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南瓜:身体和脑力一起Pogo,重返摇滚黄金年代

2018/04/23

撰文:孙大猴

街声大登陆音乐人系列专访

关于小南瓜乐队的八句话:

1、  小南瓜地处新乡,风格被他们自己总结成“摇滚乐”,不过你说他们是朋克他们会很高兴。
2、  他们曾受到美国朋克乐队雷蒙斯感召,而在2015年,雷蒙斯鼓手Marky担任了他们歌曲《The Very Last Toper》的制作人。
3、  2008年朋克音乐复兴时,涌现出小南瓜这样一支Old School乐队。朋克大浪过去后,小南瓜的鸡冠头依旧挺立。
4、  代表作品:《The Very Last Toper》、《YeahYeahYeah》和《Bye Bye Girl》。
5、  必听理由:小南瓜的歌里除了Old School的粗粝,更有别出心裁的小妙招,身体Pogo的同时,也让你的脑力Pogo。
6、  除了让人热血沸腾的现场,小南瓜还有无数酒后的段子等待你发掘。
7、  他们即将于4月26日,在郑州7LIVEHOUSE以嘉宾身份登陆街声大登陆。

8、  近十年来,他们以现场影响着很多河南当地喜欢音乐的年轻人,很多参加征选的河南校园乐队表示:“小南瓜是我们的偶像”。

重要提示:扫描文末二维码,4月26日晚八点,去郑州7LIVEHOUSE用身体和脑力Pogo。

2009年夏天,河南省新乡市新乡县,一家化工厂里,几个不到20岁的小伙子拿着自己刚买的乐器,在弃置的一间办公室里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正式排练,这就是“小南瓜”的雏形。

从琴行借来的旧套鼓在他们看来熠熠生辉,没有鼓凳,当时的鼓手杜航坐在木质办公椅上,蠢蠢欲动。吉他手赵森没有电吉他,贝斯手张毓昊从同学那边借来了一把电箱琴,张毓昊借了一把那些年校园乐队标配的Squire Bass,主唱李林设备要齐全一些,Squire 新加州系列,一块Boss SD1效果器,一个Fender Frontman 25r音箱,和一个巨大的“多功能综合音箱”。

废弃办公室老式铁窗斑驳锈蚀,透出的阳光照在大家兴奋的脸上,和这些“珍贵”的器材上,大家心里多少有这么一个念头:“只要有了这些,就有了改变世界的本钱。”

九年过去了,几个20岁的摇滚青年们一转眼就要30岁,不过主唱李林一直留在了24岁,2013年9月6日,他因为车祸不幸离开了这世界,离开了摇滚乐、小南瓜、还有他最爱的野格酒。

终于知道什么叫效果器了

在贝斯手张毓昊、吉他手赵森嘴里,李林是一个“热情过度”的人,当时赵森、张毓昊和李林都在新乡市一中同一个班上学,李林是隔壁班的。赵森和张毓昊一起踢球,歇着的时候就聊到了乐队的事,成了好朋友。一下课,俩人就凑一堆儿聊乐队,上课也跟别人换座位,俩人挨着,一个随身听,一人一只耳机听歌儿,分享下载地址,聊乐队的历史八卦。

几个班一起踢球时,他们知道隔壁班有一个特别壮硕、并且爱出风头的后腰,踢得兴起就猛往前冲,攻守一转,得,撤不回来了,这就是李林。

2013年上升期的小南瓜,从左到右:吉他手赵森、鼓手大力、主唱李林、贝斯手张毓昊

张毓昊也是新乡市一中排球队的,又是尽职尽责的班干部,加上对摇滚乐的热爱,2008年的高考,他果然落榜了。赵森去了海南经济贸易学院上学,张毓昊只好去新乡县一中复读,课间,张毓昊埋着脑袋在桌上涂涂抹抹。复读班的同学路过,一瞥之间眼睛就亮了,桌上全都是乐队Logo:Nirvana、Metallica……他拍了埋头涂抹公物的张毓昊一下:“你也听这个啊!”张毓昊迷瞪瞪一抬头,俩人一下子就对上眼儿了,这位经过的同学就是杜航。

95后听听民谣、听听摇滚已经是喜爱文艺的标配,可往回倒十年,并不是这样,满街都是周杰伦、SHE的大海报,大家MP3里曲库也大同小异,也是杂志《当代歌坛》、《Hit轻音乐》大行其道的年代,看见在报刊亭买《通俗歌曲》、《我爱摇滚乐》的同学,大家往往交换一个眼神,就会成为经常交流音乐的莫逆之交。在一个班里,同是热爱摇滚的杜航和张毓昊一起越混越熟,在QQ上,张毓昊和赵森也保持密切的联络,赵森父母给的零花钱让张毓昊羡慕不已,何况赵森还有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能上“Rock Year”等等摇滚论坛汲取大量养分。

一天,赵森看了一个讲北京摇滚乐的纪录片《后革命时代》,里面有很多早期乐手在北京演出、生活的场面。北京的摇滚生活让赵森热血沸腾,赵森把纪录片下载下来,传进自己用着USB1.0 的MP4里,一个快递寄回了新乡,迫不及待想要让弟兄们感受一下。果不其然,杜航和张毓昊看完也激动地不得了:“等你回来咱们一起组乐队!”他们在QQ上庄重做了承诺。

张扬导演的《后革命时代》,纪录了很多2003年左右乐队的影像

2009年高考完,杜航考上了郑州大学,张毓昊一下子去了湖北荆门的荆楚理工学院,这个假期,赵森回来,几个人在赵森奶奶家进行了一次只有一把木吉他的乐队排练。

2010年暑假,谢天笑的巡演到了郑州7LIVEHOUSE,杜航、赵森、张毓昊一起搭伙儿去看,在现场就碰见了李林。李林认出了他们,先是让赵森帮李林一伙朋友合影,又是跟他们自豪地说道:“我也是玩乐队的!”于是几个人约好了一起回新乡玩乐队,留了手机号。不过张毓昊觉得李林就是随口一说,也没当回事。

一个下午,张毓昊接到电话:“喂?我是李林,我找你们玩儿去吧!”张毓昊回忆起那天,李林背着一把Squire电吉他,手里拎着一个Fender音箱,吉他包里还有一块Boss的单块。这阵势一下把张毓昊震着了,他赶紧打电话叫赵森和杜航:“这儿有电吉他!快来!”

赵森离得近,几分钟就赶过来了,这时候他才知道原来吉他还有音箱,那一小块叫效果器。几个人你弹一会、我弹一会,一边弹李林一边给他们俩讲设备的知识:“这个效果器叫SD1,是Boss的,Boss是很牛X的一个牌子!”这个灌输让几个人印象很深,直到现在,几个人都对Boss效果器感情颇深。

也就是这次见面,促成了文章开头的那次排练,杜航舅舅的化工厂里,他们找出一间办公室,杜航从琴行里好说歹说借出来一套鼓,大家排的也都是Nirvana不插电的歌曲,就是这样,大家还是乐在其中。

来来去去,万圣节南瓜变成小南瓜

张毓昊上学的荆楚理工学院在荆门的西北角,万圣节当天他和吉他协会的一群朋友去中天街步行街吃饭,看见满街都是万圣节的标志,镂空的南瓜上面有黑洞洞的鼻子眼睛,张毓昊觉得挺酷的。回去就在QQ上跟乐队成员说:“咱们就叫‘万圣节南瓜’吧。”

吉他手赵森涂鸦的一只“万圣节南瓜”

张毓昊在荆楚理工学院吉他协会也组了乐队,主要是翻唱,赵森、杜航、李林在各自学校里都有乐队,都是在学校的一些晚会上表演翻唱歌曲。几个人暑假、寒假聚在一起排练,平时就在学校上学,练琴。

2010年北京的流行朋克乐队Summer Sunshine巡演到了新乡的SUBARK酒吧(当时还叫ARK),需要找一个当地嘉宾,“万圣节南瓜”毛遂自荐,酒吧刚开业,老板旭小东也没看过他们的演出,不放心,看了一回他们排练才放心。大家习惯称呼乐队简称,“万圣节南瓜”太绕口,大家就改称为“小南瓜”,乐队几个人也就顺着这么叫了下来。这时候小南瓜已经开始写原创歌曲,李林出想法,大家一起编曲、演奏。

在荆楚理工学院,张毓昊接手了吉他协会,通过做活动挣了一笔小钱,他兴奋地给“小南瓜”买了几块效果器。就这样冬夏集训,平时各玩各的,转眼就到了临近毕业的时候。2012年先是张毓昊玩滑板锁骨骨折了,贝斯由新乡流行朋克乐队“独眼巨人”主唱小粉顶替。后来杜航要潜心考研,决定退队。

2017年在新乡SUBARK的一场演出,从初出茅庐到十年老队,小南瓜和SUBARK几乎是一起成长

这时新乡的鼓手大力刚从北京回来,他从初中开始就在新乡获嘉县和发小组乐队,他们排练了几年他都没见过真的套鼓,都是照着图片,想象着底鼓、军鼓、通鼓的声音练,在他们第一次从郑州搬回来一套500块钱的二手鼓的时候,大力坐在鼓前面就按照他的想象打了起来,没想到,还真是那么回事儿,他们在亲戚开的饭馆前第一次演出,几个人都高兴极了。

2010年,上完大学的大力去了北京,成了职业鼓手,那一年他担任北京乐队Bedstar的鼓手,在D22、13CLUB、老What等等场地演了一个遍。

2012年他回到新乡,本来是去SUBARK看疯医演出,却被嘉宾小南瓜吸引,到后台一通聊,弄得疯医也没看成,不过这也让他名正言顺接替了杜航的鼓手职位。

2012、2013年,这一段正是大家心气最足的一段时期,张毓昊康复以后,又回到了“小南瓜”。大学毕业,李林、赵森、张毓昊、大力都回到了新乡,人员稳定,大家又工作挣钱了,歌也让大家都满意。去了北京老What,也开展了小规模的巡演,大家又吃又喝,一路醉着,一路调侃,开着不深不浅的玩笑,在火车的车厢中间,抽烟喝酒,虽然招过路人侧目,但是大家乐在其中。

你觉得恨却离不开

新乡最活跃的的几支乐队的乐手,大多是85后到95后,没事大家聚在一起聊聊天,永恒的话题还是乐队的前途。85后没赶上信息爆炸的时代,买个琴、效果器都是摸着黑买的,琴行店员几乎是器材设备的唯一知识来源。那时候摇滚还属于一个灰色地带,在主流媒体上看不见一丝一毫的消息,去个现场、酒吧都好像是犯罪一样,去了就一定从头看到尾,少听一个音儿都觉得亏得慌。第一次去Livehouse演出见什么都新鲜,看见谁都叫哥。小南瓜也是一样,去北京故宫边老What演出时候,几个人高兴,猛喝,李林也是喝大了演的。因为品牌赞助,几个人在德国录了一首单曲,看见制作人Marky Ramone——雷蒙斯乐队的一员的时候,几个人都愣了……

最近,95后为主组成的Hello Franky、独眼巨人都和小南瓜聊起了乐队低迷的事情,赵森跟他们说:“我们乐队就是一直处在低迷期”。

2017年在台南TCRC酒吧演出的小南瓜

现在的小南瓜四个人各有各的工作,主唱杜航在银行上班,吉他手赵森是自家饭店的大厨,贝斯手张毓昊是卫生学校老师,也是牙医,鼓手大力开了自己的鼓教室。大家想要排练都要抽时间,想演出更是要左支右绌地安排。

几个人在台下都特别谦和,杜航话不多,但喝起酒来却猛,刚考完研那天他大夜里从郑州回到新乡,和李林、赵森几个喝得不省人事,杜航摔在地上,前面的六颗牙都给摔松了,第二天张毓昊给他带到牙医诊所,亲自给杜航做了六颗牙的固定。

赵森去年有一段视频格外出名,喝多了之后给大家表演电动车抬头,直接向后栽了过去。平时的赵森见着谁都是一脸笑容,在饭店里带着厨师帽,出门了脱掉白围裙和厨师帽,换上皮夹克,戴上一顶十分工人阶级的报童帽,在台上则是一头鸡冠头。

张毓昊现在是班主任,要和很多十来岁的孩子斗智斗勇,有时候他们班里的同学用别人手机伪装自己父母给自己请假,有时候同学偷懒不打扫教室,或者偷着翻墙出学校,这都是他的责任。没事他也去自己家开的诊所给病人、或者玩乐队的熟人做几颗牙,“我不希望自己这手艺生疏了”张毓昊说。

大力是学室内装潢的,可他毕业了就一直从事鼓手这个行业,自己干的鼓教室,什么都要自己负责,租金、水电、生源。去年装修他也要亲力亲为,也算是让他的专业有用武之处。

乐队现在的创作模式更偏向集体创作,大家一起排练,从吉他贝斯的Riff出发,完成整首歌曲,不同于原来非常典型的Old School Punk,现在的段落还有编排的小心思会更加明显,他们说:“哪段儿要是太顺了,我们就鼓捣鼓捣,让它不顺一点儿。”这次的录音是在义乌的隔壁酒吧录音棚录的,录音师是制作了万能青年旅店的制作人李平。酒吧后边就是录音棚,大家干到后半夜,一边喝酒聊天,一边录音,酒吧是一座老道观改成的,大家在里面都自然而然放松得很。

现任小南瓜乐手,从左至右鼓手大力、吉他手赵森、贝斯手张毓昊、主唱杜航

回到了新乡,工作还要继续。

张毓昊一次跟自己一个患者聊天,说到了乐队,患者一脸惊讶:“真看不出你是玩乐队的。”张毓昊当时把这当做一种赞扬,他觉得要是工作里也耀武扬威的那就坏了。新乡乐手大多如此,不会因为自己会件乐器,就自以为高人一等,虽然在台上不可一世,到了台下,除了喝酒猛,却是客气又温和。

刚工作的杜航也这么想:“我就是要较个劲,我又能像你们一样上班,又能玩好乐队。”但是现在他只觉得累。在新歌《2017》里写“I'm too old to die young”。最近他也在琢磨着写一写中文词,不然他的很多小心思都会被英文埋没,他也想较一较劲。

赵森的工作有中午和晚上两个高峰,下午能自由自在待会儿,晚上自家饭馆生意忙完,也要后半夜了。赵森说自己所有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能更好地做乐队,希望有一天小南瓜可以在体育场里做演唱会。

大力的工作相对自由,但是一个周末演出,损失的就是自己一周的大半收入,白花花的钱和乐队,两者权衡,也难。

乐队对于小南瓜来说,对于新乡的众多乐手来说,很难说是一个消遣,说起来更像2008、2009年左右嘎调唱的:“你觉得恨却离不开”。那时候的D22、13CLUB、老What、新豪运、MAO……正是那一代乐手耳濡目染,最向往和期待的时代,虽然从日后看,那个时代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影响力也颇为有限,哪怕比起这几年的民谣热、爆款音乐人来说,从数据上来说也颇不硬气,但是这一点光亮还是深深种在了那时候长大的年轻人心里,死磕,较劲,通过摇滚乐改变无聊的生活也成了他们最热切的希望。

于是大家白天和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一样,为了更好的收入和地位工作着,可是他们心里总在较着那么个劲儿:一定要用自己手里的乐器干出点什么,改变点什么,重现自己心里那个摇滚乐的黄金时代。

快问大登陆

SV:如果不受时空限制可以和一个人吃饭,你选择谁?

杜航:没有
赵森:鲁迅、李白
张毓昊:没有

大力:李林

SV:不考虑现实因素,你想养什么东西当宠物?

杜航:没有
赵森:养几个人
张毓昊:养一屋子猫

大力:能骑着飞的鸟  

SV:喝得最多的一次喝了多少?

杜航:不记得
赵森:和杜航两人喝了26个大绿棒子
张毓昊:和一个同事,两瓶白酒、一瓶伏特加、十来个煞、啤酒若干

大力:野外露营,和洛阳黑驴哥喝白酒无限续杯,直到天亮

SV:重新开始乐队,你最想演奏什么乐器?

杜航:钢琴
赵森:吉他
张毓昊:更想学用电子设备制作音乐,那些合成器,芯片啥的

大力:萨克斯

SV:如果不叫小南瓜你们想叫什么名字?

杜航:小南瓜娃子
赵森:砂锅里的大棒骨
张毓昊:D是万物

大力:大一九

街声大登陆音乐人小档案

小南瓜乐队

2009年在河南新乡成立,乐队成员为吉他手赵森、鼓手杜航、主唱李林、贝斯手张毓昊。
2013年李林去世后,乐队主唱变更为杜航,鼓手由大力担任。
风格:摇滚/朋克

2015年,发行专辑《Eros is A Pimp》。

演出经历:

2013年3月  首次巡演,包括长沙、武汉、洛阳、新乡等地
2014年9月  “醉游西行”西部巡演,包括西安、三门峡、洛阳等地
2015年5月  专辑全国巡演,包括长沙、武汉、西安、济南、青岛、洛阳、新乡等地
2015年9月  受邀参加匡威“橡胶制造”赴德国柏林Hansa studio录制单曲
2016年1月  北京school 匡威橡胶制造专场演出
2016年8月  上海朋克音乐节
2017年5月  台北、高雄、台南三城巡演

2017年5月  第五届BIGSTAR音乐节

(本文图片来源:小南瓜乐队)

校对:琉球

点击试听小南瓜乐队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9/19

许飞:做音乐,终于不用再和一堆人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