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计划的一次唠嗑座谈会

2017/04/28

撰文:孙大猴

在有“北京红磡”之称的工人体育馆开演唱会,就一定要举办一个高大上的发布会吗?

2017年6月17日,逃跑计划即将举办“Back To Beijing北京工体演唱会”,这是他们第一次举办体育馆级别的演出。为了和大家分享这件“喜事”,他们特地开了一场直播发布会。现场没有长枪短炮,也没有密密麻麻的话筒,只有逃跑计划和几个朋友坐在那,天南海北地聊天。

2017年4月27日下午,我来到北京鼓楼西大街上的Tweak Tone Labs录音棚,不大的院子里并不像想象的“发布会”那样热闹,和煦的阳光照进录音棚的玻璃门里,棚里的吉祥物雪纳瑞Roy懒洋洋地在门口晒太阳。

逃跑计划应该来过几次这个录音棚了,在录制改编《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时,他们也在这里奋战过。这次Back To Beijing北京工体演唱会的“唠嗑座谈会”,他们又来了。

走进录音棚,本来摆满音箱乐器的空间被布置成了一个小客厅的样子,茶几由一只大木箱子充当,桌边的小柜子上放着摩托车头盔。S.A.G的负责人杨子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围着这些的是一条拍摄滑轨和忙碌准备直播的工作人员。

直播准时开始,担任主持人的杨子、逃跑计划四位成员和经纪人陈楚都出现在直播里,同在现场的还有他们的朋友CMCB乐队的DJ张然。

杨子刚打了个招呼,大家几句话就跑了题。聊起最近逃跑计划成员的经历,几位成员有去东京看Coldplay的,也有在泰国看Guns N' Roses的。说起国外乐迷看演出的反应,张然还给逃跑计划出了主意:可以喊自己乐队的名字,反正没人听得懂。

逃跑计划乐队已是今非昔比,但在工人体育馆这样大型场地开专场还是头一次。这回演出主题定为“Back to Beijing”,主唱毛川有他自己的想法:“虽然天天生活在北京,但是身边的东西往往最容易忽视,很多北京人没去过十三陵,青岛人没去过崂山,世界各地都走了一遍却忘了眼前。”

在一张张过去照片的带领下,几位成员聊起了最开始来北京时的情况:在迷笛学校上课,在后海跑场子,在黑桥艺术区几个人一砖一瓦搭建起自己的工作室,也是在那里他们开始迷上摩托车。讲起来虽然风轻云淡,但是一步步走来的甘苦只有逃跑计划自己知道。

几个人在Livehouse巡演,演到兴起,总会有成员“跳水”。等回到台上,领带、裤腰带等等身上的小配件就都不见了。还有成员演出到一半想去厕所的时候,直接“跳水”一直被人群传到厕所边,还得指挥着大家:“往这边点往这边点!”还有在音乐节被舞台话筒电到的时候,也有演出被话筒撞到门牙、撞到眼冒金星的时候……大家聊得渐渐话密了起来,贝斯手小刚只跟着乐。

杨子抛出了一个问题:“好多人说逃跑计划就是靠《夜空中最亮的星》这一首,你们怎么看?”毛川出人意料地说:“对啊,我们就是靠这一首,这是事实啊!”张然也打抱不平:“一首歌就像音乐人的孩子,孩子挣钱孝顺父母没什么错,别的歌也很好,你们不听,赖谁啊?”

聊天的时候吉他手马晓川一直拿着他的Fender Telecaster,时不时弹些什么,可弹的最多的还是F、G、A三个和弦。毛川开玩笑说:“干夜总会的时候主持人一说欢迎谁谁谁,都弹这段儿,干过这个的都知道。”


虽然杨子在直播时尽力撺掇他们唱一首,但是毛川拿出U2的先例:“人家也是一直摆着琴,但是就是不唱。”

而关于这场演出的细节,大家倒是很默契:闭口不谈。只透露了最近正在弄几首新歌,到底现场什么样,不到现场大家是永远不会知道了。

这次演唱会的海报上,“新闻发布会”被改成了“唠嗑座谈会”,确实名副其实,这几个人用直播的方式,轻描淡写把事情聊完。逃跑计划很谦虚地说,登上“北京红磡”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毕竟早先走的是野路子。

有人以为逃跑计划是一首歌恰巧砸到头上,就一夜爆红。那可真是没见过逃跑计划早期一年百余场的巡演,音响设备不给力,仍然奋力演,更没有看见他们在后海边上拿着100块酬劳,惶惶然打车的样子。

创作、现场演出、生活方式,再到这次的“唠嗑座谈会”,逃跑计划十多年来身体力行,用他们自己认可的方式,去影响、改变着这个世界(逃跑计划除了鼓手红桃能喝两瓶啤酒,其他人几乎滴酒不沾)。

就像毛川当时引用的话:世界再大,城市再大,品味相同的人终究会汇流成河。

点击视频,看逃跑计划唠了什么

相关消息

2024/06/18

别错过夏天!卧室爆发力 X 「看见音乐计划-你好,音乐人」夏季征选正式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