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如萱谈《藏着并不等于遗忘》:《彼个所在》是整张专辑最后完成的歌

2019/12/17

撰文: 阿哼

2018年因为怀孕推迟了专辑发行,魏如萱总算在今年交出新作《藏着并不等于遗忘》。她说,这张录音过程非常赶,每天早上六点半就要起床开始顾小孩,只能趁他睡午觉期间出门工作;下午开始的录音尽量要在黄昏之前结束,因为还要赶回家帮他洗澡。

有了小孩之后,魏如萱的生活变得不一样了,很难全心全意地写歌,连睡眠都会被切成一段又一段;有了小孩之后,她也对说故事产生兴趣,去年举办“Milk and Honey 孕期限定演唱会”,她在曲目间讲故事给观众听,新专辑标题同样取自安徒生童话的短篇故事。

她说,《藏着并不等于遗忘》本来取作 “to be or not to be”,引自《Ophelia》的副歌歌词,也是莎剧《哈姆雷特》的名言。可后来读到安徒生童话故事,被短篇标题“藏着并不等于遗忘”打动。她知道,这会有共鸣,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有藏着不想说的话;年纪越长,藏得越多,有时埋久了就忘记了。

1、初为人母恐慌症

我问魏如萱藏了什么,她却说不能明白告诉我,“因为那毕竟是我藏起来的,可是我很诚实地在专辑里面,我的那些歌,是我有很浓厚的感受才写得出来。”

难以言说的,或许是初为人母的慌张吧?

收歌过程听见《恐慌症》demo 时她就极有想像,人与人与梦境的拉扯,以词曲作者吕康惟的版本为底,她添上“百年孤寂”四字致敬作家马尔克斯,也因为唱出来很爽:“马尔克斯说他写完《百年孤寂》以后被掏空了,我觉得唱这首歌也有一种几乎要被掏空的感觉。”

由于电台访问常接触说唱歌手,她想说自己应该也能饶舌,遂向熊仔、顽童 MJ116 的瘦子讨教却都没听明白,直到 MC HotDog 热狗跟她说,最近很流行模糊饶舌(mumble rap),“想写什么都可以,听不懂也不会怎样”。她大笑,《恐慌症》末段的饶舌最后被她写成了短诗《晚间爱人》,进录音室更唱成“鼠来宝”;靠编曲人黄少雍好不容易剪辑成有节奏感的段落,回头听完才被提醒都没押韵。

《恐慌症》MV

与《恐慌症》齐为专辑里的重量作《Ophelia》,是诗人夏宇听过魏如萱的《Ophelia+冰冷的狂热》香港实况录音后脱胎而生的词。早在《末路狂花》时,就已寄至魏如萱的信箱里躺了三年。今年搜歌过程,她与陈建骐赫然挖出这块宝后,赶紧约夏宇出来见面,聊着聊着,对方突然提到最近写了一首词在讲少女变成母亲的过程,十分贴合自己的生活状态,定眼一瞧内文,便提议取名为《儿歌》。

没想到谱曲阶段,两人为遇到这首非典型“儿歌”竟都卡关,又因为对方是诗人不敢随便动一个字,只好求助于共演“爱之日常音乐节”的黄韵玲 —— 小玲姐的《蓝色啤酒海》不仅刚好唱过“我的我的小孩”,也曾写过《Arthur》给自己的儿子,可谓不二人选;众望所归完成谱曲任务后,交给金木义则又编成了爵士大乐队的风格,“建骐说《儿歌》是专辑里面最贵的一首歌,因为使用的乐手最多。”

《儿歌》MV

2、边睡边唱的demo

《藏着并不等于遗忘》有魏如萱和许多音乐人好友的第一次合作。除黄韵玲之外,还包括《海鸥先生我爱您》的词曲作者斑斑,《窃笑》的作词人葛大为、编曲人王双骏……《既然不再假装自己不是多愁善感的诗人》的作词人是表弟李睿哲(她特别强调是另一位姑姑生的,不是柯智棠),当时她在脸书上看见李的随笔,寻来后决定要用假音唱好唱满:“我听了很多国外乐团的歌,Scissior Sisters、Maroon 5,他们都可以用假音唱歌为什么我不可以?”

因为合约关系,旧作《星期三或礼拜三》必须放进专辑里,她却觉得要拿原封不动的版本放进去很没诚意,因此跟陈建骐提议找一位女生合唱。当时她刚好受岑宁儿邀请当演唱会嘉宾,顺水推舟也邀对方一起重唱《星期三或礼拜三》。岑宁儿格外慎重,不仅重新编写合声,演唱会前先录了第一次,演唱会后又拉了配唱制作人布兰地进录音室从下午录到半夜,这才完成现在这个声线交织、缠绵贴服的版本。

魏如萱一人分饰多角,扮演斑斑那晚如何透过 Instagram 传 demo 给她,也还原金曲评审会议现场,她和王双骏如何应允彼此要合作;就连 MC HotDog热狗沙哑颓丧的语气都模仿地惟妙惟肖。对人的感情,她入戏很深,相遇过程钜细靡遗,口气与肢体都用上;或许正因如此,藏在她心里最不便明说的,便是与生命相对,关于亲近者的骤然消逝。

思念逝者的《彼个所在》是整张专辑最后完成的歌。当时他们刚好独缺一首主打,制作人韩立康便想到她曾有一首边睡边唱的 demo。 

魏如萱回想,那阵子自己在照顾孩子与录音工作间两头烧,demo 是累到趴在桌上,眯着眼对麦克风唱出来的;旋律好听,却还不如《你啊你啊》那样可以自称“情歌金曲”。左思右想,“大家好像很喜欢听我唱闽南语,那我就想说,不然我再用一些烂烂的闽南语创作好了。” 她先写了四句关于爱情的漂亮话,情感上却没有共鸣,最后反问自己,“我现在心里到底最在乎,最在意的是什么?嗯,‘还是死亡’这件事情。”

彼个所在是天堂

写过《很难很难》也不免踌躇,自己要不要延续这个题目,可疑惑后却更笃定:“我知道我再过几年就会渐渐淡忘这件事,我现在有时候就还是会很想啊,那为什么我要抗拒这个想?”她诚实说着,我却不敢跟她的眼神对上。

《彼个所在》的英文歌名是“天堂”(Heaven),她自然切换闽南语、普通话、英语、广东话去唱想念,好似再多言语都触不及另一个世界,只能不断地唤。包括爱猫 Gaga、父亲与卢凯彤,语言选择没有特别对应谁。她强调:“我觉得不一定是哪句就给谁,哪句就给谁。这整首歌都在说这个想念。这首歌里有讲,‘I think you know everything’ 对不对?说不定我在写这首歌之前,他们都已经知道我会写这首歌了。”

配唱录音总是快狠准的她,《彼个所在》进出录音室三轮才拍板,过程更曾发生怪事——那天下午在大小眼录音室,第二回重录,整个空间只有她跟录音师两人;自己喉咙状况莫名不好,试了几遍,想专心沉浸在情绪里,却感觉录音室外面有人在讲悄悄话。

唱完后她和录音师讨论结果,录音师却说“我觉得你唱到我背脊发凉”。魏如萱想了想什么叫背脊发凉?茫茫然告诉对方“我觉得刚刚有人在你旁边耶”,结果录音师听闻大叫:“啊,我就是要跟你说这个,我觉得刚刚有人在摸我!”

当天他们鼓起勇气继续录音,麦克风倏然发出吱吱嗡嗡的回授声,为给自己壮胆,她猜想或许是对方想告诉她,自己要先走了。

 《彼个所在》的歌词在实体专辑中收整成一封手写信

4、陪着你

今年11月,魏如萱曾到金音创作奖典礼上颁发新设的“最佳另类流行音乐专辑/单曲奖”。致词时她形容,自己的音乐之路正是走在主流与独立难归类的“灰色地带”,路走久了好像宽敞起来,因此她觉得有这个奖很棒,明年想要报名这个奖。

从2007年开始个人演唱生涯,她坦言这几年自己才比较有被认可的感觉:“从《不允许哭泣的场合》开始吧,好像我渐渐地被大家接受了。像这张专辑(《藏着并不等于遗忘》)出去好像海浪,打回来的速度比前几张都快。以前的东西他们需要消化,可能‘嗯嗯好听’就没了,但是这张专辑的 feedback 很多,大家真的有在听歌,很快就会有共鸣。”

回想过去几年奖运不佳,金曲奖要报新人的时候被挡说组过自然卷,结果下一届规章就开放报名资格了。《末路狂花》在2017年错身金曲最佳国语女歌手时她特别气馁,不是因为贪图荣光,只是很希望能把这份肯定献给刚离世的父亲:“反正就错失很多机会,只能好吧,运气不好。但我觉得我还是幸运的,不然没办法唱这么多年,受到很多人帮助。”她最后打起精神说,倘若这一张拿奖,现在的自己最想荣耀的是幕后制作团队。

访问结束前我问,如果能跟同样失去重要的人的歌迷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魏如萱思考良久,几乎无法作答,眼神闪烁的似两颗黑白星球,穿越到另个世界:“这题很难很难,我有努力想过了,不论如何,我会一直用音乐陪伴大家。”

2018年8月,卢凯彤离世后一天,她在 Instagram 上贴出《陪着你》的歌词并于月底的“Milk and Honey 孕期限定演唱会”现场首唱,获得许多回响。“你不是树枝上的孤鸟/我会一直在你身旁……” 回头播放专辑,她特别将《陪着你》与《Don’t Cry Don’t Cry》并列摆在开头,这个选择或许已经是对这道难题,最最完整的答覆了。🎵

本文授权转载自BLOW吹音乐 ,标题内文略有调整。商业媒体转载,需获得授权,并注明作者及出处。

相关消息

2020/04/02

热写生:想轻轻松松地玩团,却不小心花太多力气

2020/03/19

魏嘉莹:你我都是夜空里的光

2020/03/06

晨曦光廊:最“烦”的就是这几个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