「龙」了吗
街声大登陆 郑州站
2024年6月8日 周六 20:00
郑州 7LIVEHOUSE
阵容
阁楼演奏班
迷心

彩虹船

相关消息

2024/07/08

杨润泽「于是我抱住一棵树」新专辑专场,一起加入自然系的治愈旅程

2024/06/18

别错过夏天!卧室爆发力 X 「看见音乐计划-你好,音乐人」夏季征选正式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