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巫师吉他手徐赛:我们都太喜欢老东西了

2017/05/23

撰文:陆小维

2017西湖音乐节街声系列专访

小巫师,成立于2008年,创建并生活在绍兴,是一支三人器乐摇滚乐队。

5月30日14:30,他们即将第四次登上西湖音乐节的舞台,还会把这里当成新专辑巡演的一站,演出新专辑中的大部分曲目。

从左至右:吉他/徐赛,贝司/万红宇,鼓手/金超

小巫师的第一支 MV,是跟一堆古董一起完成的。

六条老印第安独木舟、五十只老木桨、32盏工业铸铝泛光灯……收藏家 Fey 用三年时间跑遍大半个美国,收集工业时期的旧物。四月初,他带着这些收藏,到杭州31Space 举办了一次名为“当时间成为艺术”的美国工业时期古董展。而这次展览的现场,正是小巫师新歌《下悬》的 MV 拍摄地。 

乍看不搭界的两种艺术形式,其实都是用经过时间考验的作品,直接触动人心。展览现场的老旧物件,将人们带回工业时代,领略前人的勇气、智慧和探索精神。小巫师的《下悬》,乃至他们五月发行的新专辑《Little Wizard II》,则运用传统三大件,演奏畅快淋漓的摇滚乐,无视时下的流行曲风,延续1980-1990年代 Television, Gang of Four, Sonic Youth, Pixies 等乐队的摇滚内核。

“拍完 MV 感觉比演出累多了,我睡了两天才缓过来。”徐赛说

四天录完一张专辑

作为一张器乐摇滚专辑,《Little Wizard II》可以用“短小精悍”来形容,一共收录九首歌,最长的一首《雾都》只有4分07秒。

小巫师在三个月内写完歌,紧接着就跟制作人李平(曾担任过万能青年旅店、莫西子诗专辑制作人)一起进了录音棚。即写、即排、即录,只花了四天半时间录完专辑,几乎是原汁原味地呈现他们排练的成果。《未》和《末》更是在录音棚即兴创作而成,小巫师先跟李平聊起对于这两首歌的想法,几位下着黄酒,编曲加录音,一晚就搞定。“这是我们第一次这么干,体会到即兴的魅力,像一次实验。我们喜欢这种一次成型的感觉,无论好坏,就是记录当下,把当下的特殊感封存在这张唱片里。”小巫师吉他手徐赛说。

录音室中的李平

这个封存小巫师即兴创作的录音棚,其实就是他们的排练房。2016年,小巫师把原先的地下室排练房转给绍兴另一支独立乐队 City Flanker,更换设备,在一栋楼的顶层筹备起新的“根据地”。从2008年小巫师成立算起,这已经是他们的第三个专属排练房,据徐赛说,除了一些琴行的鼓房可以简单排练,绍兴根本没有专业的排练房,要想有地方排练,只能逼着自己乐队搞排练房。


《Little Wizard II》实体 CD

小巫师第一张专辑《Little Wizard Ⅰ》的诞生地不是绍兴,他们2014年8月去了北京 Psychic Kong 录音棚录音,由杨海崧担任制作人,用四天时间录完了专辑。2013年,杨海崧作为 After Argument 主唱到绍兴演出时,小巫师把当年发行的 EP《意外》递给他听,希望能从前辈那得到一些建议。没想到过了几周后,杨海崧给徐赛打电话,提出愿意帮他们做一张专辑,并且安排一场北京演出。小巫师做了两个月准备,一周排练五天,虽说是第一次进棚录音,仍然顺利地完成同期录音,重录次数最多的一首歌也没超过五遍。

总演老歌还不如解散

成立十年以来,小巫师交出了两张专辑、三张 EP 和一张 Remix 专辑,不算高产,却也细水长流。然而,2016年8月小巫师官方微信的一条推送,让乐迷们捏了把汗。

“小巫师正式停止活动,新唱片巫术上线!”这样的文章题目下,徐赛写着:去年巡演结束后我们三人一直没写出自己满意的作品,所以我们决定暂停小巫师一段时间……要是一年后还是没有新的录音作品发行的话,那小巫师正式解散。接受街声大事采访时,徐赛也谈到当时的心态:“每次演出都演老歌已经厌倦了,那时排练出来的东西完全不是我想要的感觉,不是一个正确的做音乐的状态,希望给自己一点压力,就直接在微信公众号上发了消息。”好在,还不到一年,小巫师就调整好状态,发行了第二张专辑。

那段时间里,小巫师也尝试做一些改变,在摇滚三大件中融入流行的电子元素。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小巫师本身最适合和擅长的方式,就是摇滚乐本身最直接最酣畅的表达状态。所以,从《Little Wizard II》中听到的小巫师,还是像惘闻乐队所说的:摆脱了后摇滚、器乐摇滚的框架,充满着1990年代独立、另类摇滚的韵味,狂野奔放。

目前,要想感受“电子版”的小巫师,只能在《巫术》这张 Remix 专辑中听到。“我是三大件的死忠,平时基本不听电子乐,当时有了做 Remix 的想法,只能找朋友帮忙。”不到一周,徐赛就找到 iimmune, Gooooose, 李平等五位好友,完成了这张作品,被虾米音乐的网友形容为“拼了一个南北音乐人小版图,摇滚、电子、实验的都有”。

绍兴没有独立音乐氛围

浙江绍兴是小巫师生活、创作的城市,在那里,目前数得出名字的独立乐队,除了小巫师,只有盯鞋乐队 City Flanker。黄酒作为绍兴特产,拿来形容音乐风格的话,“黄酒后摇”显然比“黄酒盯鞋”更为合适,所以小巫师就有了“黄酒后摇”的名号,醇厚且劲道十足。

尽管绍兴连一家真正意义上的 Livehouse 也没有,小城里热爱摇滚乐的青年们仍然找到一处聚集地——风行琴行。这间琴行经营了几十年,老板小华是一位鼓手,绍兴当地几乎所有玩音乐的人都在那里留下过足记。2008年底,徐赛在风行琴行碰到小巫师的第一位鼓手东东,十年小巫师的故事就揭开序幕。

2008年的小巫师在排练室门口

2011年,小巫师发行首张同名 EP,在当时的贝斯手蔡伟家中 DIY 录制

2013年3月,小巫师在绍兴南方书店举办 EP《意外》的首发演出,有100多名观众到场,全是小巫师的朋友,当时徐赛就寻思:整个绍兴喜欢摇滚乐的都来了,也就100人……

“绍兴是没有独立音乐氛围的”,徐赛毫不留情地指出,但又不全然埋怨,“做音乐没压力、没演出、没交流,就自己玩自己的。所以我们不会去追赶所谓的音乐潮流,也追不上,我们就玩自己喜欢的。”

图片来源:Space Circle


当我去流浪

如果你要去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流浪,只能带三张唱片、一本书和一件生活用品,你的选择是什么?以下是小巫师吉他手徐赛的答案:

唱片

Gong of Four - 《Entertainment!》

Pixies - 《Surfer Rosa》

The Smashing Pumpkins - 《Siamese Dream》

《野外生存指南》

生活用品

洗发水

2017西湖音乐节演出时刻表

点击这里,购买西湖音乐节门票

相关消息

2021/05/31

The Rose Bites:我们照亮彼此,等待着明天的降临

2021/05/21

温室杂草:每天只需要做一件事就够了

2021/05/17

回春丹:一首情歌改变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