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脚踏沙滩,简单生活就在此时此刻

2019/10/05

滩派对的乐趣就在于,沐浴丰沛的阳光,赤脚踩在沙滩上,被音乐打通经络,肆意流汗。为了心爱的音乐人在沙滩上飞奔,家人好友惬意地坐在海边,一起享受音乐结束时恰好盛开的烟花……所有姿态都是享受音乐的最好方式,简单生活就在此时此刻。

2019上海简单生活节第一天,虽然身体劳累,但意犹未尽,期待今天的新一轮狂欢~

YELLOW

日光舞台 12:30-13:10

作者:Dolores

从中午12:20开始,陆续有观众向日光舞台聚拢。一段时间以来颇受铁杆乐迷关注的乐团YELLOW,即将作为简单生活节第一天这个舞台的开演乐团,带来他们上海的⾸次演出。

阳光稍微有些过度热情,但台下观众却没有躲避的意思。YELLOW 一亮相就有欢呼,让整段演出拥有了⼀个顺利的开头。对⼤多数观众来说, YELLOW还是略带神秘感的。他们创造了专属于⾃己的 Cyberfunk 曲风, 获得了⾦曲奖,但⽬前只发⾏了⼀张EP,也就是说,在⽹络上能听到的,只有三⾸歌。现场演唱的曲目有⼀半以上在网上找不到,都是他们在今后准备发行的。

现场会有什么样的演绎呢?

琴声和主唱身后⼤屏幕上充满变化的视觉动画同步,开头的第一⾸歌可能大家都有些懵,但毫⽆疑问,每个人都感受到了这⽀年龄尚轻的乐队在表演上的强烈风格,包括主唱的舞姿和收放⾃如的歌声、贝斯富有弹性的输出、鼓声的沉稳和键盘畅快的旋律,甚⾄还有吉他⼿嘴⻆总带着的⼀抹微笑。这⾸歌的名字叫《Mercy Rule》,竟然没有选择大家相对熟悉的歌开场,可⻅YELLOW的自信。

接下来名为《Dazzle》的歌,曲如其名,更进⼀步展露了YELLOW在玩弄氛围上的出色能⼒。视觉画面上摇摆的金⾊海浪和不断上升的⽓泡把观众的注意⼒轻易引向同样的舒缓节奏,但乐团创造的声⾳又在⼀直打破这样的节奏,在奇异的反差⾥甚至有些忘了天⽓的炎热。

所谓 Cyberfunk,未来感⼀定不可或缺,但在仿佛即兴的演奏中,又处处能寻到精⼼设计的痕迹。YELLOW 的⾳乐就是如此奇妙,曲风华丽、⾛位奔放,层次丰富的 Jazz 元素让⼈感到复古风潮的吹拂,但歌曲段落的设计和变化又在提醒你:他们是⼀支成⽴时间没有特别⻓的乐队。在他们的带领下,穿梭时空这件事就像在2019年已经成为了了现实。

令⼈难忘还有《独上C楼》这⾸情歌。与《都市病》的深刻内涵有所区别,谐音梗的幽默之中展示了 YELLOW 更为多元的创作方向。

直到演出尾声,YELLOW 才带来他们已发行EP《都市病》⾥的三首歌: 《Meniere’s Buzzing》《⽺⽪先生》和《不开灯俱乐部》。乐队笑称他们的打扮在致敬《杀死⽐尔》,其实运⽤黑白默⽚剪接⽽成、充满幽默感的MV更让人联想起这部以无序结构闻名的电影。不同于只专心在⾳乐上的同侪,YELLOW 对演出的理解和展现横跨了音乐、影像、氛围、舞美,加上实力强⼤的团员,自然能产⽣层出不穷的创意,也让他们和观众的互动格外有梗。

在演出前⼀天,⻉斯手曹玮刚刚获得⾦⾳奖的最佳乐手提名,YELLOW 在“⼤团诞生”的演出同样⼊围了最佳现场。这样的演出实力在简单⽣活重现,《不开灯俱乐部》虽然没能“关掉太阳”,但 YELLOW 的演出确实带来了一次全方位的感官震撼。

老王乐队

梦想舞台 13:00-13:40

作者:一阐提人

这是第三次看老王了。去年在杭州Mao的舞台上,他们面对台下热情的观众,多少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举手投足间分明透着学生乐队的青涩。而这一次,精心编排的开场曲一起来,就知道他们已经脱胎换骨。

小学三年级就开始学大提琴的佳莹一身白,安静沉稳,明晃晃的阳光也不能让她手下的旋律燥热起来。古典乐的底子充分融合,又沉淀于乐队年轻旋律的底部。使得他们不那么“台”。他们唱“风吹进了我的窗……”海边的微风就轻轻拂过每个人的心。正午时分,是属于老王这支年轻乐队的。

老王乐队的歌词主题总是围绕着年轻人特有的烦恼。《曾经的女人啊你在哪里》是大学时代室友失恋时写下的歌曲。去年还编得很粗糙的曲子,今年明显细心做了调整。只用细碎轻柔的和弦铺底,浅浅道出一丝哀伤。观众里不知谁吹起了肥皂泡,在阳光下变换着颜色,又瞬间消失,正如才露出又飘走的思念一般。

去年他们在台上很惶恐地说“你们不要喊安可,我们真的没有歌了!”,今年,他们气定神闲地说“下面是我们的新歌《安九》”。非常老王风格的新歌,辨识度极高。依然是年轻的烦恼,依然是大提琴铺垫出的干净和弦,依然让观众们可以合着音乐轻轻摆动身体,依然让所有人都感受到“我还年轻”。

少不了的压轴金曲自然还是《我还年轻,我还年轻》。台下已无人不会,合唱声音已可盖过主唱。甚而有身怀六甲的准妈妈也顶着大太阳加入合唱队伍。细细听来,他们又对原本排得很满的编曲做了很多调整,整首歌听来更清澈美好。我转过头去,看见有骑在爸爸脖子上的小妞妞,也认真伸出手来合着节拍摇晃。金沙碧水下,所有人的快乐与悲伤,都写在了他们的脸上。

ØZI陈奕凡

日光舞台 15:00-15:40

作者:冻梨

远远听见霸气的《Diamond》前奏响起时,就知道ØZI又回来了。2018年10月的简单生活公园,ØZI第一次来到大陆的音乐节演出,而一年后,ØZI已经成为金曲新人王,前两天公布的金音创作奖入围名单中,ØZI也频频出现。

 

一如此前的每一次相见,ØZI不留余力地从舞台左侧飞到右侧,又跳回中间,热力十足地调动每个人的情绪。歌曲间隙,ØZI和DJ配合着打趣,要观众们在ØZI每喝下一口水时都被帅得尖叫,在ØZI的光芒和午后太阳的双重夹击下,观众爆发出不输的热情。

《We Out Here》最适合在海边演唱,ØZI和台下的人一呼一应,“We Out Here!”“We Out Here!”我们就在这里,享受阳光沙滩与音乐,就在闪闪发光的海面旁边,跟着节奏跳起来。

《B.O.》前奏一出,即召集一片欢呼,《OOTD》霸气不减,人们仰着头望向台上,又笑又唱。

这天最不同以往的大概是ØZI献给外婆的《If Only…》,深情款款,巧妙的节奏与旋律中满是九曲回肠的思念。ØZI在获得金曲奖的前两周时,外婆辞世,但相信始终支持ØZI做音乐的外婆一定会为持续发光的孙子感到骄傲。

盘尼西林

梦想舞台 15:20-16:00

作者:Kaloo

刚刚过去的盛夏让很多乐队更为观众所知,也有几首歌的旋律在所有人的脑海产生共鸣。在10月4日下午的梦想舞台,盘尼西林是夏天的一个投影。

三点多,太阳悄悄躲到了舞台后方。盘尼西林准点登台,还是让人熟悉的打扮,也还是话不多说直接开演的干脆。吉他声响起,鼓声落下,英伦摇滚的浪漫气息裹挟着金山沙滩的海风,迅速提升了观演舒适度。相对于很多适合现场大合唱的乐队,盘尼西林更像是一支“表演型”的队。就像并不指望观众能记住所有歌词一样,永远带着一种“满不在乎”的劲儿,仿佛一场音乐节成千上万的观众——有些是乐迷,有些只是看热闹的——与他们在 livehouse 里演出时的一百个死忠乐迷没有什么区别。

《紫罗兰星斑》掀起了现场气氛的一次高潮,不逊于录音室版本水平的演奏,密集的鼓点和轰鸣的吉他带着男子汉气息把自由奔放的旋律洒遍全场,随之起舞的观众陡然增多,而随着这首歌的戛然而止,后半段的演出变得更加热情。当然,让欢呼声变得更响的是《雨夜曼彻斯特》。在盘尼西林的音乐中,情绪是一种从不缺席的添加剂。仿佛施加了某种魔法,在温暖潮湿的雨夜,叙事性的歌词铺陈出一个浪漫忧伤的场景,展开在观众眼前,有着这段演出中无与伦比的感染力。

最后一首歌同样有着观众熟悉的律动,但也带着盘尼西林自己独一份儿的张力。在下场之前,小乐对着麦克风高呼了一声“摇滚乐”:对这支飞速上升的乐队来说,用自己的理解呈现出摇滚乐在90后世代心目中的样貌,正是他们刚巧具备的天赋。

顽童MJ116

日光舞台 17:20-18:00

作者:冻梨

顽童的魅力是,舞台的帷幕还没有拉起来时,三个人只是先试了试音,前排等候已久的观众已然对着帷幕举起了手臂摇摆。

帷幕落下,DJ和鼓手率先制造声响,营造顽童的世界,远处的人闻声而动,在沙滩上奋力奔跑起来。当我们还用脏辫、球鞋来衡量一位说唱乐迷的外貌时,顽童的听众似乎已经突破了圈层的限制,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中,长裙赤脚短裤靴子等等混杂在一起。

 

顽童三人从台侧呼喊着渐次而出,是熟悉的节奏,和熟悉的三个人,举起手臂,踩着沙子跳跃,一刻不停地尖叫……烂熟于心的每首歌一瞬间被炸得搅在一起,只靠着本能跟着嘴里念念有词,还要找机会大声表达为顽童所感染的兴奋。

小春超高速的rap又稳又痞气,酷酷地散发出生人勿进的气场,但是他一招手,台下的“生人”就立刻跟上。9月30日刚刚过完生日、沉浸在“国际瘦子周”中的瘦子,点燃观众的同时,不忘露出甜甜的笑容。大渊的低音炮时刻袭来,一声低沉有力的“Everybody screem!”换来空中无数惊叹号,不过观众也总是被大渊的可爱所逗笑。

上海必备的《生煎包》,获得金曲奖之后的《骗吃骗吃》,新歌老歌交替,不变的,是顽童戏谑放松不可一世的年轻态度,让全场的男男女女心甘情愿地跟随。

大师兄MC Hot Dog热狗演出时,顽童三人出场助阵,热狗更预告了瘦子、小春、大渊、张震岳和呆宝静的新专辑。似乎,本色音乐的Rapper们注定要在说唱圈引起骚动了。

 

旅行团

梦想舞台 18:00-18:50

作者:clouds

傍晚6点,随着两侧屏幕烟花模样的倒数,旅行团终于上场。第一首歌《封夜》,他们已经炸裂,像拼尽力气在呼喊。封夜是旅行团经纪人的名字,这首歌是他们看到经纪人某天的朋友圈后有感而发。

距离上次看旅行团,已经过去两年多。相比之下,他们更加胸有成竹了。一首歌结束,原本微亮的天空已经彻底变暗,舞台顶上的那轮弯月也变得愈加明晰。

《周末玩具》 一放出来,让人忍不住摆动身体,它已经被很多年轻朋友预定加入自己未来的广场舞歌单中。原曲的前奏是明亮吉他扫弦,现场版在前面加了一段复古合成器音效,带着浓浓的蒸汽波味道。

舞台立即变成一个热热闹闹的派对,加上闪耀的灯光,华丽盛大,绚烂至极。最后一段,主唱孔一蝉和键盘手韦伟彻底发挥娱乐精神,先是齐齐趴在舞台上做俯卧撑,紧接着拿起彩球跳啦啦舞,附近有姑娘看到这场景激动到连连尖叫。

“跟着我,把你们的身体变成一条鱼,我们踩着金色的沙滩游进自由的海里。“唱到《我的蒙娜丽莎》时,孔一蝉邀请观众跟着他一起用手模仿鱼儿游动的样子,成功再造一个海洋。

旅行团曾在《乐队的夏天》上翻唱范晓萱的《氧气》,这次在简单生活节的现场再度演绎。前一秒他们还是唱跳型艺人风范,这一秒孔一蝉又似乎变成深情款款的情歌王子。鼓点的节奏加快,变得密集,仿佛让人感受到空气慢慢变得有些稀薄,喘不过气。

下午在日光舞台看新裤子时,彭磊狂cue旅行团。到了旅行团演出环节,旅行团自然也cue了一把,开玩笑把《乐队的夏天》说成是乐队的练习生节目,新裤子就是同期获得第一名的练习生。如果说唱歌时的孔一蝉像一位王者,那 talking 时的孔一蝉好像又回到腼腆的男生模样,声音斯文温柔。

“今天他们乐队的主唱生日,所以接下来这首歌我要送给新裤子的彭磊,《永远都会在》。”原本欢乐搞笑的氛围瞬间转变成感动的情绪,舞台上的煽情总是来得令人猝不及防。

《逝去的歌》 早已是乐队的经典曲目之一,这首歌总是那么熨帖,每次听它就像从洗衣机中拿出刚洗好的衬衫,散发着自然、舒服的味道。副歌部分观众一起挥着手,没人带领,大家也纷纷沉浸在气氛中,打开手机闪光灯,把观众区变成闪着光的星海。

“我们不是来改变世界的,我们就是世界,现在到你们” 最后一首《Bye Bye》孔一蝉大声说出这句话,他唱一句“Bye bye bye”,底下观众就再跟唱一遍,一起继续蹦。

旅行团成立近20年,却依然可以从他们的音乐中听到那不服输的少年心气。无论是抒情的、欢乐的,还是愤世嫉俗的,都会转化成旅行团的音乐语言,用他们的巨大能量把你淹没。

感谢官方摄影团队:

1073studio 纸鹤、Hasong

吉儒垠、泡面、濮仕珊、一串

上海简单生活节演出时间表▼

 

 

相关消息

2021/07/23

Melo & Psy.P:重回BlackCab始发站,时间会给努力答案

2021/07/15

逃走鲍伯:还是会怀念那些冲撞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