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木蘭:“小透明”嘻哈少女前进中

2017/12/14

撰文:陆小维

街声大登陆音乐人系列专访

zc木蘭,来自广东,陷在上海,大脑混乱,上戏毕业。

12月21日晚八点,街声大登陆上海站,就在育音堂,嘻哈少女约定你!

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前不久公布选角——由刘亦菲饰演花木兰。

看到这个消息,zc 打开电脑,翻出1998年迪士尼动画版《花木兰》回味一番。作为该版《花木兰》忠实拥趸,她记不清自己到底看过多少遍,时不时想起来就会点击播放。zc 还敏锐地发现,真人版新闻发布后,原本能在线免费观看的动画版统统“升级”为 VIP ONLY.

“我觉得选角是 OK 的。”zc 不认同网上的一些争议,“有人认为刘亦菲女扮男装的英气不够,但这版《花木兰》的核心不是代父从军,而是寻找自己,就这个主题来说,刘亦菲的气质是符合的。”

喜欢花木兰,不喜欢简体的兰字,再加上名字拼音缩写 zc,三个符号组成了“zc木蘭”——一位自称“大脑混乱”的95后嘻哈少女。

“我喜欢的音乐很单一,但是会一直听。”

出生于广东珠海,zc 记忆中最早的音乐启蒙来自家人的耳濡目染。

她的外公不仅是老师,还是一位民族音乐艺术家,常在家中哼唱旋律、把玩乐器,让 zc 从小就熟悉音乐的存在。zc 的父母则喜欢看各种音乐类综艺,像是 CCTV3 的《同一首歌》,以及本港台和翡翠台的节目,潜移默化地影响着 zc 对华语和港台流行音乐的认知。直到现在,zc 还不时翻出七八十年代的歌听,觉得有些老歌不逊色于时下流行歌,甚至更值得琢磨。

“对了,其实我爸妈就是因为音乐相识相爱的,这让我一直觉得很美好。”zc 还特别指出这点。

访问过程中,问及这些年听音乐的口味变化,zc 总共说了三遍:“我喜欢的东西很单一,但是会一直听一直听。”

2003年,林俊杰发行首张专辑《乐行者》,小学三年级的 zc 喜欢上人生中第一位歌手,买来 CD 反复聆听。后来被朋友带着“入坑”林宥嘉,多年过去,跟朋友渐渐失去联系,林宥嘉的歌还是常驻在 zc 的耳机里。2017年11月,上海虹口足球场,zc 又看了一次林宥嘉的演唱会,结束后的凌晨三点半在微博抒发感想:跟着你 用力地唱 悄悄地哭 每一首烂熟于耳 还藏有故事。

在小学时初次听到,对 zc 意义重大的另一位音乐人是李泉,她也逐渐培养起对爵士音乐的喜爱。同样是今年11月,在上海 JZ Club 看完李泉的现场,zc 鼓起勇气上前搭话,告诉李泉自己现在也在做音乐,“那我们是同事!”李泉回答。听到这句,zc 瞬间有点懵,跟这位大师聊天似乎没有距离感,于是接着询问他一些关于旋律创作的建议,“虽然他可能就是随口一说,但我真的觉得有用,能感受到他真的是在钻研音乐。”

2017年11月12日上海 JZ Club,zc 与李泉合影

中学时期,经同学推荐,zc 听到韩国人气组合 2NE1,队长 CL 称得上是 zc 心中的女神和模范。现在回想起来,zc 觉得 CL“太帅了”,可以说为当时懵懂的自己提供了一股成为 rapper 的助推力。而每次看完《Show me the Money》这档韩国 Mnet 电视台制作的 Hip-Hop 综艺,zc 都十分热血地试图立即动笔写点什么。

渐渐地,zc 听了许多韩国 Hip-Hop 和 R&B 独立音乐人的作品,比如 Beenzino、Crush、吴赫、offonoff……问起目前最想合作的音乐人,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韩国新晋 R&B 歌手、作曲家、制作人 DEAN,并且强调:“他刚发歌的时候我就听了,那时还没很多人知道,一直听到现在。”

对 K-Pop 的关注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 zc 的穿衣打扮——夏天 T恤加短裤,秋冬卫衣加运动裤,宽松又舒适。“很多人可能觉得这没意思,但我就喜欢这样。”然而,她大概没想到,看似“没意思”的造型,却成为朋友眼中的独特之处。

“zc 跟其他女 rapper 最不一样的点,就是她没有花过多时间在改变造型、外表、发型等外在元素。她保持了一种 teenager 的状态去诠释成人的情绪,这种感觉我觉得很好。”与 zc 合作了一首《混日子》的嘻哈新人 Peter Fish 说。

“一天根本玩不完想买季卡狂刷“,少女来到迪士尼乐园就走不动路

2013年9月,从珠海到上海念大学,zc 更多地听起了 Hip-Hop 和 R&B。2017上海简单生活节,她看了蛋堡的演出,也在后台跟蛋堡“尬聊”了几句:

“你是我的饶舌启蒙。”

“啊对,谢谢。”

zc 第一次知道街声,就是为了听其他音乐平台没有的蛋堡的歌,她也第一时间听了蛋堡最新上传街声的《套房花烛夜》。“我很佩服他的编曲,他的东西就是很神奇,怎么写都是好的。”提起蛋堡,zc 秒变迷妹。

2017年,zc 第一次现场参与上海简单生活节,之前几届都是在网上看直播。10月4日,她守在大地舞台看了 Lu1、蛋堡、MC HotDog热狗……

2015年底,zc 开始自己写歌,两年时间发行了十首单曲。成都独立嘻哈/电子厂牌明堂唱片负责人李天杲感叹:“我觉得她就是 rapper 中的陈绮贞!”

“我的性格软软的,Jazz-Hiphop 比较适合我。”

大多数人第一次听到 zc 的歌是《早班地铁》,这首歌在网易云音乐上也获得了999+的评论数。

早班地铁总是混乱总是拥挤
灵魂被榨干乘客期待空的座椅
早班地铁请你带我离开这里

给我希望哪怕开往下个世纪

2016年的某天实习下班,zc 到快餐店吃晚饭,吃完不想回宿舍,坐了一小时左右,听着伴奏就写出了歌词。这也是 zc 第一首进录音棚录制的歌,由知名嘻哈制作人 Cee 操刀。在那之前,她都在宿舍写歌,趁室友不在时拿手机录,将 demo 上传到“说唱家”App,这个 App 下架后,好几首 demo 也找不到了。

仔细听《早班地铁》,能在第二个 verse 听到一句男声“男孩一直走”,来自中文爵士嘻哈指标人物之一 Lu1。zc 第一次听到 Lu1 的歌就是《男孩》,2016年 Lu1 和 Cee 进行“午夜列车上的回忆之旅”巡演,zc 看了几场,两人通过共同的朋友认识。

Lu1 最先注意到的是 zc 的声线,“很有质感,flow 上也懂得怎么处理才有趣,是立刻就能看得出潜质的歌手。”歌词部分,“她的词有时有点点成熟男性视角,有时又有20岁小女孩的稚气,最重要的是,她的歌是她真实的视角、情感和表达。”

2017上海简单生活节的 zc 和 Lu1

zc 偶尔会写类似散文的随笔,手写或在手机备忘录打字,有些文字会演化成歌词

一直以来听 Jazz-Hiphop 更多,内向的 zc 笑称自己“性格软软的,也听不惯 Trap”。不过她也在尝试做节奏更动感的歌,更能带热现场气氛,比如2017年7月发布的《Disco Ball》,歌曲简介就写着“人生在世不如意不如一起蹦蹦迪 都跟着节奏蹦起来唷”。谁知第一次现场演出这首歌时遭遇忘词,此后每次表演都有心理阴影,zc 坦言这首歌的效果没有达到预期。11月,zc 参与 Cee 《Know My Style》Remix 计划的单曲发布,比《Disco Ball》更快,“我现在多少也积累了一点点经验,可以比较稳一点了。”她也更多了几分信心。

《街角》、《Soul Food》、《混日子》……zc 还陆续跟泥鳅、SlowMo、Peter Fish 等 rapper 合作,歌曲制作部分更多交给上海独立说唱厂牌 Boogie Camp 旗下制作人 Yocho。zc 跟这些伙伴结识,几乎都是在 Listen Up 说唱歌曲创作大赛上。

Listen up!“小透明”也会被看见

2017年3月4日,第二届 Listen Up 说唱歌曲创作大赛上海站在 On Stage 举办。那是 zc 第一次正式登台表演,她当时只发了一首《早班地铁》,而同场比赛的选手有 VAVA、MC法老等知名 rapper,VAVA 还是第一届的冠军,得知她再次参赛,zc 惊呼:“天呐我们这些小透明该怎么办?”最后,顺利演完,zc 也获得上海赛区第四名的成绩,不过回看演出视频时,她还是用“整个人很莫名其妙”来形容自己的表现。

说起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场演出,zc 认为是10月2日在家乡珠海举行的珠海沙滩音乐节。蓝天、白云、海滩,台下聚集上万观众,为 GAI、VAVA、沙漠兄弟而来的嘻哈乐迷听到 zc 开口也兴奋地回应。“我第一次发现珠海可以有那么多人。”看了很多次音乐节,zc 终于体会到站在大舞台表演的感觉。活动前,主办方在珠海一间 Livehouse 进行选拔赛,zc 的父母拉上亲朋好友到场支持,那是他们第一次看女儿表演。“我从小不敢在我爸妈面前唱歌,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们支持得不行,是蛮开心的,但还是觉得有点奇怪。” 

zc 在2017珠海沙滩音乐节表演

《中国有嘻哈》启动时,zc 原本准备去北京参加,却正好跟毕业相关事宜撞期而没能成行。对于2017年的嘻哈热潮,zc 认为 rapper 们能得到更多机会,却也会导致大众对于 Hip-Hop 的一些片面认知,她的态度也很明确——更愿意跟能听懂并理解我的听众沟通,喜欢就循环,不喜欢就点关闭去找更喜欢的歌,如果遇到不懂装懂或者在我的歌底下“搞事情”的人,该怼我就会怼回去。

zc 回忆起自己念大二时,2014年左右,被朋友拉进不大的上海说唱圈。每周六,一伙人拉一个音响到静安寺广场,就开始 freestyle 或是表演自己的歌。渐渐也不知怎么的,参与的人越来越少,活动最后就不了了之。现在大家几乎都是各自发展,不太会再聚集到街头一起玩。“反正我也是跟几个比较熟的朋友一起,自己做自己的。” zc 觉得这样的状态也挺自在开心。

2017年7月,zc 从上海戏剧学院影视摄影与制作专业毕业。从小喜欢影视的她,在艺考中同时拿到北京电影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的合格证,比较了一下两个城市,觉得南方人还是更适合上海的气候,一待四年,暂时没想过离开,因为“上海还没玩够”。

zc 的简介中写着“陷在上海”,原本想用英文写,“陷”字对应 lost,迷失。二十多岁的年纪,迷失似乎是常态,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也无从给自己设定长远目标。

陆续发布了十首作品,zc 在考虑做一张 EP,暂时还没有明确的概念或主题,需要更多时间规划。至于是否想跟心仪的厂牌合作发行,zc 觉得光想没有用,只有先把自己的东西做好,才会有人看得到你。

zc 使用了很久的头像

快问大登陆

SV:最想为哪个迪士尼卡通人物写歌?

花木兰

SV:大脑最混乱的时刻,最想听谁的歌?

最近听最多还是林宥嘉。

SV:觉得自己身上最嘻哈的部位是哪里?

声音

SV:没有时空限制,最想跟哪位音乐人合作?

DEAN

SV:没有时空限制,最想在哪里演出?

还是想在音乐节演出,很喜欢音乐节的气氛。

SV:最容易看睡着的一部电影是?

《花样年华》。我断断续续看睡了两次……

SV:请用蛋堡的一首歌总结你的2017。

《过程》

SV:2018最害怕发生的一件事是什么?

害怕的事情有很多很多,但万一遇到了还是要面对它。

(本文图片来源:zc木蘭)

校对:琉球

点击这里,试听 zc木蘭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9/11

头烧:今夜的第一杯 Shot ,和他们一样上头

2019/09/10

二区六楼:第一次排练是《你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