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米乐队:约翰·列侬忌日前一晚,我们都是摇滚明星

2018/12/10

撰文:冻梨

雷米乐队《忧郁酒馆》专辑首发专场

时间:12月7日21:00-22:30

地点:郑州7Livehouse新通桥店

他们说想永远活在摇滚乐的世界,那大概就像宿醉的感觉,开心到晕眩,快乐到胃痛。雷米乐队,来自郑州,主唱杨沐、吉他阿扁、贝斯李铁和鼓手贾博涛在周五晚打开“忧郁酒馆”的门,接收所有需要音乐的酒客。

上一次去7Livehouse是在街声大登陆第二季郑州站,当时还对7Livehouse隔壁唱着流行歌玩着中奖游戏的中原大舞台惊叹了一番,这次再来,两个空间中间多了一堵墙,一座城市里的两拨人,纷纷走进了两扇门。 

舞台挂起了一块白布,将舞台遮挡得严严实实,雷米乐队《忧郁酒馆》的专辑封面,方方正正地投在上面。九点整,《Broken Romance》响起,白布落下,除了装备整齐的雷米乐队,他们身后的红色绒布背景也格外抢眼,中间是雷米乐队的logo,一支白色的公鹿。右侧,主唱杨沐和吉他阿扁之间还有一个灯箱,“Life in my imagination”,蓝绿色的字要走到第一排才能看清。

 主唱杨沐

“我们是雷米乐队,来自郑州!”忧郁酒馆开张了。

时常觉得雷米乐队有很强的文学感,对生活咬文嚼字,咀嚼几下,琢磨出消化不了的情绪,那就唱一段有点硬的朋克。《21st Century Boy》吉他和鼓都凶猛,王尔德和杰克·凯鲁亚克一起劝你去流浪冒险。

专辑同名曲《忧郁的酒馆》,鼓点如行进曲整齐,听杨沐唱“用手指轻轻摇晃/发出了悔恨的声响/drinking all night long/去拥抱你的绝望/站在幽暗的地方/传来了洁白的颂唱……”兀自想象还有英雄的年代,骑士和盗贼聚集在同一个吧台边,为无常的日子碰杯,撞响杯底的冰块。

贝斯李铁

“Oh baby,how does it feel?In the RockNRoll night.”阿扁也在台上举起酒杯,向台下敬酒。而早已有听众喝到迷醉,无论熟识与否,拉着人凑到前排蹦蹦跳跳。

《Weekend Rockstar》激得人迸出一腔热血,不管平时是老师还是程序员,是牙医还是房地产商,进了雷米的空间,还是得找找那个摇滚明星梦,哪怕只是从周五晚开始到周日晚结束。

 吉他阿扁

忧郁酒馆除了酒的燥热,当然还有忧郁的浪漫。比如《美丽的过客》,比如《甜蜜的歌》,分不清当中的爱是心碎还是完满,“此刻我终于懂得/来到这世上自有轮廓”,低头弹吉他,用力敲鼓,把贝斯弹得如同舞蹈,也改变不了轮廓的边界。

乐队安可换场,留下贝斯李铁进行贝斯弹唱,砰砰几声,干脆又直接。再返场,杨沐手里也多了杯酒。《Salor’s Love》轻缓恬淡,摇铃像是水手航行泛起的浪花,把人渡向他们故事里的码头。

鼓手贾博涛

《Summer Night》中的口琴,让冬季夜晚无限延长,不愿归家,不愿结束,像是酒馆的后半场,跟着布鲁斯味道再跳一段没有规矩的舞。12月8日是约翰·列侬的忌日,杨沐说唱一首你们都会的歌,纪念他。酒酣耳热时,一起唱起《Hey Jude》,“Hey Jude,don't make it bad.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

演出结束,乐队把这张专辑帮助他们的人一一叫上台感谢。事后听7Livehouse的沈老板讲,才知道,开封的Livehouse上堂曾经找不到合适的舞台背景,在沈老板的建议下,挂起红色绒布,别有一番味道。雷米乐队第一次演出就是在那,认认真真刻了一只公鹿,挂在绒布中央。这晚演出,完全复刻,买来更大的绒布,而那只鹿,由他们的朋友、摄影师狄儿童从开封原封不动地背过来。

后来杨沐说,不想回到现实生活,只想活在摇滚乐的世界,当场被人泼冷水,那不就是宿醉的感觉。仔细想想,一头钻进音乐里,大概和宿醉差不多,开心到头晕目眩,痛快到让人的五脏六腑都跟着疼,所有感官放大,感受世界的每一寸肌理。

图片来源:恶秃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9/09/01

在海拔1900米的昆明,他们点燃了20度的夜晚

2019/08/25

熟悉的老夫子回来了!MC HotDog热狗 “废欲清”巡演西安天津双城回顾

2019/08/16

多年后在万人场地,会怀念这场200人的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