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的日子里,你还有心情听歌吗?

2022/05/03

居家隔离的这段时间,你还有心情听歌吗?

三、四月份以来,繁忙的城市在疫情的威胁下不由得放慢了脚步,每个人在家的时间增加了不少。虽然这个时代除音乐以外,更加吸引人、更加刺激、可以消磨时间的方式越来越多,但音乐总归是很好的陪伴。

对于大多数人,音乐是生活的锦上添花,就好像中国传统文学里所说的“闲愁”,只有在衣食无忧的时候才有心思回忆过去,仰望星空,畅想未来,感受下人类在历史长河,茫茫宇宙中的渺小。在各种团购、各种现实威胁之下,被压得喘不过气的时候,听一首歌不如看一看更加直接给力的短视频解压轻松。满脑子都是现实问题的工作人员确实也没有心思听你唱歌跳舞,这就好像有人在你考试的时候也不想看别人表演杂技一样。

不能否认的是,从解压、轻松的角度上来说,音乐、文学等等相较严肃的艺术是彻底输给这些新媒体形式了。

但是很多时候,某首歌、某部小说里面包含的人类共通的情感,某种精神,总是穿越了时间和空间,给人以鼓舞。对于很多人,音乐里被赋予的感情比生活本身还要深沉。

我们找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受到疫情影响的朋友,聊了聊他们疫情(隔离)期间的音乐生活。

May

设计师品牌从业者
前中央民族大学吉他协会会长

上海市徐汇区三层楼老小区住户

我们小区是老弄堂那样,一半住户都是老年人。阳性非常多,有一阵子是阴性的去酒店隔离。我阳了,症状就三五天,方舱回来,现在已经阴了。

我之前老说给我一个手机和网,我能一个人过一辈子。隔离了几天真不行,老楼的隔音不好,原来听楼上老外家里教课特别烦,最近觉得有个人出声音还挺好。小区物资倒是足够,不用开团。没事我也会录一些弹唱视频。

把万青的《山雀》作为我这个时期的背景音乐非常合适,疫情结束我想看deca joins的巡演。但是看起来没戏了。

浅灰

出版行业从业者
2022北京劲松第一代封控小区住户

记录梦境/动物/谜语爱好者,音乐人/贝斯手

早上九、十点钟起床,隔天会去做核酸。午饭后就开始处理工作+上网冲浪+看书+弹琴+跟着视频健身+和朋友聊天,基本可以交替着充满我的一天。

以前也有把自己关在家录歌的经历。虽然我很宅,但几天后就觉得录的音里没有感情了。后来我明白,至少对我来说,音乐是生命表达的一种,生活的鲜活是一切艺术的底色,哪怕是愤怒或者不那么好的情绪,生活要流动起来才好。

隔离期间听得最多的是刘东明的《西北偏北》。我是在看他演出北京站前一天被隔离的,这成为了我今年的遗憾+执念。

 

我还下了一款游戏,可以在手机上养成一个宇宙,看着世界从细胞一点点积累到产生人类文明,节奏很适合隔离人士玩。

还下载了一个监督我喝水的app,不出门的日子也要好好喝水!

2v

深圳龙岗区住户
Livehouse从业者,猫狗双全

我没有经历过真正意义上的隔离,即使封控区仅距离我0.3公里(一些幸运)。

有一段时间基本停摆的居家日子,没演出也没啥工作。处在这样的环境下很难不胡思乱想的。然后一些机缘巧合成为了防疫志愿者,每周一、三、五每天八点出门变身大白,一天两个社区支援防疫;晚上八点回家。二、四在家陪陪猫狗、收拾房间、拼乐高,读纸书…想尽办法填满自己的时间,减少东想西想。

以前更觉得音乐是锦上添花的,烘托氛围、增加情调这样。

慢慢觉得音乐也是有带人“出走”的能力,无论是欢快的、令人摇头晃脑手舞足蹈的还是emo的种种其实是可以带我逃离真实的令人窒息的环境的。

无聊的时候会随便播一些歌,做生活的bgm,然后时不时有一两句词或者一段旋律一下子把我拉扯进去。

感谢音乐救我狗命。疫情结束后最想看Green Day,很久前买了香港的演出门票,一直没看成。

王万彬

政府机关工作者,云南瑞丽支援队成员鼓手

所在小区现在正常出入。疫情期间每天的日常活动是做好疫情防控各项工作,核酸采集、物资配送、防控政策宣传等;作息时间是早7点50起床,晚23点50休息;

疫情期间,每一个人都不可能置之度外,对于音乐,对于音乐人,应该用更多好的作品,书写大爱,激励众人,万众一心;

疫情期间听得最多的是猫哆哩乐队《白驹过隙的旅行》,结束后最想参演的现场是猫哆哩乐队专辑首发,最想看的一场现场是橘子海乐队。

翟晓宇

萨满乐队吉他手 长春居民

隔离期间每天主要是囤生活物资,以物易物,变着花样做饭,努力保持一个好心态。

作息时间:
11:00 起床核酸、抢菜、做饭
13:00 看财经
18:00 做晚饭
19:00 云喝酒 偶尔打游戏

02:00睡觉

隔离一段时间之后听歌的时间越来越少。和朋友们之间的交流永远围绕着生活保障和疫情控制。起码这个状态下音乐给我带不来所谓的心灵慰藉。

隔离期间听得最多的是《离开北方》(来自许顺哲2019年专辑《十一面》)

隔离结束最想看的是KAWA,就是想看一场不累的不用过脑的轻轻松松的演出,最好是在音乐节,搞个躺椅。

李想 

纪录片导演

长春居民

隔离期间每天就是工作、做饭、使用手机,以前说想趁着隔离期间去读书、看电影之类的,都没做到。

7:00-8:00  起床,看手机
8:00-9:00  做早饭,吃早饭、测抗原
9:00-9:30  看社区购并下单
9:30-11:00  线上例会,工作
11:00-12:30 取保供物资,给行动不便邻居送货上门,做核酸检测
12:30-13:00  做午饭/吃午饭
13:00-17:00  工作,第二轮取菜取货送货
17:00-18:30 做晚饭,吃晚饭
18:30-22:00 工作
22:00-23:00 下楼抽烟、走路

23:00 睡觉

隔离期间十分看不上一些以前认识的朋友,主要来自思想形态和生活做派上的差异,所以陆续在拉黑和远离他们,希望他们也一样看不上我,让我争取在接下来的社交生活里,能还给自己一个相对清静自然的氛围。别的想法没有,我要去北京。

音乐是我工作和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情绪的载体和出口,居家期间听了一些中学时代街上流传的港台流行歌曲、自己以前听的几只朋克乐队,也听了一些从来没接触过的风格,有的让我感到愉悦,有的替我表达想法,相对于我的工作(非虚构影像),我觉得音乐反而更直接,更说明问题。

隔离期间听得最多的是:

  1. Laibach《Arirang》
  2. 超级市场《恐怖的房子》
  3. Nick Cave《Balcony Man》
  4. 坂本冬美《酒と泪と男と女》
  5. Red Hot Chili Peppers 《These Are the Ways》

里特

 

APP内容官,电台主持人,山丘电台主理人 

长春居民

隔离期间每天的日常是每天晚上十一点睡,早上八点起。日常就是居家办公,做饭,团菜,取菜,再做饭,再办公。

隔离期间新的想法没太有,毕竟疫情带来的焦灼感时刻伴随。但很多旧的想法却不断生芽,想在疫情过去之后好好落实一下。

疫情期间我搬回来和父母一起生活,方便照顾。我带了两副耳机,一副睡眠耳机,一副蓝牙耳机。我是时时刻刻需要听音乐那种人,做饭,洗澡,家务。音乐对我来说就像呼吸一样,不是刻意地举动,更像条件反射,醒过来我就需要它。

隔离期间听得最多的是大橋トリオ的《FAKE BOOK II》和元千岁的《ノマド·ソウル》。

很久不看现场了,但如果要去看想看达闻西乐队的现场,《人间姓名》这张做得太精致了,很妙。

️大卓

ZS摄影主理人 

长春居民

隔离时候就是做饭、吃饭、听歌、一天睡好几次觉、跟朋友聊天、遛狗、把没时间看的剧追回来、没看完的书看完。无形之中形成了规律性。

音乐是隔离在家最好的治愈良药,每天各种信息干扰我们的生活,烦闷、焦躁、无聊、但音乐可以让我们逃离这些,可以让我有各种美好的幻想,安抚与治愈。

隔离期间听得最多的是:

《Almost Beautiful》《My Leaving》

隔离结束最想看的现场是万能青年旅店和腰乐队。

许顺哲 

许顺哲与谙乐队主唱 

长春居民

隔离期间主要在家录制视频课,短视频,在抖音做了吉他课程。

最近挺有欲望再做一张专辑的。

隔离期间说实话一直就没听什么歌,短视频录什么,就听听什么了,要么我记不住歌词……

苏日那

 

电台主持人,1685线作家

长春居民

隔离期间日程表
7:30 起床,陪孩子玩……
9:00 早饭
11:30 陪孩子午饭➕睡觉
14:00 孩子睡醒➕玩耍
18:00 陪孩子晚饭➕洗澡
21:00 陪孩子睡觉

21:30 写东西,听歌,看电影,吃夜宵,运动,抢物资……所有的一切都在12点前进行。

隔离期间没什么感觉,因为每天都在陪孩子,你们无聊,但我充实(累)的不能再充实了……但今天解封,出去买物资,开车路上,突然听到电台播放许美静,感觉恍若隔世,突然就莫名大哭了。

隔离期间听得最多的是《鲨鱼歌》,专辑是《贝乐虎儿歌》。

loveisbug

 

演出行业从业者、厂牌主理人

上海市松江区九亭居民

小区里都是5层的多层。楼距还算大,绿化还算好。一半是租户吧。距离3月初疫情刚发生时出现阳性病例的九亭永辉超市很近,是最早一批经历14天封控的小区之一。

14天里发放了3次物资,而且对于14天后即可解封信心很足。心态调整不算很难。进入四月后,很多事都变得越来越艰难。看似无所事事、轻轻松松的一天天,很难精准地描述什么东西在被侵蚀,内心的煎熬、对精神的消耗,会产生怎样的、多大的影响,这个,我实在说不好。

每天早上起来做抗原,一小时后走出楼做核酸,按照指定路线返回。很固定。每天微信运动里步数不超过1000。

白天看看书,晚上看看电影电视剧。烦躁的时候整理东西,每天太阳最好的时候到院子里看看花盆里种的植物。

写公众号,原本每周四的演出信息预告现在没什么好预告的了,改成写一篇周记。整理每月上海音乐人动态。完成了一篇专访一篇乐评,还欠着几篇专访。

有日子没看演出了,演出也是“非必要”的。必要是自己赋予的。赋予是因为相信。

隔离期间听了一些近期新发的专辑、EP。更多时候还是听老歌,听Grateful Dead,The Doors,CCR。

隔离结束最想看的是崔健。

花花

向往做一个自由和无用的灵魂 ,广告狗崽子

杭州居民

早上7点被做核酸的喇叭叫醒,然后下楼核酸,做完核酸吃早饭,工作,中午做饭吃饭,下午工作,或者喝茶看书 或者看电视剧,晚上跟练刘畊宏,做饭吃饭,看会书休息 。

隔离期间,想到的是围城,外面的人想居家办公,里面的人想出去上班。音乐的话,工作的时候会听下,就是作为一个背景的bgm,感觉不是很孤独,让心平静下来。

隔离期间听最多的是棱镜的《总有一天你会出现在我身边》《爱你就像习惯了叹息一样》,周深《化身孤岛的鲸》,汉堡黄《今晚约会吧》。比较多元化,就是想让生活有点朝气活力吧,因为居家办公的作息太规律且死气沉沉。

疫情结束之后想去看新裤子,周杰伦还有痛仰。

Lulu

Luuv Label主理,Forsaken Autumn吉他/合成器

上海长宁区居民

8点 可能会醒,看一眼每日上海感染新增,然后继续睡。
10点 没有楼下核酸的话洗漱一下就开始工作和做午饭了。
13-19点 一般是工作的核心时间,比较忙碌,因为虽然上半年的线下可以说是毁了,但还有很多日本艺人发行业务和代运营业务,还会对下半年的国内艺人线下活动做一些规划。
20点左右吃个晚饭。

21-24点 经常会继续工作,有时候会看看电影和刷刷手机。

在三年疫情里,可能文化娱乐行业是最容易被牺牲并且对中小企业也没有什么扶持的,也许从我们的制度和逻辑看这没有任何办法,我只能说直到现在,我依然非常热爱音乐,所以我也愿意继续在这个行业里耕耘创造。

我们在这么困难的环境下除了自身想尽办法努力线上和线下一切业务以外,也急需外部投资的帮助,来使我们未来的各业务发展得更好。对我个人而言,生活和音乐早已融为了一体,当然生活的全部并不只有音乐,我也热爱逛街,喝咖啡,看电影,看展,美食等等,但我第一选择了音乐+工作+生活的道路,不想因为3年疫情就完全地用灰色的视角来看待我们行业的未来,但2022确实客观上特别灰色,所以现在的强忍和不甘都是希望有一天能再次看到行业欣欣向荣,守出拨云见雾的光明。

隔离期间听得最多的是Night to Lie -《Night to Lie》,隔离结束最想看的是YOHLU和Wild Nothing。

老贾

风雨无阻不断搬砖工作的无情码字机器

杭州拱墅区居民

日常活动的话好像也就是核酸和工作了。每天早晨七点小区大爷都会巡逻呼喊,声音态度也都很起伏,排队人不多的时候,必然会抬高音量,甚至还有点愤怒,大概意思就是疫情还不明朗为什么不来核酸。作息表的话整体蛮自由的。(心情记录:无敌厌倦早起核酸!)

我就好像是个胆怯的孩子,小心翼翼的抓住这些灵魂(音乐)的衣角,在时间的长河缓缓流走,是温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音乐将我带走,当我独自回来的时候,就知道我们已经永远在一起了。

这个比喻就是我、音乐、生活三者之间微妙的联系了。时间过去一切恢复,再次听到这段时间的歌,记忆就会回来了。

隔离期间听得最多的是沉默演讲 -《这璀璨又迷人的星空却让人看不透,就像是Ta》这首吧,觉得还蛮符合当下心情的,看似平缓的天空,却暗藏玄机和波澜。想要走进探索,却还是不能拨开迷雾,好像有点难过,但更多的是想要去冲破,触碰到什么的心情。

隔离结束最想看是七月份黑屋乐队的live,这样一看还蛮触手可及的,所以期待一下。

小雨

和平和浪吉他手、设计师
上海居民
日常活动基本就是看娃,练琴,做饭,刷碗。

作息时间基本上是跟着娃来的,因为育儿嫂也被封在家了不能来上班,夫人要在家办公,自由职业者的我成为了全职奶爸哈哈。也会处理点安福大厅的事但精力有限也没做太多。

一方面是在练琴,一方面也在尝试做一直感兴趣但没动手的东西比如说beats类的音乐,但这两个事进展都挺慢的,要花很多时间积累和学习,时不时产出一些小东西的话也是浅尝辄止,还没到能表达出完整想法的程度(具体看我在b站和小红书发的视频哈哈 id:瑞奇李小雨radioricky)。

音乐这个事其实有时候也挺让我焦虑的,因为随着做这件事的深入也就越来越发觉自己的业余,其实已经没办法像以前一样只靠着热忱或者说天赋啥也不管就出东西,比如《丽园便利店》这种歌我现在经常在演出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想的越来越多,但手和脑子已经早就跟不上了。最近一年比较正向的事是我又开始跟一个老师学吉他,相关的音乐知识也渐渐让自己专业起来,感觉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本人以及和平和浪整个乐队都会处于一个技术转型的痛苦期。

这种“痛苦”在隔离期间其实体现的挺微妙的,开始的时候时候会觉得挺踏实,好像可以不闻世事闭门修炼,但后来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心情会被各种负面消息影响,而且实质的进步很慢,也没办法去上课,更没办法跟小伙伴排练演出交流,真正投入到专心练琴的时间其实每天也没多少。有时候一些小的创作和灵感会让自己很开心但转念发现又有很多基本功没练就又不高兴了,面前摆了超级多要做的事却不知道怎么开始。心情总是在小确幸和自我怀疑中跌宕。

最近几天有点摆烂了,有时候有了点时间我也不练琴了,看看剧调整一下心情也挺好的,看了《基地》好多朋友说相对原著做的很差,我觉得还行,反正我也没看过原著,推荐一下。

隔离期间听得还挺多的,挑一个最近感兴趣的吧,skinshape,是一个英国制作人Will Dorey的studio计划,各种复古各种vintage,看了一个小纪录片,全是老设备我太喜欢了,每个乐器的音色我都喜欢。专辑是《life&love》。

如果6月左右疫情真的能结束并且可以开放国门,我真的想去fujirock,看谁都行。

莲Sir

甜味外送乐队吉他手 

浙江海盐居民 小区已经解封

隔离期间每天基本上就是练琴,晚上不扰民选择会看看剧,有没有作息时间表?现在我还在调整我那个混乱的作息时间。

上一次这样的隔离让我开始接触了编曲的制作,在练手中完成了甜味外送的成团歌《奇奇怪怪的世界》,很遗憾的是这次的隔离有很长一段时间在难过失去了演出不能工作,没有新的曲目交出来,写过但是都否了,只能好好调整自己。

隔离期间天天晚上听郭德纲睡觉。

想看的票都买好了,我不敢再买票了,两次买票后的第二天就有那该死的疫情,最想回到自己的现场。

淞豪

贝斯手  Livehouse老板

云南楚雄居民

我在云南,我这边的话没有隔离,因为还在上学,就平时日常上上网课然后晚上会去店里练琴,周末了和朋友喝一杯,大概就这样。

其实我觉得隔离不隔离这个事对于我来说没区别,保持练琴,接触不同风格的音乐,和别的乐手交流,同时也关注疫情严重地方的情况,因为我的队友们还处在水深火热的隔离状态里。可能因为没有演出,所以练完琴刷视频,然后梦里演出吧哈哈哈哈。

这段时间听得多的是来自日本乐团A Picture Of Her的《The Bell Tolls》吧,来自他们的专辑《C》,近期着迷于数摇。

想看的演出和想见的人都太多太多了,最近的可能deca joins吧,但因为疫情票买了都没办法去。

阿闲

 

鼓手 教育行业 浙江海盐居民

隔离期间每天就在家里吃吃喝喝,玩玩游戏,听听歌练练基本功。练的不顺心了会emo一下......几乎每天都是在这样重复着。

音乐的意义可能就是能给人带来极具想象又不受约束的空间,在疫情期间能将人的思想带离隔离限制之外。隔离的生活虽然枯燥,但是这种情况下反而能让人更专心去享受音乐,能感受到更多的东西。

隔离期间听得最多的是《Ghosts》Banners。

隔离结束最想看的是逃跑计划杭州站。

May

 

设计师 音乐人

杭州上城区居民,因为高铁成为密接,刚隔离回来

除去日常工作,就是看书和练琴,阅读量回到了巅峰时期哈哈。因为坐高铁成了密接,每天晚上睡不着,白天醒的早,要六点被起来做核酸:(

隔离期间觉得精神世界充裕真是活着的意义啊(认真脸),有音乐、有电影真的太好了!

(隔离酒店下面的风景)

隔离期间听得最多的是《It’s ok I’m alright》,是LOVE PSYCHEDELICO乐队的专辑《in this beautiful world》里的。

隔离结束最想看是五月天!

今天终于结束隔离了!等疫情结束要放肆的旅行!放肆旅行!放肆旅行!

迅雷

@迅雷不及那个掩耳
正在自我探索的躺坪爱好者。
网易云:迅雷不及那个掩耳

播客:出门见喜深圳市居民

疫情期间的生活还蛮佛系的,录录播客,躺躺草坪,逛逛公园,撸撸猫狗,没有时间表,把时间浪费在看似无用的小美好上。最近在厦门,每天都在探索~

在充满不可控的慌乱焦躁里,慢慢接受无常,很多看似非必要的东西其实很必要,比如音乐。拥抱此刻的自己、爱的人和生活。一切真诚的发声都来源于生活。

听得最多的是Matt Maltese(因为这张一直在CD机上放着)。

最想看Rachael Yamagata的现场,已经几年的秋天没看到秋姨了。

RollingZoos乐队

贝斯手dodo

杭州居民

每天就是睡觉、吃饭、上课、做作业、扒歌、练琴、打游戏,睡到自然醒。

疫情期间夸张地说就是不听点歌生活都没有动力了。

疫情期间听的最多的是悲怆第二章爵士版,专辑名叫《ヴォイス》每次焦虑烦躁的时候听了都能被镇静。

疫情结束最想看陈绮贞。

吉他手猴子 

浙江义乌校园居住的研究生

因为去杭州排练高铁有确诊被隔离

“成了密接隔离那几天正好在赶论文,每天逼着自己完成2000字然后打开剑网三😅。

特别想泡泡隔离五星级酒店的浴缸,但是前台说不建议......

每天就是想着有没有好吃的菜自己做一做啥的,还有每天看文献改论文。如果有核酸检测或者网课的时候,不管前一天4点睡还是5点睡都得8点醒来打开网课。有一天早上错过做核酸我还不能出去买菜,自己被自己气到。

隔离期间听的最多的应该就是宝可梦X·Y游戏的原声专辑,我个人一直都很喜欢听配乐来着。隔离的有一天下午我听着歌看着窗外发呆,突然想想好久没有这样悠哉听过歌了。

隔离结束当然最想看RollingZoos(我自己)的现场。

鼓手小马
杭州居民

日常活动就是吃完饭晚上散散步,下午时候喝个咖啡练练鼓,一个礼拜上班两三天,有点像退休生活了。

对音乐的意义的新理解就是感觉现在生活是什么状态,听的歌的类型就是什么状态。现在就比较听一些轻松的歌。最想看自己的演出,太久没演出了想演出。隔离期间听得最多的专辑是SpiCYSOL的《SIGNAL》。

吉他手昊东

杭州居民

每天身体先醒,晃晃悠悠吃完早饭大口喝一杯水脑子才会醒过来。看书练琴打游戏全靠随机,到半夜困到眼睛一点都睁不开了再睡觉。

隔离期间听得最多的東京事変的《緑酒(Awakening)》和万青的新专辑。 

隔离结束最想看的是Kanye West行么......

主唱Nana

杭州居民

与平常也没什么不同,上网课练琴陪家里的小动物玩。

上课的时间安排让生活有了节律。

因为最近在学习关于音乐的课程,一直在反复听东京事变的《深夜枠》 扒歌,有了很多新的感受。

疫情结束最想看King Gnu。

所以,宅家的日子里少不了音乐!

希望大家所在的城市都能早日恢复正常,

早点去现场和朋友们见面!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孙大猴

相关消息

2022/04/07

音乐人Home Studio的五十种样貌第七辑|卧室爆发力

2022/03/08

女性音乐人特辑:希望不要继续忽略弱者的痛楚

2022/02/17

白鱼:北京姑娘的台北音乐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