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飞车 x deca joins 联合专场:让情侣分手又复合的 bitter sweet night

2018/04/13

撰文:Curtis

落日飞车 x deca joins 联合专场

时间:2018年4月8日

地点:上海 Modernsky lab

落日飞车“成人之美”的浪漫列车驶入终站上海,他们邀请了同样在春天展开大陆巡回的 deca joins,两支爆款乐团在上海会师,让你花一份钱,得到两份贴心的慰藉。

今天的现场来自乐迷 Curtis 的投稿,他用文字与照片记录下了这场演出。Curtis 来自嘉兴,理工科的大三学生,混迹于沪杭各大 Livehouse。

如果你也经常出没在各大演出现场,也欢迎你给我们写街声现场评论,让那些没去看演出的人透过你的描述,宛如身临其境。

我们的投稿信箱:editor@streetvoice.cn (偷偷告诉你,街声的稿酬发放可是飞速的哦)

下午五点不到,场地前已经排起长队,队伍中不少人身上已经可以发现落日飞车和 deca joins 的踪迹了:巡演周边的 T恤和帆布袋随处可见。可以猜到不少人是已经看过别的场次又专程赶来上海看,会吸引乐迷们想要二刷三刷的乐团,不管是已经第三次大陆巡演的落日飞车,还是第一次来大陆巡演的 deca joins,现场演出能力应该都不会让乐迷们失望。

deca joins:三位主唱和一位报幕员

20:25,巨大的 LED 屏打出 deca joins 的巡演动态海报,巡演的 intro 也同时响起。此时三层的场地已经被塞得满满的,这场演出在三个月前开票时就早早售罄了。能把这家上海数一数二大的 Livehouse 塞满,两团的号召力可见一斑。

配合“春天游泳”的主题,巡演动态海报都是游泳的小人

黑暗中几个身影走上舞台,LED 屏变成 deca joins 团名的手写字,deca joins 的一首《浴室》开场,带观众首先进入“春天游泳”。“终于忘记你的时候,你出现在我的梦里”。开头反复吟唱的这句歌词已经引发了现场观众的大合唱。主唱郑敬儒站在舞台最右侧,戴着一顶鸭舌帽,昏暗的蓝色和红色的灯光交织,似乎也正好符合 deca joins 阴郁、懒散的气质。

deca joins 演出,成员几乎很少说话

两首歌演完,舞台最左侧的贝斯手谢俊彦,用低沉懒散的声音开口问好:“谢谢上海,我们又回来了”。deca joins 首次来大陆演出,正是2017上海简单生活节的微风舞台。当时刚刚发行首张专辑《浴室》的 deca joins,就已经吸引了许多忠实歌迷前来,演唱的每一首歌曲都传来台下合唱的声音。

不同于一般乐团主唱站在最中间,deca joins 的主唱郑敬儒站在舞台最右侧

“春天来得很慢,走得很快”,新歌《夜间独白》的歌词也正符合上海的春天,在寒风里盼望春天,春风一吹起,似乎又直接到了夏天。春天难以捕捉又如此吸引人,所以 deca joins 唱着“春天来得很慢,春天才有浪漫”。

鼓手谷哥深情唱起《我只在乎你》

舞台灯光暗下,朦胧的暗红色灯光打在后方鼓手身上,接下来就是鼓手谷哥的“圈粉时间”了。此次 deca joins 巡演的曲目中除了《浴室》和几首新歌,也准备了翻唱曲目《我只在乎你》。平时在架子鼓后酷酷地打鼓的鼓手,深情款款唱起1980年代的情歌,这种反差感竟然出奇地让人感到贴合与惊喜。

难怪 deca joins 的微博介绍团员时,有三位“主唱”,巡演中除了真正的主唱郑敬儒之外,吉他手杨尚桦也翻唱了《亲密爱人》,负责 talking 的贝斯谢俊彦的单口相声、脱口秀功力也是一大特色。

deca joins 有三位主唱,一位报幕员

唱最后一首歌前,贝斯手谢俊彦说:“接下来这首歌,需要大家帮我们完成”

《巫堵》前奏响起,全场灯光暗下,只留下几个蓝色的光柱缓缓移动。这首歌与草东没有派对的主唱同名:“嘿你也抽烟吗,我们一起抽着上了天堂。”在观众的合唱下,deca joins 沮丧又有力的呐喊唱出了全场愤怒与无奈。

落日飞车:“成人之美”

deca joins 演毕,落日飞车登场。

萨克斯风吹起《Almost Mature '87》前奏,巡演的开场曲也正是落日飞车新专辑《Cassa Nova》中的第一首歌曲。深蓝色的灯光洒下,LED 屏下方渐变的红色,像是初升的太阳,成熟了一半的果实。“Don’t you ever say goodbye,I’ll be on my way to die.I almost get mature. ”不要因为我的幼稚离开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再等等我吧,我就要成熟了啊……半熟王子的成熟之旅就此展开了。

落日飞车此次巡演是六人编制,除了常规的吉他贝斯键盘鼓之外,还加入了萨克斯风和电子鼓。与专辑不同的是,现场演出加入了大段的器乐演奏。反复递进堆叠的器乐编排,很大程度增强了现场沉浸感,同时使得每首歌曲之间似乎都是“无缝衔接”。

主唱国国介绍起落日飞车和 deca joins 的关系:同校不同级却因为玩团认识,一起跑台湾地区的巡回。“他们是会让情侣分手的团,我们就是把大家重新黏合,所以今天就是一个 bitter sweet 苦中带甜的夜晚。”国国说。

蓝红的灯光把舞台洒满了浪漫气息

唱到专辑曲序中的最后一首歌《10-Year-Taipei》,响起台北街头随处可见的摩托车声,“I’m dreaming home,Oh I’m getting lost.We’re feeling fine,Just getting old.”那个玩到深夜不想回家的半熟王子也迷失了、想念家了,也许一切都还好,只是我们都变老了。这首歌讲述的是新专辑中虚拟人物“卡萨诺瓦”的成长,也是落日飞车玩团十多年来的成长。落日飞车团员的变化更迭,从学生到社会人士的身份转变,变化是巨大的,而不变的是台北这座城市。

国国说这趟巡回是没有睡觉的人生巅峰

落日飞车本次巡演歌单中的唯一翻唱曲目,改编了任贤齐的《我是一只鱼》,浪漫复古的落日飞车唱起1990年代的华语金曲,温柔又甜蜜。也许在场的多数乐迷都是90后,没有经历这首歌的当红年代,可他们也同样能在“落日飞车”的演唱中感受那份浪漫悲伤的气息。唱完后舞台下有人大喊“牛x”,国国调皮地回复说:“牛x 吗?还好,我觉得比较鱼x。”

安可曲《I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之前,国国说到这是巡回十八场的最后一首歌,“要知道落日飞车永远爱着各位哦,落日飞车知道你们也真的爱着我们。”

国国把拨片递给前排观众说:“很快再回来。”

3月14日在台北 The Wall 起跑的“成人之美”巡演,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跑遍了十八个城市,场场售罄。有时连演几天,虽然身心俱疲,落日飞车仍真诚对待每场演出,舞台上看不出任何疲惫。每场演出结束后都会面对面给歌迷们签售,动辄几百人的签售队伍,常常深夜才能结束。

杭州和上海两场,我都站在第一排,在上海签售时,国国立马认出了我:“欸你在舞台右边,我有看到。”当下的感动与知足无法言喻。

演出结束后和朋友准备了很多专辑去签售

落日飞车算是台湾地区原创乐团的中生代,而 deca joins 要新一些,除了年纪,两团的气质也不太相同。deca joins 与“草东没有派对”、“伤心欲绝”都是近年来“鲁蛇文化”的代表乐团。deca joins 不同于“草东没有派对”的愤怒和“伤心欲绝”的绝望,他们以沮丧和颓废的姿态唱出这个世代的无奈。

而落日飞车从上一张 EP《Jinji Kikko》创造的虚拟角色“金桔希子”,到新专辑《Cassa Nova》 中的半熟王子“卡萨诺瓦”,通过虚拟人物的视角讲述了浪漫而冒险的寻爱故事,延续了复古、迷幻、浪漫的曲风。

搭乘这趟来自台北市大安区副热带的浪漫型摇滚号落日飞车,和 deca joins 一起在蓝色灯光的海洋里游泳,我想这就是迎接春天最好的方式了。

(本文图片来源:Curtis)

校对:琉球


街声期待你把你体验的原创音乐现场时刻,用文字图片还原给更多乐迷。稿件一旦采用,即付丰厚稿酬。投稿信箱:editor@streetvoice.cn

相关消息

2018/10/08

为了聚会的告别:上海Simple Days简单日

2018/10/07

催生快乐的音乐魔法:上海Simple Days幽默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