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房间:最尴尬的问题,就是把后摇和意义扯到一块儿

2019/10/11

撰文:小琦

Weirdo Room 怪人房间乐队是一支组建于古城西安的后摇四人团。2012年底成立至今,乐队成员不断探索试验,作品真诚又积极,一扫大部分后摇作品给人的“丧”感。2015年初发行首张 EP 《We Will Be Back To Sea》,2018年12月发行首张专辑《枝桠》。

“你们是看了哪个后摇现场决定也玩这种风格?”

“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听说因为租住在一起才取名‘怪人房间’?”

“这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乐队成员对采访问题啧啧称奇,我心下好笑,甚至有些得意:“我们街声列提纲有个口号:搜穿互联网。”

其实很多参加街声大登陆的乐队,因为太新、曝光太少,即使搜穿互联网也找不到什么资料。相比之下,西安后摇乐团怪人房间成立于2012年底,发行过一张 EP 一张全长专辑,已完成两轮全国巡演,已经是十分有料了。

欢迎来到怪人房间!

鼓手夏耘、贝斯手马鸣和吉他手柴艺超三人是新疆老乡,在大学电声乐团里相识,彼此瞧着都挺顺眼,有空就凑在一起。

虽然几人的专业相去甚远,有学动物的、有学植物的,还有做设计的,相处时间越来越长,关系也铁得没话说。

就这么玩到了大三,小两届的学弟裴天林抱着一把古典吉他要求加入。

当时马鸣和柴艺超在一个新金属乐队里,夏耘的乐队以翻唱为主,大家看裴天林弹得不错,留他一起玩。最后,微生物专业的裴天林加入了夏耘的乐队。

至此,怪人房间四位初创成员全部登场。

本科毕业后,同届的电声乐团成员只剩下夏耘三人继续读研,加上常跟他们混的裴天林,几人自知“岁数太大”,不好意思和乐团里的弟弟妹妹一起玩,也不想总是翻唱,于是四个人成立了新乐队“怪人房间”。

他们续租下乐团前辈住的房子,带着各自的“家属”搬了进去,学习、生活、听歌、排练都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做着同学眼中的“怪人”。

“现在年轻人这么挑室友,你们住在一起有过什么矛盾吗?” “没什么矛盾!算下来本科就干了两件正事儿,一是搞学习,第二个就是玩乐队。乐队成员是最重要、最要好的朋友,除了偶尔吃不到一块儿,生活习惯也比较搭。当时提出租房住,这几个人自然是首选,现在听到的我们百分之七八十的东西,都是那段时间碰出来的。”

今年,裴天林决定去上海攻读博士后。得知这个消息,乐队成员都很为他高兴,按大家的话说:“他天生就是搞科研的料,就适合做学术”。不过“乐队不能散”也是所有人的共识,需要赶紧找到新成员,并且新成员绝不是替代品,而意味着乐队将有新的发展,进入“怪人房间2.0”时代。

录音棚的朋友为他们推荐了刘柏廷。这位广告公司老板打小喜欢音乐,虽对摇滚乐接触较晚,不过提起吉他大师也是如数家珍,还很喜欢编曲,初次见面与乐队小试一番,效果不错,就这样加入了。

街声大登陆西安站,怪人房间将以新阵容亮相。

乐队几人都是兼职,有着自己的本职工作:夏耘是一名宠物医生,马鸣职业玩网络游戏,柴艺超在大学里教设计,刘柏廷刚开始创业。“这样确实很忙,不管干啥,总要有份糊口的工作,并且花大量的时间在上面,但乐队也得做下去。”

街声办的活动,我们一定参加!

当年柴艺超在广州看过瑞典后摇乐团 Moonlit Sailor 的演出,回来便把怪人房间的风格也定为后摇。

如今乐队成立已有七年,在国内后摇圈里默默累积着自己的听众。 2018年12月发行的专辑《枝桠》由瑞典后摇乐团 Seas Of Years 的吉他手 Jari 混音制作。

Jari 拥有自己的录音室,在后期制作方面经验丰富。乐队成员通过频繁的邮件往来一点点把意思表达明白,幸好 Jari 理解能力很强,总能做到让大家都满意。

“ Jari 怎么评价你们的歌?” “他说挺好的,可能是跟我们客气。” 乐队成员对英文表述中大量夸张的语气词感到迷惑,至今仍不太相信那些夸奖。

2018年12月21日发表的专辑《枝桠》

不过, Jari 提到自己最喜欢专辑中《A.T.C.G》和《Kraken》这两首歌。

《A.T.C.G》由前吉他手裴天林创作,指的是 DNA 中的碱基,这对三位专业跟生物相关的乐队成员而言再熟悉不过。这首歌也是专辑中的先导单曲,并间接促成了他们成功入选街声大登陆西安站。

“这首歌一发出来,街声就推荐到了首页,当时我们就想,以后街声办的活动,一定都得试试,哪怕选不上,也要参与一下。”

怪人房间的创作灵感主要来源于生活中的故事,画面感很强。比如《Here Is Where We Met》这首歌,是在乐队吉祥物猫咪小怪去世后完成的。

歌曲《Nepal》则关于2015年尼泊尔大地震,结尾女声部分凸显出大自然的神秘与神圣。

怪人房间2014年12月20日发表的EP

在采访过程中,总免不了问一些关于含义、歌名来源之类的问题。说实话,哪儿有那么多意义可以追溯,乐队也会在一次又一次的问答中形成一套越发漂亮的标准答案,哪怕自己最开始并不是这么想的,这几乎成为采访双方的心照不宣。

在这种情况下,为专辑定名为《枝桠》的夏耘,给了我一个实在又真诚的答案: “其实我们觉得最尴尬的问题,就是把后摇音乐和意义扯到一块儿。灵感的来源确实有真人真事的成分,但更真实的情况是音乐先行。

生活中细碎的小东西隐藏在我们的潜意识中,不是说先挑一个意义,根据意义琢磨怎样用音乐表达。往往谁弹了一个非常动人的旋律,大家觉得可以发展成更好的东西,这个过程中我们想起了什么,才慢慢变得有意义。”

“至于歌曲意义对我们自己真的不太重要,但总得有个说法,所以每次起歌名都很痛苦,像是在发散的过程中必须找出一个准确的点。”

目前怪人房间的当务之急,是赶快带着新成员刘柏廷创作新歌,做出属于现在四人的作品,不能让他一直充当维持演出的角色。这个磨合的过程或许很长,但要抓紧时间迈出第一步。

街声大登陆 Q&A

SV:希望自己的创作给世界带来什么?

吉他手刘柏廷: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从我们的音乐中能够感受到生活的光明和伟大,通过我们的成长让世界变得更加有感染力。

贝斯手马鸣:大家觉得好听舒服就行,如果能通过音乐让听者留心看看这是哪个乐队,那就更好了。

吉他手柴艺超:希望我们的作品能为世界的小众艺术输送微薄之力吧。

鼓手夏耘:我从没想过给别人留下什么,我只是想给让自己开心愉快就行。别人的喜好和听众数量会影响我的情绪,但不太多,不是太重要。

SV:描述一下理想中演出的场景。

吉他手刘柏廷:必须是万人以上的场面,所有人都躺在地上表现自己的喜怒哀乐。

贝斯手马鸣:每个乐器发出的声音还有声场都是自己心中所想的,极其想要有管弦乐团队!

吉他手柴艺超:满山遍野的观众,他们晃动与呼吸的声音我都能听见,在我们的音乐中生长出他们的枝桠。

鼓手夏耘:有自己的专业团队,从灯光到调音,能百分百表达自己的作品就好。

图片来源:怪人房间乐队

作者:小琦

校对:外外

相关消息

2019/11/12

老王乐队:搭上时代的列车

2019/11/05

玩具船长:我们想做的是有根源的音乐

2019/11/02

Nouvelle:在浪漫柔软的年代,做一场男子汉的音乐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