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治平:商业操作和独立音乐不对立,但是有鸿沟

2017/10/17

撰文:李鑫

陶晶莹、杨乃文、林宥嘉……和王治平有关系的名字大多是人尽皆知的主流音乐人,但王治平近年来关心独立音乐,签下了包括柯泯薰在内的创作音乐人,也常出现在节目中,为孤身作战的年轻音乐人提供建议。

街声大事两岸音乐制作人系列专访第三期,带来华研音乐总监王治平的独家专访,他不仅对多年爱用的音乐器材如数家珍,更从商业操作和独立制作两个角度为热爱音乐的你答疑解惑。

在台北大小的 Live 展演空间、音乐节,一位身高约 185cm,体格标准,颇具威严,带着眼镜的光头大叔时常出没。不论是 Legacy 还是河岸留言、摇滚办桌还是这世界音乐节,总能见到他穿梭在年轻乐迷之中,驻足,专心地看着台上比他年轻 20 多岁的乐团演出。

他是王治平,华研音乐总监,资深音乐制作人,Joanna 王若琳的爸爸,也常在看到他坐在音乐比赛的评审席,给有音乐梦想、明星梦想的参赛者们分析与建议,对技术评析犀利,不讲煽情的场面话。

偏爱复古老 tone 器材曾多到送人

被乐器围绕着,应该是许多音乐人的梦想,如果工作时也能如此,想必是最理想的状态。王治平于华研的办公室内,就充斥琳琅满目的拨弦乐器,吉他居多,效果器次之。办公室隔壁即为录音室,也放了一堆乐器,还有一间大的鼓房,放着套鼓与键盘,大大小小的音箱。

向黄显忠 Alan 收的 Gretsch 鼓组

王治平办公室常用的琴

Gibson J45 录音常用 Gibson J45 录音常用 

Gibson SG,后面加了经典的 Bigsby 线性摇座,bridge 也换过

Fender Custom Shop TV Jones Telecaster,特別的Lake Placid Blue,pickup 有点像Gretsch

Gibson Custom R9

录音常用的 Martin D41

PRS NF3,Narrowfield pickups(小双)

西安手工制琴大师解小石为王治平做的琴,板材厚实,声音饱满

奇特的班卓 Ukulele

挪威制琴师 Øivin Fjeld 的手工 G-sharp guitar,由于琴身短,开放弦 E 调成 G#,适合旅行用,另一侧还有一颗 Volume 旋钮

王治平最高纪录同时拥有过 70 把吉他,无数的 amp 与效果器,多到只能分散在家里、公司、录音室,甚至“出借”放在朋友家里。他最早入行弹合成器,做舞曲,KORG、ROLAND、YAMAHA 键盘一共有20 多台,当时不管是 Keyboard 或 Sound Module 都是硬体,占空间,工作时配置好还必须找专人整组原封不动搬到录音室,如果住在旧公寓,没电梯更惨,最后能卖就卖,卖不掉送朋友。

王治平从小跟着爱唱歌的妈妈和玩团的哥哥听西洋老歌,进入台北海洋科技大学后才开始在社团学吉他,爱运动也加入篮球队、游泳队,最后还是选择玩乐团。他笑说大学功课不重,考试前抱佛脚还可以,所以大部分的时间就是听音乐、玩音乐。后来跟同学组民谣乡村乐团,担任贝斯手,第一把买的乐器是电贝斯。

王治平说,以前的经济状况没办法碰到喜欢的琴就买,现在则视用途与声音,或为尝试特别的厂牌、型号而入手。 

“我偏好复古 Tone,不管是音箱效果器、吉他音色,都朝比较老琴或老 tone 去选择。琴比较多还是 Fender、Gibson,还有一些 Custom Shop、Master Built;还有几把如台南千复工坊帮我做的手工琴、自己改的 Humbucker Telecaster;我有一把是墨厂的 Fender,很像 P90 的 pick up,有 strat 头,body 反而是像 Jazzmaster。”

Fender Pawn Shop Offset Special(Strat 头、Jazzmaster身)

装了 midi pickup 的 Fender Stratocaster,接上 midi 器材直接就可以用

两三年前就告诫自己不能再买,但一再手滑;2017年去了一趟美国丹佛市,朝圣 Louisville 的吉他名店 Wildwood Guitar,又破戒了。 

“买了一把米色琴身、金色 pick guard 的 Jazz Master,bridge 是金属制,一体成型,很特别,比较亮。另外,在另一间店买了一把 PRS McCarty 594,琴身是我非常喜欢的颜色。这家乐器店在加州,叫做 Wild West Guitars ,这间原来是老外的店,被两个大陆年轻人买走,那天去店里面聊了起来。老板 1983 年生,不是什么富二代,从大陆靠卖乐器把加州最大的吉他店买下来,让我很意外。我还买了一把 one piece 的 rose wood nick 的 Stratocaster。”

Fender Custom Shop 2016 Collection Limited 1958 Jazzmaster

PRS McCarty 594 

目前的收藏中,最有故事的是第一把 Master Built,从 UD 育典乐器购入,他大赞一分钱一分货:“我之后建议人家买琴,如果真的很想弹,就一次买贵一点的!免得像我一样到处乱买,一次买到位。那把琴真的最好弹,声音也最好。”

时隔两三年,王治平到加州的 Fender 产地科罗纳,碰到做该把吉他的手工制琴师 John Cruz,瞬间小粉丝上身:“我跟他说我有你的两把琴,我还跟他合照!”

电西塔琴 Coral Sitar(左)与弹蓝调使用的 Dobro。图中还有谢震廷,你看到了吗?

因为讲究音箱,所以购入后大多都会送去麦欧西找 Michael 改整流器、tube 或线材。王治平说以前 Fender 都是手工,用料比较厚实,现在因为大量生产,部件用料较为便宜,所以建议如果要追求比较复古声音,改机可能是必然选项。

“我买了一颗 reissue 的 1957 年 Fender amp。这颗 amp 非常好,代言人是 U2 的 The Edge。早期这种 Amp 我很喜欢,很简单,就是一个 volume,一个 tone,input 有四个,两个高阻抗两个低阻抗,早期就是两个乐器、两个麦克风。” 

Fender Edge Deluxe Amplifier

办公桌下藏着王治平也很喜欢的 Amp Victoria,仿 Fender,同样很像上述的 The Edge 复古音箱

Matchless HC30 Head 与 Divided By 13

Marshall JTM 2×12

至于效果器几乎就是偏好老 tone 居多,办公桌脚底下就放一盘,也用 TC Electronic G-System 综效。因为有很多效果器,也会根据不同场合整理出不同盘,心得是没有万用组合,每盘的配置还是经常换。

综合效果器 TC Electronic G-System

家中效果器有很多,经常会换配置

金牛座个性务实,常以实用性为大前提,圣诞节还收过女儿们送的效果器:“我的个性就是‘如果你不知道要送你爸什么,我就会告诉你们我要什么’,那时候想要的吉他效果器刚好三颗,Joanna 跟他妹妹们就一起买了,一人买一颗分送给我。”

出自二女儿之手,祝贺父亲节的绘画,上面是家中养的狗与王治平很爱的蜥蜴

默默关注独立音乐 最近下载“巨大的轰鸣”

王治平喜好摇滚风格,担任过《爱上别人是快乐的事》、《春风少年兄》、《少年吔,安啦!原声带》专辑制作人,《温泉乡的枪子》还是与林强共同作曲。后来他经手的流行作品中依旧能见到许多摇滚要素,如陶晶莹的《我知道我不够漂亮》,当时还是台湾地区唯一打两套鼓的流行作品:“鼓手是小白(李守信)老师,那时候就想 mix 时放两套鼓,他打完一套后我就问他要不要再打一套,他必须打完全一样的东西,但成果出来真的跟一般歌曲感觉不太一样。”

之后他也担任起蔡琴、S.H.E.、杨乃文、林宥嘉等专辑制作人,甚至还在《看我七十二变》里面献唱 Rap,在流行音乐领域功劳颇大。

近年指标性的音乐大奖金曲奖,更多关心起了独立音乐,他坦言,华研终究是商业取向的公司,会考虑市场接受度,但身为专业音乐工作者,也绝对不会因此牺牲特别的音乐风格,像是《小幸运》,不但让田馥甄成为第一位在 Youtube 上浏览破亿的华语歌手,更是第一首于 Youtube 破亿的华语歌曲,有商业价值,但也不全然只为流行而设计。

“非常不主流、不商业,我还是会建议公司去试试看。因为做商业的差异性就小,我还是希望能有不同。所以公司才创立新品牌,这样做起来就比较没包袱。”

在华研的新音乐品牌“洗耳恭听”成立前,王治平就跟助理一起听了许多独立音乐作品,对年轻音乐人的创作能量赞誉有加,目前也签下两位全创作音乐人,一位是流氓阿德,另一位则是柯泯薰。

相关阅读:《柯泯薰:自身如同天线,声音在透过我交流》 

巨大的轰鸣,来自高雄的朋克乐团 

“我其实没有特别追,年轻的也没有都听过,但也有跟到草东没有派对、猴子飞行员;糯米团之前的作品也不错,平常有什么新闻或新的音乐我会去听一下。现在比较没有买唱片了,最近买‘巨大的轰鸣’,还没看过现场。我也蛮喜欢之前做过的嘴哥,吉他手设计的一些 riff 都还不错。”

王治平说,其实唱片公司很积极找独立音乐人合作,有些乐团觉得自己做即可,有些则乐于一起发展。

“我不觉得两者是对立,而是说有鸿沟。独立音乐人不喜欢被商业操控。但我觉得各有利弊,商业一定有它的经验与资源,甚至财务优势,可以砸钱去做。双方要怎样达到共识是重点,有点像伯乐碰到千里马,否则双方也辛苦。” 

“如果能更好”该有多好

往返大陆、担任音乐比赛评审,看到当地许多天赋异禀、才华洋溢的年轻人,如正协助 EP 制作的刘文天,是王治平至今碰过男生 Key 最高的歌手,随便一唱都到高音D,音域可能比杨培安、信都高;音色不如张雨生纤细,是狂野的摇滚之声,节目上唱起《梦回唐朝》技惊四座。刘文天这次也尝试写歌,王治平予以肯定收录于 EP,配合摇滚声线,编成很重的金属。

多数独立作品很多想法真的不错,但谈到制作,品质仍有进步空间:“就像我常讲的‘工业标准’来说,indie 不管要电音或摇滚,大小鼓该有的频率 punch、吉他该有的频率、该有的位置要有。虽然独立制作当然没有绝对要怎样,但常听起来会觉得‘这个歌要是可以再把它怎样’就会更好了。”

根据王治平的经验,成功的音乐创作势必要能流传,旋律与歌词相对重要:“玩音乐玩乐器,注重 riff、编曲编好是一定,做演奏团也要做出特别旋律与个性;但有主唱的乐团,重担就是唱歌的人身上,你的声音该怎样靠着音乐与歌词打动人?”他说,单纯玩爽、唱爽却总抱怨“怎么没人欣赏我们?怎么没人签我们?”讲的直白一些就是“不知道自己的东西其实没有这么好”。

“玩摇滚的、玩朋克的,就在那个曲风玩到最好,也可以借此反观自己的能力。”王治平说。

现在有空就跑乐团现场,身为巡演音乐总监,会去注意现场声音呈现,他认为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王治平说,乐队配器 balance 考验团队成熟度,但更值得一提的是应变能力,也就是“记得准备 Plan B”,他解释:“像是变数多的音乐节,或现场器材没有到位,那就一定要准备可以解决的方案;例如怎么调整 line in 的 tone,让声音不会差太远,怎样的 sound 出来是最正确的……所有的意外都要想到解决的方式。”

就是爱演出 音乐节若有空不排斥参战

王治平说:“那时候听乡村、蓝调、摇滚,70 年代的音乐太多了,很多其实也没有听完,都是随着长大后回去听,慢慢听完,补齐专辑。”他说,早期作品比较纯,之后自己有技术,就用自己的方式玩,重一点,摇滚一些,或者放慢变得 Pop 一点。

后来跟哈林庾澄庆组团,成员都是一时之选:鼓手是已故的徐德昌,键盘是圈内知名的音乐总监涂惠源,那时哈林已经要写歌、录音做 Demo,但没钱只能把电话簿当成大鼓用,拿鼓槌打,练到最后还把电话簿打穿。 

王治平笑说:“那时我还在桃园机场国泰航空上班,有次要练团,哈林早到了,我还没到家,他也没有钥匙,就翻墙爬进去家里。结果被邻居看到,虽然没认为是小偷,但就跟我妈讲了,她就一直觉得‘这小孩怎么这样!’”

2017Legacy“铁汉柔情”系列演唱会,王治平的两场演出收入全部捐出。王治平说自己玩团的心态真的是“玩”,一部分更像在即兴:“都是选我很喜欢的歌,像 The Allman Brothers Band,是我从十六、七岁就开始听的。但团里面还有另一位主唱,他也有很多歌;喜欢的歌太多,其实不好挑。加上我们平常在玩的,常常会有一些演奏曲,或爱把一些歌曲改编很长,改节奏,或加长 solo,自己弹得很开心。” 

现场也演出了三人组乐团 America、Eagles、The Doobie Brothers 的作品,当然还有 The Beatles。 

王治平在“铁汉柔情”系列首次举办个人售票演唱会,庾澄庆和女儿王若琳是特别嘉宾

王治平说,音乐对他来讲是很开放的,曲风类型、表演、音乐节都不是问题,只要有时间,让他能充裕准备:“如果是嘉宾,我上去玩也可以,我非常喜欢,甚至跟年轻的乐团;大部份人会觉得我是长辈、老师,但真的不用这样想。”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略有删改)

点击这里,进入巨大的轰鸣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18/11/28

112F 钱炜安:招很多,不如把动次打次打稳

2018/11/21

混音师卢楠:我给朴树做混音

2018/08/16

陈健添:Beyond 的五次关键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