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龙」活虎茶话会:街声大登陆上海篇

2024/04/25

不知不觉,街声大登陆您「龙」了吗系列演出已经到了第四站。对比前三站的风格,上海站的三组音乐人—— 暗色轮廓Sihouette8bite9X好像没有那么多的噪音和澎湃的鼓点。本以为很安静的他们,对于我们提出的或常规或个性的问题,却好像有不少想要和大家分享。他们的MBTI到底是啥?4.27晚八点半,本周仅有的休息日,到育音堂现场听他们讲述自己的龙年故事吧!

暗色轮廓 Silhouette:第一次出演自己的MV,拘谨又兴奋 

SV:对于“龙”最初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喜欢什么样的龙的形象?

凯东:初印象来自传统文化,包括书本和古装电视剧。喜欢威武帅气的龙。 

Lazy&盒子:对龙的最初印象是从十二生肖中来的。最喜欢七龙珠中的神龙形象,因为可以实现一个愿望。 

SV:《A Tree Afraid of Water(怕水的树)》这首歌的灵感来自哪里?贝斯的部分算是点睛之笔吗? 

暗色轮廓 Silhouette :贝斯是这首歌的重要声部,前奏的bassline引导是整首歌的主要创作动机。是那段时间的生活状态让主唱Lazy的脑海中浮现了一颗快要垂死在水里的树,于是想到了怕水的树这个名字。没过多久Lazy坐在电脑前写出了这首歌bassline,接着创作完成了词和曲。 

SV:出演自己作品的MV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这首歌的MV中你们最喜欢哪个场景?

盒子&凯东:很开心能有机会在自己作品的MV中出镜,但是兴奋之余也会担忧自己表现的不够好,比如我们很难做上镜的形象管理。

Lazy:很羞涩,也因为没有经验而不知所措。最喜欢的部分是在室内的场景。拍摄的季节很冷,室外场景的时候面部表情是僵硬的,但也尽量想用一个好的视觉状态去诠释《怕水的树》吧。室内拍摄的场地是在自己的家里,当时就是把学校的烂鼓搬来家里,营造一个亲切温馨的画面,这次的体验来说肯定更喜欢室内。

SV:目前的现场阵容是怎样的?你们觉得和2022年乐夏巡星的演出相比有了哪些进步? 

暗色轮廓Silhouette:目前是四人编制,吉他、贝斯、鼓和键盘。和2022年第一次登台相比,现在更适合现场表演了,演出的整体风格也更加统一了,多了些许的从容,同时我们也在慢慢找到自己舒适的状态,还在努力哈哈哈。

8bite:没错,我喜欢在旅行中写歌

SV:对于“龙”最初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喜欢什么样的龙的形象?

8bite:对于龙的形象,我第一次了解到是古代的一个神话传说,叫《叶公好龙》,因为我自己本名姓叶,所以说看到神话故事,就去了解了一下关于龙的一些传统文化在春节中代表了些什么样的作用。 

对于我个人而言,我比较喜欢偏传统的龙的一些形象,像我们古建筑里雕了一些龙头龙身雕塑,我个人是比较喜欢这一类的。 

SV:作为活跃于流媒体平台的原创音乐人,是怎样决定开始做线下演出的? 

8bite:首先也是因为粉丝们的私信,他们想让我去做一个线下的演出。然后第二个也是因为我自己觉得不能只当一个录音室歌手,因为缺乏线下经验就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创作人,所以之后我就慢慢开始筹划一些关于线下的演出。

SV:8bite的作品总是很适合在旅途中聆听。你会习惯在旅途中进行创作吗? 

8bite:我本人是很喜欢在旅行中创作的,到现在为止走了三十多个国家,在不同的国家写不同情感的词,比如在冰岛,我就借着钻石沙滩写下了《frozen heart.》的词。 

SV:你觉得听众在现场会最喜欢你的哪首作品?

8bite:现场可能是《8bite.》这首歌吧,因为这首歌讲述了我艺名的由来,也为没听过我歌曲的听众做了一个小铺垫和答疑,当然这首歌也是一个记叙文体,词也是很口语化的。

9X:了却烦恼的方法,有时候是玄学

SV:对于“龙”最初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

主唱 东阁:我最初的印象是从动画片《小鲤鱼历险记》来的,小鲤鱼只有越过龙门成为龙,才能帮助到他的父老乡亲们。但要说画面印象还是源自于另一位反派角色赖皮蛇,它伪装成的龙形象反而补全了我儿时对“龙”的想象。

长大后我喜欢塞尔达里的龙,身上环着风雨雷电等自然属性加持,能量超强的样子!

不过......据说打雷闪电的时候厚厚云堆里会有龙闪过哦,你能看到吗? 

贝斯 莽夫:最初印象可能是小时候过年时候的贴画,或者是电视。龙形象的话,最近记忆点比较深的应该是《黑神话·悟空》实机演示里的白龙,可能就是单纯觉得白色比较帅。

吉他 王慧泽:我觉得大部分人对龙的最初印象都来自小时候看的《西游记》,龙其实也分很多种,有比较帅的,比如白龙马,也有比较苍老,不那么讨小朋友喜欢的龙,例如东海龙王。印象最深刻的是《中华小当家》里片头曲给小当家画的,踩在龙头上和黑暗势力做斗争的画面,当时觉得好帅啊,长大以后我也想成为一个这么帅的厨子。

鼓手 王式:真正让我对龙有了深刻印象的,是一匹白色的马。没错!就是《西游记》里的白龙马。记得那时候,每次看到唐僧骑着白龙马在取经路上跋山涉水,我就特别羡慕。不是羡慕唐僧有个好坐骑,而是羡慕白龙马能变成一条龙,飞来飞去,多酷啊!每次想到这个场景,我都会幻想自己也能骑上白龙马,一起闯荡江湖。

现在每次提到龙,我都会想起小时候看《西游记》的日子,想起那匹帅气的白龙马。它不仅是我对龙的最早印象,也是我心中永远的童年记忆。 

最喜欢的龙是龙焰!《权力的游戏》中的龙妈和她的三条龙,简直是霸气侧漏啊!特别是卓耿,这货不是一般的拽,简直就是拽上天!每当它展翅高飞,那烈焰熊熊的龙焰,可以化一切为灰烬。如果我也能骑上这样一头神兽,是不是就可以横扫天下,所向披靡了呢?

龙妈和卓耿的默契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卓耿就能明白龙妈的意图,这样的默契,真是让人羡慕不已啊!

吉他 吴唧唧:和他们差不多,都是龙王三太子,不过我看的是《哪吒闹海》,再后来就是家里老人带我去搞玄学活动,看到有些寺庙到处都是龙的图案,小时候感觉挺酷炫的,长大后感觉更酷炫了。

最喜欢龙珠的许愿神龙,甚至无数次想过拿到龙珠要许什么愿。

SV:“9X”“跳下台阶的原始欲望”和“xXXxxxxXX”三个名字之间的联系是什么? 

9X:三个名字讲述的其实是一样的东西。跳下台阶的原始欲望是音乐带来的一种原始冲动,去蹦,去跳或者其他任何行为,不过这个名字会因为一些奇怪的原因在社交平台消失,于是变成xXXxxxxXX,叫得多了又成了9X,其实是大家取的名字。怎么理解都没有问题,我们也可以是不可名状的,听歌就好。 

SV:《哑巴》这首歌的创作背景是怎样的?养金鱼的故事是真实经历吗?

主唱 东阁:其实写金鱼念白前不久,我刚去过花鸟市场。金鱼是纸片气球一样的生物,饱满却很脆弱,我看了好久不知道该如何将它们带回家。

记得小时候家里玄关处着有高高的巨型鱼缸,鱼儿成群来回呼啸,但是我现在自己住在小小的房屋里,跟我回家的金鱼屋子也要变
得小小的,一想到这里心里很不是滋味。可能市场里的水族箱反而更大更宽敞些呢。

于是我买了一袋草莓,又往塑料袋里灌上水,袋子鼓囊囊的,红色的圆圆的草莓也像金鱼一样上下翻滚着,这时我和它说:金鱼,我们回家(草莓很好吃)。 

SV:你们各自有什么“让所有烦恼一了百了”的方法?

主唱 东阁:我挺喜欢情绪的,烦恼就代表我还有情绪,可以从和人类接触的麻木中缓和过来,但是成为猫妈妈以后,我就不靠这种方法缓解麻木了哈哈。一烦我就去唱歌或者写歌,把自己的波动记下来,然后发出感叹:天呢我好牛!遂在自我陶醉中麻痹好大一阵子。

如果真的要“一了百了”岂不是很可怕,就算是出家也会有出家人的烦恼,在追求永恒幸福的路上追求本身也变成了一种烦恼,只能说这是人们出于对美好世界向往而发出的祝祷,只能共勉啦(开朗脸)。

贝斯 莽夫:算是问准了,可能鄙人最近正在经历情绪上的低谷。在喝了两个晚上的酒以及平均每天哭2.3次(哭到纽约下大雨)之后我突然意识到这样完全没有用,后来发现和好朋友聊聊之后思路会打开很多。怎么说呢铁汁,遇事儿别往心里搁。然后现在不会哭了。

吉他 王慧泽:人的烦恼其实分了很多个阶段,读书的时候有想考高分的烦恼,当时觉得抛下烦恼的方法是弹琴,可是真正在认真弹琴的时候又有曲子磕不下来的烦恼。

在热恋中的时候烦恼怎样抓住这段关系不失去,当失去这段关系的时候,又烦恼怎么面对这个当时接受不了的现实,最终解决的办法就是降低自己过去所有过于美好的期待,最小化情绪的波动。 

现在我会和人分享,“老话确实是说‘苦尽甘来’,但是其实还有一件事我们需要知道,有些苦尽了,甘也不一定能来,放宽心”,这个大概是人开始成熟以后,找出了最适合自己的让烦恼“一了百了”的方式吧。

鼓手 王式:躺平,就是消除这些烦恼的最好方法!不是真的让你一动不动,而是让你学会放松,学会放下。就像你把手机放下,闭上眼睛,深呼吸,你会发现那些烦恼就像被风吹散的云,慢慢消失。

当你觉得生活压得你喘不过气的时候,不妨试试躺平,用最简单的方式面对烦恼,你会发现其实,生活可以很美好。

好了,不说了,说起来真的很容易要命。

吉他 吴唧唧:第一档:奶茶零食,吞服;

第二档:床一张,被子一套,外用;

第三档:请假在家,开电视机,坐在地上,双目失焦,大脑放空,一月一次,一次一天。

相关消息

2024/07/08

杨润泽「于是我抱住一棵树」新专辑专场,一起加入自然系的治愈旅程

2024/06/18

别错过夏天!卧室爆发力 X 「看见音乐计划-你好,音乐人」夏季征选正式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