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声大登陆|杭州水獭双手合十,邀请你来现场蹦迪!

2021/04/01

街声大登陆四年以来,第一次来到杭州举办。迷幻、盯鞋、后摇……一度被认为音乐风格越来越飘渺的杭州,在街声大登陆征选中,出现了很多古灵精怪自成一派的新风格。

继街声大登陆南京站后,街声大登陆全国之旅杭州站再插一旗,上海站也即将公布。江浙沪青年创作者集中battle,哪座城市才是江浙沪独立音乐之光? 

插画师:小野比利

杭州水獭站,将由巧克力工厂搁浅的草莓白侍卫高清五马乐队带来一场南方初夏的聚会。

巧克力工厂

巧克力工厂Chocolate Factory,四人器乐摇滚团体。沉默于柔软的南方古城绍兴,曲风细腻不失张扬,干净又洒脱,以鼓为主体打造独一无二的空间感与日系氛围。在时代与嚎叫声中寻找着出口,热血却无关冲动。如果有人问起他们的音乐,就说那是一个甜蜜的阴谋。踢掉转圜与挡板,欢迎大家加入这场自由游戏。

1.如果此刻形容一个典型的绍兴独立音乐场景,会是什么样呢?

一个没有摇篮的“温柔乡”,平静的古城中还是会有摇滚的声音。我们喜欢且享受这种与城市截然不同的发展方向。

2.前两年各种综艺节目之后,后摇乐队似乎很少被讨论,对于这个现象你们怎么看呢?

流量决定话题量,这个现象很正常呢。但是听众依旧是会有的。这也就是“主动降低期望值”吧。

3.如果介绍一首你们的作品,让大家迅速认识你们,会是哪一首、为什么?

《大肚子飞行员》,简单,直接,大大方方。

4.大家对海岸线是什么印象?

对于三个出生在内陆,一个出生在内蒙的乐队成员来说,从小对海岸线认知是很有限的,大部分都是出现在电视,书上的描述。

5.乐队为环保做过什么事吗?

我们力量有限,咱排练结束都是绿色出行,步行回家。

6.对同台的乐队有什么期待吗?

我们希望能跟更多不同风格的乐队一块同台,风格不同交流起来也许会更有意思~

7.不考虑可能性的话,最想在哪里演出?

我们希望可以多去海边城市演出,因为我们都很向往大海。

搁浅的草莓

搁浅的草莓把那些混乱的事集合在一起,凭借着音墙寻找出路。他们的音乐受早期台湾地区的独立摇滚的影响,搁浅时努力地寻找那些想要的声音,也希望在现场迸发出他们所有的情绪和能量。

1.乐队公开使用的名字调整过几次,为什么?

大一的时候和当时的反打乐队主唱老江组了乐队叫做宇宙归宿,在学校演过几次演出参加了一些比赛,现在演的那首逃也是老江写的歌。后来停滞一段时间后我在闲鱼上和现在的吉他手秦老师认识,正好一直想更换名字,就正好借此机会改以搁浅的草莓进行活动。

2.目前大家活跃在哪里呢?日常除了做乐队,忙的比较多的是什么?

目前草莓和BC小伟都是大三在读,平时还是在上课。鼓手嘉杨马上毕业了,可能会去当警察,另外的一个吉他手秦老师正准备回重庆。

3.如果介绍一首作品,让大家迅速认识你们,会是哪一首?为什么?

可能是《桥》,现阶段的作品自己都不太满意,推荐自己的作品实在不太好意思。认识我们的话,看看我们现场总没错的。

4.大家对海岸线是什么印象?

海岸线的话,说起来不知道算不算,听到海岸线第一反应会想到焦安溥2003年海洋独立音乐大赏纪念大碟里有一首海岸序言,里面说的大概就是希望有一天大家也可以站在舞台上尽力演出,我想我们现在大概是做到了。

5.乐队为环保做过什么事吗?

为了环保乐队排练经常不开灯(玩笑),平时有注意不用一次性的袋子,在宿舍楼看到没有关的水龙头会顺手关掉。

6.对同台的乐队有什么期待吗?

很期望看到大家的表演,希望大家都在舞台上短暂地成为摇滚明星。

7.不考虑可能性的话,最想在哪里演出?

想去台北。

白侍卫

2017年成立于杭州。

没有认真的故事和年轻的愤怒,

大概就是一些温柔和美妙的少女情怀。

每个人的渴望延伸出一些幻想。

我们搭建气氛,演奏场景,让音乐散发甜美的气味,

提醒你那些几乎忘记的幻想和情景。

1.为什么会从各地到杭州来做乐队呢?

希望有更多可能性,相对城市来说,杭州没这么拥挤。

2.对本场演出有什么期待吗?

期待新歌的现场反馈,再次到孙老板也是期待之一 。

3.如果介绍一首作品,让大家迅速认识你们,会是哪一首?为什么?

我觉得是《izumi》。这是白侍卫第一首歌,整个歌曲情绪比较顺畅。

4.大家对海岸线是什么印象?

是一个不断在变动的标尺。希望它有一天能遵循自然的演化而变动。

5.乐队为环保做过什么事吗?

没有特意做过一些事,我们基本也没能力破坏。就是正常发展,不浪费,不乱扔垃圾。

6.对同台的乐队有什么期待吗?

几年前看过巧克力工厂,觉得他们很棒,比较期待他们新的发展。

7.不考虑可能性的话,最想在哪里演出?

台湾地区的某个村庄(他们要是不嫌弃我们吵的话)海边或者自然气息比较浓厚的地方。

高清五马乐队

2015年,高清五马乐队成立于上海海洋大学,现已全员毕业,初步渡过了毕业即解散的难关。

乐队成员为鼓手陈柯霖、吉他裴琦和主唱孙含方。

我们喜欢旋律组当节拍器让鼓solo、⻉斯弹和弦用吉他吹萨克斯、无厘头断句以及杜绝主歌副歌主歌副歌的结构。

1.作为刚毕业的大学生,现在的“内卷”影响你们做乐队了吗?

陈柯霖:哪个内卷?

孙含方:把“内卷”的风气带进乐队,每个人都多在乐队上花点时间,多好。

裴琦:没有,还在学习!

2.如果介绍一首作品,让大家迅速认识你们,会是哪一首?为什么?

陈柯霖:《十二月底》。速速见到面!排练!得劲!

孙含方:Oscar Jerome哥的所有歌。总感觉他应该能在国内和Tom Misch一样火,但是身边没啥人听。不喜欢自己介绍自己,就真诚地推荐我们喜欢的音乐给大家吧。

裴琦:《十二月底》和《淘儿龙》,写的最久。

3.目前大家都如何进行排练创作等工作?

陈柯霖:jam哈哈。

孙含方:在奉贤海边租了个地下室写歌排练,欢迎乐队们来玩。

裴琦:日常有序进行,一周3到4次。

4.大家对海岸线是什么印象?

陈柯霖:临港印象。

孙含方:海岸线是移动的!要提高安全意识。上海大后第一次去海边玩,踩沙子看小螃蟹正开心呢,突然听到流水声。还没反应过来潮水就涨起来了,到岸边时水已经很深了。另外,如果是指更广义的海岸线,我们去年相当于沿着海岸线从临港海边搬到了奉贤海边,现在裴琦每天都要在这两地间折返,沿途小路比城市里的马路好玩一万倍。

裴琦:真的没听过。

5.乐队为环保做过什么事吗?

陈柯霖:在学校不点外卖算吗?

孙含方:作为乐队还没有为环保做过什么值得说的事,这次从上海去杭州演出尽量不开车绿色出行。

裴琦:多走路。

6.对同台的乐队有什么期待吗?

陈柯霖:希望能交到新朋友!!

孙含方:期待能听到他们的每一首歌。

裴琦:十分期待,看看外面的世界,我们闷在家里挺久了。

7.不考虑可能性的话,最想在哪里演出?

陈柯霖:很想去Tiny Desk。

孙含方:我看他俩说的有朝一日能实现。不考虑可能性的话想回到15年第一次在大活见面的那天,在排练房演给当时的五马。

裴琦:能装下1w人+的地方。


野生救援WildAid作为公益支持伙伴,与我们一起在中国东部海岸线边城市做了六场演出,并挑选出当地有特色的保护动物作为这一站的代表。

杭州站的主题物种水獭,水獭几乎分布于全球各种类型的水生环境。在中国,欧亚水獭、亚洲小爪水獭和江獭曾遍及国土,然而由于非法捕杀和栖息地丧失等原因,种群数量经历了剧烈下降。水獭的栖息地容易受到水体污染、河道改造、植被破坏等人类活动的影响。历史上,浙江省是水獭的重要分布区,然而近30年来省内仅有零星的目击记录。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欧亚水獭被评为近危,亚洲小爪水獭和江獭则为易危。三种水獭均为国家II级重点保护动物。

今年,我们与野生救援·地球一援项目一起,倡导保护海洋和野生动物、绿色出行、减少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等绿色生活方式,让我们用自己的切身行动保护地球:

欢迎大家自带水杯看演出,买饮料有优惠,演出现场也将不主动提供一次性塑料水杯和吸管。

在现场参加绿色生活方式投票墙互动,表达你对可持续生活和环保的态度。

参与以上互动的观众,将有机会获得野生救援送出的环保周边纪念品!

上海站阵容即将公布!

青岛、福州、广州征选仍在持续

立即报名

相关消息

2021/04/27

嘉宾乐队公布!Bad Sweetheart首轮巡演本周启程!

2021/04/21

街声大登陆|四面八方乐队聚在广州,给海龟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