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翻唱了那么多独立音乐,这节目导演是自己人吗?

2017/12/01

撰文:琉球

先来猜猜这是哪首歌?

它被流行歌手莫文蔚、张杰、邓紫棋、谭维维、韩红、陈奕迅唱过,被演员秦岚、谢彬彬、孔垂楠唱过,甚至被乒乓球冠军张继科唱过,在网易云音乐上,除了原唱,还有另外九十三个翻唱版本,包括法语版、Rap 版、古风版、布鲁斯口琴版和花鼓戏版……

这首歌就是《夜空中最亮的星》,虽然早在2011年发布后,就成了逃跑计划在音乐节上的大合唱金曲,但自从2013年10月,选手张恒远在《中国好声音第二季》总决赛上唱起,过了不久,又被流行歌手张杰带上了《我是歌手》的舞台,从此《夜空中最亮的星》冲出了独立音乐圈,开始出现在理发店的背景音乐和广场舞的伴奏歌单里。

当独立遇到主流,小众的心头好变成群众的狂欢,还有这些你爱的这些歌,都在大舞台上被唱红了。

丢火车《茶底世界》

丢火车大概是最早被选秀节目翻唱的摇滚乐队。2010年《快乐男声》冠军陈翔翻唱了《茶底世界》,粉丝们听到了一首从未出现在自己视野中的歌,为了能和偶像一起唱,他们去学歌词,从而知道了一支叫丢火车的独立摇滚乐队。

许多年后,众多独立歌手和音乐站上了大舞台,丢火车回忆起来:“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确实起到了推动中国独立音乐的作用,但也让很多独立音乐人有些急功近利。”

李志《天空之城》

“三年前他们对宋胖子下手,我没说话。去年他们对马頔下手,我没说话。上半年他们对玮玮的《米店》下手,我没说话。而昨天他们告诉我,终于有人对李志下手了。我开始慌了。”在“怎么评价中国新歌声蒋敦豪演唱的天空之城。”这个问题下,有知乎网友这样回答。

2016年《中国新歌声》冠军蒋敦豪李志翻唱《天空之城》,声音纯净唱功扎实,相比于李志发音含糊漫不经心的原唱,这个翻唱版本一下子受到了大众的喜欢,“超越原唱”的说法也随之甚嚣尘上。

独立音乐的粉丝们经过前几年“大众音乐民谣时代”的洗礼,对选秀节目翻唱独立民谣已经有了颇为强大的承受力和更为理性的看法,流行的热潮会过去,创造的力量才是核心。 

戏班《数人玩》

戏班的音乐以汉民族的词曲结构为根,建立在秦腔,京韵大鼓,绛州鼓乐,黄河号子的传统艺术基础上,融合了西藏长调,澳洲土著音乐,印度音乐,以及现代的 minimal,Dub 等电子音乐的元素,完全自成一派的新音乐类型。

2016春季期间,bilibili 拜年祭就在自制的真人短剧里出现了戏班《数人玩》,原版本自带的诙谐幽默和剧里的“居委会徐大爷”倒是迷之搭。

素来以民族曲风见长的谭维维,在2016年初的《中国之星》上以曲艺混搭摇滚的风格的,重新演绎了戏班的《数人玩》,配合着三弦、单弦、琵琶、唢呐、贝斯、梅花大鼓、蒙古等多种乐器,用她高亢嘹亮的嗓音演绎了一版颇为热闹的《数人玩》。2016年底《天籁之战》又迎来一位有曲艺背景的参赛者张玫,她在谭维维的编曲上又一次进行调整,比谭维维翻唱的版本升了两个调。飙高音、展示花腔、又唱又跳,显示出了唱功不俗。

戏班的歌哪怕在独立音乐里,也算是小众,经过2016年这三波大流量输出,戏班《数人玩》不算是红遍大街小巷,但爱好者纷纷来搜寻原唱,“B站观光团报道”“谭维维观光团到此一游”的留言充满了各个音乐平台。

苏紫旭《爱晚亭下》

2017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上,莫文蔚与昆曲艺术家俞玖林合唱一首新编曲目《当牡丹亭遇上爱晚亭》,而其中的《爱晚亭下》正是出自90后创作歌手苏紫旭,虽编曲器乐部分使用了西方乐器,长笛、大提琴等,又有 Radiohead 般敏感的前奏,表达和词句确实是东方式的。

昆曲与独立音乐融合的形式登上主流舞台,给大众带去了更多样的音乐形式。

阿肆《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

2015年《中国好声音》学员赵大格以一首《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赢得四位导师转身。第一句歌词刚一唱出,导师那英就认出了这首歌,并称自己“很喜欢”,还很兴奋地告诉哈林“一直在寻找谁能唱这首歌,我超爱这首歌”。歌曲唱到一半,很多观众已经迅速转向网络搜索到原唱,随即上了微博热搜第一名。“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成为触发公众共鸣的流行语。“炸鸡少女”这个名号也跟着阿肆直到现在。

2017年11月阿肆联袂演员郭采洁推出单曲《世界上的另一个我》,这次的独立x主流不再是无心之举

GALA《追梦赤子心》

2013年夏天,湖南卫视选秀节目《快乐男声》的主题曲《追梦赤子心》爆红,GALA 与他们的其他摇滚作品进入了大众的视线中。时隔一年,GALA 本尊和《追梦赤子心》就登上了央视元宵晚会的舞台。《中国新歌声》选手徐歌阳和2017年鹿晗的翻唱,让这首歌在主流一直保持热度。

宋冬野《董小姐》、《鸽子》、《斑马斑马》

宋冬野大概是主流歌手最爱翻唱的独立音乐人。2013年来自湖南凤凰的酒吧歌手左立,在《快乐男声》长沙赛区用一首《董小姐》唱哭了陶晶莹。第二天,左立的《董小姐》迅速跻身微博热门排行第二位,仅次于郭敬明。这次贡献热度的,除了围观群众,还有愤怒了的文艺青年们。

谁都没料到,这首翻唱的《董小姐》在网络引起大批文艺青年的围攻,他们觉得左立糟蹋了《董小姐》和“宋胖子”,更有人感叹,自己偷偷藏着的那个最珍贵的东西,终于免不了“烂大街”。“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句话先前只是文艺青年彼此相认的暗号,一夜之间成为了街知巷闻流传网络的流行语。

加上“快男”的助力,宋冬野的首张个人专辑《安河桥北》成为了2013年中国独立音乐的一个热门话题。

刘若英曾在自己的书里提过自己对宋冬野的喜爱,2014年宋冬野第二次赴台演唱会上,刘若英登台为宋冬野送上鲜花,然后与他合唱了自己最喜欢的《鸽子》。如此跨界的独立和主流碰撞,在宋冬野爆红的路上又推了一把。

刘若英在自己的书《我敢在你怀里孤独》中有这样一段:“你应该也有这种经验,在某一段时间里,总是重复听着同一首歌,忘记听了几遍,听到觉得自己像消失了,钻进那首歌里去了,那一阵子,我的主题曲就是宋冬野的《鸽子》。”

文艺青年很熟悉民谣组合房东的猫翻唱的《斑马斑马》,但对大众来说,《中国好声音》学员张婧懿和韩国“国民妹妹”IU(李知恩)的翻唱版本可能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途径。韩国艺人翻唱中文歌的套路不算新,但多半以《月亮代表我的心》为主;宋冬野的歌曲被翻唱也不算稀奇了,但被韩国艺人选中,足以显示他在主流视野的知名度。

马頔《南山南》

2015年的《中国好声音》第四季总冠军张磊演唱的一首歌《南山南》,引来导师转身,让马頔紧跟着好朋友宋冬野进入主流视野,麻油叶这个组织也被人津津乐道,对于尝惯了流行歌曲的大众,民谣逐渐成为新奇可口的小菜。正如2013年的左立翻唱《董小姐》之于宋冬野,2016年各种改词翻唱的《南山南》在社交平台形成刷屏的盛况。

不止红遍主流,连二次元 VOCALOID 和鬼畜都被《南山南》攻占

赵雷《南方姑娘》

跟宋冬野一样,2013年左立在《快乐男声》翻唱了《南方姑娘》,作品和原唱因而被炒热。歌曲火了,各种翻唱版本层出不穷,但依然有很多人不知道原唱是谁,直到在2016年初,赵雷参加《我是歌手》之后,他的爆红才成为现象级事件。

万能青年旅店《十万嬉皮》

乐评人丁太升曾说:“对于一些文艺青年来讲,他们所挚爱的宋冬野、万青等人的歌曲被选秀歌手给唱了,那难受不亚于自己对象的贞操被别人给摸了个够一般。”且不说这话在不在理,和宋冬野一起被提名的万能青年旅店也是被选秀节目翻唱的案例之一,但两首歌最终在主流视野流传的结果却大相径庭。

2013年《快乐男声》舞台上,除了左立,还有一位叫耿琦的摇滚青年,在20进10强的时候,他翻唱了万能青年旅店的《十万嬉皮》,最终止步十强。歌曲在节目现场并没有引起什么反响,播出后,万青也未做任何回应,万青的粉丝们担惊受怕了一阵子,这首歌终究没有在主流火起来。

田馥甄2014年个人首次登台北小巨蛋时翻唱了《十万嬉皮》,这次依然没有让《十万嬉皮》变成下一个《董小姐》,但着实把万青在台湾文青中推了一把。

2017年11月万能青年旅店 “渤海洗雷音”巡回演出。同名专辑《万能青年旅店》2010年发行,七年的时间里,乐迷等待又等待,但每一次万青的现场,总是忍不住踏进去

万晓利《狐狸》

《中国好声音》第二季一位叫纪海星的选手在盲选阶段,演唱了一首民谣歌手万晓利的作品《狐狸》,只不过这首歌实在太过怪异,无论唱腔、曲子还是歌词都无法符合主流审美,导师们并没有转身,还被评价“缺乏音乐性”,赛后也没有引起什么关注。

好妹妹《冬》

“好妹妹众筹200万元唱进工体万人场”已经成为了独立音乐人的经典案例,其实早年好妹妹也两度参加《快乐男声》,无论从歌曲调性还是走红路径都游移在主流和独立之间。

2013年选手魏帅在《快乐男声》上唱起好妹妹的《冬》,再一次验证了他们从独立走红到主流平台。

陈粒《易燃易爆炸》

2016年综艺节目《天籁之战》上,华晨宇翻唱了陈粒的《易燃易爆炸》,尝试高难度花式歌剧唱法,让众人惊艳。虽然对原曲是颠覆性的翻唱,但粉丝的反弹明显和前面宋冬野的案例有所不同。1990年出生的他在2013年参加湖南卫视《快乐男声》获年度总冠军出道,而他本人就是陈粒的迷弟,“快男”停播四年后,2017年《快乐男声》改以网络版推出,陈粒受邀作为评委,成为了独立音乐圈爆炸的新闻。

主流与独立之间的壁垒消融,在这件事上再明显不过了。

声音碎片《天边一朵云》

2014年《中国好声音》节目,来自四川大凉山彝族的南玛子呷演唱了一首来自声音碎片的《天边一朵云》,并且还把歌名去掉了“天边”,一周之后南玛子呷演唱版本的播放次数已经达到了13万,超过了原唱声音碎片版本5万之多。大概是因为歌名的两字之差,这只低调内敛的乐队也没有在大众里进一步发酵。

潘粤明《镜子中》

2016年夏天,综艺节目《跨界歌王》里演员潘粤明演唱了扭曲的机器的《镜子中》,意在向陪伴自己成长的摇滚乐致敬。播出不久,知乎上就出现了“如何评价潘粤明的《镜子中》?”这类问题,粉丝调侃到,“演唱也就是单位领导唱 KTV 的水平”。与很多被翻唱的独立音乐一样,石子丢下去并未起什么波澜。

郝云《群发的我不回》、《总的来说》

2014年年初,郝云集中亮相央视春晚和元宵晚会的舞台,一首冯小刚导演钦点命题歌曲《群发的我不回》,在民谣基调中融合了蓝调乐风,歌词直白,营造了轻松调侃氛围,一下子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喜爱。

而到了央视元宵晚会,郝云与乐队一起演唱了《总的来说》,京味十足,带着大家歌唱姑娘与祖国。独立小众乐迷熟悉的城市民谣歌手,因为中国最大的主流舞台春晚,一下子成为了进入了全国观众的视线。 

《群发的我不回》其实仅用两天就写出来了

赵照《当你老了》

莫文蔚在2015年央视春晚翻唱《当你老了》,被大家誉为当年春晚唯一能记住的亮点,很长的一段时间,提起这首歌,人们就会想起春晚现场因为感动而哭得稀里哗啦的观众。随后李健在《我是歌手》第三季的现场唱起,这首歌才真正的家喻户晓。

其实2014年,赵照就因生活所迫参加了《中国好歌曲》第一季,《当你老了》如预想般有了一定知名度,商演邀约不断,赵照却选择在那时候“消失”,生性低调的他,不在乎歌红了人不红,他更关注主流对独立创作人的尊重,“翻唱《当你老了》的人不少,只有李健和莫文蔚事先打过招呼。”

“如果没有宣传,大多数人根本不会关注原唱。”赵照一语道破了现今主流平台翻唱独立音乐的现象。

赵照《当你老了》@2016年8月《大事发声》第六期

“我居然在快男花絮里的音乐里听到了新裤子、李志、二手玫瑰、痛仰、张玮玮、刺猬和脑浊,剪辑师是自己人吗?”

越来越多人在主流综艺、晚会上听到了独立音乐的旋律,本来藏在心头的宝贝被大众发现,不知道是喜是悲。主流和独立的破壁之势还在继续,只要独立音乐的创造力持续发展,总会有越来越多的可能被看见。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

相关消息

2017/12/13

主唱在乐手 solo 时要干点啥?

2017/12/07

这些音乐人,把吉他背在身体的哪个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