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心中都有一颗“幸福星”| 刘柏辛全新创作专辑突破边界

2022/12/09

面对世界的变化与不确定,刘柏辛再次完成了一次足够深刻与华丽的“蜕变”。恒久的“幸福”在哪里?命运是否早已安排一切? 安全感,归属感,舒适感能否从内而发?在刚刚上线的全新创作专辑“The Happy Star ”《幸福星》中,刘柏辛打破创作的边界,在广袤无际的新世界中吸取灵感,并在冥想、瑜伽、塔罗牌、东方哲学、神话和灵性修习中,寻找着答案。毫无疑问,刘柏辛以超乎寻常的创作想象力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我现在觉得,不一定要在音乐世界里才能求得自由。一旦突破这个界限,我反而在这张专辑中展现出了更多元的自己。”

立足东方凝视世界,

多元音乐风格打破传统 

专辑《幸福星》的创作土壤丰饶,塔罗牌、埃及神话、盖亚传说、90年代indie music、被软件记录的私人梦语,“偶然中招”的土味视频……灵感如水般在整张专辑中肆意倾泻,又猝不及防迸发惊喜。音乐风格的多样性是这张专辑的一大突破:包容兼并复古未来、东西方双级风味,混入足料多元的音乐元素和曲风,有Drum&Bass,Electroclash,电子朋克,深浩室舞曲,Techno,工业摇滚,新世纪音乐,世界音乐,Trapsoul,非洲节奏,合成器流行,神游舞曲和另类音乐。无缝拼织中文、英文、西班牙语、梵语、光之语,甚至还有一闪而过的约鲁巴语……无论是个人成长还是音乐风格进化,“幸福星”都是一次全面的突破,用刘柏辛的话来说:“我对每张新专辑只有一个要求:找到从上一张专辑全新升级的视角和自我。”

人人都能借由一种角色进入探寻“幸福星”的旅程。你可以成为《dance dance》里在舞池疯狂摇摆又无声哭泣的复古装扮女孩;也可以置身《三生万物》武侠世界的厮杀瞬间,突然入定进入自身禅意的后花园;从《3.14159》、《DIABLO》可以瞥见黑幕后倏忽一闪的邪笑恶童;《Magician》旋律线入耳让人瞬间化身女团舞担;《干嘛》是每个被现代科技生活套牢的失眠者写照;接着逃离这些,去《Gaia》尽情吐纳大自然的原始美感与力量;最终在《香缇颂》,找到那束真正源自内里的“Inner Light”。

“为什么不趁这次表露真实的情感,不用圆滑,不用试图把它变得更好接受。我心里想的是什么样,你就听到的是什么样。”刘柏辛借助东西方哲学的启发,无畏打破词曲、编曲与演唱的多重边界,并从个人经历出发,音乐话题与这一代人的生活息息相关……这些无不彰显了刘柏辛作为一名艺术家的敏锐洞察力和共情力。刘柏辛希望她的歌曲能带来一些值得回味的频率共振,同时更希望她的音乐能成为新一代年轻人和穿越千年的经典文化之间的桥梁。

多重身份深入幕后,

打造全球顶级音乐家 

如同一块海绵不吸水便没法胀大,刘柏辛在扎实的创作力外,从未放弃在艺术道路上持续吸收与成长,乃至不惜付出成倍的时间与努力。《幸福星》是刘柏辛首次制作的正式专辑,并协调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音乐家之间的紧密合作。刘柏辛主导了专辑的词曲创作, 编曲,录音和混音的每一步进程。这也是刘柏辛作为原创歌手,逐步深入幕后制作的用心尝试。为了更真实的表达、丰富的角色刻画和真切的情绪表现,刘柏辛像制作demo一般独自录制并挑选了人声素材。她说道:“我会在录制开始之前进行一个简单的冥想, 尝试进入当时创作这首歌曲时的⻆色。在我看来, 相比于‘扮演’一个不是自己的人, 这更像是‘回归’自己的一部分。”

除了刘柏辛自己,《幸福星》强大的制作团队还包括——与虚拟女团K/DA御用制作人Sebastien Najand,以及全球顶级音乐人合作并多次斩获格莱美奖的大师Phil Tan和Dave Russell参与专辑混音;Billboard热单制造机Alex Lustig合作部分编曲;与超级偶像团体BLACKPINK、WINNER背后重要词曲作者Bekuh BOOM共同完成和声编写;邀请德国标杆独立电子乐队Digitalism参与单曲制作;与国内资深音乐与制作人火星电台延续上一张的友谊合作等。

尽管日常工作交流受到了全球疫情或时差的影响,但刘柏辛和这些音乐人们依旧跨越多个时区竭力保持着紧密的合作节奏。刘柏辛说:“我写了一篇篇千字的小作文,希望解释清楚我对歌曲的灵感来源、愿景和音色上的参考,还有我对歌曲 BPM 、节奏型、器乐选择、和弦、人声旋律的粗略想法,事无巨细,具体到到每个部分的唱腔的能量值等所有的一切。”

当被问到《The Happy Star 幸福星》是一张什么样的作品时,刘柏辛似乎已经没办法去准确形容它。创造这张专辑的过程她极度投入,24小时泡在录音室里无数个日夜;同时,她又极度松弛,刘柏辛的家里有一间温暖舒适的小书房,她在里面完成了全部的创作。在录音室和书房看似狭小的空间里,刘柏辛双手摊开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无限广袤的天地。 

“幸福星”从刘柏辛的内心世界启航,驶向观众和更广阔的世界。当它标志着刘柏辛的旅途中一个篇章的结束时,一个新的篇章徐徐展开。刘柏辛直率地说:“接下来要去哪里?我还没有头绪。我只知道世界是无限的,而我是自由的。我将永远自由。”幸福星是抵达,更是出发。最终我们会发现,“THE HAPPY STAR”一直都藏在我们心里。

相关消息

2023/01/03

我的新年愿望:平安,健康,然后在现场和你见面|街声大登陆X乐夏巡星计划北京站

2023/01/02

过去一年,我们“写”了多少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