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RIVER」里的夏日幻想,远远不止这些

2022/06/10

夏日给人的幻想太多——

究竟有多少种幻想呢?

比如此刻的你躺在空调房里,温度不高不低刚好24度。耳机播放着喜欢的音乐,一遍又一遍。你想到这支乐队很久都没有在你的城市演出了,打开社交平台发现他们还在活动,幸好幸好。

比如你刚刚结束一场很重要的考试,准备和朋友们去海边大玩特玩一次。积攒已久的情绪与压力在看到海岸线的一刹那爆发出来,你想象过见到大海时的无限可能,也许朝海的另一边大声呐喊会有帮助,但你却担心对面并没有回应,所以只是故作轻松地在海边遛了几圈。

也许,你的夏天只属于小区附近的街心公园。到公园西门的小卖部买一支两块五的冰棍,围着公园里绿得滴油的树左三圈右三圈,畅想着下周约ta一起去看演出的措辞。该怎么开口呢?

是时候实现这些幻想了。“SUMMER DRIVER”,这是一次有关夏日美好回忆的整合,a hidden trace、Cheesemind、Shift+Alt+M的聚会即将开启,带着他们如海风一般清凉宜人的歌,他们将陪伴你一起度过这个夏天。你也许会感兴趣他们开车时喜欢听的音乐,还有平时最喜欢的公园。在演出之前,不如现在就将这些悬而未决的事项先一一揭晓!

a hidden trace:谈恋爱记得不要去“Live House”

SV:为什么国足的新专辑还没发,就先以a hidden trace出来巡演了?a hidden trace接下来有什么新的动作吗?

徐波:我也没想到国足新专辑竟然会拖到现在。aht是个随性的项目,所以不太想制定太多计划,但之前说过的同名专辑十五周年重制版今年务必要完成。

SV:请推荐a hidden trace的入门曲,简单说说理由。

徐波:《Summer,the Boy with Slingshot》

因为这首在网易云上试听量遥遥领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众的选择可能自有道理。

《I am sinking and I am thinking》

以aht名义写的第一首歌,严格来说是首小品,都不能算是歌,但这种小品的感触奠定了aht这个项目的基调。

SV:怎么确定这次巡演的整个计划的?

徐波:因为我的老友们都一人好几个乐队而且喜欢彼此互相客串,所以初衷想做一个巡演,最小化乐手数量,最大化演出单位。于是就有了这次的8个成员3个乐队的巡演(有共同乐手这样也比较省钱)。然后很幸运又能跟街声合作,帮我把这个想法落实。

SV:除了已经非常了解你们的老乐迷,请说出一个亮点,来吸引新乐迷购票!

徐波:谈恋爱就不要去Live House!

SV:推荐一张最适合夏天听的专辑吧!

徐波:Yo La Tengo 《Summer Sun》。

SV:夏天最想在什么场景下演出?

徐波:空调房间里躺着演出。

SV:开车的时候喜欢听什么歌?

徐波:开车很适合听fishmans!有了groove堵车也不会烦躁!

Cheesemind:把持续两年的“伤痛文学”写成歌

SV:新歌《那些趋于习惯的事》的创作背景是怎样的?听说还有MV没发?

瑞比秋:20年时写的歌词,22年才完成录制,老实说,已经回忆不太起来当时是在什么状态下写的,但能感受到应该是带着某些丧气与怨气吧,自己现在看到这种“伤痛文学”甚至有些羞耻,哈哈哈哈。

单曲封面的女生叫歪歪,也是我们这次MV的女主角。虽然拍摄结束了,但太忙了,一直没时间剪,希望能抽空剪好吧!

陈振超:这首歌的歌词是Q姐写的,我第一感觉是对于“曾经”的不舍,所以用缓慢递进的感觉来编曲。

SV:从2020年专辑《告别事务所》发行到现在过去了两年,期间你们有什么特别的经历或故事吗?

瑞比秋:原本20年发完第一张全长专辑,我们还安排了春天去日本巡演。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心里觉得超级遗憾。20年疫情稍微好转后,我就搬来了广州,和Pocari Sweet波卡丽甜的爵儿、厌厌,yourboyfriendsucks!的洋洋以及黄灯车库的老伍组了新的乐队Jo's Moving Day。

陈振超:这两年感觉加速了,应该是2020已经进入了另一个时空,这个时空里的时间和之前不一样。我上班,离职,又上班,又离职。

Zee:换了一份很棒的工作,上班很开心。开始学萨克斯,已经摸到了门坎,开始享受管乐的快乐。

徐波和Cheesemind在广州TU凸空间

SV:对你们来说,Cheesemind和各自其他的音乐计划分别是心中怎样的存在?

瑞比秋:芝心对我来说是从乐迷到乐手的一个身份蜕变记录吧。我和陈振超12年在豆瓣认识,他是个行动力很强的人,有想法就去做,在他提议下才有了最初并无演出计划的Cheesemind。这个乐队即使因为地域限制,暂停了活动,但在我心里的份量依然很重要。Jo's Moving Day是一个真正让我感受到,乐队能玩得下来,遇到好队友真的来自不可多得的好运气。

陈振超:Cheesemind算是制作人身份的音乐项目,兼职吉他手。Kirin Trio是少年时的承诺。

Zee:我除了Cheesemind之外,另外还在船雀担任小打的角色。两只队的音乐风格不同,我都是中途加入。小打不是每个乐队都会需要的。我很开心被邀请一起玩。手心手背都是肉。我都在全力贡献自己的律动。

SV:推荐一张最适合夏天听的专辑吧!

陈振超:我推荐Lucky Tapes的《Blend》,清爽舒服的J-Funk

SV:夏天最想在什么场景下演出?

陈振超:空调开16度的居酒屋里演出,而且观众和乐手都有生啤畅饮。

Zee:水上乐园。

SV:开车的时候喜欢听什么音乐?

陈振超:开车习惯听爵士,大部分时候,世界只有在车里是百分百属于你的。

Zee:周杰伦的歌。

Shift+Alt+M正片叠底:8bit的中山公园什么样?

SV:已发行的两首歌中的8bit音效是怎样做出来的?

史悲:用Switch的Korg做的。这东西其实除了麻烦之外其实蛮简单的。

SV:《ZhongshanPark(中山公园)》是个怎样的地方?公园里你们最喜欢哪个场景?

史悲:我还真的不知道中山公园是怎样的。

瑞比秋:厦门的中山公园对于大部分从小生活在厦门的人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大约十年前吧,有段时期还挺流行分享小时候照片,也是这个时候我发现好像厦门的朋友们,都有一张在公园孙中山像前的照片。厦门的公园不算太大,却什么都有。我记得很小的时候,我的阿嬷会带着我在清晨五六点时去公园晨练,这个时间能遇见很多早锻炼的老年人,阿嬷甚至在这里交到几个关系不错的老龄玩伴。

大一点后,小学组织过春游和秋游来过,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动物园。上了中学,因学业压力增大,会趁着午休时和同学坐上两站公车,来公园的儿童乐园玩海盗船和碰碰车。后来上了大学,人也逐渐“文青”,公园北门是第二市场,也叫花市一条街,隔三差五总爱来这买些花花草草。那时,也会带外地的同学朋友来公园西门吃些地道小吃,比如土笋冻、沙茶面之类。有时也会买点小零食,和朋友约着乘自行船。中山公园每个地方我都很喜欢,实在偏不了心,写上面这一段的过程中,我整个人都充满着回忆的喜悦!

瑞比秋和表弟

SV:逛公园和宅在房间里,你们更喜欢哪一种状态?

史悲:其实我都可以,不过可能更多是在家。

瑞比秋:如果住在公园附近,我挺愿意每天都去散散步。

SV:最近刚刚发行游戏原声专辑的史悲对游戏音乐有着怎样的偏爱?最喜欢哪部游戏的原声带?

史悲:我自己这张原声其实自己不太满意,大部分曲目单纯的为了服务游戏场景,没有办到又能服务又好听,有不少歌甚至只是一个句子不断循环,完全没有深入去编。希望以后编曲能再花多点时间,能做得更完美一些。

 我最喜欢的游戏原声还蛮多:

《Out Run》首先肯定是我的最爱,但这个游戏是个赛车游戏,歌好听就行,就像开车听电台音乐那样,并没有太多需要跟画面配合的要素。

《合金弹头3》的原声就很牛了,曲子完全能融入到游戏氛围,特别第三关里面的秘密工厂,还有最后一关的太空场景。

SV:推荐一张最适合夏天听的专辑吧!

史悲:我还真的不知道听歌原来还要分季节,你问我夏天吃什么水果我还能回答一下,夏天听什么歌???是不是有天我在放歌,然后有人会过来说,这首歌不是当季的,音色听起来有点干?

瑞比秋:《悠长假期》的ost吧!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

SV:夏天最想在什么场景下演出?

史悲:当然是有空调,有冷饮舒舒服服的室内环境啦。

瑞比秋:只要没有蚊子,在哪我都可以。

SV:开车的时候喜欢听什么音乐?

史悲:我不会开车。

瑞比秋:大部分时间开车都是去排练或者演出的路上,听自己乐队的歌多一些,听听排练的demo,在这个时候编一下人声什么的。

「SUMMER DRIVER」
a hidden trace
Cheesemind
正片叠底

联合巡演

演出阵容介绍

a hidden trace

一个隐匿的音乐计划,华丽和唯美辞藻在这里没了用武之地,但她却像你童年时期路过邻居家时纱窗后的小女孩一样让你着迷。

a hidden trace是徐波(Chinese Football)从2006年开始的个人音乐计划,大多是一个个音乐小品,抛弃固有的音乐程式,仅表达最简单最纯粹的音符动机,以此记录一时的情绪和易逝的时光。

与录音作品中所展现的柔软或梦幻截然不同,在演出现场,你感受到是一个人对抗全世界的满满少年情怀。

正值首张同名专辑《a hidden trace》发行15周年之际,此次会以乐队形式重新演绎这张专辑里的曲目,重温青春年少时的缕缕思绪。

Cheesemind

又名美味芝心,是来自厦门的独立流行乐队。结成于2012年秋日,固定成员是瑞比秋和陈振超。经历了短暂休闲的双人宅录计划,在维持线上活动半年左右便进入休眠期。休团六年后的复出,二人都有新的领悟,将虚幻朦胧的情绪藏在旋律里,融合着海滨城市的自在风景与充满透明感的失落哀愁。

2019年发表首张EP《海湾公园小夜曲/Bay Park Serenade》,同年加入打击乐手Zee。Cheesemind在歌里唱的虚幻朦胧其实证据确凿,暗恋的美好与躁动的心碎和青春年少时也并没有不同—只是放到如今年纪,是如此不合时宜,就像犯烟瘾时候的棒棒糖,酒过三巡后的苏打水,想要流着泪飞奔却在街边原地坐下的身影。

2020年3月发表首张全长专辑《告别事务所/Say Good Bye Enterprise》,用10首歌进行了这样的一场实验,借由音乐代理处置那些大抵相通的告别心绪,疏通继续前行的成长路径,这也是Cheesemind一如既往的业务,让你身体里与告别有关的眼泪变得,有些明亮。

Shift+Alt+M(正片叠底)

正片叠底是史悲(yourboyfriendsucks!)和瑞比秋(Cheesemind/Jo's Moving Day)的二人独立电子计划,史悲用游戏机制作出的低比特音乐配上瑞比秋温暖甜美的人声,创造出怀旧又浪漫的声音图景。 

【巡演城市】
6/17 厦门 RealLive And Books
6/18 广州 不大空间
6/25 杭州 Loopy
 6/26 武汉 VOX LIVEHOUSE

7/10 深圳 红糖罐 · 上步店 

【票价】
预售票:115元

现场票:135元 

相关消息

2022/06/28

镜头下的迷雾、山海与歌声——少数派音乐影像计划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