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效应:郑州旅游 BGM?抖音上的歌就挺合适

2018/04/24

撰文:陆小维

街声大登陆音乐人系列专访

平行效应是什么?

1、一支来自郑州的新乐队。

2、主要成员是主唱千千和吉他手郭子敬,千千觉得自己偏“丧”,郭子敬觉得自己很阳光。

3、曲风涉及 Indie Rock, Alternative Rock, Post Rock……据说在郑州找不到同款乐队。

4、4月26日,即将登上街声大登陆第二季郑州站现场。

“我觉得你们不像河南那边的乐队。”

吉他手郭子敬:“我们普通话说的好一点……”

“是气质不太一样啦。” 

主唱千千:“我们比较佛系。”

“报名大登陆郑州站的有不少玩朋克的,你们相比起来挺清新。”

郭子敬:“我喜欢朋克和后摇,做纯后摇就不需要主唱了,玩朋克的话,虽然千千的摇滚启蒙是 Grunge —— 跟 Nirvana 一样脏帅型的车库摇滚,但跟她个人气质不符,她喜欢但又唱不出来那种颓废中带点歇斯底里的感觉。既然我俩决定要一起组乐队,就把各自的喜好融合、折中成了现在这种风格。据朋友反馈,在郑州像我们这样的乐队,也就只有我们了。”

平行效应乐队(左:吉他手郭子敬,右:主唱千千)

“多巴胺” 到 “平行效应”:改名是因为太多重名乐队了

1994年,千千出生在洛阳,从小断断续续学习乐器,而且都是自愿往培训班跑,爸妈拦都拦不住。学着练着,她五年级就写出了人生中第一首歌。“是关于友情的,比较幼稚、懵懂、青春……” 提起儿时的作品,电话那头的千千语气略显迟疑和害羞,忽而又严肃地思忖:“长大以后写的歌跟小时候不太一样,其实每一阶段写的歌都不太一样。”

初中时,浙江卫视一档名为“百事群音”的节目吸引了千千的注意。这场旨在“以乐队的新形式,鼓励年轻人的创作热情”的乐队大赛,请到五月天担任顾问及评委,最终产生十强乐队,其中包括仍在活跃的热血朋克指人儿乐队。“我第一次了解到乐队这种形式,可以说是对我有启蒙性的节目。”在那之后,千千的 MP3 播放列表里多了不少 Sum 41、Nirvana 这样的朋克和 Grunge 乐队。

千千大学学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后却成为了吉他老师。她笑说中文系的学生是“万金油”,做什么的都有(摄影 / 李铁)

也是小学五年级,85后“郑州土著”郭子敬到表哥家玩,偶然听到田震1996年在红星生产社发行的专辑《野花》,“觉得特别好听,在那之前都是大人听什么我听什么。”耳朵被打开后,郭子敬开始广泛涉猎,从花儿乐队《幸福的旁边》摸索到麦田守望者、69乐队、脑浊乐队,从 Green Day 倒转回 Ramones,从 Guns N' Roses 补课到 AC/DC……“摇滚、民谣、后摇、朋克、核、金属,我听着觉得好听的都会听。”

一边听歌,郭子敬也学起吉他,不报培训班也不进琴行,遇见会弹吉他的朋友就跟着学,同时自己也爱钻研,这么些年没有中断过弹琴。辞去一份工作后,郭子敬干脆找了几家琴行做兼职吉他老师,边学边教,晚上还会到酒吧当乐手。

郭子敬是个情绪化又阳光的人,喜欢有铺垫有爆发的音乐,对某些特别病态的独立音乐接受无能(摄影 / 李铁)

千千大学毕业后留在了郑州,晚上在酒吧弹琴唱歌,周末也去琴行兼职代吉他课。心知当兼职老师不算牢靠,千千也愿意积累经验,为以后专注于音乐教育相关的工作做铺垫。

两人的相遇正是在琴行。当时千千上大学四年级,常去学校附近一间琴行玩,有天碰上郭子敬担任吉他手的乐队来排练,暗中观察后发现这位吉他手似乎不错。回家关注了他的网易云音乐账号,千千发现两人的听歌口味相似度极高,也许可以试试一起组乐队。没过多久,郑州当地举办一个原创音乐比赛,要求参赛选手的演出必须是乐队形式,千千联系上郭子敬,再找来贝斯手和鼓手,一起参加了比赛。比赛结束后,2016年10月,正是这四位成员,组建了多巴胺乐队。

没想到,河南大学有个多巴胺乐队、扬州有个多巴胺乐队、2018迷笛音乐节也有个多巴胺乐队…… 发现越来越多重名乐队后,千千决定改名。

多巴胺乐队只存在了几个月,贝斯手和鼓手因个人原因先后离开,乐队主要成员就是千千和郭子敬。“‘平行’就是指的两条线,‘效应’可以理解成‘效果’,我们的歌里用到混响等很多 effect,希望看看两个人在一起能产生什么不一样的效应。”由此,千千和郭子敬从“平行效应”重新出发。

千千和郭子敬最近听数学摇滚和独立摇滚比较多

千千的少女心事

“我写歌一般都比较顺利,有的歌十多分钟就写完了。”千千冷静地说出这句话时,颇有不用下苦功就能考高分的天才型选手的架势。

2018年2月,平行效应独立发行首张专辑《缓释多巴胺》。其中一首《根》是千千大三寒假完成的作品,那时还没组乐队,就是自己在家闲着无聊,拿着吉他弹啊弹啊弹,歌就出来了。不算编曲,单就歌曲本身而言,千千最喜欢这首一气呵成的《根》:“可能别的歌只写了一点,乐器部分偏多,编曲比较出彩。但这首算是主歌、主歌第二部分、副歌都有,结构上比较完整。”

并肩地站立
遥远地汲取
伸手触不及
消融在金色空气
看不见的东西
疯狂在地底
多想缠绕你

能被你盘踞

——《根》

网易云音乐上有乐迷评论:听完了,看了一眼歌词,感觉应该叫《千千的少女心事》。的确,一字一句对照歌词听下来整张专辑的六首歌,舒缓又不失张力的器乐堆叠中,蕴含着抓耳的旋律线。千千的声线慵懒而有磁性,吟唱出一本感情充沛的少女日记。不是十六七岁不谙世事的少女,而是经历过生活的打磨后,依然保持一腔赤诚与浪漫。

熄掉你手中的烟头为我保佑
原谅这份爱一开始就是虚构

——《囚》

我从来无法抗拒
你的笑容像梦境

——《Dopamine》

抱紧我
哪怕就一刻
我们是属于彼此的

——《陷阱》

“怎么每首歌词都有‘我’和‘你’,写的时候会脑补特定的对象吗?”我问。

“有些事曾经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也有一些是幻想出来的。有时写词像在对话,脑海中会浮现一个场景,两个人在里面上演一些剧情。”千千平时不太会端坐桌前写词,反而坐车时、洗澡时、上厕所时思绪更活络,一有灵感会立即记录,“不能让它逃了。”

与专辑中四首中文歌名的作品相比,《I Can’t》和《Dopamine》明显节奏感更强,是比较典型的独立摇滚,这是千千心情好时写的歌。“‘丧’在我体内占的比例比较大,但也不会完全被它攻占,肯定有活跃的时候,就造成了这种反差,但状态都很真实”。停顿一会儿,千千又补充,“ ‘丧’ 是最近出来的一个词,有点夸张,其实我就是处于一种比较懒散的状态。”

专辑《缓释多巴胺》封面照片

经朋友介绍,平行效应认识了新乡后朋乐队疯医的贝斯手张楠,他开一间录音棚,也担任许多周边地区乐队的制作人。从2017年11月底到2018年1月底,两个月的时间,千千和郭子敬往返于郑州和新乡,在张楠的录音棚完成了专辑的录音及后期制作。提起录音过程中印象最深的事,平行效应笑说是遇上大雪没赶上火车这般艰辛的经历,而且由于时间仓促,没能找到合适的鼓手参与录音,所以专辑中的鼓做得不算特别满意,算是小小的遗憾。

目前,平行效应一直不间断地在写新歌,何时会发下一张作品?“要等明年了,还挺久的呢。”千千说。

希望跟别人交流,不是自己玩自己的

成立不到两年,平行效应都是在河南省内参加一些拼盘演出,这次入选街声大登陆第二季郑州站,与鉛筆、和平饭店两组来自安徽的新人一同登台,是他们第一次有机会跟外省的音乐人如此近距离地交流。得知入选的消息,千千和郭子敬都特别激动,发现和平饭店的歌很对胃口后,更是期待4月26日的现场。

7Livehouse 是郑州的原创音乐地标,成立于2008年,见证着十年间郑州乃至中原地区原创音乐的起起伏伏。聊到在 7Livehouse 演出的趣事,平行效应提起2017年9月由北京主办方超级学校霸王举办的“新生之声”。上台前,朋友劝郭子敬喝酒,一个没推开,尝了一口龙舌兰,当即就酒精过敏,把琴撂地上了,整个人涨得通红懵了一会儿。没想到上台后顺利完成演出,基本不出错。

摄影/李铁

郑州作为河南省省会,是中原经济区的核心城市,也是华北平原重要的综合交通枢纽,近年来经济发展十分迅速。“论GDP,郑州算得上二线城市,论城市文化,我觉得还达不到二线城市的标准。郑州的传统文化肯定不及周边的开封和洛阳,玩乐队之类的青年文化也比不上新乡,就是一个为了物流和工业兴建的城市,流动人口多,大家都比较浮躁,想着赚钱,没什么人能静下心来玩乐队。所以 7Livehouse 特别重要,郑州也就这一家原创音乐人演出能得到充分重视的场地,相当于一处青年文化的聚集地。”经历过1990年代末20世纪初郑州原创音乐场景的活跃,眼看着当年玩乐队的那帮人纷纷转行,土生土长的郑州人郭子敬也觉得很惋惜。

接下来,平行效应预计会奔赴大西北,到西安进行他们第一场省外演出。千千特别提出想去北京、上海、武汉演出,北京上海自不必说,算是必到的城市,而武汉“朋克之城”的称号一直吸引着千千,她喜欢的 SMZB生命之饼、达达乐队、Chinese Football 等乐队都是从武汉走出。

新乐队需要音乐平台、媒体怎样的帮助?“需要一些宣传推广,让更多人知道我们,无论是同行还是听众。这样我们可以跟别人交流,而不是自己玩自己的。”平行效应的回答简单却真诚。

快问大登陆

SV:最爱的男女双人形式乐队 / 组合是?

千千:热斑。

SV:人生中的哪一时刻,脑内的多巴胺分泌最旺盛?

千千:演出时、排练时、谈恋爱时、发现一个特别符合口味的乐队时……总之多巴胺就是一种让你快乐的激素。

郭子敬:背着琴站上舞台的那一刻。

SV:去郑州旅游的话,最合适的 BGM 是什么?

平行效应:抖音上的歌都可以,郑州是一个很浮躁的城市,动词打次就够了。

SV:不受任何限制,最想去哪里演出?

千千:东南沿海。 

郭子敬:云南、厦门。

街声大登陆音乐人小档案

平行效应,成立于2016年底,前身为多巴胺乐队。

2016年12月 独立发行单曲《Old Tapes》
2017年4月 进行“开始分泌”首巡
2017年5月 担任热斑乐队全国巡演郑州站嘉宾

2018年2月 独立发行专辑《缓释多巴胺》

(本文图片来源:平行效应乐队)

校对:琉球

点击试听平行效应乐队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9/19

许飞:做音乐,终于不用再和一堆人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