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高潮乐队的高潮可能快到了

2018/02/24

撰文:陆小维

街声独家专访

無高潮,全名 Nein or Gas Mus無高潮,广州情绪摇滚Emo/数学摇滚Math Rock 乐队。2012年成立,2017年夏天,三位拖延症重症患者开始录制首张 EP,计划于2018年初发行。

三位拖延症重症患者的卡通形象

2月21日大年初六,广州二沙岛广州大道中桥底,成群结伴的年轻人在傍晚时分聚拢,支起话筒架,接上吉他线,调整好音响设备,在墙上贴一张红底黑字的“书法作品”,一切准备就绪。

这里即将开始一场叫“30人30曲”的演出,由广州独立音乐厂牌“琪琪音像”主办,30位表演者用同一把吉他,轮流登场弹唱一首喜欢的歌。

没想到,刚唱过两位,吸引来了城管,为方便市容整管工作,桥底不能再唱,演出场地临时更改,乐手和观众们迅速转移,活动仍然顺利进行。

“30人30曲”的所有表演者,由广州、深圳、香港等地的活跃乐手组成

他们想做的音乐“无高潮”?

本文主角——無高潮的三位成员,或多或少都跟这场活动有联系。

把视线移到那张写满表演者名字的“书法作品”上,十号表演者“古天乐”,正是無高潮的吉他手矢聪。他姓古,玩乐队之外,从事房地产策划方面的工作。

而贝斯手阿茄是一位城管,坐办公室上班的那种。桥底“30人30曲”被喊停的时候,阿茄第一时间在琪琪音像的微信群里表示惊讶。

鼓手高潮在游戏公司码代码、做维护,加班是家常便饭,采访约在晚上十点之后,手机那头依然不停传来他“啪嗒啪嗒”敲键盘的声音。“虽说总是加班,我也不觉得很烦,因为不是一直机械地重复,而是可以不断增长新的见识。”高潮说起话来慢条斯理,听到我偶尔吸鼻子,问“你是感冒了吗,要注意身体啊”,结果被矢聪和阿茄打趣“高潮好温柔哦~”。

加班之余,高潮也会抽出时间,跟琪琪音像一起策划并实施有趣的活动。

吉他手矢聪,喜欢的乐队有 dartz!, This Town Needs Guns, American Football……据说吉他弹得很华丽

贝斯手阿茄,玩 core 出身,因为想玩 dartz! 式的音乐,加入無高

鼓手高潮,喜欢 dartz!, Supercar, tricot……据说强迫症和拖延症都十分严重

不难联想,無高潮这个乐队名跟鼓手高潮有关,接受草台回声厂牌专访时,矢聪给出一个很绕的回答,来感受一下:因为我们都很爱高潮,没有高潮不行,所以将高潮的名字作为乐队名,没有高潮就不叫无高潮了(笑)。

2012年無高潮成立时,想做1990s Midwest Emo 风格的音乐。

1980年代美国华盛顿特区,Emo 从 Hardcore Punk 派生而出,1990年代中期,以芝加哥为中心,出现了以 Sunny Day Real Estate, Cap'n Jazz, Braid, American Football, Mineral 等乐队为代表的一众中西部 Emo (Midwest Emo)乐队,将 Emo 和 Indie Rock 深度融合,也加入部分 Math Rock/Post Rock 元素。

豆瓣小站和微博上,無高潮的自我介绍是:来自广州中西部喜欢哭着数数的乐团。“广州中西部”是对 Midwest Emo 的调侃式继承,而“喜欢哭着数数”,无疑是指他们作品中 Math Rock 的成分。

跳跃动听的吉他,丰富的歌曲层次,含蓄诗化的歌词,再加上情绪化的演唱方式,在 Midwest Emo 里不容易识别出一首歌所谓的“高潮”段落,听过后却始终感受到挥之不去的愁绪萦绕在心。

無高潮有“隐藏成员”?

矢聪和高潮很早就一起玩乐队,Punk 和 Shoegaze 都有涉猎,2012年夏秋交替时,组建了最早的無高潮。

当时他们常去一间敦和排练房,位于海珠区的客村,那是广州的城中村之一。2003年上映过一部名为《客村街》的独立电影,导演符新华曾到客村进行拍摄,以纪录片的方式讲述一个医药推销员的故事,呈现出部分城市外来人群的边缘生活状态。

敦和排练房距离客村地铁站步行十分钟路程,排练的空间不算大,但有客厅、厕所和空调,环境比较潮湿,偶尔有蜈蚣出没。無高潮当时是广州 DIY 小团体富力保旗下成员,跟好些音乐喜好相近的朋友们一起,在这间排练房里写歌、排练、互相 diss,消磨很多日夜。

两把吉他的配置是無高潮一直以来的心愿,不过2012年左右的广州,玩重型、核类、后摇曲风的乐队居多,难以找到合拍的队友。2014年,在美国念书的平平去香港大学交换,经朋友介绍认识矢聪,加入無高潮担任吉他手,常到广州排练和演出。交换结束后,平平返回美国做研究,只好暂停無高潮的活动,成为一名“隐藏成员”。

無高潮“隐藏成员”平平在毕业典礼(右)

这期间贝斯手阿茄也正式加入,無高潮以三人乐队的形式稳定活动。

“做音乐就像是周末去打球”

成立近六年,無高潮的录音作品很少,除了豆瓣小站上的两首 Lofi Demo,但是乐迷通常是在不同的合辑或现场遇到他们。

2016年,無高潮在琪琪音像旗下发行单曲《.Nowhere is now here》,以徽章附数字下载码的形式在演出现场售卖,同时在国际数字音乐平台 Bandcamp 上进行“自由定价(name your price)”付费下载。矢聪非常喜欢 Bandcamp 的这一功能,用户可以用自己心目中的合理价位,购买喜欢的作品,表达对音乐人的支持,而音乐人浏览起作品的“成交价”,也常遇到惊喜,过程会更有趣。

無高潮的单曲徽章

琪琪音像时常跟香港 DIY 音乐厂牌 Sweaty&Cramped 合作办表演,引进对方的发行做分销。2017年,無高潮以一首《Thin Ice》参与 Sweaty&Cramped 发起的亚洲 Emo 合辑《Emotional,Too》,收录受 Midwest Emo 影响的十组亚洲 Emo 乐队作品,2018年1月发行。

無高潮之外,这张合辑还收录了 Wellsaid(香港)、VOOID(台北)、by the end of summer(日本)等乐队的作品

武汉 Emo 乐队 Chinese Football 主唱徐波曾说:

“在日本时候总有人让我推荐中国的 Emo 乐队,我一般都会打开 Bandcamp 给他们听無高潮。無高潮在疯狂的点弦和变拍子中探索,并从未放弃过流畅感和音乐性。”

2017年12月,在草台回声发行的“青年噪音计划”《Nerd Noise Ⅱ》数摇合辑中,無高潮的老歌《1st》经过重新录制混音,与 She Never Sings Our Songs(北京)、

大象体操(高雄)、Eat Sleep Recycle(HK)等七支乐队的作品共同收录其中。

这张合辑由后海大鲨鱼鼓手小武操刀全盘重混

通过参与这些合辑,获得更多宣传推广,使一些原本不会发现他们的乐迷也听到他们的作品,無高潮认为这是好事一桩。

虽说录音作品不多,从2012年11月跟芝加哥实验跳舞朋克计划“I Love You”一起首次登台表演算起,無高潮始终活跃在广州在地的音乐现场中,耳痛节、Full Punk Day、无解音乐周末、胯下入樽等大小活动都能发现他们的踪影。他们也陆续为 tfvsjs、透明杂志、Colin Phils、DOC、大象体操、Totorro 等各类乐队担任嘉宾,阿茄还没加入無高潮前,总是在看演出时一不留神就撞上無高潮在暖场。无厘头的事情也时有发生,2013年,香港实验摇滚乐队触执毛广州专场,嘉宾無高潮,矢聪演完下台,竟然发现有观众以为無高潮就是触执毛,直到触执毛上台才恍然大悟。

对以前的無高潮来说,演出最重要,现场的感染力能更强烈地刺激他们往前走。不过他们也逐渐意识到,能来看演出的人数量有限,要想让更多人听见自己的作品,必须先完成录音,哪怕暂时不能达到最满意的水准。更重要的,录音也是对乐队一段时间内创作的记录,看到这些成果,会更有前进的动力。

2017年年中,無高潮选择到香港录制首张 EP,三位成员在工作日都走不开,只能周末录制,周一赶回广州照常上班,遇到突发情况也需要推后录音。所以原计划一个月完成的录音,花了近半年时间,好在终于将在2018年年初由琪琪音像发行。

采访进入尾声时,高潮也提起他的困惑,在中国,独立小众乐队想进入更大范围的主流视野,似乎缺少可以依循的渠道和案例,中间这条路不知道该怎么走,而在日本的话,一款大热游戏的配乐,很可能就来自一支独立乐队的作品。目前看来,如何有效地让自己的作品被更多人听见,还是个难题。

那你们认为乐队自己可以做些什么呢?我问。

写好自己的歌,毕竟要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就够难了。对于这个问题,無高潮没什么迟疑。

这些年来的無高潮总是不紧不慢,在热闹的小圈子里折腾喜欢的事情,没很多人关注也不在意。音乐对他们来说,不是赖以生存的工具,也不是人生情怀跟理想的寄托,而已经成为生活中稀松平常的一部分,能以最舒适的方式跟它相处。

“就像是周末去打球,时间多就多玩一会儿,时间少就少去一次,但这个事不会停止,就那么慢慢持续下去。”高潮常常用“打球”的概念来解释这种做音乐的状态。

那么,2018年,無高潮花了半年时间录完的这张 EP,打完的这场球,到底会不会成为無高潮乐队历史中的高潮呢?

(本文图片来源:無高潮、琪琪音像)

校对:冻梨

当我去流浪

如果你要去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流浪,只能带三张唱片,一本书和一件生活用品,你会选什么?

吉他手矢聪:

唱片

1、山下达郎《OPUS 〜ALL TIME BEST 1975-2012〜 》

山下达郎的作品在我心目中已经代表了做得最极致的 J-Pop 了,精选集涵盖了好多很耐听的作品,什么时候的心情都会有。

2、This Town Needs Guns 《This Town Needs Guns》

同样是一张很耐听的碟,将技巧和Emo 情绪融合得非常好,让我有去弹吉他的冲动。

3、Gang of Four《Solid Gold》

这是第一张令我震撼的 Post Punk 类型专辑,1980年代冲破框架的代表作之一,非常有力量。

地图全册

去旅行还没带过书,估计会拿一本工具书,还能当枕头,哈哈。

生活用品

指甲刀

我觉得洗澡可以跳到河里,睡觉可以睡在便利店,但没有指甲刀剪不了指甲,就连琴也弹不了。

点击试听無高潮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9/19

许飞:做音乐,终于不用再和一堆人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