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酷一点的姿势,听很酷很酷的独立音乐

2017/07/11
“你怎么还在听xxx啊!”“啊,你怎么才听xxx啊!”

这算不算喜欢独立音乐的朋友之间比较常见的对话?

如果我说错了,别打我。本来嘛,既然听的是独立音乐,那是不是得有独立一点的耳朵,独立一点的大脑,做一只独立鱼或者独飞鸟呢?

黑胶复古,唱片不再,更多人成为了低头族。我想听的和我要听的,都在手机里,戴上耳机或连上蓝牙,开动!

只有音乐是不变的,你的耳朵还是你的耳朵。

在几大音乐App之间切换,曲库再全,是不是还是和真正的酷差了那么一点点呢?

昨天的流行叫怀旧,今天的流行叫潮流。

那明天的呢?就算明天,我也不管你流行不流行,我听着好听就行。

这个离独立的音乐态度,好像近了一点,有没有?

有一款街声App,可以让你听音乐的姿势酷一些。

它没有歌曲特全的曲库!

它的首页甚至一点也不眼花缭乱

这些,真的没有!

那它有什么?

今天,我们来看一些独立音乐人与它的渊源,你就会知道,它确实会和大多数你熟悉的App有些不一样……

Faye飞:自己就像个“自耕农”

什么叫酷,就是能在一个音乐平台上,见证音乐人的成长,看着翘首以盼的专辑逐渐成型,这种“养成系”的满足感,可不是随便哪个音乐APP都能做到的!

2010年10月,F.I.R的主唱Faye以独立音乐人的身份在街声悄悄“出道”,一口气上传了四首歌,两首翻唱《红线》、《Landslide》,两首大学时期的原创《一千零二夜》和《神曲》。其中《神曲》是她大学时时中文诗课程的期末作业,凭着这首歌她拿到了最高分。

她觉得这些歌曲不一定适合F.I.R,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放上了街声平台,看看有没有乐迷和她在同一个频率上。得知是她自己的创作,粉丝纷纷留言要她多上传些专辑外的demo。

之后她也陆陆续续传了许多歌,有排练录音,有现场演唱,更多是像《奔跑》这样的demo,旋律黏在她大脑里十几年,终于写成了歌。《河畔》作为新专辑《小太空》的第一波主打曲,在街声上就有横跨五年的五个版本。粉丝也看着Faye这样一步步的蜕变、成长。

Faye说现在的自己比较像一个“自耕农”,自产自销,耕种时感到快乐就放声唱。街声平台,就像是“农会产销班”,上面聚集着很多的自耕农,把自己种的水果拿给大家品尝。大家觉得好就会留言:吃了这个水果感觉通体舒畅。只要这样她就很开心了。

街声主页:https://streetvoice.cn/fayeperfume/

相关阅读:《Faye飞:所有失去的都回到我身边》

吉克皓:用手机录制的原生态demo

 

吉克皓的街声头像是一张随性的自拍,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

街声主页https://streetvoice.cn/jkhaoo/

听一般人没听过的原创音乐demo,如数家珍地跟人提起,这件事酷不酷?

用手机录制,上传独一无二的绝版demo,这么随性又酷的音乐人就是吉克皓。

从2015年算起,吉克皓上传了16首作品到街声,《平淡无奇夜》、《无色无声》、《厌》……都是他现场演出时的拿手曲目。有些歌名背后标注“手机录制”,更是不可复制的“绝版”音频。

结束了选秀节目的吉克皓在做什么样的原创音乐?这些蛛丝马迹有迹可循。吉克皓的全部demo几乎全部都在街声,还有很多作品标注了“手机录制”,这种原生态的Demo如此珍贵……

去年街声年度盘点时,《平淡无奇夜》和《无色无声》两首作品分别以第三名和第七名的成绩进入“2016街声歌曲人气榜Top50”。除了及时上传自己的歌,吉克皓也常在街声试听其他独立音乐人的作品,从他的“最近聆听歌曲”动态中能看到三首 HUSH,还给好朋友季秋洋的每首歌都点了“喜欢”。

Lu1:从“地下”走向台前

街声主页https://streetvoice.cn/liulewie/

一群志同道合却从未相见的音乐人,在同一个音乐阵地里结识,聊音乐,切磋技艺,太热血了!在街声,你可能会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的音乐人在多年前就已经认识了。

2007年,Lu1 就将自己的作品上传到刚开站的街声。街声,“来自街头的声音”,也许是名字跟 Hip-hop 文化巧妙联结,当时的街声已成为华语嘻哈音乐的重要阵地,两岸三地的嘻哈音乐人都将原创作品放上来,还从这里挖掘对味的嘻哈新人作品。同年,街声也跟台湾嘻哈厂牌本色音乐合作,完成“台客摇滚嘉年华”音乐节中嘻哈舞台的征选及呈现,让许多处于“地下”状态的嘻哈音乐人走到台前演出。

发现新阵地的 Lu1,把当时街声上所有 Hip-hop 原创音乐人的作品挨个听了一遍。在这个过程中,他第一次听到了台湾饶舌音乐人蛋堡的歌,那时蛋堡还没有发行首张专辑《收敛水》。“鼓和采样的方式好洋气啊”,带着好奇,Lu1 开始跟蛋堡在网上交流,得知两人都喜欢美国说唱团体 Sound Providers 后,聊天也越发投机。之后又在台湾嘻哈厂牌颜社老板迪拉胖的提议下,合作了《Start it Underground》的 remix 版本。这才有了2015年Lu1 发行首张专辑《男孩》时,专辑文案中“台湾有蛋堡,大陆有Lu1”的说法。

岑宁儿:那时候,如果demo没有被推荐,我会检讨自己

街声主页https://streetvoice.cn/thisisyoyo/

你听过那个曾经接不到表演、窝在房间独自写歌的岑宁儿吗?你从未遇见的岑宁儿和那时她的声音都在街声里。

打开岑宁儿(搜索 thisisyoyo)的街声页面,你可能会被长长的歌曲列表吓一跳。cover,acappella demo,live version,正式音频……从各种不同版本的作品中,可以听到立体的、一步步成长的岑宁儿。

2009年,岑宁儿担任多媒体音乐剧《电影之歌》音乐助理,在音乐总监李宗盛的鼓励下开始尝试写歌。她几乎每周写一首demo,一写完立刻放到街声上面。那时她窝在房间里写歌,没有表演没有观众,不知道如何判断自己作品的好坏,又不想只从家人朋友那里得到夸奖。还好,她觉得街声是个值得信赖的平台,编辑远在台湾,会客观的为优秀作品“打星星”进行推荐。“那时我的每首demo几乎都被推荐,如果没有我就会检讨。我的作品被完全不认识的人说好听,我当时非常需要这样的鼓励。”岑宁儿说。也是那一年,岑宁儿上传到街声的一首《You And I》demo,引起台湾乐评界及唱片圈的广泛关注,她开始考虑去台湾发展,一边表演,一边写歌,2011年和2012年,初到台湾的岑宁儿发行了《4-6 pm》《2/2》两张EP,2015年1月,发行首张个人专辑《Here》。

HUSH:梦想逐渐被放大

街声主页https://streetvoice.cn/vocalwei/

HUSH第一次知道街声,是在海边的卡夫卡开始上班,第一次办了自己的表演之后,1976乐团的阿凯是店老板,他建议HUSH把歌上传到街声,没想到他从2010年一路到现在。他现在遇到新生代的创作者(HUSH已经把自己归类在老屁股了),他都建议他们先去申请帐号,他说:“虽然现在串流平台选择很多,可是资源都是散的,街声里也满是各家争鸣的帐号,可是那反而是一个更集中的园地。”

2016年7月,HUSH参加了《大事发声》,当时他和相识多年的工作人员聊到街声是“梦想的起点”,他对这句话的体会很深刻。“街声帮助音乐人铺垫70%的事情,《大事发声》也像是后面30%的培养皿。现在回过头看,确实也是从街声开始自己的梦想的,梦想在这里逐渐被放大,也都一一逐渐实现。”

打开HUSH的街声主页,可以看到“练团工作带”、“实验品”、“cover”等等分类,从2016年到现在,很多没有正式发行过的内容都在街声上可以找到。

“在安静以后,在诉说之前”,这是HUSH在街声上的自我介绍,他希望听了他音乐的人,可以和他一起思考他在歌词里思考的问题,答案不同也无所谓。

顺便,HUSH是街声网站目前粉丝数最多的音乐人。 

逃跑计划:

街声主页https://streetvoice.cn/escape_plan/

和别人不一样很酷,但在街声遇到众多和你趣味相投的听众更酷!去看看街声的榜单吧,原来你喜欢过的原创音乐都曾取得佳绩。

2013年,逃跑计划将《世界//Earth》这张专辑上传到了街声,2016年,街声网站成立十周年,《夜空中最亮的星》成为了街声“霸主”。

“蝉联排行榜最久”、“播放次数Top 1”、“被分享次数Top 1”、“被喜欢次数Top 2”,这首作品在街声网站上是名副其实的“最亮的星”。

现在,你依然可以在街声每周所有类型排行榜Top 50中发现它的踪迹,而前不久逃跑计划上传的新单曲《闪光的回忆》,也不负众望地冲进了榜单前三甲。

你和街声的故事是什么呢?你又对街声App有什么建议吗?赶快到街声微信(ID:StreetVoice)或微博(@StreetVoice)给我们留言吧!

 

相关消息

2024/05/21

关于YELLOW黄宣:这几件小事你也许会想知道

2024/05/20

第35届金曲奖入围名单公布,如果你还没听过他们的话——

2024/05/11

解锁新城市!您「龙」了吗 街声大登陆 石家庄站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