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虹“耗尽”北京站:在他们的声场,与陌生人同频

2018/09/03

撰文:冻梨

雾虹 2018《耗尽》首次巡回演出北京站

时间:2018年9月2日 21:00-22:00

地点:北京SCHOOL学校酒吧(北京市东城区五道营胡同53号院)

雾虹乐团2013年在高雄成立, 2017年发行首张专辑《Bitter Setback》,迷幻又爆裂、消沉又躁动,在乐迷里激起了一阵水花。只是现在的他们依然略显小众,雾虹就像是一个同党之间隐而不语的暗号。

时间尚早,在五道营胡同外的肯德基,偶然瞥见一位粉棕色头发、衣着复古的女生,暗自猜测她是不是也来看雾虹。21点,雾虹四人的第一个音符落下,SCHOOL 被观众塞满,看看场地内的年轻人,果不其然,当中也有她的背影。

“不要了,无论谁的疼爱。

放弃了,善良与勇敢。”

开场便是新 EP《耗尽》当中的两首作品,《苦涩的痛击》与《形状》。雾虹一以贯之的“破坏”风格,器乐凶猛,主唱刘秋口的声音自带萝莉般的甜,更显得歌中的感情有些残忍。

左起:贝斯柯柔安、鼓手林信桦、主唱/吉他刘秋口、吉他 fish

两首歌过后,几个人打招呼打得含混不清。第一次大陆巡演,北京又是第一站,和台下爱他们很久的乐迷初次见面,两边都有点羞涩,可又在某个微妙的冷场时刻,默契地笑出来。

吉他 fish 手中生出一串质地颇硬的 riff ,中途的几首作品中,听起来竟然和柯柔安的 bassline “打架”。雾虹似乎在故意制造冲突。他们可以把曲子编得顺畅悦耳,也能够让听众享受在噪音中释放的快感。

SCHOOL 人满为患,甚至在人群缝隙中都看不到小个子的主唱,却不时能看见鼓手林信桦扬起的鼓槌。雾虹兼具力量感与温柔的旋律线,适合摇晃,也适合跳动。跟着《舞蹈》中不断重复的歌词“跳吧”,身边一位戴着渔夫帽的长发女生跳得发丝飞扬。

致谢环节,雾虹从 SCHOOL 老板刘非一路感谢到所有提供帮助的人

当林信桦转而用起棉鼓棒时,情绪随着闷闷的敲击声而变得更加隐秘。生活中的不可言说、无法名状、欲言又止……都在此时化成了雾虹的音乐。“生命的河 / 流到何处 / 反复着走 / 反复着走 / 纯真的我 / 回到了梦中 / 尽头的湖泊 / 停在水上走”,《生命之重与无所适从》,似乎遭遇过的所有都可以如此概括。

最为乐迷津津乐道的部分,是《漂浮》三部曲到来时。人们想要爆发,却又有些压抑,那些暗地里的情绪没有外化。人们静静地晃,静静地听,但脑海里应该流动着同样的线索,连绵起伏。 


“最后一首歌了,唉……” fish 叹气,台下也跟着叹气。整场演出不过一小时,怎么想都是意犹未尽。

“假安可”过后,他们唱《塔克》、唱《突如其来的忧郁》。知道歌要唱完,矜持的人也不再矜持。终于,大家一起试图甩掉突如其来的忧郁,防不胜防的思绪,以及对某个人不可抑制却无从消化的感情,都因为雾虹而得以找到出口。身边跳着的,是人生只此一会的同频率陌生人。

有很多细小的心情不敢吐露,怕人不懂。但雾虹的能力就是,制造一个囊括别扭情绪的声场,拥抱所有同党,或跳或唱,彼此分享不曾说出口的秘密。

 从北京出发,接下来还要从北到南走上十二城

点击试听雾虹在街声上的作品

图片来源:Shadow Project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09/18

他们喜欢音乐,拥有爱:成都简单生活节乐迷体验

2018/09/17

成都简单生活节Day2:能遇到如此美好的音乐,是一种幸运

2018/09/17

成都简单生活节Day1:把自己“流放”在音乐里、在草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