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雀儿乐队:江苏这座三线城市里的唯一一支原创乐队

2021/01/18

撰文:孙大猴 

在一辆网约车上,司机和没准喝了几口兴致勃勃的乘客聊得正欢,乘客玩命推荐:“这个乐队你一定要听听!”“哪听啊?”“你就上网易云就行!”收车回家听完了,感触万千,在平台上激情留言:“我是送你的滴滴司机!我答应了你一定会听!”

这样的故事可能每晚都会在很多地方发生,不过聊到的这支乐队叫做“家雀儿乐队”,和大部分在一二线城市打拼的摇滚乐队不同,他们在这座江苏省地级市里,医院工作的在医院,做生意的做生意,其他人开着一座琴行,闲下来就聚在一起排练、写歌,2021年,他们在一月份连发了两首歌曲,从2017年他们开始做第一张专辑算,这已经过了四年时间,家雀儿乐队这四年在忙什么?

家雀儿是什么

对于北方的朋友,这个不用聊,但是对于秦岭淮河以南的朋友们,这个生词有点过于生僻了。在河北北京一代,管麻雀叫“家雀儿”(雀字读“巧”)或者“老家贼”。为此我还特意问了徐州的朋友,他们并不这么叫,在江苏宿迁,同样也不这么说,可是为什么会叫这样一个名字呢?

乐队的主唱耿耿曾经在南京上学,宿迁在江苏西北,和徐州、连云港是踏踏实实的苏北在长江流域,苏北和苏南是一道鸿沟。苏北似乎是荒蛮的代名词,而苏南才是富庶的鱼米之乡。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选择了麻雀这样平凡普通的鸟作为队名,并且选择了一个不属于当地的“外语”说法作为名字。

“麻雀虽然到处都有,也没那么好看,但是他们没法驯服,如果失去自由,麻雀不喝水不吃饭,几天就死了。”这也是家雀儿乐队对这个名字的说法。

 2021年乐队在知了现场演出

虽然几个人都在南京上过学,但是乐队在南京基本没有活动过,倒是主唱耿耿毕业回到宿迁之后,才集齐了乐队同样几个在南京上学的宿迁人,组成了家雀儿乐队。随着民谣热,宿迁当地的民谣也有一阵子颇为红火,民谣弹唱演出的设备相对简单,对场地要求没有那么高。耿耿跟于毛一直认识,是在一场民谣演出上无意的一句约定,和吉他手于毛约好了要一起做一支乐队。

耿耿在初中时代有有几个好哥们,当时几个人就约好了以后一定要玩一个乐队,这些朋友里也有学了音乐专业的,就把耿耿安排成了贝斯手,回来手把手教了一阵子。时过境迁,大部分当时的朋友都从事着和音乐不相关的行业,只有耿耿对组乐队这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怀,认识吉他手之后,宿迁乐队家雀儿就这么开始了。

吉他手于毛的同校校友欣子在介绍下也加入了家雀乐队,成为了贝斯手,可每个乐队的鼓手都是一个难题。宿迁当地的演艺酒吧不少,所以技术过关的鼓手也有一些,但是这些乐队大部分是以乐队养家糊口,很难抽出时间精力再做一只原创乐队。具体的表现是这样的,当地有一个3万块一场的演出和一个周边城市的Livehouse拼场,这个拼场只能负担千八百的车费,但是乐队会义无反顾地奔向那场Livehouse拼场。这对于用乐队吃饭的人来说简直是岂有此理。

“我们更希望通过乐队遇见对的观众,希望被理解。”乐队几个人都是抱着这样的心态玩的,大家都从小在宿迁长大,当地的生活压力并不大,对于钱没有太迫切的要求。就这样由于种种原因几任鼓手都离开了。终于在2015年,乐队接到了三台山森林音乐节的邀请,但这个时候恰好乐队前任鼓手离队,按照惯性,果然于毛和欣子又找到了同校校友小宏作为代打鼓手。只有三天两夜的时间,乐队连编带排,把一场演出给弄明白了。这样下来,大家感觉还不错,于是小宏就正式加入了家雀儿乐队。

从苏北走向包邮区

在2017年,乐队出了第一张同名专辑《家雀儿》。这张专辑的封底还特意感谢了无锡活塞Livehouse,这张专辑就是在活塞里同期录的。在江浙沪做乐队基本可以实现江浙沪或者机上安徽湖北的一起巡演。无锡活塞Livehouse的老板曹量也是宿迁人,2017年乐队的第一张EP《家雀儿》的巡演也是他帮忙排的。 

当时刚刚投身调音没多久的东东是活塞的驻场调音师,自然也成了家雀这张同名专辑的主要技术人员。 

当时的专辑里《幸福南路没有北》成为了宿迁听独立音乐的听众很熟悉的一首歌,幸福南路是宿迁最繁华的一条大街,在音频平台上看见这个地名,让很多宿迁人觉得格外亲切。上口的旋律和真诚的表达也成为了家雀儿乐队的一个标签。

咪豆音乐节上的家雀儿乐队

乐队作为扎根宿迁的一支乐队,也成为了江苏不少大型音乐节的常客,南京的咪豆音乐节、南通的江海音乐节、上海草莓音乐节、靖江生态音乐节……在这些演出里他们认识了不少朋友,在晓峰音乐公社,也认识了很多人。

说起来,乐队几个人的音乐喜好都有一些区别,家雀儿乐队说:“其实做乐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喜欢四个人在一起的感觉。”2021年发行的两首新歌《我拿走了你的烟》、《请为我点亮孤独的光》同样是第一张专辑的录音师东东制作的,东东也从当时初出茅庐的音频人员拥有了自己的录音棚“東STUDIO—PERSONAL AUDIO”,乐队的大部分录音混音也都是在这间录音棚里制作的。不过,录制的时候东东受了不少折磨。

乐队和他的沟通没问题,录音也比较顺利,只不过只要东东一旦和家雀儿乐队的落单成员在一起,就会有些身体的问题,不是骑摩托撞了,就是电瓶车撞了。录制过程中,乐队自己也纠结再三,一直希望能录出最完美的样子,弦乐找了两位配器编配。最终才几经拖延,终于出来了。几首单曲发布之后,2021年4曰将发布新专辑。

在这张专辑里,他们还特意制作了Intro和Outro,也显示了他们的仪式感。他们在宿迁做乐队,成员稳定,生活压力小,幸福指数高,音乐除了是几个人的共同追求,也是大家在一起的乌托邦。

2020在宿迁的剧院进行的一次大演出

乐队也曾经在2017年把一个废弃的游戏厅布置成Livehouse,在宿迁进行了第一场演出。在这个从小长大城市里,把自己年少时候的梦想一点一点变成现实,确实是一件幸福感颇高的事情。

收听家雀儿乐队

作者:孙大猴
图片:由家雀儿乐队提供

校对:豌豆

相关消息

2021/05/31

The Rose Bites:我们照亮彼此,等待着明天的降临

2021/05/21

温室杂草:每天只需要做一件事就够了

2021/05/17

回春丹:一首情歌改变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