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tch On计划:揭秘美妙音色的独家配方

2020/10/21

撰文:肉饼

Switch On计划是由南京理工大学的几名学生组建的独立音乐自媒体。他们的节目内容主要是关于独立乐队和音乐人所用的设备,并通过视频采访的形式呈现出来。自2019年七月成立以来,他们先后上线了16期节目,共制作了28个视频。Chinese Football、野外合作社等乐队都参与过节目的录制。类似“大学社团”的运营模式让Switch On的内容保持着自己的风格,也面临着各种挑战。

“Switch On”的logo取材自效果器上的旋钮图案,名字的灵感也源于吉他效果器一开一关的基本动作。“开始是打算只做单块效果器的,后来觉得范围太小了,就干脆叫‘Switch On’,泛指各种方面的‘开关’ ,有一种开启一个新篇章的意思。”谈到计划成立的初衷,主创人员代狗坦言受到了国外类似的节目的影响。“当时Bowen在YouTube上看到了Premier Guitar采访红辣椒乐队的设备视频,我们觉得很有意思。”

 Switch On的logo

Switch On的出发点并不是什么远大的理想,只是希望能够了解到喜欢的乐队的乐器和效果器是什么样子。“我们在大学里都玩过乐队,对新手来说创作一个新的风格或者音色是很难的事情,所以在设备方面也肯定要模仿喜欢的乐手和乐队。因此希望可以通过节目让玩音乐的新手了解国内的独立乐队用的是什么,怎么去挑选音色。”

B站上已经有一些乐手做过类似效果器等设备的测评视频,例如重兽测评和引力波音乐的节目都收获了一些关注。这给了他们足够的信心。彼时国内并没有类似Premier Guitar一样将设备介绍和乐手采访相结合的先例,大家认为可以做一档节目来填补国内独立音乐领域的这片空白,于是Switch On就成立了。

如今的Switch On计划共九名成员——代狗、Bowen、小飞象、吕串、阿嘘、龙介、发糕、Lunatic_Nyx、刘牧。大家来自天南海北,在南京理工大学的电声乐团中相识。Switch On的成员并没有严格具体的分工,每个新成员加入之后都会把所有的工作流程轮着做一遍。从联系乐队、采访摄像,到剪辑和特效,再到成片后的推送和平台运营,几位核心成员会根据大家的空闲时间分配工作,根据各自的专业有一些侧重。

 Livehouse复工后的第一期节目以vlog的形式呈现

十几期的节目中,Switch On所采访的乐队基本由南京本地的乐队和到南京演出的外地乐队构成。“个人的喜好是最主要的标准,因为我们在南京上学,肯定要把在南京的喜欢的乐队采访一遍。再加上我们经常去欧拉和稻香看演出,会通过研究他们的演出日程表来找一些不错的乐队,一起投票决定采访谁。”

Chinese Football是Switch On第一期节目的嘉宾乐队。相比于后来的节目,第一期的剪辑相对简单,时不时也会穿插着场地内各种乐器的杂音。回忆起第一次约访,Bowen觉得乐队当时特别给面子:“我在网上找到了国足的经纪人加了微信,正好他们当时来南京巡演,就在演出之前试音的时候到后台接受了采访。”第一期节目的效果非常不错,但制作过程的不易只有团队自己知道。“其实第一期做完之后差点就做不下去了。当时因为我们几个都不太懂视频,国足这期三四月份就已经拍完了,但是花了差不多三、四个月才做出来。”好在大家最后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一边做手头的节目,一边不断改进着剪辑和特效的技巧。镜头里的Chinese Football四位成员一一介绍了自己使用的乐器、效果器,这也基本奠定了Switch On日后的采访思路。

 Chinese Football主唱徐波在介绍自己的效果器

第一期节目上线后,团队成员纷纷把视频发给周围人收集意见。于是在之后的节目里,你既可以看到国内知名独立音乐人们所使用的设备,也能通过他们的讲述具体了解到某一首歌的某一种音色。比如Carsick Cars的吉他手张守望到底有多少把Gibson SG吉他;比如法兹在《控制》里到底用了哪一款合成器。在采访完鸟撞之后,几个年轻人收到了来自“前辈”的鼓励:希望他们把Switch On和自己的乐队都要坚持做下去。卧轨的火车贝斯手Pz更是在寄语部分简单明了地说了句“祝节目越办越好”。“感觉接受采访的乐队都很配合,很愿意分享自己的设备。可能乐手觉得我们的内容还挺有新意的吧。”

 Carsick Cars吉他手张守望

乐手们对于工作的态度让Switch On团队的成员们深受感染。其中,Life Awaits团队和肆囍乐队的吉他手王老急让大家最为印象深刻。前者作为一支硬核摇滚乐队,对设备、调音都有着严格的要求,从主唱手持麦克风的方式到调音师工作的各种细节都在节目里一一进行了介绍;而肆囍乐队的吉他手王老急则是以个人的身份参与了节目。作为在闲鱼上约访到的“资深卖家”,他向观众展示了所用的设备的同时,也给出了自己在音色方面的建议。代狗笑称:“因为受了王老急的影响我才开始玩摩托车。采访结束后,他还请了我们几位拍摄的同学吃了冰棍。“

Switch On团队和Life Awaits

 肆囍乐队吉他手王老急

在已上线的节目中,对于澳洲后摇乐队We Lost The Sea的采访显得与众不同。这是Switch On目前节目中唯一一支外国乐队。除了“感觉自己英语水平有待提高”以外,成员们对这次采访感到有些可惜,因为留给他们的采访时间并不充裕,而We Lost The Sea的成员众多,最后只是把设备和建议进行了简单的介绍。“我们当时真的做了很多准备,包括对于歌曲里面音色的提问,最后还是没弄完。”不过,We Lost The Sea高度的职业化,以及乐手之间效果器、音色严格的配合让他们非常佩服。“感觉国外在音频设备这方面的体系是形成产业链的,从教学到采访再到设备的购买,这个链条的搭建在国内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成。”

 Switch On和We Lost The Sea

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喜欢的乐队,甚至自己从前仰望的音乐人现在反过来也成为了节目的粉丝,Switch On在圈子里的知名度在一点点提高,但作为一个完全由在校大学生运营的音乐自媒体,大家终究需要面临各种问题。人手不够是最大的难题之一。眼下团队的核心人员中最年长的代狗已经毕业在一家IT公司做销售,小飞象和Bowen因为疫情无法出国继续读研,目前都在家中上网课;今年大四的阿嘘是目前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明年也将离开学校;年龄较小的龙介和发糕也分别开启了大二和大三的生活。疫情不仅让部分需要出国留学的成员困在了国内,在直接导致了独立音乐市场的停摆后,Switch On也鲜有再去现场采访乐队的机会。“周围的朋友建议我们半个月做一期,但是我们的人手不够,大家都有自己要忙的事情,毕业后的老成员也不能兼顾到节目上来。所以我们才要不断招纳新人进来。”

许多无法控制的因素也困扰着节目的更新频率和效果。比如传输文件速度不可控,以及音乐硬件类视频的核心问题:永远是小众中的小众话题。“我们一开始选择的这个话题就非常小众,即便很努力做,也没办法变现养活自己。”面对重重困难,成员们也有着自己解决的思路。“流量和硬核程度是成反比的,这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我们也可以像其他采访那样做很多有趣的内容,但是我们更希望从设备上填补空白。所以不如我们就保持固定的更新频率,但是又不给自己太大压力。”

 

工作中的Switch On

目前Switch On的节目已经在四个平台上线:微信、微博、B站和YouTube。文字、视频等不同形式的内容带来的反响也有所不同。“感觉B站上的粉丝会更关注设备一点,微信和微博的传播需要靠别人的转发来带动,转发多了看的人才多。比如卧轨的火车那一期被Click15转发了,浏览量一下子就上去了。”

他们的微博下面经常会出现类似“虽然看不懂,但还是看完了这一期,好开心”的评论。“其实很多粉丝可能完全不知道我们在讲什么,但这也给了乐迷们从另一个角度接近自己喜欢的乐队的机会。”代狗希望能吸纳更多的喜爱独立音乐的年轻学弟学妹参与这个计划。“目前做这个都是自负盈亏的,吃饭、出行和设备场地都需要用钱。但是作为学生就不会顾忌那么多,会更专注内容本身。”

 卧轨的火车贝斯手Pz肖强

10月1日国庆当天,团队上线了新一期的节目。目前主要负责Switch On工作的阿嘘、龙介和发糕总算有机会走到镜头前,为往期节目中的吉他效果器进行了一次盘点和科普。未来,他们除了继续采访乐队以外,也打算以vlog的形式参与乐展等活动,以新的角度去介绍硬件设备。

Switch On这个计划已经开展超过一年了。目前团队的发展在预期当中吗?元老成员代狗、Bowen和小飞象有着不同却类似的答案。“我觉得能找到人一直坚持下去就不错了,专业人士也算是认可了我们的坚持。”相比于代狗中规中矩的评价,Bowen则认为团队的工作成果超过了预期:“刚开始的时候也不知道能做多久,现在做成这样我自己觉得还不错,听到真正了解的人的评价还是很开心的。”作为团队里的“大姐大”,小飞象则更详细地给出了对未来的期许:通过自己制作节目的技术的进步,让大家主动来看,而不是等着别人帮忙转发。

本文图片由Switch Ont团队提供

作者:肉饼,校对:一点点

相关消息

2020/11/05

手记|鹿先森乐队:谁会听完这首歌?

2020/10/29

方言乐队,不同的不止是语言(上)

2020/09/18

独立音乐盲盒拆后感:永远期待下一首就会是属于你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