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漫波Manbo:是时候和银河说再见了

2023/06/13

撰文:选0

Major Tom是存在于David Bowie音乐中的虚构人物,他悬浮在宇宙黑暗中的身影或许是一颗星辰,反射着我们的孤独,冒险,无力或者渴望。他仿佛一直飘在宇宙里,被人纪念着,被人呼喊着……

初听漫波乐队新发布的EP《再见银河》,五首歌组成的五个章节将故事逐渐递进,听众很容易就会踏入他们所描绘的那梦幻、神秘、广阔的宇宙空间里。当少年呼喊Major Tom的声音响起,你才意识到,这不再是简单地谱写浪漫宇宙的壮丽景观,描绘流光溢彩的星云和闪烁的星群,而是在宇宙中寄托了每一个追求自由的渴望,浓烈情感与精神的表达。 

或许在广阔无边的宇宙里,不仅飘荡着“Ground control to Major Tom”的声音,也有属于漫波的“Hey Major Tom, We find you”。 

6月10日的街声大登陆成都站是漫波成立以来第一次走出北京的演出。从“银河浪漫企划”到“漫波”,从《Flying to you》到《当一切结束时请再次喊醒我》,走下舞台,这次让我们与漫波Manbo主唱刁华忠一起,揭晓《再见银河》中的宇宙底色。

漫波在街声大登陆成都站现场 

SV:为什么不再叫“银河浪漫企划”了?怎么想到“漫波”这个名字的?

刁华忠:当时改名字的时候,想的是“银河浪漫企划”对于创作来讲可能有局限性,因为大家一想到这个名字可能会直接联想到宇宙和太空,我们在写歌的时候也会不由自主的向着那个命题去延伸。对于创作者来说,单一的命题可能不是一件好事,未来的创作方向也想向各个维度展开,想给大家呈现一些更不一样的作品,所以就改了。

要起一个什么类型的名字?我们都挺纠结的。最后决定叫“漫波”的原因是看了舒淇的一部电影《千禧曼波》,当时很喜欢这个名字的感觉,我们乐队的成员都出生在千禧时代,00年左右,所以觉得还挺合适的,想着要顺口一点,就把“千禧”两个字去掉,只留下了漫波。

SV:大家互相之间是怎么认识的?

刁华忠:我们乐队总共四个人都是同一所大学的,当时组乐队的时候已经发布了三首单曲,可能大家伙都还挺喜欢这种风格,学校本身就不大,自然而然就凑到一起啦。

漫波乐队 左起 主唱刁华忠,鼓手高帅帅,贝斯手沈楠,吉他手蔡颖

SV:对宇宙、外太空最初的印象是什么?

刁华忠:小时候我生活在农村。山东那边的夏天还是很闷热的,所以在晚上大家都会不约而同的去街道小广场消暑,农村晚上还是比较黑的,路灯也比较昏暗,一抬头真的可以看到满天的星星,仿佛能望到银河的尽头。那应该就是我对于宇宙最初的印象。

SV:《再见银河》中大家各自负责哪一块工作,制作流程还顺利吗?

刁华忠:我们乐队的创作过程基本上是我先出一个编曲demo,把大的框架搭好,然后大家再各自完善自己的乐器部分,最后再把比较完整的demo交给制作人做最后的润色。

刁华忠在练习吉他

SV:对于专辑的宇宙概念是怎么设计的,编排上做了哪些细节去体现宇宙感?

刁华忠:专辑里的宇宙最初概念绝大多数还是来源于高中、大学时期经常听的那些老摇滚乐队吧。那会儿对于David Bowie还是很迷恋的,他的很多作品对我很有启发,特别是《Space Oddity》讲述的故事,基本上就是我们这张EP的创作核心。

宇宙的存在对于人类而言,就算探索再多未知的地方还是远远大于已知的。那些不确定的,氛围感的,神秘的东西本身对我而言就是很有吸引力,所以我觉得宇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创作命题。专辑在音色的设计上也是运用很多的合成器,大空间大混响的吉他,肥厚有力的鼓组去尽力体现。

漫波乐队 吉他手蔡颖

漫波乐队 鼓手高帅帅

漫波乐队 贝斯手沈楠

SV:你们怎么把“宇宙”和“浪漫”联系起来的?觉得宇宙浪漫在哪?

刁华忠:其实“浪漫”这个词本身就不是一个可以明确概括的事情。它可能是把自己的屋子装饰得很舒服,给自己做饭,然后听一些能让心情愉快的音乐;或者给自己的伴侣精心准备一些礼物,突然的小惊喜;一个人在晚上出去闲逛,看看城市的街景,什么也不做放空自己,这都是浪漫。 

它其实是一种“感觉”,只要在当下很放松地体验生活,坦然接受生活带给你的变化,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我个人感觉之所以宇宙可以和浪漫联系在一起,是因为宇宙具有太多的可能性了。我们本身就生活在宇宙之中,对于生活的这颗星球可能已经比较了解,地球之外的世界却是完全未知的。所以可以放肆大胆地去联想,不会被框架束缚,不需要在意是否真的合理,因为它本身就是无限的,没有真正的对与错,以宇宙为创作蓝本是一个特别好的事情。 

SV:EP中五首歌作为五个章节,歌曲顺序有什么讲究?每首歌各自代表什么意义?

刁华忠:歌曲的顺序确实是有讲究。在现在这样一个快餐的时代,出专辑其实是一个比较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大家的注意力已经不太能在一件事情上停留这么久了,特别是这种有一条线索脉络的作品,最好的收听方式还得是从头到尾连续地听下来。 

专辑最开始的设想其实是围绕着David Bowie的《Space Oddity》开始,最先创作的是《银河一号》,这首歌讲的是在未来人类的科技水平已经非常高的背景下,有一群年轻人因为听过David Bowie的那首作品后决定去太空寻找一位虚拟的人物的故事。

这个故事的基底本身就是超现实的,是非常理想主义的,其他歌曲的创作思路也都是围绕着这一个主题的前因后果来进行延伸。

每首歌曲各自代表的含义可能更多是一种情绪上的转变。从最开始具有后摇电子成分的《Flying to You》,到比较有律动感迷幻的《Phantom》再到有合成器摇滚乐气质的《银河一号》。大空间感的,具有七、八十年代老派摇滚大solo的风吹过,最后到安静的,跟intro相辅相成的《当一切结束时请在此喊醒我》,我们把这两首歌的和弦进行有意识地选择用成了一样的,想要形成一种闭环的感觉。 

要说每首歌的含义,最近总是看到一句话:“当一个作品还没有被发布的时候,那它就是完全属于你的,你可以随便地去解释它。一旦发布之后,那作品其实就是属于听众的了”,可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体会。这次的专辑介绍其实就是经纪人陈迪来写的,我觉得虽然跟最初的想法有一些出入,但从其他维度进行解读,其实还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也欢迎大家从不同的角度来解读这个故事!

SV:《当一切结束时请再次喊醒我》的介绍中,为什么觉得自己“到达不了银河”?

“银河”在现实生活里代表着什么?

刁华忠:“银河”这两个字本身就是一个很浪漫的想象,古代人看到天空中由无数繁星组成的一条巨大的银色丝带,联想到流淌着的河水,就是一个很浪漫的解释。从现实世界来说,我们所在的地球也是银河系的一部分,自身就已经在河水之中了,所以没有办法到达的。

歌曲中的银河,可能更多的是一种向往吧,向往着不被束缚,自由,欲望。但人的思想又是很难以满足的,当一个目标达成后,带来的满足感可能不会持续太久,接着就会继续制定目标,达成目标,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

所以最后的最后,我的想法是很悲观的,渴望可以得到一个真正的答案所以写下了这句词:“我知道有一双手推着我,向前走,寻找光明的出口。我希望有一双眼看向我,望向我,寻找久违的自由。”

SV:你们给自己风格上的定义是什么?EP中哪一个部分的合成器设计是让你们最喜欢的?

刁华忠:前些年一直在想“定义”这个词,但这两年我感觉定义其实可以被模糊掉了。从音乐风格的角度来说,现在的曲风其实是很融合的,无论hiphop,摇滚,流行,其实都可以混合在一起。在未来也想要做一些其他曲风,融合一些其他元素,但是基底肯定还是以摇滚风格为主吧,所以可能自己会定义为独立摇滚吧。 

合成器的运用我其实很喜欢《Phantom》开头的bass lead音色,足够有冲劲,足够结实,听起来很爽。制作人eirc老师对于调制合成器还是非常有见解的!

SV:《风吹过》和《当一切结束时请再次喊醒我》都用到了声码器吗?

刁华忠:其实只有在《风吹过》中使用到了声码器,用的是Eric老师的硬件声码器,《当一切结束时》没有用到声码器,这首歌的和声是我的好朋友yoyo来唱的。叠加了很多轨,所以听起来可能有声码器的感觉。

SV: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给予灵感的影片分享给大家?

刁华忠:我很喜欢《星际穿越》和《白日梦想家》!还有星际牛仔,还有NASA拍的宇航员在空间站唱《Space Oddity》的那个视频,很感动。 

SV:给康士坦的变化球和秘密行动开场感觉怎么样?更名之后的几次演出收到了哪些评价?

刁华忠:高中时期我很喜欢听后摇,个人超级喜欢康士坦的变化球,在18还是19年的时候在北京看过一次现场,当时直接感动的哭了。那会儿还没有开始写歌,没想到现在可以在一起一块演出,估计又要落泪,十分期待!

我一直没有看过秘密行动的现场,但是之前看过的朋友对于他们的评价非常高。心里还是挺有压力的,希望演出可以发挥稳定~

更名和发布新EP后到现在演出也不是特别多,但是前面演的几场观众的反馈还是很好的,这给了我们很多的信心,希望以后可以给大家带来更好的演出!

SV:最近大家在忙什么?一起毕业的感觉怎么样?

刁华忠:最近其实已经在创作新的歌曲了,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一起毕业真的很难得,我们几个不是一届的,沈楠是今年毕业,我和蔡颖去年毕业的,鼓手帅帅是大前年毕业的。但是因为前几年疫情,大家也都没有举办毕业典礼,今年学校给2019届的毕业生补办了一场毕业典礼,还是很开心的,又能回到校园感受上学时的氛围,毕业一年了,还是很怀念上学的时光!


SV:接下来有什么新的计划吗?

刁华忠:最近手上也有了几首还不错的demo,今年七八月份可能还会发布一到两首单曲。 

希望可以多多演出,在各个城市多多见到大家,巡演也可以早日安排上!!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选0

收听漫波《再见银河》

相关消息

2024/05/16

卧谈|Cyclone赛科隆:第一首诗,潦草一点也没关系

2024/05/10

河豚子:没发专辑的十年里,我们试着成为大人

2024/04/23

李克非谈EP《369》:严谨的哲学与松散的白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