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龙」吟茶话会:街声大登陆 郑州篇

2024/06/05

今年街声的线下活动第二次来到郑州,这座城市、这一次的街声大登陆对于三支乐队—— 阁楼演奏班迷心彩虹船 来说都有着不一样的意义:这是阁楼演奏班吉他手粮食大学时期中转铁路的必经之地,也是他第三次参加街声大登陆的演出;这是迷心乐队首轮巡演两站之间“刚刚好”的一次演出,他们将带着神秘的《都市金阁寺》和我们见面;这也是彩虹船乐队成员们的所在城市,作为郑州少有的后摇乐队选择“成为一把快乐的吉他”。器乐的轻盈与浪漫的迷幻流行乐相交织,看看端午节的假期里三支乐队会带来怎样的惊喜吧。

彩虹船:玩器乐就是生命中很美好的事情

SV:各位对于“龙”最初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喜欢什么样的龙的形象? 

启高:记得小时候家里的瓷盆上有个龙凤呈祥的图案,每天洗脸都要看个好几次,以至于入学后的美术课上我会画的第一幅画就是一条中国龙。

李铁:对于龙的形象,最初的印象来自于小时候看《西游记》里的东海龙王。

贾博涛:对龙的最初印象是小时候元宵节社火表演有舞狮的和舞龙的,几十人舞的长龙,像活了一样,很壮观。包括过年贴的年画里,和小时候看的《西游记》和动画片里都有着我对龙的印象。我喜欢《龙珠》里面的神龙,因为小时候太爱这部动漫了。

SV:这个乐队是在什么时候、怎样开始的?启高曾经发过不少个人演唱的曲目,怎么就突然想做后摇了? 

启高:2017年的时候发行过一张个人吉他弹唱专辑并进行了全国巡演,巡演结束后我对弹吉他的兴趣越来越高,于是开始尝试创作纯器乐。 

2020年初以后摇单人团的形式在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发行了《Born Of Fire》这张器乐专辑。2021年鼓手贾博涛、贝斯李铁加入彩虹船,今年2月份我们发行的同名专辑《彩虹船》。 

SV:各自觉得“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是什么?

启高:近几年,玩器乐就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在每次的排练和演出中把自己化身为一把吉他,跟做乐队一起演奏,这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李铁:对于我个人来说,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是可以实现自己感兴趣的事,创造并完成。

贾博涛:我觉得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就是带上心爱的人和狗子去一个风景绝美的地方度个长假。

SV:郑州的器乐氛围好吗?哪些乐队影响着彩虹船的风格?

贾博涛:…… 

李铁:就彩虹船一个器乐。在加入彩虹船乐队之前,我对器乐摇滚是基本没有接触的,也很少听,只知道一些国内较为知名的器乐摇滚乐队。彩虹船乐队的歌曲创作都来自于主创田哥(启高),在我每次参与排练和演出的过程中,现在也慢慢开始习惯这种音乐。

启高:好像还有一个器乐。对彩虹船影响最大的三支乐队分别是MONO、Sleep Dealer、晨曦光廊。

迷心:成为一支乐队是我们最自然的结局

SV:对于“龙”最初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喜欢什么样的龙的形象?

HAO:我印象最深的是小时候《龙珠》,那龙心还怪好嘞,跟阿拉丁神灯干一个事儿,负责帮人许愿。 

SV:《都市金阁寺》的命题是怎么来的?如何解读封面的设计元素?

HAO:三岛笔下的沟口占有不了金阁寺的美,如同我们也无法占有现在所生活的这些日渐繁华,庞大,涵盖一切的都市。这种身处其中但无从占有,爱恨交织又摆脱不去的金阁寺情结其实与当代年轻人和都市的关系很相似。 

专辑封面来自我们的朋友李亦燃,在与我沟通了《都市金阁寺》想表达的内核之后我们选择了一个手绘纯黑白的画作。其中有魔幻和拟人后的钢筋岛屿大厦楼宇,也有歌词里提到的“流浪汉”

有趣的小彩蛋有很多,比如我们的“流浪汉”其实是 The Beatles。我和李亦燃的每一次合作都是几句话彼此就懂了,也都会留很多小彩蛋。这里还有燃烧的金阁寺,有代表 D娃的演奏键盘的手等等。 

SV:HAO 和 D娃 先前都以个人名义活动,一起组成乐队的契机是什么? 

D娃:我和HAO都是对音乐比较完美主义的人,所以其实我们在过去的七、八年一直在合作的,甚至早就比一般的乐队成员合作还要多和密切了,但我们依然经历很多年分头创作但在一些领域去辅佐彼此的岁月。可能就是两个都有一些高傲的人可以接受去帮彼此更好,但谁也不愿意放下自己的表达和主导去成为一个团体。

迷心首轮巡演现场

但是在那三年里我们分别被磨平了一些棱角,也逐渐意识到乐队或许才是达到客观和主观平衡的一条出路。纵使你认为自己有无穷多的表达欲和一些天赋,一个人终究会走上一条偏执的艺术路。我们很开心无论是作品还是现场都迅速的等到了超出预期的认可,但确实我们不能算完完全全意义上的新乐队,因为我们的这种默契已经经过了七八年的相爱相杀。 

比如《都市金阁寺》的风格上来说我和HAO早在五年前的和 Fifi Rong 等老师的的那个 Trip hop 合集里就尝试过我词曲HAO编曲的《当代恶臭女孩日记》,早在很多年前就有过HAO作为制作人的《我太赤裸》第一个版本。所以我们成为一个乐队是一种自然的结局。

SV:迷心的第一轮巡演,最开心和最累的瞬间是什么?

HAO:最开心的是,太多行业内的朋友劝我们别巡演今年,因为大部分的朋友都不理想。于是我们也很害怕亏到血本无归给一支新乐队带来经济和心理上的双重打击。在这种心理预期之下我们一路都订的每个城市最小而精的场地,也遇到了一些真的想帮助独立新乐队的场地。然后我们一路从100多个观众的小场地开始售罄,和第一排的观众只有不到1米的距离,一首一首作品去表演,观众和乐队甚至闻得到彼此的汗味。这是我在无论做唱作人还是制作人的时候从未体会到的。这一路才走到一半我已经收获了太多的欣慰。

但确实作为一个乐队,我们从音乐到编排到文案视觉、售卖周边全部靠自己,甚至整个巡演路上只有我们四个。所以D娃在温州站的台上已经开始摇晃,第二天去医院就发现肺炎了。加油吧,希望我们的音乐会被更多人听到和认可,早点有经费聘一个执行经纪稍微帮帮我们。

阁楼演奏班:比起真诚,装酷是件成本很低的容易事

SV:乐队对郑州有什么样的印象?之前有来过郑州演出吗?

阁楼演奏班:之前上学的时候经常到郑州转车,不过演出还是第一次,故地重游很期待。

SV:2024年,阁楼演奏班的“愿望清单”是怎样的?

阁楼演奏班:希望能一直保有对生活的热情,别麻木,然后希望2024年赶紧过去。 

SV:无数的音乐作品歌颂夏天、描写海洋沙滩的场景,你们觉得怎样的「夏日」创作可以避免落入俗套?

阁楼演奏班:有人歌颂夏天,有人歌颂爱,在我看来都是一回事,只要是有感而发的就行,如果确实落入了俗套,那说明自己就是个俗人,至少坦诚。装酷才是一件成本很低的容易事。

SV:未来还会考虑在什么样的特殊空间/场景里演出吗?

阁楼演奏班:也许会在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农村院子被拆迁前去演一次,让童年的记忆见证一下现在的自己。我们之前在轮船上和救生塔下做过演出,如果大家看到这条并有合适的户外场景推荐,也请告诉我们,多谢。

同时,您「龙」了吗 端午假期的另一场:

您「龙」了吗

街声大登陆 石家庄站

2024年6月7日 周六 20:00
石家庄 仙丹Livehouse
阵容
阁楼演奏班
DreamKi

Dingding boat叮叮船

相关消息

2024/06/18

别错过夏天!卧室爆发力 X 「看见音乐计划-你好,音乐人」夏季征选正式开启!

2024/05/31

卧虎藏「龙」茶话会:街声大登陆石家庄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