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因乐队:如果玩音乐还要丧,干脆别玩

2017/09/02

撰文:琉球

街声独家专访

如果在网上查“咖啡因”,你可能会搜到这样的信息:咖啡因可以提振精神、增进思考与记忆,恢复肌肉疲劳,促进血液循环,同时也具有一定的成瘾性。

咖啡因乐队,一支有着相似功效的乐队,成立十三年来有过低潮,有过混乱,一度被歌迷认为已经解散,但女主唱明亮的声音一出,你就知道,那个永远活力永远青春的咖啡因一直都在。主唱 SAYU 鼓手 MASSANG 来自日本,贝斯手王翊杰和吉他手刘博非来自北京,两股生猛的气息撞在一起,洋溢着一种混搭的青春少年感。

留学生宿舍里诞生的混血乐队

主唱 SAYU 来自日本熊本县,之后熊本县会因为一只吉祥物“熊本熊”火遍中国,不过在1980年代,它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日本小县城。SAYU 生在茶道世家,虽然从小就接触茶道、插花等这些听上去非常风雅的事物,却从不愿意安安静静做个美少女,一直以来她最大的梦想,就是离开家乡,到外面去。

高三那年,SAYU 收到了一份留学中国的广告信,小时候看的李小龙、听的李香兰,纷纷涌上心头,她缠着爸妈,一心要去中国念书。父母没有立刻表态,而是带着她到北京和上海转了一圈。来到中国 SAYU 才发现,高楼林立的北京上海和日本大城市并没有什么区别,“我想象中应该是江南的样子,小桥流水,有穿着旗袍的女子。结果确实有人穿旗袍,都是外国人。”SAYU 撇撇嘴说。

幻想和现实的落差没有阻碍 SAYU 离开家的决心,她作为留学生来到北京语言大学,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SAYU 从小学钢琴,后来玩起来尤克里里,但她最喜欢的还是在舞台上唱歌。还在上海上短期班的时候,SAYU 就在学校唱歌,之后来到北京,被盯上了。

“他堵在学校门口,背着贝斯问我:哎,要不要唱歌。”这个一上来就堵人的男孩子名叫 MASATO,也是日本留学生,他一直想找个会唱歌的女生组乐队,就把手头上录的一些 Demo 塞给 SAYU 听。“其实真的很难听……但我可以唱,他很擅长写女孩唱的歌。”之后他们又找来了一位韩国鼓手,这支“全进口”乐队,开启了 SAYU 的乐队生涯。

现役成员和第一代贝斯手MASATO的大合照,SAYU举着的就是熊本县的吉祥物,熊本县,SAYU和MASATO说,这只熊让许多中国人认识了他们家乡,前几年熊本县地震,很多朋友都捐了款

唱歌是 SAYU 一直以来的爱好,但独立音乐,却是她来了北京之后才慢慢接触到的,在混迹于各个 Livehouse 的日子里,她认识了未来的吉他手刘博非。刘博非也是头一次认识外国朋友,透过 SAYU 连带着认识了一批留学生,一起玩儿,一起在宿舍喝酒聊天,他找到了别样的新鲜感。

快毕业的时候 SAYU 和 MASATO 想正儿八经组个乐队,就拉来了同样喜欢朋克的刘博非,又找到了同样来自熊本县,同样是北语留学生的 MASSANG 做鼓手,2004年,第一代咖啡因乐队组建完成。

那时候 SAYU 和父母签订了两年合约:如果没有在音乐上取得大的突破,就得乖乖回家。就在合同快要到期时,乐队的未来有了眉目,2007年,咖啡因乐队签约飞行者唱片。

那一次我戴着喜羊羊的头套,只想哭

签约飞行者唱片后,公司给他们的定位是“华语第一动漫气质天团”,也许是许久没听到过这个头衔了,大家都乐了起来。“我们公司另一支乐队,反光镜,那可是朋克教父,太可怕了,到我们这儿就不敢讲朋克了,于是定位成了 Sweet Punk 的动漫气质乐团。”

2007年那会儿,ACG 文化还没那么流行,大多数人把 J-Pop 和电视里日本动画片主题曲混为一谈,咖啡因的歌天然带着 J-Pop 的元素,曲风活力,再加上 SAYU 甜美的嗓音和日本口音的中文咬字,公司决定把他们往动漫方向打造。

咖啡因开始和北京卡酷频道合作,参加节目,为电视台写主题曲。“动漫气质天团”的名声打响后,许多国产动画片刚出来也不知道能找谁唱主题曲,就找到了他们。2010年,他们为动画片《魔角侦探》写了主题曲《成长的路口》,成为一群90、00后小孩儿们念念不忘的经典,许多人从此开始认识咖啡因乐队。“我们基本没怎么演过这首歌,但大家都很喜欢,有的时候翻评论,讲他们那些回忆,真的特感动,说长大了还会唱这首歌,真的谢谢您了!  

虽然团员们都很喜欢二次元文化,但在当时大众的眼里,动漫就是小孩子的东西。“有一次参加和小孩一块做游戏的活动,我带着喜羊羊的头套,真的很想哭。”SAYU 回忆到从前的经历,好笑又心酸。 

但不可否认,这个打造方向,确实为咖啡因带来了许多独特的机会,上漫展、音乐节、电视娱乐节目,咖啡因那几年知名度很高。在2011年发布的专辑《御风龙》中,就收录了三首为魔兽世界同人动画《我叫MT》创作的插曲《时光》、《银色海鸥》和《相信我你并不孤单》。而专辑里的第一首歌《出发》,“让我们扬起帆追随梦的召唤,任凭暴雨狂风吹打着我轻狂的誓言,无论怎样的明天已无法拒绝,因为我已决定了向前。”被当时的贝斯手 MASATO 评为“特别有《海贼王》的感觉”。

咖啡因乐队在B站上有个账号,里面上传了许多鼓手MASSANG演绎日漫经典主题曲的视频。MASSANG平时在做配音工作,最近的作品是银魂中文版预告片

我们像鲶鱼一样潜伏在水底

2008年北京奥运会,对外国签证管控严格,演出活动更是少,大家想了想,在北京也没的玩儿,干脆去日本巡演吧!咖啡因乐队在成立了四年后头一回踏出中国。

两个星期的时间,咖啡因乐队和飞行者唱片的老板一块儿进行了日本巡演,除了东京、大阪、名古屋、福冈,还有 SAYU 和 MASSANG 的老家熊本县。

演出气氛很好,对于这支远道而来,明明是日本人却唱着中文歌词的乐队,观众觉得很新鲜。SAYU 说,日本人比起歌词更重视音乐本身,所以就算听不懂也不妨碍嗨起来。SAYU 和 MASSANG 的父母也来了,虽然嘴上说着太吵了,但还是很乐意把自己孩子的唱片安利给左邻右舍。

演出结束后,刘博非住在 SAYU 家,SAYU 哥哥带着他出海,因为语言不通,又恰逢涨潮,再加上刘博非其实不会游泳,他差点溺死在异国他乡的海边,“我爬不上气垫,她哥哥又拿着救生圈走了,我当时就傻了,遗书都想好了。”还好 SAYU 的哥哥最后回头,把刘博非一把捞了上来。

乐呵的日子没过多久,咖啡因迎来了一段难捱的时光,刘博非说那时候的他们就像鲶鱼一样,潜伏在深水中。

2011年,第三张专辑发布后不久,飞行者唱片开始了漫长的人事变动,之后因为外部因素,和贝斯手 MASATO 离队,咖啡因没机会发专辑,也接不到什么演出,中间换过几轮贝斯手,最后才找到了现在的贝斯手王翊杰。等不到动静,乐迷一度以为乐队解散了。“我们那么严肃的乐队,解散了一定会告诉大家,怎么就不能觉得我们去度假了呢?”刘博非摇了摇头。

咖啡因乐队的微博,除了演出照,大部分都是团员们聚会吃吃喝喝的照片

虽然这么说,但那段日子确实不好过,刘博非曾经建议 SAYU 回家,但 SAYU 想了想,这一走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还是继续留了下来。

SAYU 没有回家,却也抑制不住想念家乡,“小时候家乡没有对外的高速公路,每天早上大家还没有醒来,就能听到火车的汽笛声,人们都是坐火车离开,车站是人们梦想的起点,所以就想写一个火车把人们的梦想拖到天上的歌。”2016年时隔五年的全新单曲《SL 列车》,也是为数不多,SAYU 用日文演唱的歌曲。 

咖啡因的代表作《加油小毛虫》创作于2006年,歌词引用了主唱 SAYU 的妈妈对她的牢骚:“哎呀别慢吞吞咕唧咕唧地爬,你还有好多事情该去做吧?难道你不知道生活多现实吗?看看你的朋友们都已经长大”当时这首歌出来,鼓舞了许多迷茫的年轻人,也是 SAYU 给自己的定心之作。

那么多年过去,妈妈早就不再和她说这样温暖可爱的话了,考虑起更多更现实的问题,比如妈妈怕 SAYU 嫁来中国没法和女婿家沟通,现在正努力学习中文。而 SAYU 自己,也在十余年异国他乡的生活中,从小毛虫,慢慢蜕变成蝴蝶。

目前最艰巨的任务——往广播体操界发展

从2004年9月成立,到今年10月登上简单生活节舞台,咖啡因乐队就该走过十三年时光了。他们看着周围一起玩乐队的朋友聚了散,散了又聚,难免心生感慨。

“主要还是你觉得这是一事儿,我们也没碰上什么奉子成婚的状况是吧。”刘博非笑着说。解散的乐队各有各的原因,坚持下来的一定是因为还喜欢着。王翊杰回忆到,“我们经常排练的时候,听隔壁就骂起来了:‘傻逼!’摔门就走。我说,嘿,这是急了要散啊,然后我们自己接着排练。”  

乐队能坚持这么多年不容易,一直都保持着积极阳光的态度就更不容易了,对于眼下流行的丧文化,大家都说,生活里也颓,但歌还是想要给人希望。

“生活本来就艰难,还唱这不是有病吗?无病呻吟那种接受不了,你玩音乐要是那么丧别玩了得了呗。”王翊杰旗帜鲜明地表达了他的不屑,刘博非温和一些,作为一个只在排练和朋友聚餐时出门的真正宅人,他甚至是前两天才知道“丧”这个词。“如果这个世界未来是末日,我会特别痛苦。要是我们能用歌把人们引导到好的方面,那就特别满足了。 

就在今年,咖啡因乐队开始独立发展,先后发了两首新歌:《Never EndingStory》是为手游《绝园少女》量身定制的主题曲,《绝对》则是国产漫画《天章奇谭》PV 的主题曲。《Never Ending Story》里 SAYU 充满爆发力的嗓音然许多乐迷都惊呼:咖啡因终于回来了!《绝对》更是第一次尝试了电音的元素。

咖啡因乐队《Never Ending Story》

刘博非在玩音乐前,一直觉得自己会成为漫画家,他小时候投稿,登过一个短篇,但和那时候杂志社古板的编辑,比较不对付。“我画了个吸血鬼,编辑大婶说不能涉及宗教,改成蝙蝠侠好不好?哪有蝙蝠侠吸血的,多吓人啊!”在乐队的期间,刘博非还兼职队内设计师,包括专辑封面、周边T恤、Logo、毛巾,都亲力亲为。

第三张专辑《御风龙》专辑封面就是刘博非设计的

《天章奇谭》在墨瞳App 上连载,而墨瞳的老板也有着相似的经历,小时候从森林大帝、阿童木启蒙,到胡同口报摊等海南摄影美术出版社一本一块九毛九一本的七龙珠、圣斗士、篮球飞人。后来开始往杂志社投漫画,近几年决定自己创业。老板的弟弟正是王翊杰,他果断推荐了自家乐队,大伙一拍即合,有了这首主题曲。

对于乐迷来说,咖啡因最大的变化,是在这首歌里融入了电音元素。刘博非也很坦诚,说他前段时候更新了录音软件,里面有些电子的插件,想试试怎么玩,结果就弄进了歌里。所以这首歌的电子舞曲风,完全是新手的第一次尝试。

国产诚意原创动画PV《天章奇谭》

尝试效果不错,眼下的问题是,该如何在演出时表现。如果不再需要原声乐器,那在台上干嘛呢?“我们可能往广播体操界发展。”刘博非神秘兮兮地说。

Q&A : a Simple Day

你的简单一天是如何开始、结束的呢?

主唱SAYU:早上起来要喝一杯咖啡,晚上睡觉前一直看羽生结弦(日本花样滑冰选手),看着他的视频入睡。

吉他手刘博非:起来看新闻,一天都得放新闻,我听CCTV主播说话特别有安全感,听到祖国形势一片大好特别有劲儿!然后在屋里画画,晚上看手冢治虫的漫画结束一天。

贝斯手王翊杰:起床第一件事,擦屎擦尿。我养了两条狗,阳台这一宿下来就都是屎和尿,早上第一件事就是拿纸巾把屎粘在尿垫上,把尿垫扣好,扔,再擦地,这一天就开始了。睡觉之前呢也得擦地,铺上干净的尿布,等明天早上给他收拾屎。养猫的都是铲屎官,我连官衔儿都没有,就是擦!还有喂蜥蜴,喂鱼,还有俩耗子,耗子就不管啦。

鼓手 MASSANG:一天从开吸尘器开始,晚上看一盘游戏解说录屏,然后睡觉。

(图片来源:咖啡因乐队官方微博)

相关消息

2024/05/16

卧谈|Cyclone赛科隆:第一首诗,潦草一点也没关系

2024/05/10

河豚子:没发专辑的十年里,我们试着成为大人

2024/04/23

李克非谈EP《369》:严谨的哲学与松散的白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