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K蛋乐队:两座古都哺育下的一支老K蛋

2018/05/27

作者:孙大猴

街声大登陆音乐人系列采访

老K蛋的乐手大部分是1990年前后出生,从大学开始玩乐队,虽然2012、2013年巡演了几圈,但是关于他们的采访、资料却并不多。

通过参加街声大登陆第一季北京站的Seven Joys介绍,参与了街声大登陆第二季武汉站。2018年5月31日,老K蛋将在VOX举办的街声大登陆演出。

“太原这座城市,娱乐活动不太多。”老K蛋的主唱许哲慢慢地说着。这两年太原有些老乐手组建的新乐队,却很少有大学生组建的原创乐队,学生们以翻唱为主。之所以很多乐手重新组建起新乐队,也是因为新开业的Boo Livehouse。“这么好的场地,设备,大家得玩一玩啊!”

老K蛋算是在这一波波乐队浪潮里一直挺立的,从2008、2009年的大学乐队浪潮,到身边的乐队纷纷解散,又到再次重组。老K蛋现在正在录新专辑,希望能“做出点儿山西的性格来。”

太原和郑州的双城记 

太原,古称并州,由于历史上产出多位皇帝而被誉为龙城。李渊李世民父子隋末从太原起兵,问鼎天下自不必说,五代十国时期的后唐、后晋、后汉、北汉都和太原有密不可分的联系。清初的《读史方與纪要》里称它“控带山河,踞天下之肩背。”三面环山,汾河自北向南流过,在很多国人眼里,更是煤都。 

老K蛋的几位成员都来自这个历史悠久的城市。贝斯手尹磊是其中最年长的,尹磊组建迷失乐园乐队的时候,主唱许哲、吉他手杨帆和鼓手李轩都还在初中高中念书。和其他城市一样,没有Livehouse之前都是摇滚乐手在各式各样的酒吧、歌厅里办演出,学生们去一次,都好像是去干什么坏事、或冒险一样。

贝斯手尹磊也是一位酒吧老板

许哲当时就是这批学生之一,还在读高中的他有一天看见班里同学拿着一叠打口CD,他就凑过去看了看,当时第一反应是:“这画儿可真好看!”于是就跟着听听,不过真正被震撼,想自己买吉他还是因为看了一场Linkin Park的演唱会,高考结束,家里给他买了一把冒牌的Epiphone Les Paul作为奖励,当时许哲很喜欢这把绿色的吉他,弹了好一阵子才发现是一把假货。

开封铁塔实际是木质结构,历经千年风霜,比太原的双塔历史还要悠远 

2007年,许哲来到了开封,在河南大学读萨克斯演奏系。那时候他也组了一个后朋克风格的乐队,担任鼓手。开封是一个非常安逸的城市,也是历代古都,生活成本低,节奏慢,旅游业也是开封的支柱产业之一。河南大学就在千年历史的开封铁塔旁边,不过开封城里摇滚乐的氛围不是很好,多少年来也没有一家比较专业的Livehouse,在1990年代那批摇滚潮过去之后,就没有什么年轻乐队出现,现在的几支乐队还是以金属为主。

那时候许哲主要去郑州的7LIVEHOUSE演出和看演出,慢慢也认识了不少郑州乐手,这次参加街声大登陆,也是由Seven Joys的吉他手大鱼介绍的。Seven Joys2017年参与了街声大登陆第一季的北京站演出,和许哲聊天之余,就互相说了说,许哲才参与演出征选。

四年时间一晃就过,上课下课,偶尔自己演出,更经常看别人演出,2011年,许哲面临着毕业。那时候许哲开始焦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也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就写出了《男孩别哭》这首歌。

许哲和他手里的Jazzmaster,他还有一把红色Gibson的ES335,更加常用

这阵子尹磊和朋友来开封找许哲玩,几个人在开封兜兜转转,吃吃喝喝,闲下来就想:“开封边上就有郑州的7LIVEHOUSE,设备也好,许哲也熟,干嘛不演一场玩玩呢?”于是大家找一间排练室,一起玩了几次,就在7LIVEHOUSE演了一场拼盘儿。

演完,尹磊觉得许哲吉他弹得不错,就想让他加入自己的乐队迷失乐园,许哲也挺高兴能加入这样的一支“老牌劲旅”。这时许哲找好了太原学校当老师的工作,于是迷失乐园整装待发,许哲也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一切都看着不错。可是刚演完一场,迷失乐园解散了。

跟着Livehouse走起的太原摇滚

就在许哲毕业那一年,山西出现了第一家Livehouse,柔软时光,虽然更加偏向民谣、爵士等等音乐,但一时间也成为了不少音乐人的据点。迷失花园解散,贝斯手尹磊找到他:“愿不愿意一起再玩儿一个队儿?”老k蛋就这么来了,本来叫Three King,后来为了好记,干脆叫了老K蛋。三大件儿的配置,继续迷失花园的New School Punk风格,许哲负责写歌,可写了没多久,许哲就觉得不对味儿,他就跟尹磊商量:“咱们要不改改风格吧,这种我确实不太擅长。”于是许哲开始主导乐队风格。

那一阵子许哲在山西艺术职业学院教课,每天坐在办公室里,其他老师们都聊着房子、孩子、班里的各种事儿。许哲觉得一眼就能望到头儿,加上刚毕业的焦虑迷茫,那一阵子老K蛋的歌也挺愤青的,2013年,乐队发行了第一张同名EP。

许哲觉得听老K蛋的人应该都不是“听话”的孩子,因为许哲从小也调皮捣蛋,很多奇怪的点子。这张EP里《大小姐》里唱到:“姑娘/二十三/理想/傍大款/每天夜店里花枝招展/内裤忘了穿……”犀利又诙谐,还透着一股子玩世不恭。

那时候老K蛋的打扮还是十分New School 

2012年5月,乐队一行8人,浩浩荡荡踏上了从太原去西安的旅程,除了乐队的3人,其他都是朋友,许哲自己说起来就是:“主要是玩儿,有时候去一个地方玩个4、5天再去下一场。”2013年发完EP,老K蛋又开始了西北的巡演,同样是一半玩一半演。 

伴随着全国音乐节的兴起、民谣热的出现,2014年,太原又开了FIX Livehouse,紧靠山西大学、山西财经大学,处在一片城中村的之中。大学周边的这种城中村最有意思了,鳞次栉比的小店,人来人往,灯红酒绿,什么买卖都有。于是周边的大学生戏称这里为“小香港”。FIX门脸很小,走到地下室,就是FIX。

三大件乐队总有一些局限,主唱边弹边唱,未免吉他会不够丰满细致,于是2015年,杨帆加入了乐队,老K蛋变成了一支四人乐队,随即在2016,乐队相继发行了《混世魔王》、《男孩别哭》、《孤独先生》三首作品。2018年年初,原鼓手王皓退出,在天津音乐学院毕业的鼓手李轩回到老家太原,加入老K蛋。

老K蛋和D.O.G.厂牌合作,经常坐着动车来北京School酒吧演出,演完之后往往喝到天亮,School酒吧负责人之一刘非跟他们说:“城市摇滚这个东西,就是属于北方的。”言下之意是温柔干净的南方城市摇滚不起来,摇滚起来了,也不太像是衣冠楚楚却又颇有侵略性的“城市摇滚”。

许哲是萨克斯演奏专业毕业,在老K蛋的演出上也会来一段儿

许哲在做老K蛋之余,还创建了一个爵士厂牌:爵士西山。科班出身的他在开封学习音乐理论时候一头雾水,但是在上海爵士音乐节上听到了现场爵士乐以后,一下子豁然开朗,于是和喜欢爵士的乐手在太原举办爵士演出。除此之外,他也做萨克斯教学,不过学生总是学两天就不耐烦,再也不来了。

在开封上学的经历让他们和河南也脱不开联系,去年老K蛋参加了SUBARK主理人旭小东策划的大星高校音乐节,在新乡,大学操场上乌泱泱全是人,演完之后一打开微博,被热情的大学生们都@炸了。

杨帆平时是一位吉他教师,他经常站在听众的角度上,和许哲争论歌曲的编配 

2014年开办的太原Livehouse之一:音乐房子,从大学城搬到市中心,声场进行规划设计,设备也挑好的,改名Boo Livehouse,一下子也带动了太原摇滚乐的兴起。很多乐手也没有希望靠音乐成名立腕,就是简单的本能反应,看见好的设备,好的场地就想出出声,玩玩自己喜欢的音乐,这么着就痛快了。

老K蛋从组建到现在也将近7年,从20岁出头到30岁,大家都有不一样的经历,许哲在录音编曲的时候还是执行“完美主义”,希望自己的想法感受能够100%传达给听众,杨帆则会站在观众的立场上,对作品进行修改,尹磊、李轩也从自己的角度为作品增色。大家在老K蛋身上下了很多力气。

李轩曾经是天津朋克乐队宿醉的鼓手,毕业于天津音乐学院

许哲在新专辑里的想法是表达山西的性格,山西的性格可能也是开封、郑州、石家庄等等北方大城市的性格。就像是贾樟柯镜头下的山西,让每一个有类似经历的人心里都紧一下子。希望通过作品里的力量,让自己的想法传给更多“不老实”的孩子,让他们在老K蛋的音乐里找到自己。

快问大登陆

SV:Rancid和Libertines你更想成谁?

全员:Libertines。

SV:喝得最多的一次喝了多少?

尹磊:外地演出必喝多,最近一次是去北京School演出直接喝到凌晨五点,第二天一路吐回太原。

SV:演出时候干的最野的事是什么?

许哲:演出最疯狂就是和许宸合作了一首ramones的《Do You Remember Rock’n Roll Radio》,一句都没在调上。

SV:自己建一座房子,你要建成什么样子的?

李轩:有个逼格很高的鼓房,大车库,有大院子,可以种点蔬菜水果,田园生活我还是比较向往的。

杨帆:想要一个设施齐全的大厨房和一个大大的落地窗。 

相关消息

2019/09/11

头烧:今夜的第一杯 Shot ,和他们一样上头

2019/09/10

二区六楼:第一次排练是《你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