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赞诗乐队:做一张110首歌的专辑,不是吹的

2023/02/16

撰文:肉饼

一首歌在听觉上的波澜壮阔可以有很多解释,比如你很喜欢看一部小说给了你灵感,比如你对名山大川有着特别的爱好,再比如某一些类似的音乐人对你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让你一拍桌子就觉得“我们也想做这个!”

似乎是一瞬间,伴随着演出活动在2023年的慢慢恢复,来自郑州的赞诗乐队的动态也变得多了起来。乐迷们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着他们黑底红字的视觉背景,面对着他们“有山有水”的作品,你会怀揣着对于乐队成员土生土长的环境的好奇发问:《跳金水河》到底为什么叫这个名字?“金水河”又是怎样一条神奇的河流?

答案不过是,“在金水河旁边撒过尿。”

“那条河只是郑州市内为数不多的河流。从前很干净,人们会在里面游泳。现在非常脏,估计大家跳河都不会选这条河。”

赞诗成立于2021年的郑州,彼时南青乐队的主唱张伟博为乐队专场找嘉宾,他找到了如今赞诗乐队其余成员组成的乐队。加上鼓手沛恒也在南青打鼓,一顿夜宵过后,大家也都产生了“要玩点新东西”的想法。“最开始我们其实是想做点电子的东西”。听听他们的《幸运狗》你就会发现,那时候的赞诗和现在迥然不同。 

直到《跳金水河》的出现,乐队发现了各自兴趣的交集。完成这张EP的雏形后,他们决定到西安秦岭动物园旁边的山里去重录《跳金水》EP的歌曲。“那个录音棚是杨森跟黑撒的王大治开的。”乘着虫鸣和树影完成一天的工作,于是这张专辑中仙风道骨的感觉更加浓郁。他们带着你的思绪跃入水中,“穿过另一个世界”,然后在“下雨天之后我穿过云去寻找你”。 

从开封的第一场拼盘到如今在网易云音乐已经收获999+评论,赞诗决定在之后的时间里玩点大的:以采样《水浒传》的《奇迹秀山鱼》作为开场曲,他们要做一张有110首歌的“专辑”。“ 那天我们在一起喝酒,当时有了首新歌,在犹豫要不要放进《梦遗·初潮》里面,后来觉得干脆开个新的计划吧。神农尝了一百种草药,那我们实在不行就比他再多十种!反正中国是没有这么干的。”《神农尝百草》这一部大作将被他们分十卷,“每卷十首带歌词的音乐,然后再每个加一个intro,就是110首。”

脱离常规发行思路,乐队成员们觉得这是一个长期的计划,“有歌就可以往里放,这种长期的计划也给我们提供了创作的动力,毕竟话都放出去了,也不能食言。”

赞诗乐队
人声:伟博
贝斯手:佳木
吉他手:二宝
鼓手:沛恒

键盘:孙杨

SV:“赞诗”这个名字是怎么想出来的?和宗教有关系吗?

二宝:当时我们攒了这个队,有一天我晚上在家躺在床上,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了“hymn”这个英文单词,是“赞美诗”的意思。其实倒没有宗教的东西在里面。后来我们就改成“赞诗”了,为了以后演出审批方便。

最开始我们几个就是纯玩,后来发现大家都有一些风格上共同喜欢的东西,就开始好好做东西了。

吉他手二宝和主唱伟博

SV:乐队哥几个是怎么认识的?

佳木:我跟沛恒和孙杨是一个大学的,后面认识的二宝和伟博。我们仨当时的那个乐队给伟博的南青做嘉宾,演出的时候大家觉得他的词和唱都很对路子,就一起商量着又玩了个乐队。

后来有个朋友想在新年第一天在开封弄一场演出,我们刚好之前也就是排练,没有表演的机会,就想看看写这些歌到底演起来效果怎么样。那个场地是一个酒吧,但是乐器配置都有。我们觉得演的还行,人数不多不少。 

SV:为什么《跳金水》中间换过一次封面?

伟博:专辑之前的封面就是在网上找的图,但是作者一直联系不上,也不能白拿人家的作品,就说看看能不能换成别的。后来我们去西安找录音棚重新做了歌,我在朋友圈看到了一个朋友拍的照片感觉很喜欢,就问来了价格。这个新封面显得非常有力量感,跟“跳金水”很符合,我就联系了摄影师把照片买下来了。

《跳金水》封面

SV:赞诗的创作习惯是怎样的?词、曲分别由谁主导?

赞诗:曲的部分通常佳木会先做出动机,然后大家一起在家里弄弄,等到排练的时候再让伟博来做人声的取舍。

伟博:我写歌词的流程一般是先哼出来旋律再填词。像EP《跳金水》,在每首歌里我都会把自己幻想进入一个场景,在这个场景里排男一号、女一号,所有人的心理活动,然后写出来歌词。感觉这样就能形成一个整体的东西。但其实这些动机是自己还有周围朋友的一些情感经历。

SV:为什么会选择采样《红楼梦》和《水浒传》的电视剧原声内容?

佳木:我们小时候很爱看这些电视剧,本来也没什么可玩的,成天就是看一些经典的东西吧。像《忆山水》里就是87版《红楼梦》贾宝玉成亲、元春去世的原声采样,“大喜”转“大悲”感觉非常符合歌曲到最后的心情。也许我们之后还会把四大名著都凑齐,采样一下《三国演义》和《西游记》什么的。

SV:你们对“中国情感”印象最深刻的作品是什么?竹笛的加入是你们自己的“童子功”吗?

伟博:我对这个风格最早的印象其实是子曰秋野,尤其是他们的《过七里滩》,我觉得太棒了。我也喜欢厨子与戏子的《将进酒》。我觉得“中国元素”和国风摇滚这类东西不是一定要加入某种乐器,而是一种意识形态,不管用什么只要能表达出来就行了。

佳木:我在这个风格里听的不多,最早的印象是古琴一类的歌曲。我们都很喜欢窦唯的歌,与其说中国特色,不如说这些音乐是中国情感。比如《跳金水河》里面的歌,那种感觉是我们自身对中国情感的抒发。作为在河南长大的小孩,在拿起乐器的时候油然而生的想法,感觉强调是特色好像就有点像个噱头。

 贝斯手佳木

吉他手二宝 

笛子就是我们键盘手孙杨的大学专业,这些歌的竹笛都是我们自己编的,现场也都会演绎出来。 

SV:你们对经书一类的文献有什么特别的偏爱吗?

伟博:《妙法莲华经》的歌词其实是我按照经文改的,因为佛教的经文没有七言的,都是五言的,歌词就是我在经文里摘出来的。 

因为我们不是老经常在一起排练,排的多了可能我嗓子也会出问题。再加上大家在赞诗以外还都有别的项目,所以他们一有动机就会先排好最后再给我。这首歌编曲一出来我立马就想到了经文。我高中的时候同桌经常带各种宗教的经书来学校,闲得时候我就会拿过来看看。

《神农尝百草》卷一的曲风现在看已经算是确定了,内核可能是对人间疾苦的一种诉说吧,可能到后面几卷也会产生一些风格上的剧变,比如第二卷可能会很噪,第三卷可能又变成电子的。毕竟人家神农尝百草的时候每一种的药效也都不一样。内容上会写一些山虫花草,表达自我精神之类的东西吧。

《神农尝百草》封面

很多听众可能觉得《妙法莲华经》这首歌感觉跟窦唯有点像,因为我的声音低下来可能就容易让大家觉得有那味儿。我初中开始就听他的歌,在我心里就是东方的神,西方的是Kurt Cobain。 

《神农尝百草》的卷一我们在今年七月份就能差不多完成了。因为中间可能还穿插着南青的巡演之类的,时间可能会比之前预期要延后了一些,不过应该能及时弄完。

SV:哪个时刻你们发现自己突然被更多人关注到了?

伟博:朋友之前说想用我们的歌发个抖音看看,结果发了之后真火了,《赞美诗》那首歌一下子数据就上来了,现在网易评论就有两千多条。其实在短视频上我们的歌也不知道配什么内容,我们觉得最合适的内容就是原声搭配上之前我们演出的视频吧。

SV:疫情这两年你们是怎么度过的?

赞诗:疫情期间大家之前都比较困难,也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我们,能收到更多的演出邀请。

我们现在都是全职,晚上熬夜白天睡觉。我们现在都住一个小区,沛恒那边有一个琴行,我们就去那个琴行排练,它隔壁就是一个网吧,我们排练完就去打游戏,打通宵。我们几个瘾比较大,玩玩英雄联盟,APEX什么的。

河南这边的乐队很多,城市也都不是特别大,可能大家做音乐的彼此都认识,隔几天就能见到一次。 

期待就是大家别饿死,活着才能继续做音乐。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部分图片来自赞诗乐队微博,摄影:@奇迹照相馆

作者:肉饼

收听赞诗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24/02/22

芒果酱 Mango Jump:一年半过去了,我们还是习惯打直球

2024/02/05

卧谈|南都皇后:现在还有英伦乐队吗?

2024/01/31

MC HotDog热狗:原来我不是一直幸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