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花园:如果你见到威尔逊,请告诉他我的爱意从未停下

2020/11/02

撰文:琉球

霓虹花园「再见威尔逊」新专辑巡演

北京站

时间:2020年10月29日

地点:糖果三层星光现场

 摄影:南小宝(11月1日现场)

急匆匆赶到糖果,已经开场20分钟,跑上三楼就听到《提坎库如克》的前奏,紧接着一阵巨大的欢呼,外套还灌着初冬的寒风,踏进门的瞬间却轰地掉进一口沸腾的炸锅。这就是霓虹花园三场全部快速售罄的北京站现场。对于一个成立3年,还未正式发行过专辑的乐队来说,这个成绩可以说非常惊人。

 摄影:海淀阑尾

《提坎库如克》是今年2月发行的单曲,那正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刻,许多人陷入了独立音乐该怎么办的迷茫,还是新人的霓虹花园却拿出了一首向死而生,热烈又满含希望的新歌,一首乐迷在现场大合唱许久,终于等到正式发行的新歌。这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这是霓虹花园排练的第一首歌,主唱谭聪翀在20岁骑着摩托车环游中国时,在戈壁滩月光和塔里木河流水旁的记忆。黑暗中,前排观众已经开起了火车,像一个小漩涡不停把越来越多人吸进霓虹花园的世界。

 谭聪翀环游中国携带的装备与摩托车(图源:谭聪翀微博)

谭聪翀在农场生活时,与农场主的合照

 农场最后一餐后,他拿起吉他创作出了《提坎库如克》(图源:谭聪翀微博)

“大家好我们是霓虹花园!”大概是聪聪开场到现在说的第一句话,话音未落台下乐迷就迫不及待喊起“霓虹花园牛X”,从一开始零星到后来有人领有人和,恍惚像在大型球赛现场。


摄影:海淀阑尾

此刻我才看清了舞台,时隔一年再来北京,聪聪依旧顶着标志性的绿发配红衬衫,吉他手万佳豪和鼓手赵阳似乎没什么变化,唯有吉他手夏冰从前利落的短发已被一头脏辫长发代替,远看像一个高挑又英姿飒爽的小姐姐。

 摄影:海淀阑尾

下一首蹦迪神曲也是同名曲《霓虹花园》,大家在贝斯的回旋中不管不顾跳了起来,年轻的能量在彼此的碰撞中互相传递。

VJ从浪漫的霓虹配色转换为鲜红背景,嘈杂刺耳的效果器嗡鸣作响,《超现实伪装》开始霓虹花园从正极切换到负极,聪聪的嘶吼中瞬间爆发出暗黑色的强大辐射。

 摄影:海淀阑尾

“忧伤、惆怅、真相、希望”,屏幕上不停变换黑色大字,不同的面孔轮番闪烁, 滤镜下现场观众的身影和聪聪的侧脸都被蒙上暗红色调,勃发的冲击力和压迫感从舞台倾泻至人群,台下如瀑布底端暗流,急切杂乱四处冲撞。忽然这潭的表面激起了水花,原来是有人跳水了,我看了看表,离演出开始只过了35分钟。

 摄影:海淀阑尾

《超现实伪装》结束,但热潮明显无法一下子抚平,聪聪喝了两口水之后就往人群和自己头上浇。观众开始大声起哄脱衣服,他笑起来,还cue了乐夏热门梗:“我们知识分子,不随便脱衣服。”

接下来是今天演出的重头部分,新歌首演,或许是因为大家还没那么熟,反而能静下来仔细听歌。

 摄影:海淀阑尾

《秘密的散落》周四演出时还未正式发行,一改以往爆发力极强的风格,聪聪拿着贝斯在台上安安静静唱起了慢歌。“有些选择做了之后就不要想太多/有些秘密散落的碎片是否是心安理得。” 霓虹花园在歌曲文案里写道:我们都会面临着各种各样的路口,其实,只要做了决定,一切其实都会变得更容易。很多时候,只要勇敢。 

他的声音透着温柔和坚定,仿佛失眠夜晚的一个树洞,一个可以倾听诉说的伙伴。

 


摄影:海淀阑尾

《再见威尔逊》与新专辑同名,也是第一首上线的新歌。灵感来源《荒岛余生》电影,“威尔逊”是一颗排球,也是男主角在荒岛生活多年唯一的伙伴,在男主打算逃离荒岛时却遇到了风暴,他崩溃地看着逐渐漂走的威尔逊一边不停说:“I’m sorry,I’m sorry”。

摄影:海淀阑尾

但在聪聪的理解中,再见威尔逊不是告别,他相信男主角和威尔逊会在未来的某个时空再次相遇。“无论我们在不在荒岛,心里都会有一个‘威尔逊’这样的角色”。

一直觉得霓虹花园是个很喜欢用转折句写歌的乐队,“但我爱你”“可是我的心已经无能为力”……《再见威尔逊》更强烈透露出这种感觉。

别管海浪带走什么
太阳明天会依旧升起
就算世界在不断变化

我的爱意却从未停下

这四句歌词正是我对霓虹花园的感受,一种真正的理想主义,一个吉他英雄Rock Star该有的无限光与热。(虽然聪聪弹的是贝斯)

下一首《太阳落去》,屏幕上开始不断出现乐迷照片和现场观众挥舞的双手,那是一张张年轻的脸庞,即便是黑白色调,即便大多带着口罩,但每一双眼睛都闪动着明亮的光。聪聪对着台下说:“这是给你们写的歌”。我身边有几个女生明显已经受不了,互相搀扶,一脸要幸福到昏死过去的表情。 

摄影:海淀阑尾

VJ不知何时变成了一面雨幕,淅淅沥沥下了好久直到把干燥的北京沁湿《PM1767》的前奏才开始响起。 

 

摄影:海淀阑尾

以荧光粉和荧光蓝作为霓虹花园的主色调,根据每首歌歌词和风格延展出不同调性的视觉,不时切换现场画面增强互动,再配合身后两组V字灯光和舞台灯环绕,形成一套完整独特的现场视觉美学。VJ没有特别花哨的图像或者塞满符号隐喻,不至于喧宾夺主,又以强烈的沉浸感和包裹感把整场演出的氛围推到极致。

 

 摄影:圣圣(10月30日现场)

不知不觉到了大金曲时间,《无人的海边》聪聪只起了个头,给台下“一、二、三”的缓冲后,就变成了KTV现场。回看小视频才发现,一动不动录像的我,因为地板震颤实在过大,镜头都抖得不像话。《但我爱你》整首歌我脑中始终是他们MV画面,由于拍摄导演是刘立,所以非常明显有和草东一脉相承的风味,那种从隐忍到爆发的情感走向,就像一块从山上滚落的石头,无法抑制越来越快直到飞向天际或撞得粉碎。

 摄影:海淀阑尾

“老规矩,两首encore,等我们20秒。“趁着乐队下台的时间,观众总算有机会喘上一口气,纷纷扯着领子扇风。“太热了太热了,待会得收收汗,不然出去准感冒。”旁边一位壮汉大哥已经脱到了短袖还是满头大汗。说了20秒,还真有观众掐着表算,“都一分钟了还不出来,说好的20秒呢?”

再次上台聪聪换了一件为《完美夏天》重新设计的乐队T恤,夏冰也把脱下的衣服再次穿上。整场演出以翻唱高旗的《完美夏天》和极少在外地巡演时演唱的《重来》作为结尾。

  摄影:海淀阑尾

在《但我爱你》“不要觉得你从前会多难过,但现在我爱你“这句唱完时,我身后一对情侣互相向对方喊了一句“我爱你!”“我也爱你!”撞到表白现场的我本人瞬间惊呆,多少有些尴尬。然而此刻散场灯光亮起,才发现身边每一张脸都笑得极其灿烂,一种浑身充电到满格的幸福感。和喜欢的人在喜欢的乐队现场,旁人的目光又算得了什么呢?

人群渐渐散去,屏幕上依旧打着那句歌词 “也许有天没音乐/我只见见你也好”。小孩子才做选择,霓虹花园的世界,无论音乐还是你,永远都会在。

作者:琉球

摄影:海淀阑尾、圣圣、南小宝

校对:Nuut

相关消息

2020/09/27

夏天已经结束了,我们还是尽力演了一场

2020/09/21

夏天还没结束,我只想和你快乐地跳

2020/09/08

云现场丨野外合作社《如何在风中》:解读你就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