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斑新专辑首发专场那天,我喝醉了

2017/04/05

撰文:许正泰

台湾乐团史上第一支恋爱、美食、游乐系乐团 —— 雀斑,2007年发行首张专辑《我不懂摇滚乐》,今年三月发行第二张专辑《不标准情人》,中间相隔十年。

3月18日,雀斑从台中 Legacy 开始进行专场巡演,4月4日在台北 Legacy 举办最终场,魏如萱、马念先、黄玠玮、王昱辰、Leo王等乐团圈好友都到场支持。

街声特邀台湾乐团“伤心欲绝”主唱许正泰带来雀斑台中首发专场现场回顾,“伤心欲绝”既是特邀嘉宾乐队,同时也是雀斑团员的多年好友,他感受到的雀斑现场,会有什么不同?

雀斑《不标准情人》专辑巡回台中站
地点:台中Legacy

时间:2017年3月18日

我记得是这样的。

我的客运提早到了台中,下车后先在客运站附近走动。“蛆菌”就在旁边,那里有老哥陈艺堂在台中的展——他最近出了一本摄影书,那天刚好在台中办首发会。那本书由Waiting Room (编者注:位于台北长安西路的独立唱片行)出版,所以台北的朋友们都来帮忙布展了,算一算十几个人,浩浩荡荡。 

“蛆菌”是一间古怪小店与工作室,图为陈艺堂与他的摄影书《飞肥匪废》首卖展

“蛆菌”所在的一条安静的巷子与一只懒狗

平静生活里的创意窗饰 摄影:王饱大

“蛆菌”的铁窗与这个下午的三人(摄影:罗宜凡)

台中天气蛮好,整个人暖烘烘的。试音时间还早,我在小巷里穿梭,抽了一些烟,点了一杯咖啡,跟朋友聊天,或沉默,其实就是这样。我很久没到台中演出了,像李志说的那样,关于台中我知道的不多,为了爱情曾经去过那里。台中跟我记忆中已不太一样,还想到处看看,我跟朋友说,如果可以在这条巷子多待一会儿多好。

结果果然是待太多了,匆忙地赶到台中 Legacy,在高速公路下空旷的道路旁的一栋清水模建筑,四五层楼高,外墙上挂几张演出者的大海报。

我发现空气有点灰,“伤心欲绝”团员金刚跟刘暐在门口懒散地吞着烟,还没来得及打声招呼就听到雀斑彩排的声音,我赶紧钻进后台准备。今天我要跟斑斑合唱《火星物语》,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歌,歌词唱到“我想要喝啤酒,我想要喝啤酒”时总是非常畅快,平常没事都会哼两句。但这几次与斑斑练习时才发现我跟她是两种音域,这首歌对我来说太低,说实话是唱不上那个八度,所以合唱时我的音总在向底部探,非常危险,一不注意情绪高起来音就飘了,实在不安,这次彩排是演出前最后一次练习了。

场地很宽,调音师在远方的黑暗中与我交换了一些想法,舞台前一个女生乘着升降梯站得老高调整灯光,我遮住光跟她对了眼,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的升降梯,忍不住对她比一个赞,然而试完音后我却很想跟她把赞收回。下了后台我跟斑斑说,这个音果然还是太低了,她回说,会吗,我还觉得有点太高你唱得有点吃力呢,一旁雀斑的吉他手苏伟安附和道,对啊,太高了,有点吃力。我原本想解释说那是因为太低我发声部位不对,我平时都用后脑发声的,我虽然不是后脑的专家,但好歹也算是爱用者,你这个,一时还想不到这个发声到底该是哪个器官负责,所以最后我什么也没说,呵呵两声便悻悻然退下。

看时间六点半了,“蛆菌”那伙人找我抽烟,我们抽烟喝酒说笑,演出即将开始。 

我与雀斑彩排中。看起来确实唱得很吃力(摄影:刘哲均)

雀斑准备中(摄影:刘哲均)

斑斑与苏伟安(gt.)、菜圃(dr.) (摄影:刘哲均)

反观“伤心欲绝”的休息室,与雀斑的休息室气氛截然不同

记忆中斑斑染金发有好一阵子,自从我十几二十岁认识她那时,一个金发的西瓜皮女生,牙套她也戴了很久,想起斑斑我依旧会想起那个女生。她说她有一个团叫做雀斑,我不以为意,我说,是喔,她说,对啊。直到第一次看雀斑表演我瞪大眼睛在台下跟刘暐说,哇,哇,原来她们这么好听喔,刘暐说,对啊。

当时我们都住士林、天母,晚上一群小鬼头经常在天母公园或是谁家里打发时间,我们自称天母帮,总在说些好笑的不好笑的话,那是我们有太多的时光需要消磨的阶段。我想不起来这个阶段在哪一刻忽然结束,大家开始各自往新生活奔去。接着雀斑停止演出,我与刘暐开始组伤心欲绝,然后斑斑有天就去北京并且几年后回来了。这一切都来得又快又急,在我来得及记住这些时刻前它们就已经发生,我甚至不记得斑斑什么时候换了发色拆了牙套,去年某天我定睛一看,斑斑,你拆牙套了喔,她说,早拆掉了。 

伤心欲绝演出中(摄影:刘哲均、陈艺堂) 

演出进行时我想起天母帮这些人忍不住在台上笑了出来,过了这么多年终于一起演出,我们已从过往云烟中脱胎成完全不同的人,却还是熟悉。你们还记得那部恐怖片《诅咒》吗,现在想想没那么可怕,但当时说起这部片大家都争先恐后想要形容这个恐怖,但无奈词库太空洞只能一直说,超恐怖的,干,真的超恐怖的。

这感觉真好,我一笑接一笑,像在唱歌仔戏一样,我心想就让我嘴角的这一抹微笑来征服这场 show 吧。演出一结束几个朋友凑过来说,诶,许正泰,你知道你刚刚一直笑吗?我说,我知道啊,想起好事,怎么了哈?他们说,你不知道我们都以为你疯掉了,你像是丧心病狂那样笑。我就什么也没说,呵呵两声悻悻然退下。

雀斑上场,场面瞬间甜蜜起来(摄影:刘哲均)

雀斑演出中(摄影:刘哲均)

我与雀斑合唱《火星物语》(摄影:陈艺堂)

雀斑演出中,今晚再去火星吧(摄影:刘哲均)

演出即将结束,为今晚干杯(摄影:刘哲均)

台下观众很多,在人群中我情绪高涨,雀斑的第一首歌《爱的大逃杀》开始了,“眼泪流下来啦,鼻涕流下来啦”,人们抬着头,一脸幸福。我突然想要喝啤酒,我喝了一些啤酒,从舞台左边走到右边,走到外面看看高速公路再走回人群中,《小美人鱼》开始了,这是我会弹的第一首雀斑的歌,下一秒我站在台上跟斑斑合唱火星物语,我依旧专心在低谷徘徊,斑斑看着我笑出声音来,可能全场都笑了。《不标准情人》,我的旧电脑里还有这首歌多年前的 DEMO,现在雀斑的歌我已经不会弹了,这张专辑或许是台湾目前最好的 city pop 专辑,真好。 

台上彩色的灯缓缓地转动,我终于看清楚此刻你们的样子,只是,斑斑,你头发什么时候留这么长了?

(本文图片由许正泰提供)

点击这里,进入雀斑的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19/05/21

许飞:无数个夏天过去,她还是她

2019/04/22

Lost Memory Machine:一场有节奏的Lofi山水画

2019/04/15

王榆钧弹唱会:活在此刻,不停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