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上村: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2017/10/06

撰文:冻梨

2017上海简单生活节现场评论

时间:2017年10月5日13:00

地点:果实舞台

这几天上海总是阴阴的,进园时终于下起了雨。果实舞台下聚集了不少五颜六色的雨衣,也有人撑伞,随着演出时间临近,雨渐渐变小,伞也都收起来了。

下午一点整,坡上村四个人一身黑衣走上了台,第一首歌,开宗明义,《坡上村》。乐队成立在位于北京的国际关系学院,学校所在的地方就是坡上村。坡上村唱起《坡上村》,那股青春劲儿挡也挡不住,谁能想到这四个人离而立也没多远了呢?主唱孙骁在立麦前吹起口琴,琴声里好像那些下课铃和车后座的同学都跟着跑出来了。尾奏口琴和键盘一起,悠悠扬扬叮叮咚咚,跑出来的小人又都钻回了回忆里。

主唱孙骁。唱《坡上村》前,孙骁指着身后的黄浦江说有对象的听完去遛弯

歌的情绪还没全散开,台上的人就立刻聊开了。坡上村感谢大家来看,键盘手孙玥指向观众后面:“感谢二楼的朋友。”观众顺着手指往后看,只看到了调音台的白色帐篷和还在施工的世博大舞台。“还真回头看。”台上的人笑起来。

台上有主唱、吉他、键盘和鼓,贝斯在第二首歌前才被孙骁背起来。毕业季那会儿,贝斯手李卓离队了,写了首《念念不忘》,而10月5日坡上村唱起这首歌时,李卓就在人群后方看着他们,被点到名,就朝台上挥挥手。

唱歌四个人都有份,鼓手吕品为了自己那段,绕过鼓组器材,跑到舞台前方,唱完,微笑着两手比了个心,连忙又回到了鼓的后面。

鼓手吕品。坡上村说,前贝斯手李卓加入了“韩流唱跳组合”鹿先森

写稿的当下,快凌晨一点,我的脑子里依旧是这首歌在单曲循环。大概再青春的日子,也总有一天会拜拜。

坡上村前一阵和鹿晗合作了首歌《On Call》,这首歌的主唱切换成了吉他手于昊,现场他边弹边唱,“稳稳的”三个字跑到我脑子里,但好像还藏着点深沉的情绪。歌里有电话的“嘟嘟”效果音,那边键盘不知道什么时候接了个电话话筒,“嘟嘟”声一响起,孙玥左手按琴键,就右手握话筒打电话。

吉他手于昊。唱完最后一首,坡上村带着大家去逛市集

“坡上村,口不粗,糟糕厉害傻乎乎。”这是“小清新”乐队坡上村编的文明用语,也分别印在了四个人的衣服上:鼓手吕品口不粗,孙骁糟糕,孙玥厉害,于昊傻乎乎。当然字也不都是印上去的。来上海前孙骁把定制的演出服弄丢了,经纪人临时在上海的商场买了件女装,“糟糕”是鼓手吕品用医用胶布贴上去的。这时候不得不感叹,还好有个会美术的鼓手在。而当鼓手跑到台前扯着自己的衣服展示文字时,他笑得可爱,台下笑得开心。

唱《你妈妈可能听过》时,于昊和孙玥走近孙骁,孙玥一边唱和声,一边将手搭在弹着贝斯的孙骁肩上,于昊则溜达到了吕品跟前。

坡上村的歌总是从很细小的地方下手,比如《你妈妈可能听过》里,他们唱“她曾经在谁的怀里随歌声舞动翩翩”、“那时你的爸爸推着他高大的黑自行车”……容易忽略掉的在他们的歌里也变得珍贵。又比如接下去的那首《女朋友使用说明书》,轻轻松松地唱,可所有和女朋友相处的细枝末节都变得毛茸茸而让人心痒温暖。

北京小孩儿话太密,包袱抖得像是相声演员,说着说着就剩下七分钟,最后一首歌六分钟,还有多余的一分钟给他们聊天。台下,有女生直接掏出手机在在音乐 App 里搜索“坡上村,也有人和朋友念叨着“回去听他们的歌”。 

最后一首献给10月4日的节日,孙骁就甩出一句东北味的“Mid-Autumn Festival”,结果,这首歌叫《泼水节》。歌如起名,欢快得孙骁的自然卷和孙玥的蘑菇头都跟着蹦。坡上村带着大家拍手,那边孙玥又忽然变出来一只手铃拍拍打打。

键盘手孙玥。孙玥的网络电台《十似一似十》可以听到完整的“糟糕厉害傻乎乎”来历

最后一段,是一长串的“嘟噜噜”,琴越弹越快,唱得越来越快,拍手也越来越快。以为唱完了,大家欢呼起来,却还有一段如水流般的键盘弹奏;观众再次欢呼,坡上村又带着大家拍起了手,吕品在后面敲击鼓槌;以为真的结束时,于昊踩着欢呼声弱掉的那刻,吉他突然下了个音。

“漫长”又欢脱的结尾,孙骁说,多听坡上村,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图片来源:七仔摄影工作室

点击这里,进入坡上村的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24/01/03

旅行团2023-2024跨年特别专场:和你,此刻是唯一的意义

2023/12/29

Tizzy Bac 北京专场:因为我们能感到疼痛

2023/12/12

yourboyfriendsucks! 巡演北京站:再给你讲个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