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慢的歌是哪一首?

2018/02/23

撰文:孙大猴

说起“慢歌”,你一定觉得自己听过不少,但从专业角度来说,它们真的能算“慢”吗?

《追光者》《春风十里》《借我》《成都》《夜空中最亮的星》《慢歌》《美酒加咖啡》,这些不同时代的大热单曲中,到底哪些是真正的“慢歌”?本文为你揭秘!

有一些音频制作基础或者热爱自然科学的朋友都知道,人耳能听到的声音只是自然界中声音的一部分,也就是20Hz—20KHz。众所周知,震动产生声音,1Hz 为一秒钟震动一次,20Hz 就意味着一秒钟要震动二十次,而人耳分辨最高的20KHz 则是每秒震动两万次。

以上数据是在最好的情况下,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人鉴别高频的能力会越来越差,新生儿可能会听到很多16KHz、17KHz 以上的声音,而成年人往往听不到,所以有时候婴幼儿突然做出举动,因为 TA 听到了你听不到的声音。

老年人耳背,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

普通/老年人耳中的东北童谣

超声波指的是超过20KHz 的声音,蝙蝠、海豚就是用它来沟通导航。

次声波是指20Hz 以下的声音,它就更厉害了,低震动频率会引起人类器官共振,从而伤害人类,老虎狮子等猛兽的吼叫会发出次声波,可见武侠小说里的“狮子吼”并非虚言。

为什么说歌曲快慢之前要说人能辨别的音高?我们继续往后聊。

这是1975年发布的一份速度表,现代音乐中通常用 Bpm 来表达音乐速度,30Bpm 意味着每分钟演奏30个4分音符。

说起慢歌,大家都觉得自己听过不少,我们来在歌曲库里找找。

专辑《陈绮贞精选1998—2005》里有一首歌叫《慢歌》,这首歌有多慢?答案是在106Bpm 左右,对应上表,完全不算慢嘛!

再找找?电视剧《夏至未至》的插曲——岑宁儿演唱的《追光者》,舒舒缓缓,一时间传遍大街小巷,可以说是慢歌的代表了。这首有多慢呢?大概是72Bpm,这已经比适中(Moderate)慢了8,算得上是慢歌了。

曾经电视剧主题曲都是金曲,这几年似乎只有《追光者》一首

鹿先森的《春风十里》在两年间火遍大街小巷,每次喝酒都有人提出“所有的酒,都不如你”这句金句,这首歌有多快呢?答案是68Bpm,离上表温和舒缓(Moderately Slow)60Bpm 的速度已经越来越近了。

有没有恰好是温和舒缓速度的歌呢?在民谣歌曲里找找吧,赵雷的《成都》正是60Bpm。

继续前行,向着42Bpm 冲刺。谢春花的《借我》是55Bpm,逃跑计划《夜空中最亮的星》也是55Bpm。

再找找,最终我们发现邓丽君的歌曲《美酒加咖啡》是44Bpm,离42Bpm 只差2Bpm,是本次我们慢歌寻找路上最慢的一首。

很多人可能会诧异,这首歌听起来挺“欢快”的啊。这要源于它俏皮的吉他闷音、木琴,还有贝斯颇为短促的断音演奏,让这首颇为缓慢的歌曲有不同的呈现。所以,中国人习惯管一首歌的速度快慢叫做“节奏”快慢,这么说来倒是颇有道理。

为什么人类不会写比30Bpm 速度更慢的曲子了呢?就像文章开头所说的人耳听力极限一样,人们感知节奏的能力也有限。你想想,两秒演奏一个音,这种长间隔让人很难把这些音符联系起来,作为一首作品来理解。不过也有例外——

John Cage 的《Organ²/ASLSP, As Slow As Possible》,长度是640年。John Cage 曾经师从西方现代主义音乐的代表人物勋伯格,他家境贫寒,交不起学费,勋伯格被他的决心打动,决定免费给他上课。不过不久勋伯格就劝他“放弃音乐”,因为他对和声节奏等音乐元素过于不敏感。

John Cage 不甘心,之后受到禅宗影响,开始了一系列音乐实验。这首他1987年创作的管风琴曲,速度要求并不是“行板慢板”之类,而是“尽可能慢(As Slow As Possible)”。遵照 John Cage 的要求,音乐家演奏出了12小时、14小时的版本。但是大家还觉得不过瘾,于是音乐家和哲学家经过计算和考量,决定在德国 Halberstadt 的 Sankt-Burchardi-Church,将这首管风琴曲演奏640年,以纪念这座教堂在640年前,第一次安装管风琴。

德国 Halberstadt 的 Sankt-Burchardi-Church 承担了这一使命

从2001年开始到现在,这首歌一共演奏了13个音,并将一直演奏到2641年,每次演奏都会吸引大部分游客去聆听这一个音符。

你听过最慢的歌是哪首?跟我们分享吧!

校对:冻梨

特搞,聚焦独立音乐相关五花八门边角料,不怕搞不出来,只怕想象不到!还想看到什么特搞题目?随时留言告诉我们。或者你想亲自动笔,投稿邮箱:editor@streetvoice.cn,一旦采用,稿酬丰厚!

相关消息

2020/08/14

“浪姐”都爱听的独立音乐,能在综艺里抢多少风头?

2020/06/05

用 Walkman​ 听磁带,回到金灿灿的九十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