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团隔离云探班Part2: 做了14天核酸,才知道每天捅我们鼻子的是乐迷

2021/11/15

撰文:琉球

上回书说到皇后皮箱、打倒三明治、倒车入库的隔离生活,这一次我们又要来探访另外三组乐队,分别是与甜约翰展开大型集体生活的I Mean Us、对隔壁学校大喊大叫的国蛋,以及有近百天隔离经验的老手傻子与白痴。

虽然他们已经在各地展开巡演,甚至有的已出关半年之久,但是谈起隔离的日子,还是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趣事想和大家分享……

I Mean Us

SV:来大陆巡演的这个决定是怎么定下的呢?

I Mean Us:

原本今年初就有考虑下半年要安排大陆的巡演,以进行新专辑的宣传。加上甜约翰那边也有此打算。考虑到隔离、宣传等成本,时间会拉很长,于是两团便起心动念,有共识今年一起来。

SV:介绍一下你们入住的酒店?

I Mean Us:

隔离酒店的地板上铺了一层假的木纹皮,但不知道是没有铺好还是怎样,全都皱的跟腐皮一样,很像进到奇异博士电影内才有的魔幻场景。

餐食、设施方面都还不错,就“可以吃、可以用”的那种level,人算不如天算,因为我们抵达上海时疫情又稍微严重了,所以根本无法点外卖,唯一的食物就是隔离餐。为了在固定的送餐时间里调配自己的生理时钟,大家变得会”囤”食物。

SV:隔离期间每天在做什么?

佩蓬:

听音乐、看剧,那时候新专辑正在进入混音的阶段,听到制作人传来的混音都觉得格外幸福。

Hank:

其实跟在家时差不多:白天远程办公后,洗个舒服澡,再用音乐、看剧、电动来排解多余的无聊时光。我甚至会开电视,让网红介绍美妆、穿搭的影片不停轮播,刻意制造有女生在跟我说话、陪着我的假象。

永纯:

平常的生活习惯也是都待在家里上网、办公、听音乐,其实没有觉得很憋。本来怕无聊带的电动,打到第五天手麻就突然不想打了,一个人挺开心,只是要努力维持不要睡太久。

曼达:

享受一个人的生活,能睡就睡。

SV:这次巡演是和甜约翰住在一起?

I Mean Us:

我们跟甜约翰一起合租了上海某高级小区的家庭式套房,一厅多房的格局。之后我们合作的厂牌MOTE LABEL帮我们在武汉租了三间家庭式套房,又与甜约翰当了三个月邻居。一起生活但保有各自隐私的感觉很好,男生们当初为了分房还打了一场友谊台球赛,获胜的那方的先选房间。早上大家各自办公的办公、出门溜达的溜达,晚上就会一起喝酒聊天,气氛非常温馨。

不谙厨艺的佩蓬渐渐能为自己炒菜做饭,甜约翰小J和浚玮成了健身教练,会不时找永纯一起跳 Tabata(一种高强度的间歇式运动),曼达除了一如往常的热爱港式外卖,也发掘了所有人为之疯狂的杨枝甘露,从甜约翰肌肉男到爱喝啤酒的Hank,没有人能抵抗杨枝甘露的魅力。

由于七月底新专辑才刚录完音(直到出发前一个晚上还在录吉他那种),八月份隔离时大家就各自在自己的房间听制作人隔海传来的混音,大家也花不少时间在练习新曲目,与编排讨论现场如何呈现。隔离结束后整个九月份都在疯狂练团。特别是曼达,两团同一天加起來最多七小时。

SV:整个隔离期间有没有发生什么印象深刻的事

佩蓬:

发现我比自己以为的还要喜欢跟人相处、也比自己以为的还喜欢到户外。虽然独处很好,但解除隔离后呼吸新鲜空气以及看到朋友们的感动着实令我难忘。那时候有股想抱抱大家的冲动。

Hank:

在酒店隔离时,我的房间是唯一一间看不到外面景色的,房间内唯一的窗户正对一堵黑墙,所以我只能盯着那面墙长达15天,疯掉。此外,我极度厌恶隔离时所供应的餐食,所以解隔离后吃的第一餐吃到快哭出来。

永纯:

早餐的时间是七点,第一天送餐的大叔大力敲门加疯狂按门铃,非常不给安宁。后来渐渐习惯了门铃闹钟,送餐的大叔也不会大力敲门,便相安无事。我都在房里鬼吼一声“知道了”等他走远再去拿,做到零接触,14天过去完全不知道大叔长什么样。隔壁房的佩蓬则是都会去应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大叔有时会多给她一份水果,最后她退房时,发现水果完全吃不完,快要可以摆水果摊。

曼达:

因为我们的房间顺序是连续排过去的,加上我们只有固定的三餐不能外送,我们都会靠口耳相传和外面的动静来判断食物在哪里,并且讨论丢物资的战略。

国蛋GorDoN

SV:怎么决定今年来大陆巡演的?

国蛋:

一方面现在台湾地区的疫情没法演,一方面也是我太太在这边工作,我也不想太长时间没有看到她,刚好我也蛮久没来大陆演出,就做了这个决定。

SV:第二次隔离了,变得经验丰富了吗?

国蛋:

去年是在北京,今年是在上海。去年隔离的时候会紧张,紧张这十四天要干什么。大部分时间都在追剧,把网上能搜到的各种长电影都看了,像是《教父》三部曲,一看就是三四个小时。看一半睡着了,醒来看到还是阿尔·帕西诺的脸,又放心了。确实也是到最后那几天才会意识到,这几天好像啥都没做都在混。

我记得我第一次来北京隔离的时候,无聊到一天洗三四次澡。每天都打给同在隔离中的DJ小胖,对比互相的房间,抱怨:好无聊哦~

SV:介绍一下你们隔离的地方?

国蛋:

餐食就无话可说,其实也还可以啦。我去年在北京隔离那个浴室还是干湿不分离的我都快晕倒了,今年隔离那个浴室至少是干湿分离的,我就觉得还算ok。

当时就想赶快去找小胖,只想赶快看到认识的人说一句话这样。

SV:居家隔离是在哪里隔离的,是住在什么样的房子里?

国蛋:

第一次在北京隔离完就回自己家。这次在上海隔离完我就在小胖那边住,吃苦耐劳。

SV:隔离期间有没有产生什么创作灵感?

国蛋:

有在创作,但不会特意写到(和隔离有关的内容)啦,但是我自己会记得这是我在隔离中写的歌。

SV:隔离完都吃了什么?

国蛋:

上海定西路潮汕砂锅粥,peter推荐的,第二顿吃的寿喜烧,和Doughboy一起。

 

SV: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国蛋:

我去年那时候隔离的时候那个旁边好像是个高中还是大学,每天下午两三点就会有校园歌唱比赛,每次我都会开窗大喊:好难听哦!别再唱了!但校园歌唱比赛也有人唱嘻哈,我还能听出来那是小青龙的歌。

这一次反而遇到最大的事应该是我早上六、七点起来做beat那个喇叭开太大声,结果被隔壁投诉。

SV:想对久等的乐迷说什么?

国蛋:

一切都是缘分,有缘就会见面,没缘的话大家疫情期间保持安全。

傻子与白痴

SV:来大陆巡演的这个决定是怎么定下的,有讨论过程吗?

傻子与白痴:

上半年在台北也是傻白比较沉淀的时期,因为隔离的关系需要特别考虑到所花费的时间成本,我们是与公司讨论了整个半年的安排才行动的,包括制作人在北京,所以我们也在北京完成了新专辑的录音制作。

SV:前期有做哪些准备工作?

傻子与白痴:

敲定隔离的地点,隔离完之后要住的地方等等,我们去年隔离了四次共63天,在隔离上我们已经非常有经验,可以自食其力!

 

SV:来的路上心理有什么波动吗?

维泽:

有一种准备要上工的感觉,调整到一个蓄势待发的心理状态!也有一点又要离家很久的伤感。

邦邦:

我们在台北放了长达半年的假期,这次来工作有种暑假结束要开学了的感觉,有点期待。

光良:

出发的主要目的是筹备新专辑,对于这个目标怀着忐忑与雀跃的心。

维均:

真正见过大风大浪的男人,内心是不会有什么波动的。我有。

 新专辑发行前三天的歌词本签名马拉松

SV:你们这次入住的酒店,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吗?

维泽:

酒店还不错,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房间还蛮大的,做一些居家运动也不会觉得挤,服务就是可以每天早上在你还没睡醒时把你叫起来捅你鼻子,捅完鼻子后神清气爽,作息非常健康!

邦邦:

酒店有建一个生活群组,大家都可以在里面反映生活遇到的问题,我觉得里面的人讲话都很好笑很有趣,这应该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吧哈哈!

光良:

印象最深刻的是酒店对于旅客提出的需求都尽可能满足,让隔离的时间过得顺利愉快许多。

维均:

比较尴尬的是我每次做核酸都有点邋遢,但到最后一天才知道原来工作人员知道我们是谁……

SV:在酒店隔离期间每天都在做什么?

维泽:

练琴看书,锻炼跟睡觉。

邦邦:

隔离时我过得比平时还要充实很多!每天都练很多琴,还有规律饮食跟运动。算是趁这段只能宅在一个地方的时间好好养身体吧!甚至打手机游戏的时间也比平时少了很多。

光良:

隔离期间最重要的是把握每天的日照时间,让身体得到充足的日晒制造维生素。

维均:

等食物。

SV:隔离期间有没有产生什么创作灵感?

维泽:

对我自己来说,那段时间可能会比较难产生灵感,因为感知世界的方式变得非常数字,会有一些情绪的波动,但都不甚深刻。

SV:隔离结束第一顿吃的是什么?

邦邦:

隔离结束后第一餐是跟维均一起去吃shake shack,芝士牛肉蘑菇堡超级好吃!再配一杯奶昔太赞了!

维泽:

隔离结束后吃的第一顿餐是健身餐,我就是一个这么自律的男子汉大丈夫酷哥侠

光良:

是隔离酒店的便当,由于送晚了没能在房间吃,不能浪费食物。

维均:

Shake shack汉堡!!!

SV:隔离结束后走到户外的心情如何,当时最想去哪个地方?

邦邦:

其实没太大感觉,不过我在外要回新入住的酒店时打不到车,最后只好走将近一个小时回去,可是我不但没有感到厌烦,甚至心情还挺轻松的!

维泽:

走到户外第一个感觉是原来太阳真的很亮,而且阳光是会热的,当时因为工作的关系就马上到了下一个居住地点打电话了,没特别去哪里。

光良:

突然觉得天地辽阔,第一件事就是去剪头发,已经长到戳到眼睛了。

维均:

想去喝酒。

SV:整个隔离期间有没有印象深刻的事?

邦邦: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感受到自己琴艺突飞猛进时的快感吧!这种感觉真的只有隔离时才能体会到啊!

维泽:

我们常常在隔离群组中分享每天的琐事,以此为乐,大家互相鼓励,一起度过隔离的日子。

光良:

印象深刻的是有时会听到隔壁旅客的嚎叫,每个人承受寂寞的能力并不均等,他可能已经到达临界点。

维均:

隔离群组里医护人员会日常关心大家的状况,而我则是在里面发了我的自拍,让大家觉得我很白痴。

 

SV:想对久等的乐迷说什么?

傻子与白痴:

谢谢大家耐心等待我们的新作品及巡演,人生幸福,平安快乐,变得很猛!

 

 傻白的新专辑巡演已经在10/28启航,希望全新的歌单、为现场主题而做的设计编排都能够让各地的乐迷感受到现场的快乐。疫情期间演出不易,且看且珍惜!

作者:琉球

相关消息

2021/11/08

你的摇滚乐meme也许早就过时了

2021/10/18

21世纪,吉他界有什么(可能没什么用的)发明?

2021/09/23

台团隔离云探班Part1:还能买啤酒是14天内最温馨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