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七仔:如果不是摄影,我大概已经迈入中年危机了

2018/03/01

撰文:琉球

七仔,上海人,2013年开始拍摄现场,2014年成立1073摄影工作室。四年时间,她从追星乐迷变成各大音乐节现场的官方摄影师,最燥的金属,最 IN 的电子,最清新的民谣,现场都有她的身影。每年拍摄上百场演出,抗过台风,跳过泥潭,人送称号“摇滚女战士”。

她拍李志,见证他从80块门票到南京奥体跨年。

她拍赵雷,记录下首场工体挑战四面台。

“今年的音乐节来的有点早”。2月28日,七仔在朋友圈晒了一张与工作室上海组成员的合照,就在大家还陷在节后综合症的烂泥中时,七仔已经飞往三亚,开始了春节后第一场音乐节拍摄。

七仔的语速极快,爽朗的语气里带着些不易察觉的南方口音。干活的时候生龙活虎、走成一股疾风,要懒散也绝不拖泥带水,曾经连续在家宅40个小时不出门。“大概因为是狮子座吧,没法解释的时候就提星座管用!”

所有现场里,七仔最喜欢拍音乐节,许多老朋友只有借这个机会才能见面,在帐篷里偶遇聊天,非常开心

排除极端行为,我非常鼓励追星

七仔是个金属党,除了学生时代听的华语流行金曲,最早的启蒙就是国外大牌:Guns N'Roses、Metallica、Skid Row,“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这么牛逼的乐队。”

小时候逃课早恋刷夜,怎么疯怎么来,群架打到破了头,因为不想缝针剃掉头发,硬是靠着消炎粉扛过了一个月。七仔之前的工作是酒店装潢设计,和摄影毫无关系,只是作为纯粹乐迷全身心扑在摇滚现场上。十年前那会儿,国外金属乐队来中国,大多只有北京一站,七仔有钱时坐飞机,没钱就坐来回27个小时的硬座。周五晚上10点上火车,第二天中午11点到北京,晚上看演出。演出之后又是一轮夜宵和拼酒,醒来已是下午,到了晚上10点再坐硬座,周一早上11点赶回上海上班。

七仔有十几处纹身,通常脑子里突然想到一个图案,就找人设计画稿纹上了。这行纹在锁骨上的字“With tenacious vitality”意思是“顽强的生命力”

频繁出入金属乐演出,七仔和主办方混了个脸熟,工作人员看她每次都拿着相机,就问她会不会拍照,请她帮忙记录一下。2013年,瑞士哥特乐队 Lacrimosa 来中国,那是七仔第一场正式摄影。七仔那时候也就一年拍个两三次,纯粹是兴趣,也没有归档的概念,前段时间翻出了几张,“真的,巨烂”。

2017年东海音乐节,第三天海边突降暴雨,刮起十级大风,“全身湿透冷得想死”

上海 MAO 和当时还叫浅水湾的万代南梦宫,是七仔经常混迹的两间 Livehouse,商业拍片的闲暇之余,她经常会去晃一晃,问问今天晚上有什么演出,如果自己感兴趣,就过去拍。

这是全国大部分 Livehouse 与摄影师的合作方式,很少有 Livehouse 会养着一个摄影师,都是爱好者们凭兴趣接活,七仔借此认识了许多音乐人。

追星和工作档期冲突也是很头痛的事情。2017年12月,七仔很喜欢的蒙古金属乐队九宝来上海演出,同一天在大观舞台还有拍摄一个日本音乐人演出的工作,拍完后她立刻跳上出租车直奔九宝现场,紧赶慢赶终于听到了最喜欢的那两首歌。

很多人都会给偶像留言:什么时候来我的城市演?七仔觉得,喜欢一个音乐人,要你去追他,而不是他来你的城市给你演。

“我觉得追星很好啊,一点都没问题,排除极端,我非常鼓励别人追星。”查交通、定住宿,培养独立自主能力,哪怕被黄牛骗了,也买到了经验教训。

“你喜欢一个音乐人,既不花钱买专辑,也不花钱看演出,网上下不了正版音乐还要骂街,这根本就不叫喜欢。”七仔愤愤地说。

刚开始拍照时,七仔很在意别人的认可,在微博上发照片@乐队、乐手、经纪人、主办方,有人点赞了能乐上好一会儿

李志,我闭着眼睛也能拍

2007年,七仔开始听国内的独立音乐,李志是她最先喜欢上的音乐人。七仔能翻出最早的照片,是2009年10月记录李志在北京星光现场的演出,门票80元,观众两百人左右。她挤在台下的人群中,拿着“入门神机”佳能50D 拍下了几张照片,那个时候她怎么都没想到,六年后自己会成为李志南京跨年演唱会的御用摄影师。

七仔补充道:“其实我这属于盗摄行为,不鼓励啊!”2009年李志在北京星光现场

2015年6月6日,李志“看见”巡回演唱会上海站在上海大舞台举办,演出需要摄影师,朋友推荐了七仔,这也是她第一次一个人独立拍摄大场馆,主角又是她多年来的偶像,紧张到无以复加。

演出开场前,七仔站在工作人员通道口和乐队成员沟通注意事项,一辆车停在她面前,李志穿着 T恤和沙滩裤就下来了,晃晃悠悠走到大家面前,开始派烟,东拉西扯聊起天来。“站到台上的那一刻,全身会发光,和刚才见到的仿佛不是一个人。”七仔在之前的采访中回忆到。

“怕我拍砸了,怕漏掉重要画面,怕达不到要求,拍完特写去楼上拍远景,结果灯光又暗了,只能一遍遍楼上楼下来回跑。”因为太过紧张,当天到底演了什么,七仔已经完全记不起来了。

七仔很喜欢李志的《看见》,前奏响起就认出了这首歌,于是准确抓到了歌名出现的一幕(李志2015年“看见”巡回演唱会上海站)

“上次和别人开玩笑,如果我拍李志,只要在台下固定一个机位,闭着眼一通拍,总能拍到几张能用的。”

上海大舞台是朋友介绍,跨年演唱会是毛遂自荐,一次次在音乐节偶遇,七仔和李志团队已经非常熟悉了。七仔总结,李志的台风非常自由,特色是“李大鹅尬舞”。“他其实不太在意舞台上的照片,反而很喜欢台下的花絮。”李志整个团队都是这样的风格,人人都是谐星,哪怕是平时被粉丝称为女神的和声妹子,也会对着七仔的镜头扮鬼脸。

七仔拍摄的李志团队花絮

赵雷,2017年最累的一场

因为李志,七仔和主办方 S.A.G 一见如故。2015年11月15日,赵雷“我们的时光”北京演唱会在北展剧场举办,七仔开启了和赵雷团队的合作,结果赵雷成了2016年里七仔拍最多次的音乐人。

回顾2017年的工作,最累的一次拍摄还是赵雷。2017年11月18日,赵雷用了两年,从北展开到了工体,同时首度挑战“四面台”。

“浮游”赵雷2017北京工体演唱会

“四面台”在场馆正中央位置,没有视线上的死角,观众可以看清楚台上的每一个细节,音乐人为了照顾观众,则需要不断移动方位。如果说上“四面台”是对歌手的褒奖,那对摄影师来说就更是考验。

“所有人一见到我都问:‘今天怎么拍?’,我只能无奈摊手,完全不知道啊!”原本的舞台拍摄有固定机位,有章可循,第一次碰到四面台,脑子里完全没有概念。七仔和北京摄影师大蜻蜓两个人一前一后,赵雷在上面绕小圈子,摄影师在下面跟着绕大圈子,他转向哪儿就得跟着跑过去拍。边学边试边拍,一场下来,两个人累得够呛。

在各种音乐演出中,民谣是最难拍的,一人一把吉他,很难发挥。“之前他都不怎么和观众互动,现在赵雷活泼多啦!”

态度永远比技术重要

2014年,七仔和搭档小爱成立了1073工作室。她们想拍照,但是又不想去外面影楼打工,“那样的工作氛围实在不适合我俩这种屌逼性格,估计去了也是被炒鱿鱼,所以不如自己干吧。”

她们与摄影师 Hasong 在一场活动中结识,三个人的状态经历了一年多,2016年底发展为固定的五位成员。现在1073靠七仔接单,商业活交给工作室的人,自己拍重要的演唱会,遇上大型音乐节,七仔会带着整个团队一起出动,她主要担任协调工作。

与此同时,1073工作室也磨合出多城合作的新模式:在各地接触和合作90-95后为主力军的年轻摄影师,不同地方的音乐节或巡演就可以有人与他们配合。

七仔相信年轻伙伴,“最好哪天我的学生们都比我牛逼,那我也跟着沾光了。”

七仔的学生都管她叫“七妈”,“可能我比较自恋,学生们对我的评价都很好。”平时一起互黑、开玩笑,七仔知道的都愿意教,有机会也总想到他们,遇到什么事儿都好商量,唯独有两件事,是绝不能碰的底线。

“最重要一条,不迟到,无法想象一个不靠谱的人能干得好其他的事。”七仔说,这很大一部分,是和赵雷、李志团队学的。跟他们出去演出,规定好的时间工作人员绝不会迟到,甚至音乐人和经纪人还会提早到。

“第二条,尊重你手里的工作证,不要当成混圈或者显摆的途径。”七仔之前碰到过一些年轻摄影师,借着职位之便,在休息室和舞台上发小视频,在她眼中,这是非常不专业且丢脸的行为,“技术不好可以练,素质这事练习不了。”

首要准则:把人拍好看

问起七仔的拍照诀窍,她很实在地说,多按快门,总有能看的。那摄影准则是什么?答,把人拍好看,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许多女艺人都会夸她:你把我拍的好瘦呀!

从爱好者到专业摄影师,七仔没有拜师学艺,也不太看别人拍的现场,别人和她说起现在的网红摄影师,她都一脸茫然。“有点像以前在深山老林练绝世武功的独门独派。风格还是要靠自己的审美建立,抄别人,最多只能成为另一个他,变不成你自己。”靠着摸索和熟能生巧,她总结出了“把人拍好看”这个特别接地气的原则。 

2017年简单生活节星空舞台,谢春花顶着一头耀眼发色,整个人又酷又甜

第二个要素是最大程度体现舞台的灯光效果,很多演出的舞美非常用心,如果只有现场两个小时能看到,那就太可惜了。在国内众多 Livehouse 里,七仔特别提到了南京欧拉艺术空间,她拍过两次,灯光效果非常适合摄影。

七仔小课堂

现在七仔经常使用的两台相机是佳能的5D4和富士的 XT2,广角+长焦+鱼眼是最常用的镜头搭配。

佳能是清汤锅,底片色彩清淡,需要后制时往里加很多料,但发挥的余地大。富士轻巧便携,被她当做备用机,有翻转屏适合拍机位较低的画面,而且底片色彩好看,不用怎么修就能直接拿来发朋友圈。

街声帮我实现了许多欲望清单

七仔和街声的合作缘起赵雷。等合作了之后才发现,之前拍的好多现场,都有街声参与。

2017年简单生活节,1073工作室全体上阵。最早开演的果实舞台下午一点开始,提前半小时,摄影师就会对照自己的舞台时间表提前就位。晚上等群里通知,找空档的时间来吃盒饭,去江边的一处帐篷里拷照片。结束后回酒店,每人选出20张,修完发给主办方用于新闻稿,凌晨两点结束工作,大伙一块出去喝酒吃宵夜。

团队成员在简单生活节的灯牌下合照

音乐节结束后的三天内,从所有照片中挑选满意的照片,全部修好打包上传。在整个环节中,七仔除了穿插着去拍了一些她喜欢的艺人,其余干的就是保姆的活,安排、提醒、汇总,确保不会发生漏拍的现象。

2017简单生活节的照片里,七仔最喜欢丁薇的那一系列,她当时的状态和现场灯光氛围非常搭,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美

七仔有一份欲望清单,里面是她必须在现场听到且拍到的某一首歌,无论多远。2016年她完成了 Iron Maiden、Queen、Scorpions、Slipknot、Nightwish,2017年在与街声的合作中,欲望清单又完成了一大截。

简单生活节张艾嘉《爱的代价》,被七仔誉为“有生之年必拍”的画面,“她真的很美很美,浑身上下散发出迷人的光环。”超级版《大事发声》现场,她记录下周华健演唱《寡妇村传奇》与《摆渡人的歌》的投入,也圆了近距离拍摄罗大佑唱《你的样子》的梦。

李志和偶像罗大佑同台,也成为《大事发声》的经典瞬间

常出入后台,总有见到偶像抑制不住激动的时候,当乐迷能犯花痴,对着喜欢的艺人直接说“我喜欢你”也无所谓,但当了官摄后七仔却变得矜持了,“总觉得自己是工作人员,有时候还真说不上是装还是怂。”她和上海 MAO 的前 PR 李草木还想出了一个办法,互相开口替对方讨合影,以避免自己说不出口的尴尬。

2017超级版《大事发声》最后一期,七仔去录音棚外抽烟,偶遇了罗大佑,两人随便聊了聊,七仔心里一直激烈斗争,要不去求个合影吧!最后一刻,还是怂了。

年龄对我没有太大意义

七仔是1979年生人,再过一年,就要40岁了。

她常年晚上三、四点睡觉,每天只需要六小时睡眠。2017年她拍了96场演出,上万张照片,最长连续拍了七天音乐节,每天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一直坚持高强度的工作,从没有觉得体力不如年轻伙伴。七仔没有任何秘籍,生活中懒散得很,她说是这份工作给了她无限的生命力。“反正我是不懂为什么90年的人都开始说中年危机,年龄对我没有特别大的意义。”

有没有做摄影展的打算?七仔“嘶”了一声,懊恼地说,她一直有这个想法,可实在太懒,“只要一想到整理作品我脑袋都大了……”

因为拍摄了各种各样的现场,七仔发现,要不是工作,可能会错过很多好音乐,贰佰、鹿先森、Higher Brothers,她都是在演出现场路人转粉。也因为去过风格各异的音乐节,许多主办方都会找她聊天,把她作为咨询渠道,了解音乐人的演出状况。2017年街声举办大登陆征选及系列现场,发掘各地原创音乐新人,她也介绍了一些朋友去参加征选,“现在很多人想做音乐,要靠大家一点点去挖掘。”七仔跳脱出摄影师的身份,在独立音乐圈越嵌越深。

Higher Brothers 巡演上海站

鹿先森发微博:“我们真是太好看了!跟你们比起来也就差一丢丢吧!”

2011年的时候,七仔来北京看 Halloween 乐队演出,遇见了当时的官摄,一位叫背影的摄影师。其中一张吉他手的照片,被她用作电脑桌面背景长达一年之久。

每次七仔在演出现场遇见背影,就会厚着脸皮借他的器材拍几张照片,“都是让我流口水的设备。”

背影是个很神的人,只拍吉他大师,器材多到全国都数一数二,却从来没有在社交媒体上发过照片,闲暇时和妻子去非洲草原拍照,活脱脱一对神仙眷侣。

对于很久没有好好看一场演唱会的七仔来说,这样的状态着实让人羡慕,不过反过来想想,在别人眼中她也是艳羡的对象,把兴趣变成工作,还拍了那么多艺人。“这一切都看你自己的选择。”

七仔家门口有一个挂钩,从2014年起,每拍完一场回家,她就会把工作证取下来挂在上面,到了年末集成一大把,拍照留念,接着全部收起来,新的一年重新开始。

2017年12月30日,七仔任性地给自己放了个假,什么活都没接,一觉睡醒在朋友圈刷跨年

2018,她还有一个新的愿望:跟拍一支小乐队的巡演。

“不怎么出名,在 Livehouse 演出也就三、四十人看,最好是金属摇滚,这样我就可以放下包袱一路拍巡演路上有意思的事儿。万一哪天他们火了,我不就记录历史了吗?”

快问七仔

SV:如果任意穿梭,最想拍谁的哪个现场?

如果能时空穿梭,我想拍张国荣。没拍到哥哥是我此生无法弥补的遗憾。

SV:最想做乐队中的哪个职位?

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乐器无能的人,学过吉他也半途而废,赵雷经纪人齐静说可以给我安排一个敲三角铁的位置,让我在舞台中央拍观众,我觉得成。

SV:你觉得人工智能摄影会不会比人好?

不用说人工智能摄影,未来视频截图像素当新闻稿都没问题,科技总会不断的进步,所以摄影到最后比拼的是审美,是摄影师本身的审美。

SV:给新人摄影师的建议?

别着急,一步步来,谁也不是一上来就拍大牌,一上来就在体育场拍大型演唱会的,都是慢慢积累经验才有后来的机会的。

(本文图片由七仔提供)

校对:冻梨

相关消息

2019/03/04

唱片设计师方序中:离我们最近的艺术品就是流行音乐

2019/02/13

鹿先森制作人李卓:一不留神,制作十亿金曲《春风十里》

2019/01/31

在北京黄金地段开唱片店,一开就是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