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墙乐队巡演北京站:最后一团火,燃尽这面花墙

2018/08/15

撰文:冻梨 

花墙乐队2018全国巡演最终站“自嗨儿童的胜利”暨原阵容告别专场

时间:8月12日 20:30-23:00

地点:北京 乐空间(北新桥板桥南巷人美大厦北1层乐空间)

花墙乐队,全员在校生,玩着难以定义的摇滚,有点硬也有点迷幻。北京站过后,年纪最小的主唱兼吉他瓷饿了将要赴美国念大学。台下,有这群少年的老师、朋友和家长,像是另一场毕业典礼。

很久没在哪个现场明确感受到观众的年纪,一走进乐空间,年轻的面庞四散各处,开口的问候都是,你什么时候开学?

暖场嘉宾过后,花墙乐队Intro开场,第一个声音下去,就是年轻人挡不住的生命力。后来翻了他们所有在网上的作品,才知道这首作品歌如其名,《Stay Alive》。鼓手坐下开打前,高举双臂鼓掌,带动台下聚集起来的人跳进躁动的情绪。

鼓手Lino,上台先吆喝

主唱兼键盘徐大叫在第二首《自嗨儿童日记》窜到台上,黑色短袖显得他更加瘦削,徐大叫凑到麦克跟前唱几下,就要退后到舞台中央跳舞,不过不是自嗨,观众跳得一样开心。

《劣质子弹》在网上还听不到,徐大叫埋头专注合成器,瓷饿了放下吉他,扯着麦克,甩话筒举拳头,一扭十八弯。乐队在街声主页的介绍中说,玩着自己都不懂的摇滚,现场听来,花墙不迂回也不直白,硬朗的旋律线里又有合成器与键盘的委婉。甚至《劣质子弹》的间奏与前后有极大反差,似是小步舞曲,这时大家一同背对台下,再转身,吼得像是硬核金属乐。

乐队双主唱设置,一旁弹吉他的主唱瓷饿了穿着白色T恤,和徐大叫两人交替着,仿佛身体里有无限的力量要喷吐,直来直往,十几二十岁的男生大概就是这副模样。

主唱兼吉他瓷饿了,感谢到父母时,他直接在台下和母亲拥抱

主唱兼键盘徐大叫,2015年成立花墙乐队,玩了两年就“冬眠”,直到遇到瓷饿了

“努力,无力,努力,无力……”瓷饿了如此反复唱着,不能辨别到底是努力还是无力,一如年轻人在生活里横冲直撞,勇敢得决绝,也疼得彻底。

《Ebb Tide》,退潮,巡演全国走了一圈,徐大叫也没念对这个名字。音乐轰隆隆再次响起,三个女生在舞台一侧搭起小火车上蹿下跳,长发在空气里飞扬。

开场前,吉他杨雨桐到处打招呼,遇见陌生人还略显害羞,上了台背起吉他,似乎连身高都高了一截。贝斯手长发遮脸,只能从发尾的弧度判断他的情绪与力度。鼓手在后排,一滴滴汗水都跟着鼓棒上下而飞走。后半段,花墙的前任主音吉他肖萧登场,瓷饿了欢快地飞到后台休息,而肖萧竟走下台在人群中演奏。

贝斯吕尚(左)直到最后谢幕才走到台前

吉他杨雨桐1995年生人,已经算是乐队的“高龄”成员

这群年轻人心底大概有座火山,唱的旋律弹的节奏,都是地底熔岩的热度。瓷饿了背后印着一个“惰”字,再回到台上,他不时转身,像是体操运动员一般张开手臂摆pose。他将要高中毕业,前往美国念书,而他的队友说,瓷饿了是他们所有人的惊喜,是花墙乐队的惊喜。

当南方的小朋友用合成器制造躁盯迷的“软糯”声响时,北方的孩子们即便在电子节奏中疯狂跳舞,也舍不得摇滚的硬气,吉他贝斯气势不减,丝毫不给合成器或键盘让路,相互纠缠着,构建出专属自己的强大音墙。

徐大叫和瓷饿了的和声也不是惯常印象里的“天使和声”,最后一首《丛林守则》时,两人仰头,冲出来的声音带着涩涩的砂纸质感,再仔细听听,台下的观众跟唱,那样的声场仿佛在当下的空间里铺了一层细细的沙。

器乐全部进入,瓷饿了蹲在台边唱起来。越来越吵、越来越躁,花墙的几个人张牙舞爪,用力嘶吼弹奏。所有人转身面对鼓手,一同跳起,踩下最后一个鼓点。

仿佛花墙的一角,慢慢燃起一团火,燃尽了这面开得鲜艳的墙,等待着下一次重聚。

图片来源:花墙乐队

校对:马外外

街声期待你将亲身体验的原创音乐现场时刻,用文字图片还原给更多乐迷。稿件一旦采用,即付丰厚稿酬。投稿信箱:editor@streetvoice.cn

点击这里,试听花墙乐队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8/09/18

他们喜欢音乐,拥有爱:成都简单生活节乐迷体验

2018/09/17

成都简单生活节Day2:能遇到如此美好的音乐,是一种幸运

2018/09/17

成都简单生活节Day1:把自己“流放”在音乐里、在草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