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动物的集会:十一在杭州「夜游」

2021/10/08

撰文:百里

夜遊 Night Tour 2021

地点:杭州 MAO Livehouse、Loopy

时间:2021年10月1日-10月2日

阵容:退格|I Mean Us|卧轨的火车|白纸扇|Sonicave|电气樱桃|南方酸性咪咪|

鬼否|绝对纯洁|Carsick Cars|GOINDOWN|Oops!物普适|Trip Fuel|Lur:

十一小长假的第一天,拥挤的人群填满了杭州的街道,热闹十足;但对于夜行动物们来说,夜晚才是他们得以栖身的时刻。从地铁五号线的候潮门出来,走上五百多米就是孕育众多独立音乐场景的摇篮,相隔仅仅100米的MAO Livehouse和Loopy都坐落在这里。

演出的主题叫做“夜游 Night Tour”,这是MAO和Loopy两个好邻居第一次一同举办的活动。这场梦幻联动围绕着音乐展开,但并不拘泥于任何演出形式的定义;它既像是拼盘演出,又像是室内音乐节,不同音乐风格的碰撞、从晚间到深夜的演出内容,都是非常有趣的一次尝试。 

除了阵容强大的音乐演出外,场地的门外还有一长串的创意市集,也贯彻“夜游”的概念,从下午六点一直摆到凌晨一点。

演出在八点半开始,退格率先登场。屏幕中央浮现出来一个“推”字,这支后朋克乐队用四四拍的Motorik鼓点拉开了夜游的序幕。在两把吉他交织出的迷幻浪潮中,退格的VJ视觉也慢慢变成花屏的样子,和他们的音乐一样充满着奇异的味道。主唱郑冬的人声在大概四分钟之后才终于跑出来,模糊的旋律也让这首歌的器乐演奏意味更加浓烈。

第二首歌《火烈鸟大桥》是他们今年发行的新专辑《群蚁蚀象》中最受欢迎的歌曲之一。出彩的riff编排是退格的制胜法宝,和声小调音阶构建的吉他旋律一下子就抓住了人们的耳朵,奇怪的吉他音色和跳跃的bassline在撕扯的鼓点中此起彼伏,十分带感。 

“非常高兴这一次参加夜游跟大家见面,上个月也来了一次,这次更高兴。”在五首歌曲结束之后,郑冬第一次开口讲话,随即又开始了下一首歌的演奏。《彩虹兔》的歌词写的是一只彩虹兔特地要掩盖身上的彩色来融入周遭的环境中,没有勇气来面对自己身上的颜色;而这其实是一首LGBT主题的歌曲。Afrobeat式的节奏消解了歌词里的无奈情绪,反而更像是一场淋漓尽致的宣泄。

接下来登场的是来自台湾的I Mean Us。距离上次他们来大陆巡回已经过了两年的时间,经过漫长的隔离期之后终于可以和大家再见面。变成四人阵容的他们褪去了Shoegaze和Dream Pop的外衣,风格的面向也更加多元。在颇具律动感的贝斯riff下,他们奏响了第一首歌《E.D.E.N.》,鼓组和贝斯严丝合缝的配合打下了坚实的地基,猛烈的吉他让这首歌有着满满的摇滚味道,从Dream Pop变成了“Dream Punk”。 

第二首歌《24 Years Old》把人们从热烈的摇滚声响中拉回来。跳动的键盘音符带着Baroque Pop的味道,渐强的行进军鼓节奏推动着音乐的前进,曼达空灵的唱腔随着旋律上扬,如同漂浮在太空中一般。在演唱落下句点之后,键盘又突然响起,夹杂着四拍和五拍的弹奏再次让音乐从安静中慢慢变得爆裂,有着非常绮丽的色彩。

I Mean Us这次演出的歌曲大多来自他们的新专辑《Into Innerverse》,也算是即将到来的巡演的预热。在一首新歌中,曼达尝试着跟台下的观众互动,她唱一句“Run Run Run”,观众也跟一句同样的“Run Run Run”。到了最后,随着绵延的合成器响起,所有人都知道《You So》要来了,纷纷举起手机,记录下这一刻的美好。

与此同时,Loopy的第一组乐队Sonicave也已经登台了。Loopy把乐队的演出场地从一楼挪到了二楼,空间变得更小,但和乐迷的距离也拉得更近。Sonicave由来自成都的四个女生组成,把Sonic Youth和Nick Cave拼贴成他们的队名,在阴冷的后朋克气氛里宣泄着哥特情绪,音乐里暗藏着巨大的能量。

镜头回到MAO,已经轮到卧轨的火车登场了。贝斯手肖强在重复弹奏着他们尚未发行的新作品《德令哈夫人》的和弦,等待着几位队友的上场。五分钟之后,乐队成员才轮番上阵,红色的VJ视觉下只看得到他们朦胧的身影,却跟音乐分外搭调。

在第一张专辑《余波》结束之后,卧轨的火车就更多地转向对于实验音乐的探索,到了第二张专辑《大陆》就完全蜕变成一支实验乐队。尽管更多人还在期待他们能够表演那些有着动听旋律的老歌,但他们始终都走在继续前进的轨道上。第二首歌依然是一首新歌,贝斯和鼓在重复着机械的节奏,而管乐、提琴和人声彼此交织着,最后在震荡的合成器低频中结束。

肖强无疑是这场演出中最忙碌的人。在演第三首歌的时候,他和吉他手兼萨克斯手邬雨杰交换了位置,他去弹了主音吉他,邬雨杰去弹贝斯;在第四首歌《回路》中,他又和鼓手李文交换了位置,他去打鼓,李文去敲打击乐。

仅仅四首歌过后,就迎来了卧轨的火车在今天的最后一首歌,不过却是长达十分钟的长曲。这首歌从大河的笛子开始,虽然前面她吹错了两次,但在大家的鼓励下,还是完成了不错的开头。这是一首旋律悠扬的器乐作品,在提琴和管乐的堆叠下,让人想到泰坦尼克号的插曲《Hymn To The Sea》,有着非常温暖的质地。

此刻,电气樱桃在Loopy的演出也已经过半。主唱肖懿航有着酷似魏如萱的声线,但又多了更加迷幻与魅惑的味道;上口的旋律被包裹在合成器堆叠的电子氛围之中,很容易就让人沉浸其中。

最后在MAO登台的是来自武汉的白纸扇乐队。这支由AV大久保的核心成员陆炎和谭超化身的新乐队告别了之前火爆的朋克路线,转而成为一支电子元素主导的乐队。然而到了现场,他们的朋克本色再次充分显露。陆炎在舞台上的浓妆和爆炸头也不免让人想起哥特乐队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现场还有观众做了他的人形立牌,也是非常有趣的场面。

时间已经越过十二点,南方酸性咪咪也成了最后一支在Loopy表演的乐队。三个昆明女孩转动着合成器的旋钮,曲风在可爱的舞曲节奏和热辣的电子朋克之间不断穿梭着,正是夜行动物们的狂欢时刻。

转眼间来到第二天,夜行动物们又要再次出动了。在鼓点跟合成器琶音的交织中,鬼否再度为夜游开启了序章。鬼否不像一般的数学摇滚乐队那样总是有着无比干净的吉他音色,激烈的过载吉他也成为他们的重要成分,在现场更能展现出这股独特的能量。

作为一支数摇乐队,不断变化的节奏依然是鬼否音乐的核心,在不同的奇数拍之间来回变换对他们来说只是家常便饭;但他们依然懂得如何掌控现场的节奏,在恰当的时机变回最具煽动性的4/4拍,最大程度地调动着观众的情绪。而间或上演的slap、吉他和贝斯同时高速点弦的戏码,更让他们的音乐色彩纷呈。 

介绍新歌的时候,拗口的歌名让主唱王易玄不小心嘴瓢,这种尴尬的时刻却也显得分外可爱。这首新歌在7/8拍、10/8拍和4/4拍之间游移,复杂的编排之上却呈现着他们流程的演奏,充分彰显着他们的技巧。 

第二支上场的绝对纯洁乐队带着压抑的后朋克气息。不断呐喊的人声和重复的合成器音符 构成了音乐的重要织体,沉重的樋鼓持续敲击,偶尔也传来男声的低吟。诡异的吉他旋律、锋利的合成器riff和回旋的低频声响构筑着他们的音乐美学,呈现着无比癫狂与纯粹的状态。“绝对纯洁”这个名字既和他们的音乐形成强烈的反差,又让一切显得那么成立。

而此时Loopy的第一支乐队Oops!物普适也已经上场了。这是一支电子乐队,由三名来自川音的女生组成,在合成器铺垫的海浪之上唱着好听的旋律,简单的电子节奏让人忍不住随之摇摆。整场演出曲目无缝衔接,也是一场沉浸式的体验。 

镜头切回到MAO,在一片吉他噪音之中,今晚最令人期待的Carsick Cars终于上场。这是两个晚上人们蹦得最起劲的时刻,开火车的、跳水的也接连不断地出现在人群之中,热闹极了。


虽然已经到了十月,但杭州仍然是燥热的天气,拥挤的人群也产生了更多的热量。张守望穿着长袖长裤,一身漆黑,也只抱怨道:“没想到杭州竟然这么热。”不过他仍然抱着吉他蹦蹦跳跳,展现着各种吉他演奏的花活:拿着琴弓拉起琴弦,在琴枕的上方扫弦,在失真音色和feedback之间不断的交替,把声音录到looper里,制造着各种奇特的声响。

在要演《You Can Listen, You Can Talk》的时候,张守望高喊“1234”,本来坐着的观众也站了起来,全场一起高呼“You Can Listen, You Can Talk”,随着底鼓和军鼓的重击一直延续到歌曲的结束。最后一首歌《中南海》自然也引发了观众的大合唱,中间张守望把吉他举过头顶,制造着很长时间的啸叫,一边继续用左右手拍奏、点弦,将演出推向高潮。 

直到Carsick Cars结束之后,我才赶去Loopy看Trip Fuel。演出已经过半,他们正在唱《DieDieDieDie》,后排的一位观众一直在抱怨着听不懂英文歌,要求唱一首中文。乐队自然没有理会,继续唱了下一首歌,最后念了两句“吉祥如意,万事大吉”,像是专门为那位观众准备的一样。 

Trip Fuel的歌曲里有着后摇式的吉他和弦,又带着Shoegaze的迷离音色,甚至还带着数学摇滚的色泽。他们接下来的这首歌里,贝斯弹奏着5/4拍的和弦,持续了很久才变回了4/4拍。而后排的那位观众还在抱怨他们不唱中文,陈经理终于回应了他:“下面这首歌还是英文,不好意思。”随机观众们向乐队投去了热烈的掌声,而这也是他们最后一首歌的表演。

再次回到MAO,最后一支乐队Going Down已经开始他们的表演。来自成都不同乐队的几位成员聚集在一起组成了这支极具冲劲的摇滚乐队,小号的配置在他们的朋克底色中产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 

 

而此刻的Loopy,来自西安的双人组合Lur:极尽二人乐队的可能性,用贝斯、吉他和program一同制造着诡谲的气氛,为持续两天的夜游画上完美的句点。在不同的风格碰撞之间,“夜游”就此落下了帷幕,夜行动物们的集会也就此终结。但愿下一次的夜游不会让我们等太久。 

作者:百里

摄影:挖土 997out


街声期待你将亲身体验的原创音乐现场时刻,用文字图片还原给更多乐迷。稿件一旦采用,我们将提供相应稿酬。

投稿信箱:editor@streetvoice.cn

相关消息

2022/08/11

街声大登陆武汉站:在现场相逢,我们的快乐不需要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