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LIVEHOUSE”老鬼:从防空洞走出的New Face

2017/03/17

撰文:陆小维

New Face 是一个青年音乐人扶持计划,立足重庆,致力于推广本土原创音乐,迄今为止已成功举办十七期,时间跨度长达十二年。 

New Face 的创始人叫老鬼,他也是重庆“坚果LIVEHOUSE”的创始人。鼓手、演出搞手、独立音乐论坛负责人、Livehouse 经营者,近二十年来,老鬼以多重身份,经历了重庆独立音乐圈的变迁。 

街声大事专访老鬼,听他讲述 New Face 的由来、发展和2017年的全面升级。

提到重庆的独立音乐,怎么也绕不开“坚果 LIVEHOUSE”。自2007年在沙坪坝重庆大学 B 区中门成立以来,坚果LIVEHOUSE 见证了重庆独立音乐的起伏变迁。李志、宋冬野第一次到“坚果 LIVEHOUSE” 演出时,台下观众还不到一百人。

重庆还没有“坚果LIVEHOUSE”的时候,创始人老鬼已经活跃在沙坪坝的酒吧里,组织一些本地乐队办拼盘演出。他从1999年开始玩乐队,晚上十二点以后,常跟朋友到两路口的酒吧演出、交流,也不卖门票,权当练习。

2000年左右,重庆地下摇滚乏人问津,为了改变这种状况,碎瓷、孵化、蜂人、繁殖等七支重庆乐队联合成立组织 —— 造音异代,致力于推广本土原创音乐。造音异代由老鬼负责运营,他也是“孵化”和“繁殖”两支乐队的鼓手。两年后,老鬼又创办了造音异代网络论坛,重庆的摇滚爱好者在这里分享音乐、乐队、演出信息,找到了最早的“根据地”。

渐渐地,关注摇滚乐和原创音乐的人多了一些,年轻本土乐队也开始出现。老鬼将这些新面孔看在眼里,决定创办一个针对年轻乐队的演出活动,直接以 New Face 命名。“我们把它理解为一个青年音乐人扶持计划,让青年音乐人有更多机会登台锻炼。当然他们也会参加别的演出,但通过 New Face 以比较固定的频率集体亮相,容易让更多人记住。”关于创办 New Face 的初衷,老鬼这样告诉街声大事。

十几年前,对于老鬼来说,创办一个 Livehouse 是件很难以想象的事情。早年造音异代办演出,都是跟酒吧合作,由酒吧提供场地,他们来策划内容

出发:火车站旁的防空洞

第一期 New Face 的举办地点,是重庆菜园坝火车站附近的防空洞里,时间是2005年。当时的重庆摇滚圈也不大,乐手之间关系熟络,如果想参加 New Face,打个电话给老鬼,就能报上名。演出前也不会过分宣传,大家通常只在造音异代论坛上发布消息。“第一期……太久远了……我记得意外冲突、四维船、紊乱这几支乐队有参演”老鬼回忆道,“防空洞里设备不好,但很热闹。当时也没有苛求说要做多么专业的演出,主要就是给新乐队搭建一个平台。”

刚起步时,New Face 一年举办一次,每次有八到十支乐队参演,都是那年比较活跃的年轻乐队。

在防空洞办演出,这一行为不久就因为存在安全隐患被叫停。那之后,老鬼和造音异代的同伴们开始辛苦地寻找合适的演出场地,并经历了好几轮场地搬迁,在这过程中,也确定了“坚果LIVEHOUSE”的名号,寓意“外壳坚硬,如同你我”。

菜园坝火车站附近的防空洞,现在大多变成了火锅店

改革票房拆分方式

New Face 在2012年重新正式开张,调整为一季度举办一次,每次平均有四支乐队参演,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2016年。

2016年下半年,老鬼对 New Face 的票房拆分方式进行了改革。一直以来,New Face 的大部分票房收入是由当天参演乐队平均分配,而现在变为按乐队支持率计算。观众入场检票时,“坚果LIVEHOUSE”的工作人员就会询问“你是因为哪支乐队来看这场演出的?”得到答案后,就在那支乐队名下记上一票,演出结束后,再跟乐队结算,乐队得的票数越多,拿到的演出费也就更多。来看 New Face 的观众数量不固定,少的时候几十人,多的时候能突破200人,其中有不少观众是乐队的亲友团。

这种票房拆分方式并非“坚果LIVEHOUSE”原创,甚至不是中国原创,而是从日本兴起。早在2002年,碎瓷乐队到日本巡演后回到重庆,就跟老鬼分享了这个信息。之后十四年时间,老鬼一直没尝试过这样的形式,因为“时机未到”。为何从2016年开始采用,老鬼解释说: 

“现在的独立音乐环境更好一些了,同时也更差一些了。‘好’是指全国的音乐大环境变好了,‘差’是指乐队越来越多,单个乐队面临的竞争压力也越来越大,还等着吃大锅饭的话,对乐队的伤害其实很大。如果乐队自己不努力,怎么脱颖而出呢?所以需要用新的方式刺激他们,让他们自己站出来做更多事,不仅仅是更好地创作,还有宣传推广等方面。”

2014年9月27日,New Face 第七期,沉默扩音器+盲人影院+潜伏乐队联合专场

2015年12月13日,The WallFlowers 乐队在 New Face 演出

2017 New Face,“敢不敢玩大点”?

仅仅是票房刺激还不够,“坚果LIVEHOUSE”选择在2017年升级 New Face,引入比赛机制,全年三期季度比赛加一期总决赛,为季度冠军录制单曲,为年度冠军录制 EP,并提供配套宣传。 

“作为一个演出场地,在重庆缺乏音乐活动策划人时,‘坚果LIVEHOUSE’只能做更多的事,辅助年轻音乐人更好地发展。”出于这样的想法,老鬼调整好自己原本对音乐选拨比赛的一丝抵触情绪,希望通过比赛和奖励机制,刺激更多年轻音乐人创作、演出,走得更远。

2017年3月18日,升级版 New Face 将进行第一期比赛,有早西、ESSE、ININK、张尧四组音乐人参加。跟2005年的电话报名不同,有意向参加 New Face 的乐队,需要提前把资料及试听发送到“坚果LIVEHOUSE”的邮箱,由老鬼和其他工作人员经过讨论,选出达到参赛标准的乐队。“没选上的音乐人不代表不好,他们有更多时间好好准备下一次的 New Face。”老鬼强调。 

登上第一期 New Face 比赛的舞台后,年轻音乐人们还会面对三位前辈评委:声音玩具主唱欧珈源、重庆孩子、碎瓷乐队吉他手/键盘手杨亚、深绿海乐队主创邓伟。之所以邀请这些资深音乐人担任评委,老鬼认为,一方面他们可以从自己的经验出发,给参赛音乐人有效的建议,另一方面也能刺激参赛音乐人演出更认真。

评委席、话筒、评分板、现场点评时间、主持人……这些电视中大型选秀节目常见的元素也会出现在 New Face,出现在“坚果LIVEHOUSE”。还未亲眼目睹这一切,老鬼也笑称“几位评委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坚果LIVEHOUSE’,很难想象会是怎样一种状况”。

除了乐队和嘉宾,2017年第一期 New Face 还请到重庆乐队反手一刀主唱阿宇担任主持人

办 New Face 这么多年,提起遇到的最大困难,老鬼觉得是资金问题。今年新增比赛环节,同样让他捏了把汗,“我们自己没做过这样的事,也找不到合适的范本参考,不清楚最终能达到什么效果,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今年‘坚果LIVEHOUSE’最大的计划就是 New Face 比赛,希望升级的第一年就把它办扎实。”

问到目前重庆活跃的乐队时,完美倒立、张尧、张晏铭、深绿海、意外冲突、ININK、The WallFlower……老鬼一下数出十来支,而这些乐队,基本都在不同时期参加过 New Face,有的还不止一次。曾经有乐队问过老鬼,参加过一次,是不是就不算真正意义上的“New Face”,不好再参加第二次?而老鬼的回答是:

“对大多数重庆乐队来说,放到全国大环境下,都是新面孔。你更需要的是舞台,而不是讲究‘新’和‘老’。”

(本文图片由“坚果LIVEHOUSE”提供)

相关消息

2019/07/26

UIDWORKS:《乐夏》片头彩蛋?问我就对了

2019/06/13

旅行团经纪封夜:我从没喜欢过经纪这个职业

2019/06/01

街上捡的塑料小人也能拍现场视频?