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cada:把大翅鲸、白海豚、珊瑚和猫写进歌里

2017/11/08

撰文:Blow吹音乐 

Cicada,台湾地区第一支室内乐编制的器乐演奏乐团,2009年成立以来共发行四张专辑。

Cicada 中文意思是“蝉”,之所以起这个团名,是因为喜欢蝉的特性:人们察觉到蝉的出现,往往是听到声音,而不是看见其形体。蝉以一种低调的方式缓缓渗进人们的生活,即便,它们蛰伏十七年只为了一个夏季吟唱。

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钢琴、木吉他,Cicada 在2015年重组为五重奏编制,发行专辑《仰望海平面》,以音符描绘台东海岸的景致。街声音乐频道总监小树评价:“我喜欢这样想,广大的流行乐世界还有很多空间,还少了很多创造,而踩着新古典/跨界前进的他们,正捏着一个新角色要加入。”

2017年11月,Cicada 即将发行新专辑《不在的你们都去了哪里》,乐团之外,他们也与跨领域的艺文好友共同合作,近来,他们就为电影《自画像》制作了电影配乐。

林生祥为电影《大佛普拉斯》而做的配乐专辑不只入围第八届金音奖,日前公布的金马奖入围名单也榜上有名;由林强与许志远(DJ Point)操刀的《强尼·凯克》配乐亦受到不少关注;此外,像是 Frandé法兰黛主唱法兰担任《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Ⅱ》的音乐统筹、草东没有派对《烂泥》成为电视剧《麻醉风暴2》的主题曲……,近年越来越多小众原创音乐人与戏剧接轨,挑战普罗大众的视听习惯。

台湾导演陈宏一从多年前便开始找小众乐团合作电影音乐,像是穿插于《花吃了那女孩》中的 Tizzy Bac、甜梅号、草莓救星等乐团歌曲。这次的新片《自画像》亦邀请器乐演奏乐团 Cicada 制作电影配乐,有趣的是,这次的合作方式与多数配乐制作有些不同,Cicada 并非等电影定剪完才开始着手,而是在连剧本都尚未定案的阶段便参与整个制作流程,部分团员甚至入镜演出。

制作电影配乐 感觉很像在做剧场配乐

从2010年起陆续发表《Over the Sea/Under the Water》、《散落的时光》、《一起走吧》、以台湾西海岸为主题的《边境消逝》、描绘东海岸与太平洋的《仰望海平面》以及将旧曲新编重录的合辑《Farewell》等作品,没有主唱也没有歌词,跳脱语言文字的局限,Cicada 用音乐勾勒出一条条拥有剧情与情绪起伏的故事线,营造出唯美开阔且充满生命力的画面感。

早在多年前,陈宏一导演曾在所拍摄的广告中使用 Cicada 的音乐,因此当《自画像》决定开拍,剧组也直接询问了 Cicada 的合作意愿。

电影《自画像》获得2017西班牙格拉纳达电影节最佳影片

“感觉很像在做剧场配乐,音乐参与的成分很重。”主要编曲者、钢琴手致洁表示,拍过数百支广告及 MV 的陈导对音乐有很多想法,因此从2015年底第一次开会,隔年二月收到剧本,三月开拍,九月拿到定剪,期间来回与导演讨论过很多次。每一次修改剧本、有新的剪接版本,致洁都会收到通知,有些配乐在拍摄前已经完成 demo。

“导演会提供很多想法,但在实际创作层面又很开放,几乎没给什么限制。他希望我有某种自由度,也可以不对着画面去做配乐,因此当初写歌时,有些曲目其实不确定会被如何使用。”尚未开拍前,致洁先写了两首没有对应到画面的曲子《死亡与新生》和《第三幅画》,后来也确实有被用在电影中。

2017年8月12日,Cicada 在台中 Legacy 演出(摄影:林布朗)

《第三幅画》原本是首以木琴为主的曲子,demo 已录好,团员们也相当喜欢,后来在开拍前临时决定加入音乐演奏的戏份,但因木琴体积过大不适合出现在画面中,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将此曲修改成小提琴、大提琴、木吉他的三人版本。大提琴手杨庭祯回想起当时拍摄的情景笑说:“前一晚才改,大家还不太熟,还要背谱真的很崩溃,好像考试一样。”

长时间合作加上大量互动,致洁与导演的默契越来越好,两人不只对音乐的品味很有共识,开会也时常畅谈电影。“他给我的几个 reference 刚好都是我很喜欢的,因此在讨论《自画像》音乐时,他提出的方向我通常也会觉得蛮好的。”致洁和木吉他手维伦纷纷表示,那段时期看了很多导演推荐的电影,像是《单身动物园》、《长江图》等,从中得到了很多养分。

由于对音乐的敏锐度高,电影配乐对致洁而言从来就不是背景,而是另一种艺术的呈现。这次更为了《自画像》,找寻了大量素材反复聆听充实。“我希望整部片不要有太多不同的曲子,要有记忆点就必须有一定的重复性,像是变奏。”致洁点开电脑资料夹,原始工作档大多取了 grey、dark、down 等以氛围取名的文件名,后来电影上映、原声带发行之际,才正式依照剧情重新命名。

男主角江中泽与女友三三争吵打斗后,将三三的疯狂行为画成《第四幅画》,为了呈现男女演员的黑暗面,此曲用低音提琴的拨弦和尖锐的小提琴一起描绘江中泽的创作状态,并以不同编制在电影中重复出现。“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致洁说,“歇斯底里、很疯狂的桥段,我觉得这场戏很有剧场感。”

江中泽在作画时会打开节拍器,很疯狂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画布和画具不断摩擦,产生了很多重复性的声音。在初期设定里,钢琴音色象征女主角,吉他代表男主角,因此《第二幅画》中,维伦用吉他制造许多不同的声响,做出不同的拍子。“录音过程很好笑,我大概录了十轨,有八分音符、十六分音符、三连音……等,然后给致洁选,做出这首风格很不一样的曲子。”

录音方式改变 新专辑即将发行

Cicada 不想被节拍器绑死而失去演奏张力,以往总是坚持同步录音,这次因为跟电影合作,必须让最后进录音室的成品,跟当初提供拍摄的配乐 demo 速度一致。首次尝试分开录每件乐器(只有《Main Theme》是同步录音),在混音上的处理也跟以往不同。

“我们觉得这样制作方式也蛮好的!”致洁表示,“声音更精致,混音时透过摆位可以让空间感更宽阔,这些是同步录音比较难处理的事情。”

Cicada 预计在11月23日发行新专辑《不在的你们都去了哪里》,除了透露新作品与动物、与海洋有关,也因为受到《自画像》的影响,决定在节奏感较强烈的歌曲采取分轨录音,而慢歌或速度变换频繁的歌则保持同步录音。

新专辑《不在的你们都去了哪里》封面

此外,编曲的方式与思维也有很大的改变。致洁在这张专辑一改从钢琴开始着手发想动机的习惯,试着增加弦乐比例,跟团员来回反复讨论的情况也比以往更多,“这让我有机会突破从钢琴逻辑来思考的局限,”致洁笑着说,“新专辑的声响应该会跟以前很不一样,希望大家也喜欢我们的新尝试。”

 

采访后记

聊完《自画像》电影原声带,我们顺便偷听了 Cicada 已经录完后制完、即将发行的新专辑。

“这首歌在写海豚,我们还因此一起去花莲,出海看飞旋海豚!”

“其他(歌曲)还有大翅鲸、白海豚、珊瑚和猫。”

“猫?”

“嗯,算是因为这首歌,才决定做一张跟动物有关的专辑,把它收录进来。”

我们从 Cicada 的歌曲中听到许多风景,彷彿用耳朵嗅到了大自然的清新,稍稍冲淡了《自画像》的沉重与抑郁。音乐能带来如此不同又丰富的感受真是神奇,而我也再次为了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觉得幸福。

Cicada 专辑发行巡演将于2018年1月开启

(本文转载自 Blow吹音乐,文章内容有改动)

点击这里,试听 Cicada 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17/12/11

黑屋:一支宁波校园乐队在台湾悄悄流行了起来

2017/11/28

老王乐队:我还年轻,我还年轻……

2017/11/22

理想后花园:理想?实现实现着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