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薇——美梦如是音乐会:丁薇叫好又叫座

2018/09/21

撰文:孙大猴

2017年5月,时隔13年丁薇发布专辑《松绑》。丁薇演出不多,这回在 Blue Note Beijing 的门票早早售罄。在这场演出当中,台下观众不乏如数家珍给同伴介绍台上设备乐手的,也不乏首首合唱的,可见这场演出的观众音乐水平颇高。

演出名称:丁薇——美梦如是音乐会

演出时间:2018年9月19日

“原来媒体朋友都说丁薇是叫好不叫座的,但是今天的演出两个星期前就卖完了,以后大家可以说丁薇是叫好又叫座了!”丁薇依旧是一身酷酷的黑色,长长的黑色带花外衣穿在外边,半开玩笑似的说出了这句话。平时做电影、电视剧配乐,为其他音乐人制作歌曲,同时也一直在慢慢打磨着自己的作品,在 Blue Note Beijing 的美梦如是音乐会上,丁薇显得自信又洒脱。

在 Blue Note Beijing 演出的每一首作品,丁薇都将其进行了改编,力图展示不一样的感受和风貌

Blue Note Beijing 坐落在前门23号院中,原是美国驻中国公使馆。院落的大理石屏风后是一片干干净净的绿草,四周则规规矩矩地坐落着欧式风格的几座建筑,这种克制中的美如同爵士给大众的印象:小资、雅痞。但是真正了解爵士乐的人就会知道,爵士是最疯癫和先锋的音乐形式之一,不协和音程的运用、异域节奏的融合、不同乐器的尝试……丁薇的音乐同样给人一种理性克制的美,但是其中的先锋元素和实验性尝试,也都是值得回味的。

在 Blue Note Beijing 刀叉叮叮咚咚的响声中,台上灯光暗下来,人群也发出了尖叫和掌声。贝斯经过调制类效果器,发出有些电子的声音。这时丁薇开始低声念诵了一段句子“只要你有一点点的摇摆,我会不由自主地焦虑三天”。这是《松绑》中的单曲《那片天》,虽然和唱片之中的传达感情类似,但其中有很多细节都经过了比较大的变化,并没有专辑中那么多的电子音色,反而在吉他贝斯鼓的框架之中进行发挥,乐器的变化、编配让人有不同感受。本来忙着享受美食的观众们也全都停止了,眼神直直射向舞台。

《已来不及》一开始,吉他推弦就开始在人声中做 Fill in ,熟悉录音版的朋友会想起录音版中的电子音色。而副歌部分,则用吉他贝斯鼓实打实的“燥起来”代替了录音版中弦乐和电子鼓的蠢蠢欲动。开头的旋律也让人些许想起了 Cardigans 乐队的《Love Fool》。开头相似,可却是用不同的方式走出了两条完全不一样的路径。

《三四点夜里的美梦》在缥缈的电钢音色中开始,原来声部重叠的主旋律也被精简成了主旋律清晰的一部。贝斯仍是棱角分明的断音演奏。在 Blue Note Beijing 这样的传统爵士乐圣地中,一定程度上减少电子乐元素,更加强调吉他贝斯鼓,显得也非常合理且扎实。

吉他手在《三四点夜里的美梦》结束后,把 telecaster 换成了 Les Paul,在贝斯失真 Riff 中开始了上一张专辑《松绑》的同名歌曲,和下一首《开始》的演奏。在吉他贝斯鼓开始轰鸣时,不由赞叹这个换琴并不是作秀。原本电味十足的歌曲都被改成有些 Alternative Rock 的风格。不知是场地的原因,还是 PA 音响师有意为之,套鼓的音色几乎没有经过压缩,扎扎实实传到大家的耳朵里,和电子鼓相辅相成,恰到好处。观众也都跟着歌曲的节奏或者摇摆、或者挥手,沉浸在音乐之中。

这几首激烈的歌曲唱完,丁薇如释重负地开始聊天:“制作人盐哥把最难的歌都放在了第一趴,弄得我都不敢说话”。在这时,工作人员抬上了一架 Nord 的红色电钢琴。在这之后,丁薇演唱一些自己为电视剧、其他歌手制作的歌曲。

秦四风的键盘编配具有他明显的个人特色,经常在和弦之中加入一些外音,听起来别致又惊喜

“在 Blue Note 这样的地方,我们也请来了金曲奖最佳演奏类专辑获得者秦四风。” 丁薇说,她和秦四风刚认识的时候,就是为陈坤制作这首《舞舞舞》的时候,所以唱这首歌的时候,特意把秦四风请回来,只是演唱的人从陈坤变成了丁薇。右侧吉他手的 Stratocaster 换成了一把 Parlor 类小箱体木吉他,贝斯手也换了一把无品 Warwick 电贝司,为这首颇有 Bossa Nova 味道的歌曲添彩。最后歌曲并没有结束在主和弦里,这样的处理,在今天的 Blue Note Beijing 演出中也颇为常见,这可以理解为音乐人跟我们开的一个小玩笑。唱完,丁薇拿起保温杯,喝了一口水,和秦四风两个人一人一琴演唱了为《当爱转身》——张一白电视剧《花样的年华》的插曲。观众们每一首歌结束后都热烈地鼓掌欢呼,为这些多年没有在现场听到的歌曲所惊讶。

随着秦四风和丁薇拥抱并退场,场上来了大阵仗,弦乐四重奏:两把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Double 贝斯各一把,外加长笛。丁薇笑道:“ Blue Note 跟我说这是场地见到用乐手最多的演出,我们真是下了本儿了。” 这样的阵仗不言而喻——《女孩与四重奏》,这是丁薇十八年来,第一次和真弦乐组演唱这首歌。她笑道:“虽然已经不是女孩儿了。” 很多观众看见一见这个阵势,也都来到走廊,冲着台上一通拍。到了副歌,Double Bass 响起,把节奏一下突出。长笛独奏和录音比起来也别有风味。

现场扩声非常细致,观众中的音乐人杨炅翰评价“是我见过BN调音最好的一次现场”

古典乐器的配搭让人觉得心痒难搔,整个场地的观众也显得蠢蠢欲动。虽然节奏并不足以蹦迪,但如果是练过舞蹈的朋友,恐怕就要忍不住大张大合地跳起来了,这种时候,就能深刻地体会“歌咏不足,舞之蹈之”。

一曲子完毕,丁薇特意感谢了 Double Bass 和长笛乐手,因为他们是专门为了《女孩与四重奏》才来的。下面,请上台的是盐哥——林朝阳,也是丁薇《松绑》的制作人。盐哥拎着小提琴就上了台,不像其他几位乐手,着装正式,盐哥短裤衬衫,在舞台上半蹲着拉琴,随着《风度》的琴声响起,弦乐重重叠叠,时而拨弦、时而拉动弓子。Parlor 吉他发出的声音和弦乐迥然不同,声音虽然不大却格外明显。

拎着小提琴,在台上随意自然的盐哥

《狗》收录在丁薇的一张单曲里,歌词较口语,和她其他作品的风格有一定区别,通过一只无家可归的狗和人的经历讲述人生的起伏,跟着主旋律呜呜咽咽的是盐哥的小提琴声,相对民谣的风格也打动了不少人的心。中间一段,弦乐和电声乐队齐声响起,缠绵悱恻。这时,也许每个人头脑里都会反复跑过一只可怜巴巴、满怀希望对着过路人摇尾巴的小狗,却还是被扔在了街上。

 全场观众全情投入,安静的时候几乎能听见任何细小的声音

本来《纪念》是打算和李泉一起合唱的,但是由于李泉的膝盖手术康复较慢,今天他没能到场,丁薇用手机给大家放了一段李泉的语音。

《树叶的崇拜》是一首丁薇为赵薇制作的歌曲,之后是《普希金》,吉他和键盘同度的演奏好像是一种奇特的音色,像是吉他为键盘镶边儿,又像是键盘给吉他铺了个底。《重来》的开头是贝斯用 Delay 制造出来脚步或回音一样的音效。而在《重来》里,吉他手那一侧的通鼓终于派上了用场,在唱过“重来”后面的重拍上,他用棉头鼓棒狠狠敲打地通,整个舞台也同样陷入近乎歇斯底里的疯狂中,演至酣处,丁薇也夺过一支棉质鼓棒,和卿锋一起打起通鼓。PA 台上,盐哥也对着乐手 Talk 麦克狠狠唱着“重来”。音乐夏然而止,全场观众欢呼之中还夹杂着“重来”的喊声。

抢过鼓棒的丁薇

最后一首《爱要有你才完美》被丁薇戏称为“我最红的歌”,被收录在那英的专辑《征服》中。随着全场大合唱,丁薇和乐队一起感谢大家,鞠躬,跟大家约好“下次见”。本来在 PA 调音台一直对着乐手指导的盐哥也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走出 Blue Note Beijing,边上有很多哼着丁薇歌曲的歌迷,场地里听到观众和自己的同伴说着哪把琴是什么什么牌子。大家在生活节奏飞快的北京来到 Blue Note,要花一个小时以上回到家里,这样的观众才对得起丁薇对音乐认真的态度。就像丁薇说的,音乐可以更多元,有更多的审美取向,让世界更加有趣。

点击这里,试听丁薇在街声上的歌曲。

本文摄影:七仔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10/08

为了聚会的告别:上海Simple Days简单日

2018/10/07

催生快乐的音乐魔法:上海Simple Days幽默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