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声大登陆|演出延期的日子里,音乐人都干了点啥

2021/07/26

2021年的夏天充满了挑战。突入其来的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洪灾和台风时刻牵动着人们的心。距离街声大登陆广州站开始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因为疫情不能演出的时间里,相信音乐人和歌迷一样焦急地等待着恢复的日子。音乐人们都在忙些什么?作为东道主的渡洛西汀和Space Station分别奔波于学业和工作;与此同时,另一组选手则需要从遥远的地方作客广州。既视感乐队为我们介绍了武汉地区神秘的藏龙岛,109乐队则向我们推荐了坐高铁的最佳消遣方式。海岸线的最后一站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们也看到了同行在灾情之中带来的感动与勇气。希望我们能够平安渡过一切,让音乐和现场永远陪伴在我们的身边。

渡洛西汀

渡洛西汀-Duloxetine是一种常见的抑郁症治疗药物,我们渴望用音乐治愈那些选择躲在孤单角落的群体。 

因主唱家乡的地理位置近海,便对潮湿的海洋空气有着独特向往。由主唱发起音乐动机,鼓手与贝斯铺下歌曲基底,吉他烘托情绪,渡洛西汀便拥有了独特的音乐风格:氛围摇滚。

VOCAL&BASS: 陈宏彬
GUITAR: 小明
GUITAR&KEYBOARD:王子桢

DRUM: 酱油

Q:在广州不能演出的日子里,乐队成员们的状态是怎么样的?

渡洛西汀:日常积极互动,抓住机会沉淀自己,并在线上交流进行写歌创作,乐队整体状态积极向上,而且疫情那段时间恰好碰上考试周,也在为期末考试努力复习。

Q:太阳落山之后你们各自都做过什么样的梦?

王子桢:梦到过我爱的人梦到过渡洛西汀在更大的舞台上表达我们的音乐。

小明:梦到过自己独自行走在苍茫的青藏高原上,感受着一切比渺小的人类更为伟大的自然万物。

陈宏彬:梦到自己被绑起来扔进海里,醒来人已经在地上了。

酱油:几乎每晚梦都会来诶,什么样子的都有,不过印象最深的一个就是长出了鱼尾变成人鱼叭。

Q:渡洛西汀的介绍里写到:(乐队)对潮湿的海洋空气有着独特向往。大家对海岸线的印象是什么样的?

王子桢:海岸线上最美的蒂芙尼蓝,海浪拍打声的激情,都是我的向往。

小明:那是最浪漫的蓝色与最辽阔的世界。

陈宏彬:有很多礁石,有很多白色的浪花,有黄色的沙滩。

酱油:因为我是生活在海边的嘛,所以我印象中的海岸线就是好多好吃的海鲜(不是)。海岸线给我的印象就是太阳下的金色沙滩还有冰凉的海水吧。

Q:在你们看来,对抗低落情绪最有效的治愈方式是什么?

王子桢:一把吉他和一瓶威士忌,是抗衡低落情绪的天花板。

小明:睡一觉就好了。

陈宏彬:我会选择直接睡觉,醒来就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酱油:没有什么烦恼是不可以到鼓房一顿敲解决不了的,不过最方便的就是带上耳机打开降噪播放最喜欢的歌单了。

Q:平时乐队成员会对环保做出哪些贡献?

王子桢:垃圾分类,我购物从不使用塑料袋。

小明:常年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陈宏彬:极少使用一次性餐具。

酱油:进学校的好多二手群出一些闲置物品或者买别人的闲置东西。

Q:面对即将到来的广州大登陆,会给大家准备什么样的惊喜?

渡洛西汀:我们准备了几首新歌,不知道算不算是惊喜呢?

Space Station

吉他手:黄河
吉他手:郭俊
贝斯手:江锋

鼓手:GW

来自广州的器乐摇滚/后摇乐队Space Station(空间站)组建于2014年夏,和大多数的年轻人一样,他们在这个岁月静好的城市中蹉跎过日,庆幸是他们没有跟随时下浪潮。从早期作品的线性旋律和高增益音墙,到开始沉迷多样化音色和更多演奏元素组成的氛围感,Space Station正在努力地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2015年,Space Station推出首张同名专辑,并完成南中国巡演;2018年推出第二张录音室专辑《家、宿命和来自本世纪初的迷雾》,并进行全国巡演;2019年秋发行单曲《两颗心》及现场专辑《在十字路口》;2020年冬发行单曲《蜜汁烧鸡》;第三张录音室专辑《珠江三角洲布鲁斯》于2021年春发行。

Q:因为疫情不能演出的时间里,大家都在忙些什么?

黄河:在忙着工作中的内卷,回到广州的生活感觉比在深圳还累。然后也有试着写一些新的动机。

郭俊:上课看书学习是主旋律,也会练练琴写些东西。

GW:工作、学习和生活将原本属于音乐的时间悄无声息地吞噬,周遭逐渐变得黯淡无光。直到音乐再次降临身边,才让周围重新染上绚丽的色彩。

江锋:因为疫情过上了“工作-生活”两点一线的生活,也让我有更多时间能待在家里,陪家里人,也有空来捣鼓一些小玩具。最近新购置了一些设备,希望能尽快用到将来的创作中。

Q:《珠江三角洲布鲁斯》上线已经三个多月,收到了哪些评价?

Space Station:在网上有收到很多乐迷朋友的评价,总结起来就是“好听”。因为我们不是大团,关注我们的人不多,加上这又是个后摇关注度大不如前的时期,所以我们特别感谢现在还有在听器乐摇滚和关注我们的朋友,感谢!

Q:之前乐队介绍会在演出中带来新的stageset,这一次会如期实现吗?

Space Station:主要是重新设计了现场演出的VJ和整体Rundown,主要目的是让现场演出的效果更好。这次现场是第一次呈现。

Q:现场最期待表演哪首歌?

黄河:都期待

江锋:新专辑的歌!

Q:乐队对海岸线有什么样的印象?

Space Station:每周都会经广深沿江高速往返于广州和深圳,恰好从宝安机场到前海一段就建在海岸线上,每回经过我都会忍不住撇上两眼,尤其是黄昏时分,海面泛着金光,渔船片片,这个场景真的很治愈。

Q:乐队最环保的一点是什么?

Space Station:排练自带保温瓶,中途喝水全靠烧水。

既视感乐队

尝试着物化每一段记忆碎片以及早已石沉大海的不着边际的美梦的行为艺术家,想要成为青春荷尔蒙的漏网之鱼的情绪悖论模仿者,想要截去四肢成为看似命中注定旁观宇宙的太空垃圾,既视感乐队来自武汉。

Q:乐队对广州这座城市的印象如何?

既视感乐队:主唱算半个广州人,广州也是他第二个家,无论是烈日当空或是暴雨前夕,广州的云总有她独特的美感。

Q:武汉的藏龙岛是一个什么样的神秘地方?

既视感乐队:的士司机说如果不是因为大学多,这附近毛都没有,都是田,都是草,但是那里现在到处都是大学生,到处都是小吃摊,所有的“知识分子”,“文艺先锋”都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指点江山,谈情说爱,不着边际的自娱自乐,挺美好的。

Q:乐队为什么也叫“逮虾户”乐队?

既视感乐队:因为一首歌

If I had been God
I would have rearranged the veins in the face
to make them more resistant to alcohol and less prone to aging
如果我是上帝
我会重新安排脸上静脉的位置
让它们更能抵抗酒精与时光的侵袭

《DéjàVu》—— Roger Waters

Q:目前新作品准备得如何?准备好环绕海珠了吗?

既视感乐队:明天再说!(已经有不少歌曲初步成型了)

Q:乐队对海岸线有什么样的印象?

既视感乐队:夏天是无色的,但海岸线是蓝色的。

Q:乐队最环保的一点是什么?

既视感乐队:贝斯手在后宫湖当志愿者捡垃圾。

The109乐队

Q:乐队最远去过哪里演出?

The 109乐队:上海。

Q:从西安一路向南到广州,在火车上你们会如何打发时间?

The 109乐队: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会带上一个叫做UNO的纸牌游戏。除了纸牌游戏的话,我们也很期待路上发生的事情。

Q:大家对广州这座城市有哪些印象?

The 109乐队:广州是一个很远的城市。期待好喝的啤酒和好吃的东西。

Q:乐队上个月刚刚发行单曲《七千》。这首歌的背后有哪些故事?

The 109乐队:《七千》的创作动机是根据作家刘慈欣的作品《带上她的眼睛》这个故事有感触发的。一个宇航员坐飞船飞往地心,被困于地心。看完之后我就想写一首歌儿,我感觉我能感受到她,想为她写首歌,然后《七千》就诞生了。七千公里就是我到地心大概的距离。

Q:广州大登陆延期的时间里,乐队发生了哪些变化?

The 109乐队:乐队写了新歌,照常排练,为下一张专辑做准备。

Q:现场最期待表演哪首歌?

The 109乐队:期待乐队的新歌!

Q:乐队对海岸线有什么样的印象?

The 109乐队:从来没有真正见到过那条“线”。海水与陆地相会的地方,我觉得是“带”,它有自己的宽度。要说印象吧倒是更像一种感觉,微微失落的感觉——我和陆地都期待浪潮涌来,可它还是会走的,又来,又走……不管期待多少次都没能留住一滴,但站在那里的时候,还是会期待。

Q:乐队最环保的一点是什么?

The 109乐队:“最”的一点:塑料袋这一类东西,购物时能不要就不要(塑料袋收费其实就挺好的),已经有的还能用就会一直用(随身包里装一两个还可以当垃圾袋),或者一袋多用、装满再扔、分类收纳……

 ☝🏻扫描海报二维码购票☝🏻(插画师:小野比利)

相关消息

2021/10/15

街声StreetVoice与华为音乐达成版权合作 发掘新世代独立音乐人更多可能

2021/10/14

2021温和治疗新专辑「浮光」全国巡回官宣,冬天一定要再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